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窈窕君子 窈窕君子4

    今她因张玉心极为不佳,反倒给自己理由提早的收了猪摊,为欧阳柳致置办棉被。抱着一厚重的棉被走在集市街道上,张兰的额间冒出了丝丝汗珠,这棉被好歹也有十余斤,够分量。



    来到城外的木屋,欧阳并不在屋中,四处也不见他,张兰失望之余也不再多思,着手为欧阳柳致铺上刚才置办棉被时顺带添置的新单。看着上的一番崭新的用品,张兰憨憨地笑了。



    欧阳柳致回到屋中亦是夜幕降临,张兰此时将炖好的鸡汤取出,见欧阳柳致难得的和颜悦色,放下鸡汤站在桌前的张兰想问他为何事神采奕奕,却终是言又止。欧阳柳致似乎看出了端倪,只唤张兰也坐下。这是两人第一次同桌而食。



    过程中两人并无交谈,可在张兰心中这饭菜每一口在口中的味道都比那蜜枣还甜上几分,她曾经幻想有照一她能够这样每与他一同出而作入而息,过着平凡的子,她可以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与他,为他做好一切,只希望他能够将她视作同等重要之人,可是子久了。其实不需要张玉恶意的提醒,张兰也明白这样的愿望想要实现却是难上加难,放下那些对他的非分之想,只做眼前能为他做的一切,这样一来张兰心中便不再自怨自艾,虽是认定的未来,却能给予这个上上人一般的男子一段这样的子也算是老天对她不薄。



    



    饭后,张兰整理好一切,准备离开却见欧阳柳致兴致极佳地在院中的荷塘边上吟诗赏月。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张兰不知道欧阳柳致嘴中念念有词的是什么,张兰就这样默默地站于他后,对着他抬头望月的背影痴痴入迷。欧阳柳致仿佛感觉到了后那炙的目光,转却与张兰打了个面罩,张兰却也不避讳,只是略有尴尬。



    “我,我这便回去了。”



    “今月色不错,可是快到上元灯节?”欧阳柳致只是直截了当地岔开了话题,问的张兰不知所谓。



    “离上元灯节还有段时,想必那时你应该在京中应考。”



    “是么?”欧阳柳致只是略有所思般底下头,视线正好落在荷塘中的布袋莲,随后目光一紧开口道:“你在我房中点的香薰是否就是用这布袋莲所制?”



    欧阳柳致原来注意到了!张兰知道欧阳家还未中落时,欧阳柳致有在屋中点名贵香薰的习惯,只是这香薰的价格实在让张兰承受不起,只好自己想办法弥补。恰巧这木屋外的荷塘中有这草布袋莲,她小时见母亲教张玉用它制造令人神清气爽的干草香,于是便自行研究起来,只是将这布袋莲在阳光下晒成干草状,在掌中捏碎,捣成粉末状,加入精油即可。



    张兰震惊之余却有些窘迫,只是轻轻应声算是回了欧阳柳致的问话。



    张兰这般沉默反倒让欧阳柳致将视线转向张兰,平时只要他愿意开口于她说话,她那一副受了万般恩泽的反应与她此时的沉默形成鲜明的反差。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