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南之巫阳 南之巫阳2

    “我,我……我不能忘。”张兰定眼看着面前的欧阳柳致,她知道这一别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那些心底的话。想到这里,张兰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因为是最后一次,因此让它再悲壮一些吧。



    “欧阳公子,我不会忘了你的。与欧阳公子一起的时光是这辈子最欢喜的,所以不能忘。但是,请欧阳公子忘了我吧,我本将不该有机会出现在你这样的人边,上天给了我这样的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让我能时刻见到你,已经是给了我莫大的恩赐了。可是对于欧阳公子而言,我只是一个不属于你的世界的微不足道的外来者,你不需要记得我,只便理所当然的将我忘记。”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四个壮汉抬着一顶空轿子来到了欧阳柳致跟前。其中一个壮汉上前对欧阳柳致道:“我们奉命前来送欧阳公子进京赶考。”



    欧阳柳致并不惊讶,他知道这是那人的安排,只便应了就是。张兰此时陷入与欧阳柳致的离别中,也无心思考。



    见欧阳柳致正要上轿,张兰的眼眶不红了,欧阳柳致停下了动作,回头与张兰的视线对上,一直深陷的眉头却在此时舒展开来。只是淡然的微微一笑道:“张姑娘,我会忘了你的。”



    



    有人说五月天是人间最美好的季节,小溪潺潺,草熏风暖,气候宜人,不少风景是属于五月的专属。在偌大的京城五月的专属却没有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可这却不包括当今太子府。



    太子隋子继并不是当今皇上的长子,小时候的他调皮可,就算惹怒了龙颜也能凭借自己的独门绝技——撒,而重新使龙颜大悦。隋子继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人又又恨。他从小就喜江南的美景,特别是自从在十五岁时与父皇出巡时经过江南一带,那时的隋子继不仅丰收了五月的美景,更遇到了那个让他知道是何物的人。



    从那时起隋子继的心理便只有这个人,如今相识了尽六年的时光,他心理的这个人真真正正的与他并肩站在了一起,虽然过程是那般的折磨,那般的痛苦,可是有这个人站在自己的边,隋子继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



    太子府中的景观全是按照江南的特点来建造,栽种的都是江南一带的树木,隋子继甚至让人从千里之远的地方运来了奇石装点。看着这一派美景,坐在花园凉亭中的隋子继陷入了沉思:如今那人已从新科状元升级为工部侍郎,令人咋舌,当然这其中自然是自己做了动作,只要是那个人想要得到的,他都会为他办到。



    想到这里,隋子继眼中流入出笑意。只是脑海中闪过的一个画面,隋子继便全戒备了起来。此时,穿雪白袍服,腰系玉带,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的男子走进了隋子继的视线中。



    这一尘不染如仙人一般的男子正是欧阳柳致。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