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疏影相逢 一纸休书2

    之后欧阳柳致便命人安排张兰在后院住了下来。后院里住的都是欧阳府的奴才丫头,一间房里住四个。张兰被安排进来住在了阁楼,虽然小了些,但却是张兰一个人住。一晃两个月过去了,平里张兰同奴才丫头们一道吃饭,早已渐渐便熟络了起来。



    



    从小做猪生意的张兰骨子里透着好爽,之前在江南这样子的女子是不受人喜的,可是到了北方,张兰这格倒是不讨人嫌。再加上张兰手上的活就只有制作布袋莲的香薰,因此大部分时间张兰帮着后院里和自己熟悉的几个丫头做起了活来。



    



    虽然都是粗活,可是在过程中和丫头们打打闹闹倒也是落得欢喜,很快张兰便从自哀中走了出来,她知道这世界上只有阿胜盼她好,既然如此她就应该真正地过的开心,这样才不会辜负阿胜对自己的一片苦心。



    



    这张兰将新制的香薰送到了欧阳柳致的书房,事实上张兰已经许久没有见到欧阳柳致,这样也好,有些东西就是不能见,也不能想;见了、想了便会痛。她不明白为什么欧阳柳致会留下自己,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制作香薰?或许只是可怜自己吧,他是晓得她早已没有地方可去,念在当年的相识一场的分上施舍了一个角落给她。只是,她或许不该留下来的,留在一个有着欧阳柳致的地方,留在一个有着自己幻想的地方,留在一个根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地方。可是该如何是好?她舍不得离开,也不愿离开,哪怕在这个有着他的地方,与他毫无交集。



    



    在认识到自己内心的真实的想法时,张兰只能选择一种方式存在,她不听、不看、不想关于他的一切,只要知道他就在这里,那么她的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那由她亲手制作的香薰便化成唯一,常伴于他。



    



    张兰将香薰放下,也不敢多待,正准备离开时却看到书桌上放着一副男子的画像。张兰走近了些,才看清楚这画中的男子便是欧阳柳致。画是被精心裱过的,还带着高贵的金边;这画上写着细细的一排小字,该是画的作者留下的吧。



    



    不知为何,张兰肯定这幅画是他人作来赠与欧阳柳致,或许是因为要画出如此一个栩栩如生的欧阳柳致之人,那是要如何的灌注与投入啊。



    



    张兰不由自己地伸出手,轻轻地划过画中的欧阳柳致。只是下一刻,张兰便知大事不好。她的手指上不知何时沾上了黑色的污垢,因为方才的动作,污垢沾染在了画纸,留在了画作中欧阳柳致的俊容上。



    



    “大胆奴才,谁让你擅自进来的!”



    



    就在张兰慌了阵脚时,当今太子爷隋子慈在欧阳府管家的跟随下匆匆走了进来,在看到画作中欧阳柳致脸上的污垢时,猛的转盯着张兰。



    



    管家连忙质问张兰:“你这奴才,见到了太子爷还不下跪。”



    



    张兰愣愣的跪了下来,整个子都在颤抖,感觉到太子爷的怒气,便已证明这画定是太子爷所作。想到此,张兰抬头对上了此时处于愤怒中的隋子慈。



    



    “不知死活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