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剑之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夏季到处酷难忍,而在绿柳山庄却郁郁葱葱,凉风习习如隔酷暑的另一片天地。

    从马龙翔进入绿柳山庄也已经有四个月了。

    他的样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体比以前壮硕了许多,个子也好像拔高了几寸,皮肤比起以前白皙了很多,相貌依然俊秀。

    马龙翔白天依然是练剑三式,晚上毫无间断的按照家族功法感应气机。

    此刻他一青衫,站在平地上柳荫下手中的树枝不断刺挑撩,三式连贯,每一次挑撩刺都完美的融合在一招之中,每出一剑都追着上一剑的轨迹,但是每一剑却各不相同,在刺挑撩之间不断变幻,每一剑都是刺,每一剑也是挑,更像是撩,现在的每一剑不再是单一的一式,好像是一完美的剑法,在不断的演练。

    站在柳荫下看着他的柳三叶很欣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可以把自己二三十年领悟到的武学真髓,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领悟出,而且还能融合贯通,他的天赋近妖,成就无法估量。

    他走到马龙翔的面前,看着那一剑一剑的轨迹慢慢的重叠消散,心中已经有了某种决定。

    “小马,你觉得三叔教你的这三式如何?”

    “如果只论招式,可入一流高手。但是再加上内力法的话,勉强算作二流之类。”

    马龙翔不断的挥出手中的树枝,他有预感当自己的三式完美融合后便可踏足一流高手之列。

    柳三叶打断了他的继续练习,从他手里拿过树枝,一枝已经磨的发亮的青枝,这已经不知道是马龙翔用的第多少支树枝了。

    “剑有三式,式有三重。”

    一边说着,柳三叶的形一晃出现在平地中央。

    “看好!”一声轻喝,他手中的树枝一阵轻颤,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向前点去,此剑速快到了让人无法琢磨的程度,然后他的剑式一顿收势,流光如剑般停顿在空中,然后一段接着一段化作三段慢慢暗淡消失。

    “再看!”柳三叶的手臂下沉,一道弧线从下朝上升起,随着升起越来越亮!最后化作璀璨的一光点,剑式停住,树枝还是树枝,但刚才的那个耀眼的光点,却让人难以置信。

    “瞬间三剑刺出,让三剑成一剑之力,此剑一流高手者难接。”马龙翔的激动无法想象。柳三叶那一招简单的剑式却好像由千万式组成,慢慢的融合成了简单的一剑,刺剑。

    “瞬间三次挑击,让三挑成一线,一击追着另一击,三击叠加威力成数倍,一流高手难活。”

    柳三叶又以三撩汇成一式。

    “此式无法躲避,只能硬接,一流高手必死。”马龙翔的眼光更是有独到之处,虽没全解但却看到了根本,这取之悟

    收剑立,柳三叶淡淡的道:“如果这样的话,你觉得比江湖一流高手如何?”

    “就算不用法内力也远超一流高手。”马龙翔回答很干脆。一个幻想一种憧憬由心升起,嘴唇轻颤,心道:“这才是自己可以报酬的剑法!”

    走回马龙翔旁,柳三叶认真的说道:“小马你要记住,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一场决战的胜利,在于各个方面,但速度却起着决定的作用。”

    “我记得义父的剑法速度就很快。”马龙翔说。

    “他的清风十六曲,是他十年前的速度,如果你义父没有受伤的话,清风曲就不是十六式了,而是三式可能更少。那样融合后的超然速度才是他的速度。”柳三叶想到马青枫四年前来此的那番剑道论,那让人惊叹的意境,“我如果没有受伤的话,现在我会把清风十六曲融合成三式,如果给我十年清风曲就会是真正的清风曲,一式清风。……。”马青枫最后说的那八个字他深刻的记得。

    “化繁为简,追溯本源!”

    马龙翔轻轻地念着:“化繁为简,追溯本源!”忽然他两眼一亮,“那就是三叔教给我最基本三式的原因!”

    “是的,如果不是你义父的剑道,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入先天,悟三剑。”柳三叶自嘲的笑了笑,对马青枫他很敬佩。

    “三叔,那为何我有种感觉,好像这三式应该只是一式呢?”马龙翔有种感觉,只要再过一个月自己就可以把剑的三式基本招式融合成一式。

    柳三叶笑了笑,“其实今天三叔是来把完整的三式教给你,你开始学的只是基础。”他走到一棵很粗的柳树旁,扭头说道,“你要用心领悟!”

    “快剑三决第一重,三剑之舞!”

    柳树下了柳三叶,缓缓地抬起树枝,骤然间气势高涨,一剑刺出,竟然有两剑影相随,刺剑凝实另外两剑则为虚影,此剑招是刺!是挑!或者可以是撩!一剑出两剑随,三剑起舞。

    “看清楚了吗?”柳三叶的表很严肃,此刻他才认真的教导起马龙翔来,或者说马龙翔的悟让他看到了希望。

    马龙翔愣愣的失神,那一惊天剑式,他闻所未闻,完全超乎了他的认识,那柳树上三个深深的剑痕说明了这一剑的威力。

    “第二重三剑之影!”柳三叶的形一阵晃动,越来越快,最后已经快的到看不清形了,接着速度又慢了下来,但是当柳三叶的形慢慢出现时,柳树下出现了一个三头六臂的柳三叶,他的三个影都有些模糊,每个影手中都拿着一根树枝,但是树枝上有荧光流转,赫然是有真气加持。三个影三把剑同时出击。

    马龙翔依然站在原地双手紧握,他的两只眼中隐隐有两团火焰在欢快的跳动。

    “第三重三剑幻影形!”柳三叶的三头六臂状态下,使出了第三式。三头六臂状态再次变得模糊,慢慢的分开变成了三个模糊的影,细心看还能看出和柳三叶有几分相像,三个影忽然动了,三个不同的动作,或刺或挑或撩,每个模糊的影都是一剑出两剑随,瞬间九把树枝荧光剑刺入柳树,加上之前的三个,总共十二个洞。

    “这才是三叔要教你的三式,也是三叔最巅峰的剑道三式,式化三重!”

    “从明天开始,随我到后山的寒潭练剑!今天就到这里吧!”话音刚落,柳三叶已经离开了平地,只留下一个背影,这个背影很高大,很亲切。

    晚饭过后,马龙翔便急急的回房,上盘膝坐下,闭目静心,均匀的呼吸,慢慢的进入空冥状态,一长一短轻轻的呼吸着。

    他知道自己现在最缺的就是内力和法。

    半个时辰过后,他依然耐心的感应着气机,四个月的练习让他有了一个平静的心态,慢慢的一个时辰已过,马龙翔依然坚持着感应气机,心也更加的平静,时间慢慢的从边流逝。

    入夜三更时分,距离马龙翔打坐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但是他还是没有感应到气机。

    忽然,一丝清凉入喉,一丝淡淡的白线顺着经脉流入体内,一丝一丝慢慢的多了起来,变成一道一道白气,一道道清凉入喉,白气越来越多汇聚后,顺着经脉全部沉入丹田,慢慢的丹田中的白气越来越多,已经达到了它能容纳的极限。

    白气仍然不断的顺着经脉流入丹田,一阵胀痛从马龙翔的腹部传出,慢慢的丹田越来越胀,越来越痛,不只是丹田已经是全胀痛,最后变成了阵阵眩晕冲入大脑。

    痛!全部都是痛!一种快要撑爆的胀痛!要爆炸的痛!在马龙翔的意识里只有痛,但是流入丹田的白气依然不间断的涌入。

    马龙翔的意识渐渐地有些模糊,他仿佛看到义父马青枫在微笑着向自己挥手,慢慢的靠近,把他拥入怀抱,不再有任何痛苦,很温暖,很舒适!很沉醉!

    一股清凉从口出现,快速的流向头部,阵阵清凉冲向大脑,马龙翔的意识马上回复了清明,刻骨的痛依然还在,但是他现在要做的是,解决丹田膨胀到快要爆炸的白气团,他的意识沉入丹田想要做到突破口,然后放出白气团,危机感越来越重,他的意识围着丹田转动寻找突破口,慢慢地白气团跟着他的意识转动越来越快,最后白气团已经不受控制的自己高速旋转起来。

    他依然没有找到突破口,但是随着丹田气团的旋转,那股可怕的危机感消失了,而气团越转越快膨胀的感觉也消失了,最后高速旋转的气团形成一个极小的气旋沉入丹田,慢慢的气旋的转速变得缓慢下来,慢慢的丹田也没有了痛,一切都变得很安静。

    马龙翔知道自己成功了,成功的练成了家族功法的第一步,感悟气机。以后就可以使用内力了,那么自己面对战一流高手都有一拼之力。

    马龙翔的意识再次沉入丹田,按照家族的功法路线,引导丹田的真气在经脉循环运行三**周天,然后回到丹田气旋中,三十六个大周天从体血脉内透出的丝丝酥麻感的能量加上打坐修炼,让气旋整整大了数倍。

    马龙翔的双眼慢慢睁开,一道精光从双目内闪烁出尺长,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袭来,让还沉侵在享受舒适中的马龙翔,差点呕吐出来,看着自己上涂着一层薄薄黑色污泥,甚是难受再加上这气味,苦笑着马上起跑去清洗。

    清洗过程中,他发现口挂着的家族玉佩,龙祥玉上面依然洁白如夕,再想到自己快晕过去时的那股清凉之流,他立马认定是龙祥玉救了自己。而家族玉佩也绝非一般。

    此时天已大亮,洗漱完毕后,就前去大厅用早饭。汤辉和柳三叶早已在大厅等他了。

    看着马龙翔跑进来,柳三叶打量了他一会,突然微笑道:“不错!”然后不在多言。

    绿柳山庄后群山中,几座小山之间有一片三丈大小的水潭,在夏天仍有丝丝白气冒出,可见水温之低。

    寒潭中只有寥寥几棵水草,潭周围却是绿郁匆匆,草木繁茂。

    潭边一棵老槐树下,柳三叶和马龙翔站在那里。

    “没有一点阻力,你的剑法是不会进步的,而寒潭的水对体也有好处,也可以加快你的内力修炼,更重要的是可以磨炼你的剑法,先从浅处练习。”柳三叶说。

    马龙翔点头道:“是。”

    “你除了练习三式领悟三剑之舞,还要在此期间领悟出属于你自己的法。”柳三叶“你要在一个月内做到,这段时间我会在你边专门为你指导。”

    “三剑之舞吗!一定会的!”马龙翔充满了自信。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