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后天先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盛夏的天气更加酷,柳林的柳枝低着头,蝉鸣虚弱无力,就连绿柳山庄后面的群山,都死气沉沉的睡去,此时没有一丝风,只有后山寒潭附近有丝凉气散出。

    寒潭中马龙翔露出一个小脑袋,不断的在水中游走,速度竟然比陆地上一般人跑得都快。他的头发上有一缕缕雪白的冰霜,慢慢地越来越多的冰霜出现在马龙翔头发上,可见寒潭的水有多么的冷。

    “小马,赶快上来吧!”盘膝坐在老槐树下的柳三叶担心的喊道。

    马龙翔的小脑袋在潭水中回头一望,小脑袋一个耸动高窜出水面三米多高,在空中一展,凌空一翻,人已落到柳三叶的旁。

    “都在水里呆了一个时辰了,小心寒气入体。”柳三叶示意马龙翔坐到他面前。

    然后柳三叶不再多言,双手抵在马龙翔的后背。

    马龙翔立刻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流在自己的经脉里流动,慢慢的驱散了体的寒冷,头发上的冰霜也全部融化,满头湿漉漉的黑发,一阵微风吹过有几滴水珠滴落。

    “放开心神,三叔帮你打通这最后的两根经脉。”柳三叶一声轻喝,“凝心守神!”

    一股更加强劲的流,沿着马龙翔的经脉缓缓的运行,从他运行过家族功法的经脉,再到他未知的经脉,慢慢的这股流几乎充溯着全的经脉,只剩下唯一的一条还没有流的进入,这就是今天要打通的经脉。

    任督二脉,被称之为人体的天地桥梁,是沟通天地元气,迈入先天的必走路线。

    自从一个月以前柳三叶陪马龙翔到此修炼,马龙翔不但在半个月里悟出了“三剑之舞”,而且还在柳三叶指导下悟出了轻功法“游龙步”。虽然只是雏形小成,但速度却非常快,在水里更是如游龙戏水一般。

    马龙翔每天在寒潭水中修炼都要用内力顶着寒气,随着时间的推移内力也会急速消耗,等内力消耗用尽后,他的头发上就会慢慢的长出一缕缕冰霜。

    然后他再回到柳三叶的边,由柳三叶以先天真气温养经脉,慢慢的在柳三叶的帮助下,他全的经脉几乎全部被打通了,内力更是迈入了远超一流的后天,而现在更是达到了后天顶峰,只差一步就可在十岁的年龄登入先天境界。这样的练武天赋若放在江湖会被把其他人都吓傻掉。

    而想突破后天,迈入先天境界,就必须打通全的经脉,开天地之桥。

    随着内力的输送,柳三叶的表越来越严峻,随后他闷声吐出一字“嘿!!!”,继续加大真气的输送。

    此刻马龙翔齐耳的黑发搭在脸上,脸色肌紧绷,眉头紧邹,脸上尽是痛苦之色。从开始体内经脉酥酥麻麻的舒服到现在如刀割割的痛苦,马龙翔心神也变得慎重起来。

    柳三叶的心里最是感叹,一个十岁不会任何武功的马龙翔,在五个月不到半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后天顶峰,现在更是在自己帮助下冲击先天的大门。马龙翔的天赋高柳三叶没话说,但是他那家族功法也委实变态了点吧!才两个月就到了后天顶峰,要知道别人都是努力半生都不一定能有这般境界。

    自从两个月前的一天早上他看到马龙翔精气神内敛时,就知道马龙翔已经修炼了内功功法,并且已经入门了。当时只觉得好奇说了句“不错”,可是就算是有自己的帮助,那他也才两个月就修炼到了后天顶峰。

    压下心中的感慨,柳三叶平复好绪,保持着真气的输入,一点一点的冲击着任督,此脉一开就是先天。

    一阵一阵的痛苦,马龙翔的脸上布满了汗珠,“冲击先天!我一定会成功的!”咬紧牙关,马龙翔脸色的痛苦之色被冷淡取代。

    半个时辰已过。

    此时正是打通任督的关键时刻,柳三叶的真气也消耗殆尽,正在拼尽最后的一股真气冲开此脉。

    马龙翔的痛苦并没有减少,反而比刚才更为严重,但是每次痛苦加重,他的表总是略微一变再次变得更加冷淡。

    经过两次的冲击,柳三叶就算已入先天三年之久,真气还是经不起消耗,拼着最后一丝丝真气慢慢的聚集,进行最后一次的冲击突破。“小马,准备好了吗?”

    “来吧!”马龙翔坚定的喊出。

    柳三叶再次谨慎的控制好真气,把剩余的全部真气汇集早马龙翔的任督两端。

    一股比刚才强劲几倍的流冲击,在马龙翔的经脉连续碰撞到隔膜上,然后那层经脉之间的隔膜慢慢的有了破开的迹象,可是柳三叶的真气却不足以破开它,他的真气枯竭了,让这层快要破开的隔膜逐渐有了恢复的迹象。

    马龙翔的面部扭曲着,比刚才的痛强过十倍不止,让他的头脑出现阵阵的眩晕。忽然那疼痛慢慢的褪去,他的头脑顿时恢复清明。

    “快用真气冲破它!”柳三叶急促的吼道。

    马龙翔醒过来的心神一凛,马上调动全仅回复的几丝真气,赶往任督而去,冲击的真气虽少,但是对快要破开的那层隔膜,却是刚好,前力刚尽后力又到,那层隔膜再次有了破开的趋势,随着马龙翔的真气冲击,慢慢的就要破开时,真气却没了,一丝都没了。

    如果这次冲击先天失败,那就等于马龙翔十年内都无法进入先天,是谁都无法忍受漫长的等待,更何况负仇恨急需力量的马龙翔。

    “啊!!!”一声狂叫,马龙翔的脸色几近狰狞。他不认命的压榨着体新生的微弱真气去抵挡想要回复的经脉隔膜,慢慢的后继无力的真气已经处于弱势,再下去经脉隔膜就有恢复的可能。

    愤怒充满了马龙翔的内心,一丝狂暴的厉色冲上大脑,他的双眼突然睁开,一双血红的眼珠,妖异的闪烁着凶茫。

    如果老庞在这里肯定还会认为马龙翔是走火入魔,但柳三叶却清楚走火入魔的况。

    正在闭目打坐恢复的柳三叶,发现马龙翔异样后,突然上前想要阻止马龙翔的动作,要知道现在关键时刻不宜乱动。

    正要出手的柳三叶,看见马龙翔的白色的光芒闪烁而出,然后马龙翔的脸色回复了正常,眼睛的红茫也慢慢消失。

    马龙翔再次清楚的感觉到一股清凉气流,从口出现,突然快速的冲向快要破开的经脉隔膜处,“蹦”的一声轻响,开始在柳三叶和马龙翔费尽心力想要破开的经脉隔膜,此时如捅破一张纸般轻松的破开,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马龙翔的上爆发出来。

    先天!他在那股清凉气流的帮助下,成功的迈进先天大门。

    有种劫后余生般感觉的两人相互看着,然后马龙翔扑入柳三叶的怀中大笑起来,两人的心都大为舒畅。

    进入先天,报仇的时间已到。马龙翔握着拳头,凝重的望向山的远方,抱着柳三叶双肩的手,不又紧了几分。

    新人新书,请收藏支持。谢谢!只有你的支持,才能让这本新书有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下面更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