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窈窕君子 窈窕君子2

    这张兰口中的“欧阳公子”正是准备进京赶考的书生欧阳柳致。欧阳家原是城中的书香世家,前些年不知惹怒了哪路仇家,夫妻二人一夜之间双双被毒死在家中,只留欧阳柳致一独子。之后柳致卖了主屋,搬到城外涂个清净。



    这欧阳柳致是弱冠之年,生冷傲,长相更是模糊了别之美,总是对一切漫不经心的模样已然成为城中各家女儿们的心上之人。张兰亦是如此,自从十二岁那年替父亲送猪到买主欧阳家,第一眼见到如神仙一般的欧阳柳致时,他便稳稳地坐牢了张兰心中的第一把交椅。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欧阳家的猪次次都是由张兰送往,甚至每每会多出好几两银子。



    柳致从小不屑交友,自然边没有玩伴,也因如此张兰不会从他口中听到“蟑螂”二字,也不会从他眼中看到厌恶之色。



    直到往欧阳家送了整整的一年的猪后,张兰始作俑者终于将早已准备好的糖果塞到欧阳柳致的手中,并且表示了友好,这也是欧阳柳致第一次正眼瞧张兰。没有嫌恶、亦无鄙夷、更无惊喜……张兰虽然在欧阳柳致的眼中看不出丝毫该有的反应,却已在心中乐开了花。



    至少他没有拒绝,并且将糖果放进嘴中嘻嘻咀嚼。张兰心中得意,没有枉费她向欧阳家的老妈子打听欧阳柳致喜好而作为汇入的一斤五花。她堂堂猪荣的长女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心上人毫无所知呢,可以说这往欧阳家送猪的一年,她已经将欧阳柳致了解的透彻。



    直到欧阳家破落,张兰失去了接近欧阳柳致的机会,只能死气白赖地倒贴着给欧阳柳致送猪,送糖果……这欧阳柳致也不拒绝,既然如此张兰便照顾起了欧阳柳致的生活琐事,每收了猪摊便是来到这城外的小木屋,又是做饭又是洗衣忙的好不乎。



    只是每每她忙的天昏地暗时,欧阳柳致却站在木屋外的河塘边,直的望着远方,这样的画面落入张兰眼中,明明是美画一幅却半点也无法使张兰欣喜,望着欧阳柳致这样的背影,张兰从内心深处感到了惶恐与不安,她知道这欧阳柳致是要进京赶考的,若是中了科举往后的份地位便不是同而语,而自己终是那个市井小民,这中间的距离只怕不是她一人之力便可拉近。只是这欧阳柳致到底如何看她……摇摇头继续手上的活。



    天色渐暗,欧阳柳致走进木屋,饭菜都已准备妥当,两菜一汤、一荤一素搭配得当,就连那饭后糖果亦准备在一旁的小碟中。欧阳柳致的视线在屋中环绕,确定张兰离开后,这才拿起碗筷用餐。



    



    回到家的张兰见父母与张玉正有说有聊地在院子中喝茶闲聊,想必是已经吃完了晚饭,没有问候三人,自顾自地来到厨房却只见一些剩下的青菜汤汁,撇撇嘴拿起碗到锅中盛饭竟发现锅中已空。愣了半响,苦笑着便离开了厨房。



    回房狠狠地喝了一壶茶水,张兰看着自己上的薄被不由地皱起眉头,渐渐入冬,怎么娘还没有给自己换厚被?正准备开门去娘那要穿厚被时,却听到娘与小妹路过的声音。



    “娘,我那被子够厚了,不用再给我加了。您看您抱着这厚被,该多吃力啊!”



    “不碍事,你子落,怕冻,为娘自然为你多准备一厚被……”



    声音渐小,张兰愣了会儿,却想张玉要真觉得娘拿厚被吃力,为何不自己…..才在心中抱怨一会儿却突然想起也该为欧阳柳致那添置一厚被了。



    这个晚上或许是风大了些,张兰在梦中感到了丝丝凉意……

重要声明:小说《痴爱冷相国:屠妇的等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