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疏影相逢 为力难持1

    张兰躲在后院的小阁楼中混沌不安,她用凳子打昏的人是当今的太子下,事实上在她将太子爷打昏之前并没有思考太多;她悲哀的发现,在她的心中,欧阳柳致这个男人已然成了她无法不加以珍惜的一处。当她看到欧阳柳致处在危险之中时,内心中那一处便本能的占据了理智,让她无暇顾及更多。张兰自嘲地笑了,这就是她啊,那个从头到尾、至始至终都深着欧阳柳致的张兰。



    



    张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会喜欢、甚至是男人,更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之间也可以行第之事,可是张兰却知道那些勾栏院中被男人压在下的男人是被人们所唾弃的,她不能让欧阳柳致受到这样的伤害。



    



    可是至始至终,张兰都忘了,她只是一介草民。哪怕这一切与她想到的并不一致。甚至连本质都无法靠近的张兰,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因为“本能”而将自己推向了未知的黑暗。



    



    到了该用晚膳的时辰,张兰被管家亲自从后院



    



    亲自出在后院阁楼中的管家领到了花园的亭中。走进了张兰看到了一桌的美味佳肴与静坐在桌前的欧阳柳致。



    



    “坐吧。”



    



    张兰倒也不扭捏的坐了下来,这一天她都未进食,看到这一桌的美食胃口大开。欧阳柳致招呼了一声便与张兰一同享用这丰盛的一餐。



    



    饱了肚子,张兰放下了碗筷,注视着坐在对面正在细细咀嚼的欧阳柳致,仿佛一下回到了几年前,在巫阳的城郊,那座破旧的小木屋——在那里她与欧阳柳致也是同此番景。往事历历在目,张兰不由的出了神。



    



    欧阳柳致放下碗筷,对上张兰的视线,这一次谁也没有逃开。



    



    “其实,我倒是想再尝一次你做的顿肘子。”



    



    那时,张兰总是偷偷留下最好肘子给欧阳柳致,她听人说肘子吃多了补脚力,当时她想着欧阳柳致进京赶考定是要走许多的路,殊不知当年的他却是在隋子继的安排下坐着轿子进的京。张兰时时刻刻都在位眼前这叫欧阳柳致的男人设想,可是却始终无法踏进属于这个男人的世界。



    



    而这个人,也总是将她摒弃在他是世界之外。然而,当他们再次相逢时,这个女人时刻的设想却真真正正的将他与她推到了边缘。



    



    张兰没想到欧阳柳致还念着当年自己为他做的肘子,会心的笑道:“我明就下厨为你做!”



    



    欧阳柳致眼中刚起的笑意却瞬间没了踪迹:“为什么?”



    



    “什么……你想吃我做的肘子不是?我当然下厨为你做,哪有什么为什么,呵呵。”张兰尴尬着,她知道欧阳柳致要问的不是这个。



    



    过了许久,欧阳柳致叹了一口气,如是淡淡的开口:“他是当今太子!”



    



    “嗯……”



    



    在被管家领到这来的路上,张兰便有了准备,在看到一桌子美食与欧阳柳致时,张兰却释然了。



    



    “昨夜你来找我是要将这个送与我?”欧阳柳致拿出香囊。



    



    张兰看着欧阳柳致手中的香囊点点头,随后又愣愣的补上了一句:“是生辰礼物。”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