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命中注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大雪纷飞中的马家庄,安静的躺在福牛山脚下,如卧白毯。此刻并没有一丝风,寂静的夜里它显得格外的安祥。

    一高一矮,高胖矮瘦的两个影踩着厚厚的积雪,伴着“咯吱,咯吱”的脚步声走进马家庄,从而也打破了这片祥和的宁静。

    一阵犬哮声在这山村里迎合着回音传得深远悠长。

    雪更大了些,地上已有半尺余厚,随之寒风呼啸而来吹起地上的积雪奔向远方。

    可能是极为寒冷的原因,这两个低着头,双手抱怀都很靠近彼此,跨着大步幅匆匆行进,从背影看去竟给人一种犹如父子并行的感觉。

    这是一间颇为陈旧的土坯墙茅屋,虽陈旧但却没有一处破损,却也很是整洁。土坯墙上几处新刷上的新土坯格外显眼,透过积雪从屋檐边上能出见屋顶上盖着一层很薄的新草,可能因为太薄下面还露着发黑的旧草,可以看出其主人也是勤劳之人。

    此刻茅屋前站着两个影,赫然就是刚才的两人。借着茅屋窗纸透出的昏黄的微光,可以看出那矮瘦的影竟是月香居客栈的店小二马龙翔,那高胖的影自然就是马氏家族的总管家老庞。

    在他们走到茅屋前的那一刻,这老庞就很突然的停下。马龙翔很是诧异的望去,他清楚看到老头那有些佝偻的影竟在颤抖,甚至他都能听到老头内心因为激动加速的心跳声。

    马龙翔觉得自己的小心思,可能对这老头很不公平,因为在听到老头打探“马青枫”的时候,他就计上心头想带老庞去看看自己的义父,虽然自己告诉他父亲的名字是马青山,如果父亲真是他要找的“马青枫”的话,那他自然认识,那义父的病这老头自然会出钱救治,甚至痊愈都有可能。如果不是他要找的人,给点赏银也是很有可能,在马龙翔的心里这个看上去很有钱的老头,赏点给义父看病的钱应该不会是问题。

    用掌柜的话就是:“你这小鬼头,又想出什么鬼点子了。”

    老庞的子很激动的颤抖了片刻,他不敢相信他要找的人他找到了,虽然相似感觉的人曾也找到不少,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这次得到家族密信的消息,他匆匆而行,甚至连一个家族的护卫都未带,因为他怕老族长无法承受再一次的失望,更不愿让老族长马玉虎知道自己的出行。要知道自从开始找“马青枫”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他每次得到消息出去,然后失望而归,每次回来看到老族长都能感觉到老族长更老了一分。

    三年,当初武林中那顶天立地的人物“玉面飞虎”马玉虎,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个想看到自己孩子归来的父亲,,一个普通的老年父亲,一个想看着自己的孩子安享天伦,过着普普通通子的老人。

    在茅屋旁种这几棵青竹,枯叶已不剩几片,却依然傲立风雪中。

    另一边栽着一棵细小的梅树,梅花映雪绽放,颜色格外绚丽。

    一阵寒风呼啸着从茅屋前扫过,吹落了青竹上仅剩的几片残叶,几瓣红梅也随风飘落……

    老庞狠突的打了一个冷战,冬天的风很冷,冷得彻骨寒心。他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努力的将那激动得险些流出的泪珠掩藏在了心中,抬起粗拙的双手打落肩上的积雪,快步的走向茅屋推门而入,他那焦急的行径,像是说明他已经确定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吱呀…”

    门开了,屋内昏黄的烛光出照亮了屋前的积雪,像是在海上指引水手归程的航灯,指引着孩子们在迷茫大海中找到归来的方向。

    “少主~!”看到半卧在上脸色苍白之人,这次老庞没有压抑着自己激动的绪,冲到前,双手扶起上之人,重重搂进了怀里,用力的紧了紧,怕一放手就会消失一样,粗重的呼吸声带着唏嘘的鼻音,能看出老庞的悲伤和心疼。

    茅屋内很是清寒,只有那一张硬板和一张小案桌、几只小凳而已。

    “庞叔,你来了!”那上脸色苍白的人并没有感到意外,像是早知道他会来一样,努力的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可是却又急促的咳了起来,脸色更是又白了几分。

    这脸色苍白之人正是老庞寻找的马青枫,马龙翔的父亲应该说是义父。

    马青枫在马龙翔小时候,怕小龙翔被欺负,和他以亲父子相称“我们虽然不是亲父子,但是我们却比亲父子还亲,不是吗?小龙翔,以后记得我们是亲父子,所以以后不能叫义父,要叫父亲,知道吗?”这是当时马青枫说过的话,那时马龙飞也不过三岁而已,他立马欣然接受。

    “咳咳!”

    在听到咳嗽的时候,走向马青枫的马龙翔满脸露出担忧之色,跑到前拉着马青枫的衣衫轻轻的扯动了几下,好像在询问不适之处。

    老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年龄看上去和自己都差不多大的人,这个病态萎嫣的两鬓雪白的男子,就是自己寻找的那个他;那个十年前只有二十岁,就惊才绝艳手超凡的他;那个画水墨的他;那个被江湖年轻一代誉为天下第一剑清风剑客的他;马氏家族的下一代继承人,马青枫。

    马青枫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不用担心。

    “小马,去做功课去,我跟你庞爷爷有话要说!”他的语气不容拒绝。马龙翔带着担忧的眼神看向老庞,竟有让他帮忙照顾义父之意。马龙翔安静地走到那张小案桌旁,拿起一本泛黄的破旧书籍认真的阅读起来。

    他的功课就是读书,并不是普通的书,而是古体字古书籍,一般的书籍在九岁那年他早已学成。他记得当时完成功课时,激动的跟马青枫说出自己埋藏了几年的梦想,“我要成为一名剑客一名侠骨柔的大侠。”可当时马青枫很严厉的告戒他,“你的学习没有结束只是才刚刚开始。”而他的功课就是古文古书,当时马龙飞很诧异的问过几次原因,但马青枫却永远的一句话回绝“你以后会用到的。”

    “庞叔,父亲他的体还好吗?脾气太大对体总归不好!”马青枫的脸色不再苍白,相隔十年再次见到亲人,心舒畅病也好像瞬间好了许多。

    老庞用手拭了拭眼睛整理好绪,心也非常开心,微笑着说道:“老爷子已经很久没发过脾气了,只是子骨越来越差了。”哀叹一声停顿片刻,才又幽幽的说道,“其实老爷子早就原谅你了,曾嘱托我找到少主后,就将你带回去!老爷子当时给我的感觉好像突然老了很多!”

    马青枫艰难的坐直子,望着窗外神色有些黯然“是孩儿不孝!”泪水没有流出,但他却没有再说下去的勇气。

    随后两人陆陆续续的聊着不同的话题,时间却飞快的流逝。

    夜更深,雪更大了些,深夜的山村里连那雪花落在窗纸上的声音都显得清晰入耳,唯有寒风不时的呼啸着,打破着雪花坠落的旋律,也破坏着山村本有的宁静。

    忽然几道黑影在几个起跃间,便接近了马家庄,可见都是会轻功而且非一般的高手。应该说都是雪上轻走的高手,因为他们的每个起落都没在雪上发出一点声响,这也许就是江湖中的“踏雪无痕”吧!

    在村前停下聚集,整个过程显得丝毫不乱,一看便知这是一个纪律森严的高手组织。在靠拢后环绕着中间的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用他们独特的方式,打出复杂的手势传达着信息,片刻众黑衣人齐齐点头,那为首的黑衣人,抬手向着村子一挥。

    “刷!~”他率先破风而去,众黑衣人齐齐的跟随,向着村里腾挪跃去。片刻众黑衣人环绕在一间陈旧茅屋前,看这陈旧却整洁的茅屋不正是马清风和马龙翔的家。

    正在和老庞聊得投入的马青枫,脸色忽然一秉,食指放在嘴前打出一个声的动作。茅屋里突然的安静引起了马龙翔的注意,当看到父亲的手势,很懂事的他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甚至还用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吧。

    茅屋外的众黑衣人环绕着,眼神全部紧盯着茅屋,那动作很像是一群饿狼,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他们全部都一动不动,融入这风雪夜的呼啸中,如果不是黑色衣服太过明显,根本就不会发现那里有一群人,一群大约有十五之数的黑衣人。

    “朋友,既然来了,就不妨进来坐坐吧!”马青枫不带感的声音从茅屋内传出,此时寒风刚过在这寂静的夜里也很是清晰。

    大家阅读快乐!

    新人新书,请推荐、收藏多多支持,新书离不开你的一票!谢谢!下面更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