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与仙有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一辆蓝色双马车在官道上飞快的向蓝城方向奔去,一路上的积雪早已融化殆尽,地面上尽是灰尘,马车过后滚滚长烟漫天。

    马车上老庞打开车窗帘布向外看着,“我们走了一小半了,再过三个城池就到蓝城了。”说完他放下帘布,回头望向一侧的马龙翔,“看来那些杀手不会再追来了,应该被甩掉了吧!”

    马龙翔沉默中抬头冲着老庞点头示意,是乎同意他的说法,然后又继续沉默。

    “哎!希望找到你三叔后,一切都会好起来。”老庞闭上了双眼,隐隐有丝伤感。

    马车在夜晚之前平静的驶入古乾镇。

    在古乾城由来客栈二楼一扇开着的窗内,老庞眉头深锁。

    一切只因为他们进入古乾城后,在步入由来客栈时,满堂在坐的客人,从他们走入客栈后全部转,几乎每个人都投来不善的目光,三息冷场后才全部回神。老庞现在想到刚才的一幕后背都一阵凉意。

    “今晚必须离开,那些杀手肯定会来!”老庞拳头一握,关窗转

    此时已近三更,整个客栈已经安静下来,时而会传出几声鼻鼾声,远处也会传来几句吵闹声。

    忽然由来客栈二楼的一扇窗慢慢的打开,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一个黑影从里面探出头查看了一番后突然跳出,落地并没有发出声音,接着又有一个瘦小的影也从窗跳出,他的动作有些慌乱,显然没有前面一人的轻功夫,这样摔下去的话必然会伤及骨。

    客栈楼下后院中的一个黑影把怀中的另一个瘦小的影慢慢放下,原来瘦小的影是被先前跳下的人接住才没事。借着冬夜里渗透着冷意的月光,模糊的可以看出这两人正是老庞和马龙翔,他们躲避杀手的逃跑计划。

    客栈的后门在吱呀的一声中慢慢打开,一辆马车缓缓驶出向东行去,车上看不到半个人影。

    半柱香过后,从门内蹿出一高一矮两个人影,他们向着南城门狂跑而去,城门口的城卫兵很熟络的在收到一袋银两后放行,原来老庞早就用钱让客栈中的小二打通了这层关系。

    城门外有两匹骏马,却无一人在此。老庞一个箭步翻上马,而马龙翔也学着样子倒也上了马,随即两人策马狂奔向南而去,虽然在这一路老庞也在不断的教导他骑马,但是他毕竟才刚刚学会骑速不是很快。

    “前面就是风前镇,我们到那里休息。”太阳初升霞光万丈,老庞用手挡着刺眼的光线望向远处。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起了老庞和马龙翔的注意,老庞轻扯缰绳,骑马爬上旁边的一个小山坡上。借着早霞他看清远处一群黑衣人,向着他们的方向追来。

    老庞大慌骑马驰下山坡,冲着马龙翔急道:“你先到风前镇,在客栈等我,午时我未回来,你就速速离开。”说完他示意马龙翔躲到山坡后门面,自己策马上路引开后面追来的黑衣人。

    午时已过老庞并没有归来,马龙翔也毫不迟疑的离开风前镇策马扬鞭南去。

    他的心中也如此想道:“凭借老庞的江湖经验,就算找不到自己,他应该很快就能回到玉峰城马家了吧!”老庞已经年迈,他不愿老庞同他一路奔波,要知前往蓝城足有千里之遥。

    三天之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满风尘的走进蓝城,南翎国的都城。他的豪华美伦与恢弘气势并没有吸引马龙翔的脚步,在打听到自己要去的地方路线后,就带足干粮和必备物品再次出城,向目的地奔去,他的骑马的马技也渐成熟。

    南圣城,距离国都蓝城有百里之遥,但因地处山川,山路极为难行。故此到南圣城的人无不是翻山越岭的走上好几天,就算是单人骑马最少也要一天一夜。

    马龙翔此行要去的就是南圣城,只有经过南圣城才能到达三叔柳三叶的隐居之地,绿柳山庄。

    前往南圣城的路上人流很多,但大都是从南圣城的方向走出,处处都是一家老少三五成群,哭声悲鸣逃难似的奔跑着,或赶着牲畜牵着牛车,车上大包小包的,竟然是大范围的居家迁移。

    马龙翔很是不解,在询问过后才知,原来最近南圣城闹妖怪,已经抓走了上百个男童,都是十岁以下女孩到是没事。这个被询问的老人还劝说马龙翔让他不能去南圣城,听说妖怪是个女妖怪专吃男童,所有南圣城才出现这样大范围的迁移,家里有十岁以下男孩的基本上都在这三天之内迁走光了。

    对于老人的话马龙翔之是一笑而过,他骑上马仰头看了看天色继续赶路,心道:“天黑之前应该能赶到南圣城。”

    几近入夜时分,马龙翔站在马上看着远处大路尽头的几点星火,再次策马加速奔去。夜间的南圣城街道上极为萧条,只有寥寥数个行人,而且个个行色匆匆,更无摊贩闹市,就连商铺大多都关门停业,只有几个酒家客栈还有灯火。

    在一家颇具北方特色客栈里,马龙翔是用尽办法和说辞证明自己并非十岁之后,花了比平时高出三倍的价钱才住进客栈,好在老庞当初给自己的银两充足。

    或许是连赶路的原因,马龙翔的体很疲惫睡得也很沉,夜间也并无事发生。

    次的天气比较前几天都要好的多,万里无云甚是晴朗。

    马龙翔一人一马向城外走去,街道上人流比之晚上要多出数倍,如此才是一个大城应有的模样。他也只是模糊的记得要从西城门出去顺路进山半即到,但前两次都是马青枫带着,而且又是在四年之前,所以前往绿柳山庄的路他并不知晓。

    城西的一条丧队减缓了马龙翔的速度,听说昨晚城南张家年仅十岁的儿子被妖怪抓走了,全家悲愤中匆送葬,然后迁出此城。

    “买张灵符吧!驱妖辟邪。”

    一个让人鄙夷的声音,马龙翔仰脸望去只见一个手拿黄符的小道士对着丧队讨好的微笑,他年龄不过十五左右上的青色道袍倒也宽松,道髻高挽,旁边有一八仙小桌,桌旁靠一白布幡旗,旗上六个大黑字“赛半仙,看生死”。

    “滚!”失去子祠的张家人,显然很是暴怒。

    “不要就不要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青袍小道喃喃道。他转刚好看牵马前行而来的马龙翔,他上下的打量着马龙翔,心中得意:“上好的骏马、丝质长衫,还有十岁左右的年龄,哈哈!生意来啦!”他快速坐回八仙桌旁的竹凳上,手扶着幡旗,快速伸出挡住了马龙翔去路。

    马龙翔有些失神地牵马走着,一边思考着绿柳山庄的问题,虽然已打听清楚,但还是对比自己记忆中的正确,青袍小道的幡旗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吓了他一跳脚步一顿,心中微怒扭头看去。

    “这位小兄弟请留步!”

    “有什么事吗?”看了一眼眼前的小道士,马龙翔确定自己从未见过。

    青袍小道摸着光白秃秃下巴,在马龙翔面前上下打量,然后又左右观察了一圈,“这位小兄弟,眉间血光闪现,近必有大事发生。”青袍小道心里却笑道:“现在南圣闹妖怪,而你又单牵马出行,不是说明有事吗。嘿嘿!”

    马龙翔不一愣摇着头道:“对不起!我有要事,告辞!”他从小就随义父读书,书中常谈孔孟之道,切乎听信相士之说,再说义父都死了还能有什么大事。

    马龙翔想到义父神色不黯然神伤,就骑马离去。

    “小兄弟请慢!”小道士快步上前挡住了马龙翔的去路。

    看着青袍小道,马龙翔已经有些愤怒了。

    “小兄弟可否坐下让贫道为你卜上一挂?不灵分文不取。”小道士有些慌张的劝道。要知道昨天他卖驱妖符都赚了十几两银子,今天还没一文进账。

    马龙翔站在桌旁只是冷冷的瞟了他一眼,转坐下并未开口。“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小道士,还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此时丧队才刚刚出城,道路也有些拥挤很不通畅,他倒想看看这个小道士算命到底怎样。

    在小道士的不断要求下,马龙翔无奈中才伸出左手放在桌上,这小道士竞要看掌纹。

    小道士伸手抓住他的手掌,盯着他的掌纹也卖相十足的时而深思时而邹眉,甚至眼光还围着马龙翔绕着圈子看了又看。

    “这个小兄弟,不瞒你说,哎!”小道士一脸为难之色。

    “怎么看不出来吗?”马龙翔的话中怒意更重。

    “生命与姻缘不连,看来你注定命中孤单。好在你脚心没孤星相伴!”小道士摇头轻叹。

    马龙翔脸色丝毫未变,心中却翻起大浪,要知道他的脚底心有一颗血红的小痣。

    “不过你的命理,是仙不是凡。说明你与仙有缘!”小道士郑重其事的说道。

    “要是脚心有痣会怎么样?”马龙翔询问道。

    小道士今天心很是舒畅,明明以前说不通的算命之法,今竟然在脑中灵光连现。

    很早以前他只是个小乞丐,自从三年前他遇见一个白衣老道,老道教他算命之术,又传制符之道,更是收为正式弟子。老道因有急事缠,所以在一个月后留下基本修行的书籍供他参悟,而前些子他才按照书上成功的制作出了“清心符”。

    南圣城闹妖怪,他便赶来卖灵符求财。凡买驱妖符者送清心符一张,他心里正义的想到:“小道我的清心符可是按书上制作的真符,那可是真的。只不过没什么用处,唯一的作用是清神醒脑。”而昨天他更是卖出不少。

    有男童的都举家迁移了,今他几乎没有什么生意,看到马龙翔后,直接在心中标上“肥羊”的记号。

    “脚踏一星,命与天冲。孤独终老,仙路难行!”小道士越说越是畅快,“天煞孤星,无亲无。此命何解,唯有修行。”

    “修行?”马龙翔轻声念道。

    “不错!修者逆天命,道者得长生!”小道士右手在下巴缓缓捋过,那光秃秃的小下巴,真不知道他在装什么大神。

    马龙翔没有再问,丢下一点银子牵马向城外走去。他心中很迷茫,脑中也一直有小道士的声音回响:“天煞孤星,无亲无。……”

    一阵冷风吹醒了马龙翔迷茫的心,一片宽阔的柳林出现在眼前,冬天虽无柳叶,但柳枝却依然浓绿,淡淡的一层薄雾在林间翻滚。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