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疏影相逢 疏影相逢2

    欧阳柳致决定在这里住上三两天,打点好府里的一些事物再行离开。当天晚上隋子慈便设宴,派人请了巫阳城中最好的戏班子,在府里搭台听戏。



    隋子慈先前就派人找到了一个管家掌管欧阳府里的事物,管家叫陈伯,是陈麻子的爹。因为隋子慈设宴,陈伯便理所当然的在陈麻子那定了一些包子,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生意当然是给自家人做。



    因为张兰要照顾包子铺,所以送包子的任务便交到了陈麻子手上。陈麻子先前并不知道这欧阳府便是欧阳柳致的府邸,按地址送来后也没多想就按他爹的意思将包子送到了厨房。陈伯见陈麻子反正也来了,就让他留下来帮忙,等会儿也好,顺道听戏。



    陈麻子没什么意见便答应了。在厨房里忙上忙下,他爹又招呼陈麻子端菜去。陈麻子端着一碗鸭汤便向前厅走去。



    陈麻子端着鸭汤一直低着头,走到桌前正要放下鸭汤时好奇的看了一眼正端正的坐着听戏的锦衣公子。这不看还好,一看便真是傻了,那离开了三年,曾经以美貌*整座巫阳的欧阳柳致便出现在了陈麻子的视线中。



    陈麻子也不知怎么了,想到还在包子铺的张兰,端着鸭汤的双手微微颤抖,可是却在短短的一秒内颤抖的越加厉害。这时又对上了坐在欧阳柳致边的隋子慈,只见隋子慈犀利的冰眸向他扫出剑一般的光刀时,陈麻子的双手彻底发了软,端在手中的鸭汤也顺势翻倒,全全的浇在了欧阳柳致的上。



    滚烫的鸭汤让欧阳柳致弹簧一般的弹起站在一旁,神有些不悦。陈麻子连忙跪下,嘴里却颤抖着无法言语。



    隋子慈快速的走到欧阳柳致边查看,同时再次看向这有些诡异的陈麻子。方才见他那般诡异的看着欧阳柳致他便已经发怒,欧阳柳致岂是他这样貌丑下人可以窥视的。这样倒好,还将鸭汤撒在了欧阳柳致上,感觉自己的珍宝如被人糟践了一般,隋子慈越想越气愤,心中瞬间就起了杀意,向前一步便朝着陈麻子的心口恨恨的踢去。



    见隋子慈又抬起一脚,欧阳柳致立即阻止了,他连忙检查此时已经昏厥过去的男子,见他嘴角溢血,这一脚隋子慈用了*层的功力,必定将男子的五脏六腑震裂,看来这人必定九死一生。



    欧阳柳致十分不悦,站起招来管家,陈伯一见自己儿子已如死人一般躺在地上便连忙抱着他的子哭泣。



    欧阳柳致见这般景,听管家喊着男子儿子,便知道了这是管家的儿子。



    “陈伯,你将他扶到客房,我去请大夫医治,兴许还来得及。”



    管家这才恍然大悟,哭泣着抱着儿子离开了。



    “柳致……”隋子慈拉住欧阳柳致的手却被立即甩开。



    “你不该胡乱伤人。”



    等隋子慈回过神时,欧阳柳致已不见踪影。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