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疏影相逢 一纸休书4

    隋子慈是知道欧阳柳致的子,只安排欧阳府的管家开设了一桌酒宴,邀请的都是欧阳柳致在朝中的同僚,另外也将掌管十万兵马的玄远将军一道邀请了过来。这玄远将军比欧阳柳致大上一轮,是皇上当年安排在皇子们边一起读书习武的人才,可以说玄远是看着隋子继与隋子慈长大;当然,早在隋子继还是太子时,隋子慈便已将他拉拢,在那场牺牲了隋子继的斗争中,这位大将军也是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大家好酒好菜饱餐了一顿便散了,欧阳柳致有些不胜酒力,隋子慈亲自将他扶回房去。



    



    欧阳柳致的神智很清醒,全却透着疲乏,使不上力气。被隋子慈小心翼翼的扶上了,宽了衣。看着自己思夜想的欧阳柳致,就如同一块鲜美的糕点摆在自己的面前,隋子慈却坐在一旁,不再动作。



    



    隋子慈看着上紧闭双眼的男人,有些自嘲的笑道:“柳致,你没有醉。”



    



    男人并没有睁开双眼,只是淡淡的回道:“可是你却下了药。”



    “你,不怪我?”



    



    “不要让我厌你……”



    



    男人的双眼依然紧闭,隋子慈颤抖的伸出双手拉开欧阳柳致的袭衣,袒露的膛结实又感,隋子慈彻底被视觉冲击了。他没有了理智,跟随内心深处*的**,本能的对眼前毫无反抗能力的欧阳柳致为所为。



    



    张兰已在欧阳柳致的院前徘徊了许久,她的手上握着一个香囊,那是她准备送给欧阳柳致的礼物。香囊用金边绣着一个“柳”字,金边是张兰用这几个月的工钱买的,买的时候有些心疼,可是想到是为了欧阳柳致,便咬着牙买了。



    



    香囊里,张兰放进了干燥后,直接用布袋莲香薰制成的香料,然后将它们一颗一颗的搓成了小米粒大小的珠子。



    



    偷偷和厨房的丫头打听了今天晚上设宴的况,才知道今天是太子爷隋子慈给安排的,邀请的人并不多,没多久人便散了。张兰听到太子爷时不的打了个寒颤,隐隐中,张兰总觉得这位太子下有些不对劲,只是具体要说哪不对劲,张兰却是不知的。



    



    可是当张兰下定决心,准备将香囊挂在欧阳柳致的房门上时却一下便恍然大悟。原来这当今太子爷不对劲的地方便是——打着欧阳柳致的注意。



    



    张兰原本只想将香囊挂在欧阳柳致的门上便悄悄离开,可是却发现欧阳柳致的房门并没有关密,透过缝隙,张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隋子慈穿着袭衣,整个人压在已是*的欧阳柳致上。



    



    欧阳柳致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在他选择与隋子慈上同一条船开始。只是当这天真到来的时候,欧阳柳致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平静。甚至他在心里燃起了一股火焰,那股火焰渐渐吞没了欧阳柳致的淡漠。如果说对隋子继的恨是来由于杀父杀母之仇,那么对隋子慈的恨便是彻底的痛恨。这个人,不仅和他一起毁了他的人,也将他捆绑的失去了理智。不管这个男人有多自己,在欧阳柳致看来,这样的强迫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换来他彻底的报复。



    



    欧阳柳致在隋子慈的下,感受着这个男人正在吻着自己的膛,他冷冷的想着这个男人接下来的步骤,却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呆——欧阳柳致睁开双眼,看着昏迷在自己上的隋子慈不由的笑出声来;最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了此时依然高举着凳子站在边的张兰。



    



    与欧阳柳致的视线交汇,张兰才意识到自己犯了要杀头的大罪,明白到这一点时,张兰整个人已经虚脱,“啪”的一声坐到了地上。可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又站了起来,紧张的将压在欧阳柳致上的男人移开,扶起欧阳柳致,还不忘给他穿上袭衣。



    



    欧阳柳致先是觉得这样的况实在有些令人发笑,可是看着张兰的一系列动作之后却恢复了平静。之后便是他一个口令,张兰一个动作地将昏迷的太子安置在上,还盖上了被子。



    



    “回自己的房间去!今晚的事你彻底的忘记,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张兰点点头,匆匆离开之前不安的看向欧阳柳致,言又止。



    



    欧阳柳致看着张兰不安的神,叹了口气,微微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