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吴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庄谦 书名:无上武修
    时值深秋,林中荒草枯叶之上,已披上一层薄薄的严霜。

    吴上坐在林中一块光秃冰冷的岩石之上,光赤着上,屏息凝神,随着手印诀的翻转,约莫半个时辰,他修炼的《火源功》已经进入第三层。

    只觉经脉之中忽地生出一丝极为细微的温气息,沿着功法路线在经脉之中游淌。

    猛然,吴上眼角一跳,经脉中忽然传来一股针刺之痛。

    渐渐的,随着功法的运行,这股刺痛感也越来越强烈,吴上的额头也有汗珠不时滚落。

    吴上知道,他不能强行修炼下去,否则经脉有爆裂的危险。万一爆裂,轻则成为废人,重则毙命。

    当下,吴上收功,颓然一叹:“唉,七年了,还是无法突破第三层,也不知什么时候打败吴凌这样后天六层的强者!”

    想起吴凌,看了看刚刚复原的右臂,心头不由涌起一股恨意。

    上个月一次偶遇同样修炼《火源功》的吴凌,吴凌却取笑他母亲是灵狐部落的妖孽,出口侮辱,当下年轻血的吴上,就和吴凌动起手。

    吴上因功力不敌,最终被吴凌打晕了过去,而且右臂也被吴凌折损。

    这件事,虽然族中长老也惩罚了吴凌,其实谁都知道,作为吴上同辈中的天资佼佼的武者来说,那种惩罚无法是象征的。

    其实,《火源功》是族中传承下来,用来启蒙族内少年子弟的火系后天功法。

    众所周知,后天功法的前三层,不过是起到强健体、修养心的功效而已。所以要想在武道上有所建树,只有通不过不断的感悟和坚强的毅力,修炼后续功法而晋阶。

    吴上自从六岁修炼《火源功》以来,一开始,晋阶速度在当时,令所有族人震惊。

    因为,他的只用一年多的时间,就修炼至后天三层,相比于三五年来说,吴上算得上族中的天才,简直可以与他过世的父亲相媲美。

    在当时,几乎所有族人都以为,他继承了他天才父亲吴锋的修炼天赋。

    要知道,当年的吴锋是吴氏族人中两百年来唯一的修炼天赋极高的天才。

    六岁修炼,九岁晋阶为后天九层,半年后就冲开任督二脉,成了丹田存放内劲的先天强者;十六岁成功召唤天地间凶悍的阳煞之气,再次晋阶为灵域强者;二十岁成为灵域七层的大京王朝的强者,亲手凝聚灵火炼制一柄灵品武器,血焱剑。

    从此,吴锋名动大京王朝的西南域,而吴氏炼器堂一夜之间,声势大涨,名声大噪。

    一时间,也因吴锋的名头,而带动了吴氏族中其他产业,也因此,吴氏在这铁峰城中,成了一大世家。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所有族人对吴上的未来十分看好的时候,其他家族子修炼晋阶,却在不知不觉中赶超了他。

    因为,吴上就在这第三层关口,仿佛遇到了那壁障,而一直停滞不前,这一停居然是整整七年。

    七年间,每次修炼到功法第三层之时,经脉之中便会生出针扎般刺痛。

    甚至,当他尝试着强行利用三层内劲冲开四层功法运行的经脉之时,这种痛苦几乎倍增。

    虽然,他不敢确定这种状况,是不是七年前他和吴恒一同前往熊狼岭,为母亲采药的时候,被一条奇怪的蛇咬伤有关。

    但似乎有着某种联系。

    七年时间,物是人非。

    每次想到族中优秀的子弟,现在,已晋阶到了后天六七层功力,吴上即便年少,心中也会涌出难以明说的失落。

    ——————

    “赵管家,你不能这样啊……就这么点碎银,我娘儿俩这个冬天该怎么挨啊!上儿手臂上的伤势刚刚复原,还要买些一些滋补的药材啊!”

    正当吴上砍了捆柴火,回到家中的时候,门内传出母亲柳青的哀哭之声。

    吴上推门而入,只见母亲跪在一位材微胖的中年人前,挽住中年人的衣角,泪流满面的苦苦哀求着。

    吴上认识这中年人,他是吴府大长老那边的管家,叫做赵适。修为着实平庸,年纪已过四十,木系内劲的修炼却只有后天五层左右。只是精于处理事务,将大长老那边打理的有条不紊,外加马功力高深,所以一直深得大长老的亲信。

    而按族规,族中每月会拨给母亲十两月银生活。虽然不多,但习惯了打理简约生活的柳青,依然可以将吴上照顾得很好。但这赵适着实可恨,每月他都在其中克扣几两。想不到,将近年关,天气转冷,他居然从十两月银中克扣了九两。

    其实,作为吴氏大家族内的一名管家,根本不是贪婪这九两月银,其目的分明就是希望可以得吴上母子在这个冬天无法在族内生存下去,让这母子不得不离开家族。

    这样吴上这位吴氏炼器堂的“准”继承人就不存在,继承权也自然落到族中他人手里。

    吴上也没想太多,径直就将母亲搀扶起来。

    见吴上出来,赵适人眼睛一亮,讪讪笑道:“哟!吴上少爷还活着啊!不知是吴凌少爷手下留呢,还是你的命够硬朗的啊!”

    吴上听出着带着讥讽的口吻,没工夫搭理,冲着面前赵适,上前一步,厉声道:“把月银统统拿出来!”

    吴上说话之时,血液上涌,气势也升了起来。

    赵适心下一怔,想不到那天被吴凌少爷揍得半死的小兔崽子,今天说话如此硬气,心中暗暗惊诧。

    “小子,叫你一声少爷,你还真把自己当少爷来发威了么!啧啧!你也不去照照镜子!像你这样的废物,留在族里活脱脱是浪费粮食!”

    赵适脸色一变,铁青着脸,冷冷道:“说话不分尊卑!就算你父亲在世,尚且要喊我声赵叔。你小子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我今天就代你父亲好好教训一下你!”

    赵适当下凝聚内劲,眨眼之后,只见他拳头之上青筋凸显。显然,这拳头所能爆发的力量大得惊人。

    母亲柳青顿时心里一突,这只拳头要是打下去,吴上的子骨如何能承受得住,不死也会断几根骨头啊,再说,吴上旧伤刚愈,哪能在经受新伤。

    于是,急忙上前拉着吴上胳膊,苦求着道:“上儿,快到娘这儿来……赵管家,上儿年少不懂事,您别计较他啊……”

    柳青一面往回拉吴上,一面向赵适苦苦求

    因为她知道,以赵适的后天五层的功力,只要运出内劲落在吴上上,那吴上必定再会受伤,她实在不忍心见儿子再次受伤。

    “哼!都是你这不知廉耻的灵狐部落的野女管教出的好儿子!滚开!”

    赵适大喝,一掌推开柳青,强横的内劲震开来,柳青被震退。

    吴上急忙扶住母亲,而就在这时,那只凝聚了内劲的拳头直接击向吴上后脑门,柳青苦撑着子,忍痛继续向赵适求,脸色惨变,惊呼道:“不要!求求你了,赵管家,这月银我不要了,别伤害上儿……”

    正面对着母亲的吴上,忽然感觉到后一刀劲风袭来,猛然转,声色俱厉的叱道:“赵适,你一个吴氏请用的外姓管家,居然敢对嫡系的吴氏子孙动手,你就不怕二长老族规严惩么!”

    赵适子猛然一震。脸色急变,当下硬生生的将递出的拳头收了回来。

    他知道,在族中,作为兼执法长老的二长老吴严年少时,因为天赋平庸,经脉淤塞,功法修炼晋阶如龟速,当时吴上的父亲已经进入了灵域境界,用出神入化的火系内劲将其经脉疏通,才有了现在的已入先天之境的二长老。

    赵适眼角一阵抽搐,冷哼了一声,大概是惧怕二长老,从怀中掏出九两月银,恨恨道:“算你小子走运!不过,再过一年,你就满十六岁成年了,要是无法修炼到后天四层,你也将跟你娘一样,被逐出家族!到时候,看看二长老还怎么帮你!哼!”

    说完,丢下月银,悻悻的走出门。

    看着赵适离去的背影,吴上的拳头紧握,目光中寒意闪动。

    “娘……”

    正这时,吴上发现母亲脸色煞白,子忍不住寒颤。

    “娘,是不是刚才赵适那一拳所伤……我去找他们算账!”

    当下气冲冲的就要往门外追赶。

    “上儿,不要,是娘丹田旧病复发了,快扶着娘到上躺下。”

    柳青说着话时候显得非常吃力。

    “好。”吴上急忙扶着母亲躺下,紧紧握住母亲的手,好冷。

    虽然盖着被褥,但母亲蜷缩着子,不住冷的发抖,狠狠的按住腹部,脸上表扭曲,额头汗珠疼的直滚,显然,此时处在极度痛苦和煎熬之中。

    而吴上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却束手无策、无法施救,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

    “上儿,别担心,老病了……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柳青为了不让吴上担心,牙关发抖,艰难的说着话来安慰吴上。

    吴上从小时候记事起,就知道母亲丹田有旧痛,每次复发时,见母亲无比痛楚,他内心何尝不是无比纠结。

    这些年过去,随着年纪的增长,母亲忍受那痛苦时候的所表现的坚韧毅力,更让他深感愧疚。

    其实,五年前,柳青为了购得灵品药材,医治吴上无法修炼晋阶的怪症,她私自将镇族灵品武器血焱剑变卖,事发之后震怒了族中族长和几位长老,将柳青逐出家族,从此她病发之时,再也得不到家族提供药材镇痛和救治了。

    “娘,对不起,要不是为了我变卖了那血焱剑,你也不会……娘,你放心,我一定也要为你寻得良药,将你治好!”

    (新书需要您的关,您若满意,请收藏,方便更新阅读。多谢。)

重要声明:小说《无上武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