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幻灵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庄谦 书名:无上武修
    “等等,我有感觉,你的《火源功》有晋阶的迹象,快尝试冲脉,试试看。”

    那前辈忽然静下心神沉吟片刻,提醒吴上道。

    吴上眉头一挑,近一个月来,他主要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刻苦修炼《七裂拳》上,稍微冷落了一下《火源功》,经过那前辈一提醒,顿时兴奋起来。

    吴上心中清楚,如果突破第六层,进入第七层,那将是利用内劲淬炼血髓,将会从根本上改变一个武者的体质,从修炼角度上说,这将是一个分水岭。

    拥有七层内劲的武者,将会完全脱离了大众行列最底层修炼的武者。

    所以,吴上迫不及待的道:“好,我试试看。”

    吴上随即盘膝而坐,静下心神,沉入《火源功》修炼之中,随着一层层内劲的在经脉中运行,沿着功法的线路,在经脉之中缓缓凝聚,而那股流也因此而一点一滴的强化。

    当运行到了第六层,经脉之中,如同涌现一道温泉,沿袭着第六层的经脉,伴随着骨骼中发出的“咔咔咔”清脆的响声,直接冲向太乙、天枢等等位。

    随着太乙、天枢等等位处,内劲的凝聚越来越多,吴上眉头忽然一皱。

    一种古怪、他从未经历过的感觉,忽显了出来。

    他发现,太乙、天枢等等第七层位处,仿佛一股吸力,将第六层的内劲,全部吸了进去,而且是有进无回。

    “不要停。等那些位吸足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那第六层内劲也悉数被那些位吸个精光,那些位仿佛一个胃口特大的怪兽,怎么吃也填不饱肚子。

    一个时辰过后,吴上不住给这头‘怪兽’弄得筋疲力尽。

    “小子,好了。看来离冲开第七层位,还有段时间啊。”

    那前辈声音一落,吴上也急忙停止了修炼,擦了擦满头的汗水,深叹了口气。他总算明白过来,真正的武者和普通武者的区别了,看来第七层经脉不容易冲开啊。

    “蓬蓬啪啪……”

    忽然,屋内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仿佛什么东西被打翻一样。

    近一个月了,在炎狼的滋补之下,母亲的腿部伤势也完全康复,不会因为腿部不便而跌倒了,然而,转念一想,他脸色急变。

    吴上急忙冲向屋中,果然看见母亲佝偻着子,倒在地上,死死摁住腹部,子不住瑟瑟发抖,面容扭曲,显得极为痛苦。

    “糟糕,母亲丹田的旧痛,又犯了。”

    吴上急忙将母亲抱到船上,心中无比纠结,可又束手无策,无可奈何。没有人能想象,眼睁睁的看着亲人饱受病痛折磨,此刻,在他心中,对自己的失望和无奈!真让他无地自容!枉为人子!

    “前辈,有没有办法救治我娘?”

    吴上不忍心看母亲,转过头去,诚恳的问那前辈。

    那前辈略一沉吟,道:“你母亲丹田之痛,是天品内劲所震伤,丹田处经脉尽毁。从周其余经脉中残留的内劲看来,你母亲先前是踏入先天之境的水系内劲修炼武者。现在其余经脉中水系内劲,周期向丹田涌入,而你母亲恰好丹田和四周经脉受伤,导致这些内劲涌入丹田的时候受阻,从而产生严重的疼痛感觉。”

    “天品内劲所伤?是谁这么狠毒?!”

    吴上看着上由于剧烈痛苦而表扭曲的母亲,拳头紧握,目光闪动,咬牙恨恨道:“是谁这么狠毒?”

    “那自然就要问你母亲了。”

    “那前辈,这伤怎么救治?”

    “丹田之伤,尤其是旧伤,医治起来困难得多。不过并非不能医治。但要找到合适的药材,据我所知,在医治之前,需要活血化瘀、温养丹田以及经脉。”

    “需要什么药材?我来想办法。”

    吴上急切的问道。

    “温养丹田药材种类很多,最普通、最常见有凡品中等药材‘幻灵草’和凡品上等药材‘七叶紫罗香’,最好是将这两种药材同时服用。”

    “多谢前辈。我来想办法。”

    吴上看着上默默忍受着苦楚的母亲,目光坚定,非比寻常。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每一秒对于柳青来说度如年,对于吴上来说,何尝不是。

    半个多时辰过后,母亲终于恢复了一些气色。

    吴上这才松了口气,扶起神色极为疲倦、憔悴的母亲,悄然问道:“娘,你的丹田重伤,是谁弄的?”

    柳青面对吴上突如其来的疑问,微愣了一下,但她知道,不能说出真相,否则,吴上因为年轻血,一时冲动,与那先天强者对上,岂不是让他处于险地。

    于是,淡淡微笑着答道:“这么多年都挨过来了,没事,真的没事,上儿还是好好修炼,争取在今年年终较技进入前十!”

    吴上知道母亲的关,也就不再勉强,不过,他已经暗暗下定决心,绝不会让放过那重伤母亲的家伙!

    照顾了母亲一天。第二天一大清早,我是便掏出这阵子攒下的积蓄。其实也就是一些碎银,这些碎银都是他在这个冬天,利用修炼之外的时间,卖出在山林中砍柴所攒下了的。本来想给母亲买件新衣裳,现在看来只有去买药了。

    数了数碎银,一共有十九两。

    将碎银揣入了怀中,往铁锋城中赶去。

    沿着街道询问了好几家药店店铺,都没有幻灵草这种药材,不过在一家店铺掌柜的提醒之下,他毅然前往铁锋城中最大的药铺。

    百草阁。

    据说老板与铁锋城中最大的家族君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所以该药铺在铁锋城的地位丝毫不亚于另外两大家族。

    从某种程度上说,百草阁,是铁锋城唯一能上得台面的药铺,非一般的小药铺可以比拟。

    在这里取药的,往往都是非富即贵。

    一进门,吴上便感受到大药铺的规模,一股奇异的药材香味扑鼻而来,吴上精神为之一振。

    虽然吴上衣着普通,但作为大药铺的掌柜,阅历相当丰富,至于以貌取人的低级行为,在百草阁的掌柜上却并未发生。

    一见吴上进入,面容干净的掌柜,虽觉得面生,但立马笑脸相迎:“这位小哥,敝人姓孙,名良,请问有什么需要?”

    “幻灵草和七叶紫罗香,一共需要多少银子?”吴上开门见山。

    孙良表随之一怔,虽然他并未从普通的衣着而轻视过吴上,但幻灵草是凡品中等药材。单单一株,至少五十两白银。而七叶紫罗香更是凡品上等药材,一株价值一百两白银。只是这七叶紫罗香最近缺货,就算有,这可不是普通人能消费得起。

    “幻灵草,一株五十两白银。七叶紫罗香,一株一百两,最近缺货。”

    孙良还是报出了价位。

    不过,他紧跟着解释道:“这幻灵草、七叶紫罗香,都是生孤傲,往往生在长在深山老林的悬崖峭壁处,四周往往有凶兽、甚至妖兽出没,所以在采摘之时,需要派出私人护卫队,这些费用往往很大,一旦与妖兽搏斗,护卫队有所伤亡,那开销就更大了。正所谓水涨船高,所以导致这幻灵草价位也随之抬高。上个月,我们君家派出一支护卫队进熊狼岭采药,就差点全军覆没呢!”

    吴上点点头,想到幻灵草可以温养母亲受重伤的丹田,心中颇有些激动,可是一听所需要的五十两白银,一颗心顿时拔凉拔凉。

    有可以医治母亲的药材,但他却买不起。狠狠的揪了啾怀中的钱袋,吴上心中很不是滋味。

    见吴上迟疑,那孙良也明白了七八分,当下微笑着委婉的说道:“等小哥需要的时候,再来取吧。”

    吴上心中很难过,迈着无力的步伐,走向大门,心中对母亲有着无比的愧疚。

    忽然从怀中摸到了什么,吴上立马回过头,走向孙良。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碧玉,递给了孙良:“孙掌柜,不知这个能值多少银子?”

    孙良结果接过一看,轻抚着碧玉上的花纹,脸色猛的一变,抬头很恭敬的问道:“小兄弟,不知您从哪里得到这块碧玉?”

    “一位朋友送给我的。”吴上如实回答,疑惑问道:“怎么了?不值钱么?”

    “不不不。”孙良显得有些惶恐,急促说道:“这块碧玉很贵重,小兄弟莫非是想用这块碧玉来交换幻灵草吧?”

    “行吗?”

    吴上急忙问道。在他心中,这块碧玉哪怕再贵重,也不能医治他母亲。

    “行!这块玉,孙某自问,无法估摸价格!这太过于贵重了!”

    孙良将这块碧玉小心翼翼的放在柜台之上,再次端详了好一会儿,忽然叫来一位打杂小伙计,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然后很恭敬的对吴上道:“小兄弟,我看这样吧,你要是信得过我们百草阁。你可以将这块碧玉寄存在我这里,我们先将幻灵草卖给你,等你凑足了银子,再来交换这块碧玉,你看怎么样?”

    吴上等待幻灵草急用,立马欣喜万分:“那就太感谢孙掌柜了!”

    不过吴上心中却奇怪,这块碧玉究竟是什么东西,让这孙良这么看重。应该不简单。

    孙良随后从后堂亲自取出一个乌黑木质长盒,递给了吴上。

    吴上打开木盒,一股清幽得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从木盒中漾开来,吴上精神为之一怔。

    仔细端详里面一株奇异的药材。只见药材通体幽绿色,叶子之上,泛着幽幽的淡黄色光华,当真如梦如幻。

    其实,凡品药材,通常生长在天地灵气极为充裕的地方,吸收了大量天地灵气之后,进化变异得具有灵的药材。

    幻灵草,也是如此。

    普通药材,凡是被摘取一段时过后,就会变得枯萎干瘪。

    而凡品中等药材,已经吸收了部分天地灵气,所以维持活的时间比普通药材会长一两个月。

    而这株幻灵草,仿佛像活物一般,显然是吸附了很多灵气所致。幽香外放,显得药强劲。

    吴上当下盖起木盒,心满意足,道谢之后,转离开。

    然而,刚走到门口,却被三个影给堵住了……

    “慢着!那株幻灵草,我萧承玉要了!”

    声音中除了一股傲慢,还带着一股不容质疑的笃定!

    (求收藏,求推荐,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无上武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