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决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庄谦 书名:无上武修
    清晨,深秋的山林中,寒气人。

    如往常一样,只见一个纤瘦少年,光赤着上,两手举着一块近百斤的大石,在林中飞速穿梭,口中不时喘出白色雾气。

    若是有他人在场,定当觉得少年为了维持平衡,而双手举起大石的姿势,极为怪异。

    不过,少年浑上下的肌一块连着一块不时坟起,不住扯动,显然在经受极大的磨练。

    这座山林并不高,但来回一趟差不多五六里路,而且路上到处是树木和乱石,跑起来并不容易,更何况,他的头顶还托举着百斤的大石。

    难度可想而知。这少年自然便是吴上。

    三趟来回之后,吴上只觉两腿发软,呼吸急促,汗水打湿衣襟,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奔跑,以此来锻炼体的韧和耐力。

    因为他知道,内劲修炼上,不能顺利晋阶,只能通过苦练来打磨体。

    而托举大石奔跑,是最基本、最有效的炼体方式,让上每一块皮肤、肌、骨骼都发挥出最强的力量。

    只有这样,才能在武道上让他强大。

    必须要强大!

    因为,还有一个多月他就十六岁了,那时成人的他,要是无法在明年年终较技上进入前十,将会无法继承家族事务,更别说,后夺回父亲的炼器堂继承权了!

    “呼……呼……”

    “还有……第六趟了,还有四趟……”

    吴上膛不住起伏,口中急促的呼出白色雾气,两腿几乎麻木,双臂要断裂一般,心脏狂跳不止,脑袋似乎有些发晕,汗水湿透衣襟,但心中清楚,还有四趟就满十个来回了。

    十个来回,这是吴上近期给自己的炼体任务。

    到了第七个来回,吴上差不多接近了生理极限,腿部肌僵硬,头脑胀痛,两眼昏晕,几次差点晕厥过去,但吴上咬牙坚持着。

    因为,他很明白,只有不停的突破生理极限,才能让体得到有效的强化锻炼。

    虽然苦、虽然累,但为了在年终较技之上取得好的名次,一切都是值得!

    一个多时辰后,吴上终于跑满了十个来回。

    “轰!”的一声响,大石砸向地面。

    而吴上直接倒在那冰冷的地面之上,仰天而躺,大口喘着白色雾气,一直处于生理的极限的肌忽然停下,立马就不停的抽搐起来。

    吴上已经顾不得抽搐的疼痛,只觉头胀痛不已,两眼直冒金星。

    闭上眼的恍惚中,吴上仿佛看见眼前一个纤细的人影,形柔软的得如同丝带一般,不住晃动,仿佛在做出一些古怪的修炼姿势。

    那姿势,像武技,又像内劲修炼之法。

    吴上心中吃惊,因为自从七年前,被那条蛇咬伤之后,偶尔的梦中,也会出现这个奇怪的影。

    而最奇怪的是,那如同丝带般的人影,从某个角度上看去,却仿佛就是七年前曾经咬伤他的那条蛇!

    稍作喘息过后,吴上体从麻木状态,渐渐恢复了一些知觉。

    站起来,甩了甩脑袋,努力想起刚才他脑海中看到的景象,却又如梦境一般,又记不起来。

    六年了,持之以恒的这样炼体已经整整六年了。

    吴上知道,如今天他,体机能比以前强过很多,甚至单手可以轻而易举的举起百斤的大石。

    尽管如此,他知道和修炼内劲的武者之间的差距。

    因为,拥有内劲的灌输,武者的力量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比如,一位正值壮年的男子单手可以举起百斤大石,如果他修炼了后天五层内劲,那么他所发出的力量将会增大两倍不止。换句话说他甚至可以单手举起两百斤大石。

    修炼内劲的强大之处,可见一斑。

    相对于修炼内劲的强悍之处,吴上心中不免一丝沮丧。

    又是一个多月时间悄然流逝,深秋过去,转眼入冬,年关将近,这片熟悉的山林今天也飘起一些零星的雪花。

    坐在那块他再熟悉不过的光秃的岩石之上,刚刚修炼了《火源功》的吴上,显得有些疲惫,颓然叹息:“唉……还是不能突破第三层……可是……可是我快十六岁了啊!”

    吴上猛的站起,看着从天上落下的雪花,心中无比的郁结。

    冒着零星的小雪花,如往常一样,吴上回到家中。

    这时,天空暗,风势渐大,寒风不停“啪啪啪”的吹打着那扇破旧的院门。

    “再过半个月,又是一年过去了,上儿也就十六岁了,已经算个成人了!吴锋,你要是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上儿突破《火源功》第三层,否则,恐怕连参加明年族中的较技的资格都没有啊!哪里还能在族中夺回你所创立的炼器堂啊!”

    门内传出母亲祈祷声音,语声轻柔,落在吴上心坎上,如同重锤敲击一般,猛的一震。

    “这些年,母亲的心愿,虽然从来嘴上都不说,那无非是不想让自己处于压力和纠结之中!其实心中是多么期待啊!

    吴上想到这里,心口忽地一酸。

    “娘,对不起!这么多年,我让你失望了!”

    吴上丢下背上的一捆柴火,转飞步迎着凛冽的寒风,冲向那片山林之中。

    大口急速的呼出白色呼气,仰起头,这些年积压的抑郁绪实在难以发泄,今天听母亲为他祈祷,心头百感交集,一腔血不住往天灵盖上冲,不由大声对天空咆哮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要一辈子这样无法突破么……”

    “一辈子就这样让母亲在期待中度过么!”

    “一辈子就这样庸庸碌碌、活在二长老的庇护之下么!”

    “一辈子和母亲活在受人欺辱的底层么!”

    “不要!不要!我不要!”

    “……”

    伴随着吴上的咆哮声,林中的寒风也变得呜咽起来,而吴上的绪也稍微平复了一些。

    然而,心中的猛的生出一个念头:“别人都能突破第三层,我为什么不能!难道我不是人么!今天我要证明,我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别人能做到的,我一定能做到!”

    吴上随即想到那冲开第四层经脉之时,那股针刺胀痛之感,由于此刻内心激愤,索把心一横,坐了下来,开始修炼《火源功》,一个不甘愿平凡的心,让他决定强行冲脉!

    他知道,这很危险,但与其平凡的活着,让母亲一年又一年的继续失望,不如放开胆子放手一搏!

    不到半个时辰,吴上修炼那娴熟《火源功》便进入了第三层,随着功法的施展,经脉之中那股微弱的温气息慢慢增强,而那种刺痛之感也如期而至。

    这次,吴上并没有惧怕。他坚持着,一阵阵针刺般痛感从浑各处经脉隐隐传来。

    尽管陷入痛苦之中,不过吴上咬牙坚持着,颗颗汗珠不由从他稚嫩的脸庞上滑落。

    “再坚持一会儿,只要我熬住这一关,就可以冲开第四层的运功经脉……决不让母亲再度失望!决不能让父亲创立的炼器堂让外人夺走!”

    吴上想象美好的未来,在给不断的给自己加油打气。

    而此时,在吴上这种绪鼓励之下,那股胀痛之感似乎减弱了一些。

    时间的悄然流逝,吴上清楚的感觉到经脉之内温之感越来越强烈。而那经脉之中那股刺痛之感,也越发的强烈。

    当下,吴上按照功法运行路线,毫无犹豫的将第三层内劲,缓缓凝聚起来,朝着天府、天门等等位流淌而去。

    几乎与此同时,天府、天门等等位之处,仿佛有把尖刀在不停的剜割一样,那种痛,痛入骨髓!

    吴上的子不住的瑟瑟发抖起来……

    “坚持,我不能放弃!已经放弃了七年了,这一次,我决不放弃……”

    就这样,在这种近乎生理极限的痛楚之中,吴上头脑忍不住胀痛,现在他完全是凭借一腔少年血、一股坚韧毅力在坚持着,要不是这六年来,他努力的修炼体魄,他是绝对不会撑住这种痛苦这么久。

    “咝咝……”

    一处经脉,终于承受不住吴上内劲的冲击,撕裂开来。

    “不好!”

    吴上脸色登时惨白。

    “咝咝咝咝……”

    片刻间,体中其他各处正在经受第三层内劲冲击的经脉也都接连撕裂开来。

    “想不到,我的这体居然这么差劲,连后天四层都无法突破,谈什么成为先天强者,又拿什么实力不让母亲失望!”

    吴上心中黯然,在一腔血的喷涌之下,吴上面对死亡,显得很平淡,没有多少恐惧。

    “也许,我死了,娘会伤心绝吧。”

    然而,就在吴上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眼前浮现一个黑乎乎极为纤细瘦弱的影,若隐若现,不住在摆弄着各种古怪的姿势……

    正此时,吴上只觉脑袋里猛地一沉,一股强横的内疚从脑海中流淌了出来,仿佛一道洪水一般,流淌进他周经脉之中。

    顿时,吴上只觉浑充满了力量一样,脑袋也登时清醒了很多。

    “啊!”

    猛然,那股强横的内劲,如决堤洪水一般,肆意冲破了他周各处经脉。

    一阵从体中爆发出的炸裂般的剧痛,吴上终于扛不住,口中喷出一口血雾,意识也渐渐迷糊了下去。

    迷糊中,吴上仿佛做了个梦,梦里又看到那个黑乎乎极为纤细瘦弱的影在舞动……

    “桀桀桀……我输了这么点内劲给这小子,本想帮助他控制经脉破损的啊!却反而把这下子经脉给爆掉了?这小子经脉实在太脆弱了,真是不堪一击,人族真的太渺小了……不过,这下子居然能在这种折磨下坚持这么久才倒下,还真是个不小的奇迹!有点不简单,我喜欢!看来后,我得帮帮他啊!”

    在吴上脑海深处,一道柔至极、非常傲慢的声音,仿佛如天神之剑一般,犀利而出。

    “可是,现在我不能让他就这么死掉啊!我……我该怎么帮啊!这小子经脉根本就承受不住我所灌输的内劲啊!”

    那柔至极的声音,仿佛陷入两难的境地。

    “咦?这小子破损的经脉在自动修复?怎么回事?”

    那柔至极的声音陷入了极度疑惑当中,当下凝聚心神,心神一扫,恍然大悟,不由大感惊奇:“想不到啊!”

    (想给少年吴上找个师傅,从未来光脑、虚拟空间、异时空晶石,再到圣果功效等等等等,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这位够‘人’化的强者。请原谅这个有些狗血的设定,不过我会在后续剧上努力写的出彩。请书友多多收藏、推荐支持。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无上武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