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生死劫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雪花一片一片飘下,风也更加疯狂的呼啸着,好像在发泄这天地间的压抑。

    潜伏在茅屋附近的众黑衣人,他们的头顶肩上都停留着一层薄薄的积雪,黑白格外分明,寒风吹过,他们犹如雕像一样纹丝不动。

    突然黑衣首领站直子,这是他从潜伏后到现在为止做出的第一个动作。

    他右手刷的一下挥出。十几道黑影霎那间临近,把茅屋团团包围。

    茅屋内的马青枫苦笑着摇了摇头,慢慢地掀被起,一青衫的他动作极慢,起后他的脸色,已经因为上的剧痛变的紧绷起来。

    老庞,此时方才醒悟,急忙展臂挡在他的前。老庞清楚的看到马青枫那缓慢的起缓动作中,在起过程中承受着多大的痛苦,甚至汗珠还挂在额前。他这样还能走出去吗?更别说其它了?这是老庞的真实想法。

    放下书本的马龙翔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幕,他十岁的心理承受着一股无法预料的莫名压力,他很害怕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

    “父亲!”一声惊叫从马龙翔的嘴里喊出,眼泪无法控制的溢出。

    马青枫侧看去,怒道:“马家儿郎,侠义长。铮铮傲骨,坦坦膛。不是只会哭鼻子的小毛孩。”

    随即马青枫眼神中的腻之色弥漫,无奈中他闭上双眼,然后猛然睁开眼腻之色已然不见。他此刻的眼神很是平静,一种透露着可怕气息的平静。

    在马青枫睁开双眼的一刹,老庞定神的看着比自己个头略高的少主,老庞感觉十年前的马青枫又回来了,那个不管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总是能在平静中解决的少主又回来了。

    “庞叔等我拖着外面的人,你带小马走,记着向西走!”轻轻拨开挡在前的老庞,马青枫右手在头快速掠过,一把七尺长剑出现在手上,剑鞘上镶嵌的几颗青色宝石,使这把长剑看起来出相当不凡。

    老庞下意识的后移半步,让过马青枫,他知道自己那不入流的拳脚,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根本起不到一点作用。

    马青枫双手搭在门栓上,停下了继续开门的动作,扭过头冲着马龙翔微微一笑:“知道为什么,义父从未答应让你学剑吗?”他不嗤鼻一笑,摇摇头道:“因为你还没有具备成为剑者的心,剑者这条路太过坎坷。不过命运却阻挡不住,义父知道你迟早会是一名真正的剑者,顶天立地的剑者。还记得你三叔吗?去找他吧!他会让你知道一切。”说完拉开门形已经闪出。

    今天的劫难,马青枫自始自终都没曾怀疑过老庞一点。那看着自己长大,视同己出的庞叔,根本就没有一点让他能怀疑的勇气。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马青枫的出现,并没引起众黑衣人的乱。这是一个可怕的组织。

    “青枫剑侠,十年前响彻翎南,但那只是十年前。相信你上十年前的伤应该还未好!不知青枫剑侠是否就要随风而逝。”那黑衣首领不见任何动作,但话语里的不屑甚是明显。

    “哼”一声冷哼,马青枫的形在风雪中透着孤傲之意,与茅屋前的青竹寒梅相映。

    他并未有所动作,上十年前的伤不但没好,反而比起十年前重了很多,他没有把握留下这些黑衣杀手的命,甚至连坚持多久都是一个未知数,上的伤他自己最清楚。

    在黑衣杀手头领的又一个挥手后,十几道形展开快速向马青枫围杀,整齐冷酷的作风,可怕冷漠的杀手。

    “铮!!!”一声剑鸣,犹如剑在悲鸣,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和一股难以压抑的激动。

    十年不出剑,剑出天地寒。

    马青枫不去看那些快速接近的杀手,而是神色复杂的盯着手中的长剑。一把三尺七寸的星铁长剑,颤抖的剑显示出它压抑多年的不甘,那是一种对战斗的渴望,一道寒芒在剑上闪烁,嗜血的寒意使剑周围十尺的天地都有些呆滞,雪好像静止似的在剑旁漂浮着,风已不再呼啸。

    这是一把具有灵渴望战斗的嗜血宝剑!

    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可是在场的每个杀手都清晰的看清了那一幕。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再敢有轻敌之心,他们的速度更快,手中的剑也握的更紧了些。

    斜剑依,马青枫的上疯狂的涌现出强烈的肃杀之意,气势不断的高攀。

    一名黑衣杀手临近,他很有自信如此短的距离正是自己的最佳攻击距离,蒙面下的嘴角,勾勒出一个残忍的弧度。他的黑色短剑向着马青枫的喉咙急速接近,对自己的速度他曾经自豪过,他的自信大半来自他那惊人的速度。

    “一缕清风拂青衣!”

    只见在那黑色短剑离喉咙只剩半寸时,他看见那个将死在自己剑下的人,动了。

    一道残影与杀手贴划过,一股寒意沿着口从脖子上掠过,那黑衣杀手的瞳孔在那一瞬间无限放达几倍。他无法相信自己的速度在这个人的面前犹如儿戏。怎么说自己也是一流的杀手,但是却连猎物的衣襟都未碰到,难道他已经是后天境界的高手,可后天高手也不能有这么变态的速度吧!“难道这货是先天!靠,这次栽在这儿,也不枉我一流杀手的名头。”这是那杀手倒下时想到的。

    等马青枫解决了那最快攻来的杀手后,其他的十多个杀手已经不分前后的近。在十多名杀手的合力截杀中,马青枫的形飘忽间,一切都迎刃而解,轻松的躲避着,寻觅着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机会。

    突然三个杀手同时近,封锁了马青枫前所有的死,他们带着死神般的微笑,将要结束这场可笑战斗。杀死一个负重伤的猎物,对他们来说已经极为可笑。

    马青枫一个斜撩,挡开侧一个刁钻角度袭来的一柄黑色短剑。一个扭腰迅速回,手臂一抖剑轻颤“当,当,当。”以精妙的技巧,卸去三个杀手的合击之力。

    在这一瞬间马青枫的气势再次高涨,一招高超的剑法挥出。

    “片片残叶化泥!”三次刺击,三次迂回,三声惨叫,代表那三个杀手都已死去,一个华丽的空旋重新回到茅屋前。

    他背对着站在屋门后探头观战的老庞,马龙翔两人急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长剑一横护着老庞,老庞怀里抱着已经有些呆滞的马龙翔,小心翼翼的沿着茅屋向西边移去。

    马龙翔并没有惊吓到,他的心里在感叹义父的绝妙剑法和对义父的的担心。这样的场面他的心里竟充满了渴望!

    此时传出黑衣人首领命令的吼声:“别放走他们任何一个,这是命令令。”杀手首领站在远处死死的盯着茅屋前的马青枫,从战斗开始到现在连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自己这边已经损失了四名杀手,四名一流的血杀啊!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十年前已经重伤的马青枫竟然如此厉害,从其手可以判断出,此人最少是后天顶峰的高手。

    杀手首领的心颤抖了一下,就在刚才的一个恍惚间又倒下了两名血杀,血杀可是一流杀手中的精英!

    老庞瞪大的双眼警惕着四周,小心的向左边移动着,怀里依然抱着马龙翔。他额前布满了冷汗,慢慢的汇成一滴顺着脸颊滑落滴下,就在刚才有两把黑色短剑差点就刺到他的前,离自己的心口只有不足一寸的距离。但是在两名杀手最后的一丝意识消散之前,他们无法置信,如此巧妙的声东击西的敌合击之计,却在马青枫的出现又失败了。

    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在杀手首领的心中升起,“这家伙十年前的伤不会早就好了吧!”用力的甩甩头,看样子是想把不好的感觉甩出大脑。忽然他的眼睛盯着离自己不远处,不断腾挪着想要掩护老庞离开的马青枫。马青枫的每一个招剑剑式都极其简短迅捷,特别是突然暴起的速度,可能连自己都抵挡不住。越是观察越感觉这剑法的高明,但是他也发现了另一个现象,那就是马青枫本来很凌厉的剑势,往往在挡开其它攻势时都会被弹起,显然是剑上的力道不够稳剑,说明使用这把剑的人后劲不足。

    那就只能说明一点,马青枫上的伤并没有好,应该是用自的内力暂时压制住。如此想到他的心中不由大喜。

    “不可恋战,他上的伤只是用内力暂时压制,慢慢的消耗他。”杀手首领吩咐完,随之冷笑两声。

    听到杀手的分析,老庞的视线里他看到马青枫的后背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心中升起一阵凉意和莫名的痛楚,要湿透冬天的衣衫那要流出多少的汗水啊!

    此时的马青枫浓眉紧蹙,甚至呼吸都有些费力,对于杀手首领的话他没有任何回应。眼神中的冰冷之色更加浓厚,几个闪掠间又取走了一名杀手的生命。

    尽管马青枫的剑法很是高超,但杀手之间相互的配合下和马青枫不近硬战的况下,一时也没有再出现伤亡。

    “当,当,当……”再次挡开几名杀手的试探合击,马青枫一个闪就到了老庞后,挑开一柄偷袭的短剑,回一掌推在老庞的后,大吼一声“走!”用力的把老庞连带着怀中的马龙翔送走。

    那一掌并没有伤害到老庞,只是用内力把他们送出了杀手的包围,直接送到十丈开外。老庞也是行走江湖多年,虽不是一名江湖高手,但也不是愚笨之人,在双脚刚接触地面后,他就毫不迟疑的顺着山村小路向西狂奔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