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疏影相逢 疏影相逢3

    “大夫,如何?”



    “回禀公子,此人的五脏六腑已被震碎,看来命不久已,小人实在回天乏术,还请公子另请名医。”



    就在这时,陈伯领着在听到陈麻子九死一生时,如失了主心骨一般的张兰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张兰见到欧阳柳致的那一刻彻底不能思考了,在陈伯的催促下连自己怎么走到陈麻子前的也不知道。可是在看到如死人一般平躺在上的陈麻子时,张兰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绳子一下就全解开了,她只知道,她的丈夫,那个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对他好的人,给他关怀的人,怕是在也不能陪伴她的了。想到这里,张兰的眼泪便掉了下来,一颗一颗的掉在了陈麻子的脸上。



    站在一旁的欧阳柳致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满脸麻子的男人就是张兰一年前嫁的陈麻子,真是世事弄人,欧阳柳致转看着大夫道:“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有是有,听说皇宫里有一种起的妙药,名字叫做还生丹,如果能找来便能保他一命。”



    欧阳柳致思考了一下,朝着元北开口道:“吩咐下去,明天启程回京。”



    



    送走了大夫,欧阳柳致和陈伯交代了一些话,便进了屋,看着在陈麻子前无声哭泣的女人,欧阳柳致再也无法冷漠下去。



    “明天我便带陈胜进京,到了那里再想办法找还生丹,在那之前,我会先用人参为他续命。”



    这时也走进屋子的隋子慈听到欧阳柳致的安排后有些诧异,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为何能让欧阳柳致这样做?可是知道,自己已经惹到了欧阳柳致不高兴,只好顺着他的意开口道:“这人生我立即命人找来,至于还生丹,我府里正好有一颗,回到京城便给他。”



    欧阳柳致这才对着隋子慈没有了刚才那般的厌恶,只是现下却只有冷漠。



    



    张兰无法放心还在昏厥的陈麻子跟着他们进京,于是跟着他们一同上路。一路上张兰都是浑浑噩噩的,一心却惦记着在马车中昏迷中的陈麻子。隋子慈原本安排了两辆马车,可是欧阳柳致却执意要与陈麻子他们一辆马车,只是担心陈麻子半路有什么不妥,于是隋子慈只好委屈与他们同一马车。 一想到于这等下人同在一个车檐下,隋子慈便提不起兴致,一路郁郁寡欢。张兰专心致志地照顾着昏迷中的陈麻子,脑袋总是低低的,眼神也不轻易四处飘动,让人看不到她的神



    这一个马车,四个人,两个阶层;张兰的嘴唇有些干裂,喉咙干燥的要命,这时一只胳膊伸了过来,将一个精致的水壶递给了张兰,她犹豫了片刻却还是接了下来,自己喝完后还不忘用手指沾上一些,涂抹在昏迷中的陈麻子的嘴唇上。



    欧阳柳致面无表的看着张兰的一举一动,事实上他这一路上都在看着张兰。打从再见张兰的那一刻,他就再也没有从她的眼中看到过从前那样炽的眼神,他似乎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已经不再慕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面对这样的重逢欧阳柳致并没有感到反感,甚至饶有兴趣的做主来处理这件事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