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招剑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一把通体洁白如玉的三寸小剑,晶莹通透,显然是上好的材质,却是玉非玉,质地远远硬过了普通的玉石,整个剑无任何修饰,造型古朴,剑刃无锋,剑名九影。

    按玉帛中父亲说的滴血认主法,马龙翔用尽了办法无法让九影认主。因为他根本就不知晓什么是真正的精血。

    “精血?”马龙翔很是疑惑。

    好在书房中大有书在,他查阅了半个时辰之后从《江湖风云录》上得到了答案。

    “血之本源,体之根本,……”

    回到房间关好门窗。马龙翔盘膝坐在上,神色平静,

    他再次拿出九影,神色露出凝重,咬破舌尖,一道血箭喷向剑

    在血箭接触九影剑的刹那,一团耀眼的白光从剑上亮起,接着白色光团又瞬间被吸入剑内,好像有张无形的网束缚了光团的散出,白光内敛后,他的手上一把长七尺三寸的古朴长剑,瞬间幻影般一个闪烁变回了三寸长的九影。

    “心念动之藏于丹田之内。”马龙翔思考过,觉得这应该是九影的用法。

    在滴血认主后,马龙翔立刻感觉应到脑海中有一道奇异的光影出现,意识碰触后才看清那是一把和自己手中的九影一模一样的剑影,心念一动联系上脑中的那道剑影,口中轻吐一字“收”,九影剑瞬间从手上消失,马龙翔虽然不知是否如玉帛中的父亲所言收于丹田之中,但在他又一个念头就又出现在手上。

    马龙翔把玩着手中的九影剑时隐时现,慢慢的已经极为熟练,突然他有种感觉只要他的一个念头,九影剑就会变成七尺三寸的古朴长剑,凝神盯住九影剑,突然一个白色长剑虚影闪烁而出,一把七尺长的九影剑出现在手上,古朴的外表,反着莹莹白光的剑,上面布满了一些蝌蚪般的符文,让完美的宝剑有了些霞帔。

    他握着九影剑的手紧了紧,脸上淡淡的笑容被冰冷取代,凝神向着远方眺望。

    他的眼神慢慢的越加冰冷。义父的仇他要报,有了一把趁手的武器,报仇的机会会大上几分。“蓝王”这个名字已经让他刻在心里,等有机会他必杀之而后快,白衣老者杀手的命他也绝不会留着。

    此刻马龙翔对力量的渴望达到的极点,家族的追杀,义父的惨死,都必须等他有了足够的力量才能够去面对。

    他的神色慢慢地冷静下来,现在思考着如何最快速度的拥有力量。一个是让自己的三叔传授武艺,还有一个就是从玉帛上得到的家族血脉功法,好在两种方法还可以同时进行。

    闭目沉神,一篇千字功法出现在脑中,马龙翔认真的观看起来。

    “《幻龙诀》。马氏龙族的传承功法,通过此功法以灵气唤醒血脉的龙元之力,……,此功法修行进度以血脉的浓度而定,……。”

    马龙翔盘膝坐好,眼观鼻,鼻观心,神入空冥,按照功法中所讲的方法去感应天地灵气。

    一刻、两刻、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当东方鱼肚白天蒙蒙亮时,马龙翔都没感应到气机的存在。

    “再来!”马龙翔不放弃的继续感应气机,等汤辉叫他用早饭时,他依然没有感应到半点气机,但是他却越加精神。

    早饭其间,柳三叶问马龙翔答,只是寥寥几句,大都是问问马龙翔这几年的一些琐碎事。

    饭后,绿柳山庄后院小山上,柳三叶马龙翔相对而立。

    “想帮你义父报仇吗?”柳三叶淡淡的道。

    马龙翔的双拳紧握,坚定的道:“很想!”然后看向柳三叶的眼神有些期待,等待着他的下面的话语。

    “跟我学剑,那痛苦你忍受不了!”

    “那比这样活着好受!”

    不得不说马龙翔的回答,让柳三叶无法拒绝。

    “时间不多,我就只传你三式,那也是我最巅峰的三式。”

    柳三叶说完向小山旁的一块平地上走去,此地极为平整,应该是柳三叶多年的练武之地。

    马龙翔默默跟在后面,柳三叶之名他听马青枫说过多次,南侠快剑柳三叶,他更期待的是怎样的三式。

    柳三叶走到边上捡起两根枯树枝,转过来递给马龙翔一根。

    “现在我教你第一式,刺剑。”

    柳三叶站定收势,一个箭步拿着树枝的手臂快速刺出。

    马龙翔学着他的样子,箭步上前,树枝快速刺出。可以说他很圆满的做到了,只是心中有丝不满,因为柳三叶教的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刺剑。

    没有理会马龙翔的垂头丧气的样子,柳三叶随手扔掉手中的枯枝,向山庄走去。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今天从现在开始练习刺剑!晚上回来我检查。”

    绿柳山庄后面一块平地上,马龙翔不断的刺出,手中的枯枝一次一次的刺出收回,同样的动作不断的上演。

    晚饭过后,柳三叶只让他做了一个刺剑后,只说了一句话就离开。

    “不得神髓,明天继续。”

    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起,绿柳山庄后门的平地上,马龙翔站直子不断的刺出手中的枯枝,经过一晚思考,他的神色也变得异常坚定,一遍又一遍的刺出,不知疲倦的练习着。

    绿柳山庄后面小山上,淡淡的白雾慢慢的飘动着,连着绿柳山庄上空都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白雾,白雾笼罩着整个绿柳山庄和柳林,好像它们是一个整体,这里只是一座雾山,并没有绿柳山庄的存在。

    此刻在山庄外的柳林旁,站着两个灰色布衣的普通村民,他们仔细地观察着柳林。连续几次深入最后他们都会迷路,然后不知不觉间就又回到了这里。

    “此地有些蹊跷!”其中一个村民对另外一个村民说道,说话时他锐利的眼神,继续观察着柳林,希望能看出些什么。

    “但是我在他上撒的追魂香,香味是这里断的,绝对不会错!”这是另外一个村民说的,他的眼神同样锐利。他们的眼神证明了他们并不是普通的村民。

    “天色已亮!此地不宜久留。”

    两人行色匆匆的离去,从他们的背影看去步伐竟然整齐一致,速度也很快片刻就已不见了踪影。

    马龙翔每天白天都练习着简单的刺剑,一次次的刺出,渐渐的他竟然有种极为舒适的感觉,特别是这一剑追寻着上一剑的轨迹,慢慢地他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总想追上上一剑消失的轨迹。

    每天晚上他都会按照《幻龙诀》的功法路线,去感应气机,但始终不得其法,但是他第二天都会精神饱满。

    一个月后,绿柳山庄外又有几人,在外面观察许久后离去。他们与上次的那两个人不同的是,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他们好像是奇门阵法的高手,他们更是得出绿柳山庄外有一座奇门阵法存在,但是却没有破解之法。

    绿柳山庄后的平地上,柳三叶含笑走来,看着马龙翔一次次刺剑。每次他上一剑刚收,下一剑又刺在同样的位置,他速度极快连续几剑刺出,往往让人怀疑他只刺出了缓慢的一剑。

    柳三叶的笑意更浓,惊叹:“此子,悟之高!”

    柳三叶的脚步声,惊醒了沉醉在刺剑舒适感觉中的马龙翔。

    他望着柳三叶咧嘴一笑,点头叫道“三叔!”

    柳三叶看着他微微笑道:“小马,你悟很高。只要努力在剑道上必定比你三叔走的远!”

    马龙翔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嘿嘿笑道:“三叔,那我可学会了?”

    “很好!每一剑都达到了快准狠,只差些火候了。你要记住天道酬勤,悟固然重要但努力才是根本。”

    “三叔,我记住了。”

    “今天教你三式的另外两式挑和撩。”柳三叶从马龙翔的手中接过树枝,走进平地中间。

    “看好挑式。”柳三叶形一抖,树枝划着一道奇异的弧度,自下而上挑起,视乎不论那个角度都在挑的弧线中。此式干脆利落,快如闪电。

    “再看撩式。”柳三叶上前半步,形再一侧,一棍平扫而出,树枝由下斜向上划去,这撩式确实诡异至极,进退正反都可随手而来,一撩破千技。

    马龙翔的眼中隐隐透露着些许炽,更是努力的练习起来。一刺、一挑再一撩慢慢的视乎三式之间变得有些流畅了。

    柳三叶站在一旁,看着看着笑了,心中更是大笑起来。马龙翔的资质上佳,但是悟却极高,要知道学剑者越是后期对悟的要求就越高。他并没有打扰马龙翔,大笑中慢慢转离去,却未发出太多声响。

    三个月匆匆而过时已近夏,绿柳山庄此时已经是绿色堂,到处充满着青的活力,鸟儿的鸣唱,野花的清香,这里是美妙绝伦的人间天堂。

    在绿柳山庄外的柳林边,有一队人马全部穿灰色劲服,靠近柳林的地方站着一个白衣儒服老者,望着柳林皱眉深思,忽然他眼中一亮,拍腿叫道:“我想到了,这是千柳幻烟阵,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