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仙缘之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铁匠 书名:仙冽
    在华夏大陆,有着许多关于仙人的传说。

    传说,整个华夏大陆就是仙人以大神通法术创造出来的。……

    传说,当你遇到困难或劫难的时候,只要你诚心的祈祷,仙人可能会暗中相助,所谓“有如神助。……”

    传说,仙人中以剑仙为最,强大的剑仙脚踏飞剑瞬息万里,御剑杀敌,千里取其首级。……

    传说,传说,在华夏大陆有太多关于仙人的传说。

    而也有很多自命为仙使的人,顶着仙人代言人的份,来酝酿自己的弥天大计。但是越是这样的骗子,在他们的心中却越相信仙人的存在;相信自己是那有仙缘之人,甚至是仙人的使者,自己迟早会仙遇的一天,……。

    山中道家曾云:“每个人都是仙人的子孙后代,每个人都是有仙缘之人。只要你再次成为仙人的信徒,仙人就会指引你成仙之路。”

    此外,在华夏大陆的民间,还有一种这样的说法,当你有缘遇到仙人的那一天,那说明你与仙有缘。

    可以说每个人都曾在幻想过,自己的人生中有仙人的出现。然后帮自己排忧解难,以大神通之术改变自己的未来,或者暗中相助、或者其它很多很多……。

    仙缘,与仙有缘。仙人,不曾出现。但有关他们的传说人们却将之传说着,把它告诉自己的儿子,讲给子孙后代,或其他的年轻人。就这样在世间一直流传着一些仙缘之说!

    华夏大陆北部。翎南国北方一个靠近福牛山的小镇,寒城镇是它的名字。

    冬天北方极为的寒冷,大雪常常突然降至。

    寒城镇,虽说只是一个穷乡僻壤的穷山镇,但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吃穿用住行,大体俱在。

    在镇上的一间老客栈月香居里,有人正在绘声绘色的讲述着自己的仙遇见闻。听着他讲故事,你会发现他是多么优秀的演说家。

    “你们知道吗!那两个仙人一般的人打得,那可厉害了!”说着还不忘喝下手上端着的一杯老白干。看他那乱糟糟的头发和胡子,不难发现那有多久没清洗过,胖胖的体上的衣服也是脏的可怜,一副十足的邋遢样。

    “哧溜…。”他一口气刚喝完放下酒杯,同席对坐的听客,就麻利的拿起桌上酒壶帮其又倒满了一杯老白干。甚至是倒酒的时候,这听客的眼神都没离开过他那让人看过后就不会再看第二眼的麻花脸。

    “那可是一座山啊!一座百米高的望泉山啊!”他说着更是抬起脚,脚上穿着脏兮兮很难分出颜色的麻布鞋,他便“咚”的踏在了酒桌上。

    “那个白衣人,神仙一般的人啊!”

    邋遢胖子面上流露出了夸张的惊容,使每个听客都可以想象出当时的场面有多么的震撼人心!

    “就一剑,那么随手一剑!就把望泉山,百米高的望泉山啊!”邋遢胖子的绪开始有些亢奋,声音也扭曲了很多,每个听客很有震耳聋的感触!

    “咔嚓”说着,邋遢胖子还随手一挥做了一个潇洒挥刀式。

    “就那么劈掉了一半,整整一半啊!”邋遢胖子显得很是激动,声音更是有些颤抖了起来,“那灰尘都弥漫了半边天!当时天都黑了下来!”

    他刚说完就一股坐下。他那惊呆的样子好像当时的场面在眼前又重演了一次一样,被震惊的心还未平复。

    寂静片刻。突然后有人追问道:“那后来呢?后来呢?”听其声,他对邋遢胖子讲的故事非常投入的样子。

    “后来?后来没了啊!”邋遢胖子理所当然的回道。

    “没了?怎么就没了?”不依不饶的追问声又起。

    “小二,再拿壶酒来。”邋遢胖子摇着手中已空的酒壶,并没有回话。而是用他那带着醉意的声音,不耐烦的继续叫来酒,看来想要用醺酒来释放自己绪。

    “来喽!”

    店小二是一个年仅十岁左右的男孩,剑眉星目很是俊俏,只是可能营养不良的缘故皮肤微黄,体也显得极其瘦弱。

    他飞快地拿来一壶同样的老白干,老练的帮邋遢胖子再次斟满酒杯。他才慢慢的转,他走得很慢,因为他也在等待邋遢胖子不愿讲起的下文。

    邋遢胖子低着头很沉闷的喝着酒,不知道是沉醉刚才的故事,还是对这酒的有什么不解之恨。

    入喉三杯后,胖子的声音才悠悠传出,接着讲起了刚才不愿说出的后半截故事。原来在灰尘飘散之后,望泉山上除了狼藉片片,已经再无半个人影。这就是胖子沉闷表现的真正原因。

    遇仙不得仙,仙缘不兑现。

    “小马,你在干嘛?快去算账!”声音近似咆哮,可见其主人的愤怒。

    听到这咆哮声时,小马就知其声的主人月香居掌柜,他也快速的溜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原来这个十岁左右的店小二唤做小马。他的全名马龙翔,因家境贫寒父又病倒,不得不在才十岁的年龄辛苦劳作寄养生活。

    马龙翔从记事起就和自己的父亲,应该说是义父一起生活。他的义父是一个教书先生,不知何因他随义父前前后后走过好多的城镇乡村,都未在其走过的地方停留超过一年的。可就在马龙翔六岁那年,随义父到达寒城镇时,他们在临近寒城镇福牛山旁的山村马家庄居住了下来,一晃就是四年。开始他还不解义父停留的原因,直到九岁那年他才明白其因,那就是义父马青枫的体已经再也经不起舟车劳顿,就在村里的私塾教书时突然晕倒了,他上早年的旧疾全部复发。至此病愈的马青枫体已经极为虚弱,行动也很是不便,好在他勉强能够生活自理,只是家用支出却益紧张。

    马龙翔从小就跟着义父马青枫读书识字,当时九岁的他已经是能写会算的上半个秀才。经过村里猎户王二的全力帮助,推荐到了镇上的月香居客栈里做了店小二。只因为马龙翔能写能算,可以一人两用,这才是月香居掌柜的请他的主要原因。就这样他们家的生活得到了温饱的最基本保障。

    因为马龙翔的勤快和能干,月香居掌柜也很是看重,甚至还给过他不少奖励。马龙翔也因此为义父马青枫请过几个大夫郎中,但是病却不见起色。年少的马龙翔不知道有多少次,都在梦里看到自己的仙缘之仙出现,然后以莫大的神通救治好义父的病。

    在马龙翔店小二和兼职做帐的紧张工作中,时间匆匆已近黄昏,客栈外陆陆续续的飘起了大片雪花。

    “吁…!”一阵急促的马蹄车轮声。

    客栈门外停下一辆大红色的豪华高顶马车,马车正面车门帘上打着一个很大的圆形高氏车行印记。而高氏车行就在寒城镇所属的咸黄县区,从事着马车租聘行业,但能租得起如此豪华马车的应该大都是有钱人士。

    从高顶马车里走出一位衣着华丽贵态发福的紫杉老者,徐徐走入客栈然后依窗而坐。那马车上的车夫也因完成了他的任务,驾驭着马车掉头离去。

    紫杉老者坐下后随意的叫了几个家常小菜,匆忙的吃着,好像另有急事在催促着他的进食速度,但看了一眼窗外纷飞的大雪后,他的进食速度又慢了下来。

    待他酒饱饭足,就要入住客栈结算酒饭钱时,因为听到其掌柜的一句“小马,结账!”他却愣在了那里。要知掌柜的男高音那是你想不听见都难。

    突然紫杉老者三步并作两步的疾走到马龙翔面前,像是打量一具艺术品似的打量着他的全上下。

    “你姓马?你可认得马青枫?”紫杉老者用不确定的语气开口问出,神略显激动。

    店小二马龙翔也下意识的答道:“是的,不过我父亲的名字叫马青山,可不是马青枫!”

    紫杉老者失望的表在脸上连连浮现。

    “哎~!也许,他真的不在这里。”紫杉老者失望之色更重。

    “那你父亲可会武功,或者其它特别的特点吗?”紫杉老者不放弃的追问道。

    “不会,父亲只是个教书先生。”马龙翔很干脆的答道,轻轻的放好手上已经算好的红皮账簿,“但是,父亲会水墨,而且很画梅竹。”

    “那他的左手手腕上可有道青色的疤痕?”

    紫杉老者紧接的几个问题连连道出,而且一句比一句急促,脸上的神也越显的激动。

    在他的心中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那马青山就是自己来此的主要目的。他将要寻回的少主,江湖四大武林世家马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马青枫。

    此时紫杉老者细想着在出门之前,那老族长马玉虎的话中之意,“老庞啊!这次一定会找到枫儿的,虽然家族已经败落,但我从未怪过他!”马玉虎艰难的闭上了双眼,再次睁开时刚才的那丝悲意,已经被他深深的掩藏不见,那久居上位者带着威严的声音接着道,“一定要找到他,把他给带回来!一定要把他给带回来!”紫杉老者清楚的记得,当老族长马玉虎在讲完这句话后哀叹一声,他的容颜随那声哀叹显得更是苍老,也许老族长的已经意识到自己年事已高。

    人老将归去,风烛更残年,老庞如是的想到。

    这客栈的紫杉老者就是老庞,他在马氏家族的份是总管家,是那种掌管家族全部产业的家族核心人物。

    客栈外的雪越下越大,大片的雪花飘舞着,像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随着寒风呼啸着飘向远方大地。

    天色已黑,夜将来临。

    大家阅读快乐!!!

    新人新书,请收藏支持。谢谢!只有你的支持,才能让这本新书有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下面更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仙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