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血焰焚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全部一起到场的十余位护法,一个个惊恐的看着此时修为暴涨的张萌。

    穿黑袍的主更是眉头紧蹙,好像在思考着此时的对策,这张萌现在表现出来的修为竟然和他没受伤时差不多,让他如何能不慎重考虑。

    满脸嚣张之气的张萌,鄙夷的看着主道:“怎么不敢抓我了吗?来啊!”他说着眼光扫过对面成堆而站的十二人。

    可是修为暴涨的张萌表现出来的嚣张并没持续多久,就被主和十一位护法联手战成一片,法术和灵符飞扬,在南圣群山中华丽上演。可惜这些马龙翔什么都看不到。

    此时的马龙翔痛苦并没有消失,被封印在体内灼的能量,狂暴的咆哮着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冲破开封印。就在刚才炼化这股能量时,突然失去了对自的控制权和对能量的炼化,他有中感觉只有再炼化一丝就可以让自己达到先天大圆满,而刚才的能量极为稳定,现在这股能量狂暴的样子,让他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狂暴的能量慢慢的冲破了封印,一股强大的能量瞬间爆满马龙翔的整个体,可怕的疼痛再次来临。他甚至有感觉再过一柱香的时间自己将彻底爆炸开来,痛苦在翻滚,如同要把他体烧干了般的炙痛,同时更深入骨髓。

    可惜此时他连痛叫声都没办法发出,强烈的愤怒冲上大脑,搅合着痛苦,一种疯狂之念浮现,只见他的全上下散发出丝丝妖异的红色雾气,漂浮在体外,然后如同空气般的被吸入体,随着呼吸不停的吸进呼出。

    马龙翔体内的灼能量,在他疯狂的念头出现后,就突然安分了很多,但是当红色气雾在第一个呼吸间就蹿进马龙翔体内,形成一股强悍的能量不收控制的与灼的能量对抗起来,痛苦再次翻倍。

    然而此时的马龙翔,并没有出现他想要的眩晕,无尽的痛苦连续不断,痛着痛着慢慢的痛苦好像不再那么痛了。

    他已经被痛苦麻痹了神经,思想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看着红色能量和白色的灼能量对抗中溢流出的丝丝红色和白色能量,他突然大胆的做出了决定,炼化它们,这样自己同样可以达到先天顶峰更或者是大圆满,他慢慢的炼化着丝丝溢流出的白色和红色的能量,修为也慢慢的向先天顶峰迈进。

    正在和主十二人对峙的张萌,灵觉一动忽然发现马龙翔的异样,看着马龙翔体外的红色气雾,他两眼睁的圆圆的,再感受到马龙翔体内的纯阳之气能量慢慢的减少,他的脸上出现的紧张。

    他出手的力度不加大了几分,每一次出手都会带走一名护法的命。他心里更是急切的吼道:“极品啊!老邱找的这娃儿真是极品啊!”心中更是大笑,“先天煞气和纯阳之体,哈哈哈!老子这次的买卖真划算。”

    在他的十次毫不留手的况下,对面除了主更是狼狈外,就剩邱护法还健在,其他的十一位护法就在刚才被张萌连续十个强力的法术直接灰飞烟灭了。

    “等解决了你的最后一个护法,我再收拾你!”张萌不屑的瞟向主,然后伸手指向邱护法,形闪掠间就已出手。

    邱护法并没有出现惊恐或害怕,刚才的多次交手他并没有受伤,此时他表依然淡定的站在那里,好像是在等张萌过去杀他。

    “表演结束了!”邱护法张口淡然的说道。

    伸手就快要拍到邱护法的张萌,脸色大变极为难看,忽然他一头扎在地上,抽搐两下不知死活。

    邱护法侧的主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形一晃险些摔倒,表更是狂怒的瞪着邱护法,一只伸起一半的手,伸着食指想要指向邱护法,但是却始终没有抬起,嘭的一声倒下了。

    “一群莽夫,怎知老夫早已下毒!”他给马龙翔的小黑瓶就是他精心调配的“天**”,直接毒杀任何的人,除非事先吃过解药。

    邱护法摇了摇头,向倒地的主走去,走到旁他一脚踢在主的体上,翻过倒地的体,从他的怀中搜出一张青灰色的兽皮,大概有五只巴掌大小,青灰色镶金边,隐隐有青灰色荧光出现。

    “终于还是被老夫得到了!”邱护法激动的双手颤抖着打开兽皮,一团耀眼的青灰色荧光闪烁入他的双眼。

    “血焰焚天诀!哈哈哈!真的是它!”邱护法仰天狂笑,“小月,我现在终于要有问鼎天下的权利了!”

    他癫狂的旋转着,是哭是笑。慢慢的他停止了笑声,转看向远处盘坐的马龙翔,“不错!竟然真的是先天煞气,这可是我修魔界的大补品啊!”他快速走近马龙翔,随手一挥再次封印了他体内的纯阳之气和他体内散发出的先天煞气。

    马龙翔睁开眼睛,看了看远处山巅刚刚泛白的天空,看着眼前的黑袍老者,马龙翔现在才知道自己倒的那瓶黑水竟然是剧毒,这里的人除了自己和邱护法,其它的全部都已死掉,那就说明他给自己的白色药丸是解药。而自己能活下来的理由应该就是体内封印的纯阳之气。

    感受着体内的封印,马龙翔有信心在半柱香的时间内用炼化的一点红白双色能量破掉它,但是他能给自己有这个时间吗!

    就在这时突然“噗嗤!”一声,一只鲜血琳琳的手掌,从邱护法的腹部穿透,然后那只血手扭动了几下,快速抽回。

    马龙翔在被邱护法封印体内的能量对抗后,疼痛就已经变淡,麻痹的神经恢复了知觉,淡淡的疼痛仍在,正在思考如何逃脱眼前黑袍老人魔掌时,那只血手穿过邱护法的体,打断了他的思绪,更是引起了他的高度注意。

    邱护法直到倒地都没扭过头,去看清是谁无声无息的偷袭了他,美梦幻灭的不甘他睁大着眼睛倒下了。

    马龙翔怎么也不过相信,刚才自己在炼化能量时隐约听到的对话,变得不真实了。眼前的一幕让他匪夷所思,明明已经倒下的主,此时勉强举起鲜血琳琳的右手,神色委嫣的半伏在马龙翔的面前。

    只见主咳嗽了几声,又喷出几口鲜血,艰难的站起来,面容惨笑的颠簸着向马龙翔走来。

    主惨笑的是因为他几乎所有的法宝,都在之前从总教逃出时消耗报废完了,而上唯一还剩的一件无用清心佩,却帮助自己在中毒后保住了命。

    望着走来的主,马龙翔心中狂吼,“一定要冲开封印!”不断的用刚炼化的那几丝能量,冲击着体内的封印,他知道自己活命的唯一可能,就是在那个主走到自己前时冲破封印,但是主离他本就不远。

    感觉一只湿润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头顶。马龙翔心里立刻涌出一个画面,主那血淋淋的手,忽然按住了自己的百会

    一种难以说明的痛再次冲入马龙翔的体内,接着封印瞬间被破,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白色能量顺着自己的体向大脑奔去,然后顺着自己的百会流失。

    此刻马龙翔只有痛苦,难以忍受的痛苦,好像自从红色雾气出现后,自己已经适应了痛苦,而不会再出现的眩晕出现。大脑急速的旋转,他的心里突然想到:“自己要想活着就必须在主吸收能量的时候,才是最好的时间,这样自己才能活下去。”

    他努力的调着那丝微弱的红白丝般的能量,试图掌握自己体的控制权,不甘的愤怒越来越重,更多的红色雾气在体外出现,在下个呼吸间吸回体内,混着白色能量被炼化,没过多久体内的那丝红白能量丝壮大成一团,好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但是不甘心的马龙翔不断的炼化向为自己争取存活的机会,大量的能量不断的涌入能量团。

    “啵!”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在马龙翔的体内清晰无比的出入他的耳朵。

    马龙翔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突破先天,到达了先天巅峰正在向先天大圆满迈进,突然的突破更让他暂时取得了体的控制权。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上一种,如先前追杀他的那个黑衣人般的气势散发而出。

    正在吸收马龙翔体内纯阳之气的主诧异的睁开双眼,好奇的打量着马龙翔,片刻没发现不妥之后他再次闭上了疲惫的双眼,感受着吸收来的纯净能量,如蜜般的香甜,美妙的感觉让他沉醉。

    就在他闭上眼的霎那,马龙翔睁开了精光闪烁的双眼,一个大胆的决定在他的心中出现。

    他伸出右手慢慢的抵在主的口的黑袍上,而主此时已经再次睁开双眼看到了这一幕,不明所以的他,刚想拍掉那只柔弱的小手,但是他却没机会了。

    只见马龙翔抵在他口的手中一个白色剑影闪烁,一把古朴的七尺长剑已经穿过了主的口,他不敢相信的长大嘴巴,眼睛里竟然阿尤些恐惧。

    马龙翔没有理会他的动作,快速拔剑。噗的一声主应声倒地,惊恐的看着马龙翔,断断续续的说着。

    “你……你也是……修真者……,不,不……不可能!你怎么……能避过我的……灵识探测?”他的眼神忽然看向马龙翔的口,“难怪!……”他又咳嗽几下,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惨淡的笑道,“原来……好强……的……敛……息……法……宝。”

    马龙翔看着死去的主的动作,伸手轻轻拉开衣襟,龙翔玉挂在那里散发着莹莹柔和的白色光茫。他喃喃自语的说道:“敛息法宝”神色很是迷惑。

    想起刚才隐约听到的,邱护法所求的竟是一本秘籍法诀,视线很快的扫到主手里的青灰色兽皮,快速从那个主手中狠狠拽出,看了一眼远处转跃起轻功离开。

    在临走时把那块青灰色秘籍放在眼前看了一眼,那清晰的几个大字印入脑海,“血焰焚天诀”。

    就在马龙翔离开后,一团白光从黑袍主的尸体上冒出。

    “还好本主的元神,还保持在以前的境界!”那光团幽怨的说道,竞发出了主的声音。

    “先天煞气、还有疑是灵器的玉剑、再加上几近完美的纯阳之体。还是先夺舍个体再说”

    白光一晃便消失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