第五章 疏影相逢 为力难持2

    “嗯……谢谢!”



    



    “不,不用……你会一直带着么?”问这句话时,张兰已将头垂下,声音很低很低。



    



    “嗯。”



    



    沉默许久,欧阳柳致站起,背对张兰,看着荷塘月色。



    



    “你恨过我么?”



    



    许久,张兰才抬起头,看着欧阳柳致的背景轻道:“没有。”



    



    “呵呵……”自嘲般的开口:“我知道……你回去吧。”



    



    又是一阵沉默,欧阳柳致才听到张兰离开的脚步声:只是过了今天,你将恨我入骨!虽然,可以想方设法包你的命,不将你交出,可是这样一来,会牵扯到无辜的人;也将加大我的阻碍!张兰,你不明白,你永远也不会明白,我并不是你眼中的那个欧阳柳致。



    又是一阵脚步声,欧阳柳致转对上的便是玄远将军。



    



    “怎样?”玄远的声音沉着有力。



    



    “明我便将她交出。”



    



    “柳致,这位张兰姑娘虽然与你有着很深的交,可是这一次万万不能因她而乱了计划!”



    



    欧阳柳致点点头“只是,这计划要提前,我绝对不许隋子慈再碰我一下!”说到最后,欧阳柳致竟是咬着牙,狠狠的。



    



    玄远看着欧阳柳致眼中的杀气,只道:“委屈你了。”



    



    欧阳柳致看着玄远眼中那隐隐的心疼,眼中的杀气渐渐散去,他缓缓的坐下低着头轻声道:“这一切,发展至今乃是您也设想不到,何况于我。只是,师傅……”



    



    欧阳柳致愣了愣,连他自己也不知与玄远装了多久的陌生。欧阳柳致一直隐瞒着自己有武功的事实,而教他武功的便是这当朝大将军——玄远。



    



    欧阳柳致刚出生时不满十月,从小体弱多病,欧阳父母对这个多病的儿子百般呵护。在欧阳柳致五岁那年,却是被贼人掳了去,却被当时正值气盛,被皇上派到巫阳办事的玄远救下。玄远对欧阳柳致很有眼缘,再加上欧阳父母希望欧阳柳致能够习武强,便撮合了这对师徒。只是一直以来,碍于玄远是朝廷中当差的,于是欧阳家至始至终都未曾公开欧阳柳致拜师学武之事。



    



    “一直以来徒儿都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隋子继十五岁那年,他与我的相遇,是否是师傅您安排的?”



    



    “是……为师知道隋子继有断袖之好,便有意后将你安置在他的边,只是隋子继对你的迷恋是为师未曾料想到的,也正因此,发生了隋子继残害你父母的事实。而之后,你与隋子继、隋子慈之间发生的一切,更是为师万万想不到的。”



    



    “虽不是师傅您能掌握的,却也是顺了师傅的心。”



    



    “柳致,为师从不做勉强你的事。”



    



    “徒儿知道,这如今的一切,都是徒儿自己的选择。是徒儿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已然做不了真正的欧阳柳致。”



    “柳致,你的本是不适合这仕途,更何况如今要你参加为师的计划。只是,已到这一步,为师却不忍心看你如此,你考虑清楚,亦是太过痛苦,为师便准你做回你自己。只是,这辈子,你要远离这里的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