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屈配莽妇 屈配莽妇1

    张兰注意到欧阳柳致盯着卧上的新置用品一副略有所思之势,赶紧开口说道。



    “天气转凉,给你加棉被保暖。”



    “嗯。”还是欧阳柳致一贯的冷漠回答,张兰也不介意,只是今欧阳柳致不同往的表现已让张兰无暇顾及,握着曾经被欧阳柳致紧握过的手腕,一阵傻笑。



    “那,那我先回去了!”张兰虽心有不舍,可在欧阳柳致一贯的冷漠态度下选择离开不作打扰才是和他心意之举。  



    “等等……”



    张兰才走到院中就听见欧阳柳致在其后唤她,这是少有的事,张兰全一震随即转与立在门外的欧阳柳致对视,眼光的灼瞬间让欧阳柳致有些不悦,但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明天你就不必来了!”



    “……”张兰万万没有想到欧阳柳致真的开口拒绝她的前来,于是呆立着表木讷,显然是还没有回过神来,眼中的炙却早已退去。



    欧阳柳致将张兰此刻没落的眼神看在眼中,竟想起了当初家道中落的自己,犹豫了片刻开口道:“明我有一位友人前来探访,你就不便…..”



    “是姑娘么?”



    张兰急切的打断了欧阳柳致的陈述,低着头紧张的揪着衣角。



    “不是!”



    欧阳柳致只是眼中带着凝重,可语气却异常的平稳。张兰这才如释重负的抬起头对上欧阳柳致的视线,也不开口道别,只是羞涩的微微一笑便转离开了!



    欧阳柳致想也未想便转进屋,只是刚刚踏出一步便缓缓回头望向张兰消失在月色的中的影。



    



    



    大雨将至,笼压抑。



    一单着亵裤的男子站立在窗前,*袒露的膛白皙而结实,配合着呼吸形成了人的流动线条;他的视线落在窗外的荷塘上漂浮着的布袋莲,男子旁精致的香炉中散发着布袋莲所制的香薰,男子轻刻却闭上上双,深深地吸气。



    “柳致……”



    一声慵懒的呼唤打扰了站在窗前闭眼沉思中的欧阳柳致,他悠然的转与半倚在上的男子相视而笑。这上的男子材结实,露的皮肤泛着感的古铜色,硬朗英俊的五官在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霸气。



    阳柳致温柔的吱声,却未动脚步,依然站在原地。



    上的男子起随手披上一件青袍便来到欧阳柳致前,抬起右手梳理起欧阳柳致掉落在额前的碎发。



    男子靠近欧阳柳致的右耳,轻声道:“怎么不多睡一伙,昨儿你可折腾死我了……”



    “我不困。”欧阳柳致并不躲闪男子亲密的动作,却语气坚定的打断了男子的耳语。



    男子微微顿了顿便停止了梳理的动作,却很快展露出喜悦的神态,拉起欧阳柳致的手与之十指紧扣。



    “柳致,我知道这些年你受了不少苦,如今我份已经定,你随我回京,我…..”



    “我是要进京…..”欧阳柳致脸上依然露着温柔,可语气却比平时更加冷漠;欧阳柳致见男子喜悦的神瞬间消失,于是又缓缓开口道:“我报了科举,必然会进京。”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