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何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浮动的烟 书名:修真密宗
    略显昏暗的石洞中传来了阵阵的药香之气,寻着药香望去,一个年近花甲的老者正一脸严肃的望着前不断跳动的火苗,眸子里闪现着阵阵的冷意。

    “那个该死的老混蛋,就这么纵容他孙子来欺负叶儿,下次见面,定然要讨个说法。”

    语毕,甄百草这才长叹一声,望向了石洞内室的竹之上。

    “咳咳”

    随着一阵巨咳,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少年缓缓的从上起,闻了闻浓郁的药香之气,略显心痛的道“甄老,怎么用这么好的药材啊,怪浪费的。我子骨……”

    “嘶……扛得住。”

    也许是说话太过用力的缘故,少年红肿的嘴角一阵的抽冷气,细嫩的小手臂捂着自己的口,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躺着别动……”

    甄老一个闪来到了少年的面前,伸出老手搭了搭脉,感觉没多大异常,这才略微点点头道“只是一些皮外伤,体内略微受到了一些震,估计没多大事。”

    虽是这样说着,但甄老的眼里依然闪露着点点的痛心,本来颇为英俊的少年早已变得鼻青脸肿,青一块紫一块,血液的流漏以及郁结让人看上去很是吓人。

    “来,把药喝了,体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望着甄老略显佝偻的躯,少年的眼眸有了点点的湿润,可是一想到自己体内的况,本来火的心像是一下子掉进了冰窖一般,望着远处,愣愣的出神。

    “难道真的能治好?”

    轻轻的呢喃声毫无保留的被甄老所捕捉。昏花的老眼望了望远方,带着不坚定的语气道“应该是时候了吧?”

    可是,少年根本没有留意!

    少年的名字叫何叶。至于他的来历,没有任何人清楚,凡是认识何叶的人都知道,他是被甄老一手带大的。而且刚带回来的时候,他仅仅是个婴儿而已。

    时间飞逝而过,一转眼十六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娃娃已经出落的颇具英气,虽然达不到美男子的境界,但也算是俊秀。

    十六年来,甄老始终把何叶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来看待。这一切,何叶深深的记载了心里,心里也默默的承认了这个有些“古怪”的亲人。

    “叶子,叶子,听说你又被打了?严不严重啊。”

    闻声,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一溜烟的跑进了山洞,也不顾向甄老问好,直接抱着何叶,左悄悄右看看,生怕他的体出了什么大状况。

    “虎子,别摇了,再摇可真就出问题了。的”

    何叶苦笑的咧着嘴,骂了一声,道“幸亏老子体抗打,不然真就出问题了。”

    来者是何叶唯一一个交心的朋友,叫童虎,年龄比起何叶还要大上一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虽说不是亲兄弟,但感丝毫不必前者差,甚至有有过之。

    “是谭山干的?那个混蛋,明知道你修为比他差,还来找你茬,我给你去出气。”

    童虎攥着拳头恨恨的咬了咬牙,就要准备去找说法。

    “回来!”

    眼看童虎要生事,何叶一把拉回他,苦恼道“你去了也没用,你打不过他的。而且,我的仇,我自己来报。”

    “可是……”

    童虎看了看何叶那双冷淡的眸子,体不由的一阵打怵,嘿嘿傻笑两声“好,那就先记下了。”

    对于何叶,童虎心里充满了敬佩与畏惧,虽说前者此时的实力比不上他,但童虎知道,这仅仅是个暂时。何叶的潜力是如何的巨大他比谁都清楚。

    可是老天却和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当年那个惊动了掌教的小少年,如今却落得了如此的地步,先天的体质缺乏让他的实力已经整整六年没有得到进展,甚至没有半点突破的征兆!难道真的能够拟补?想到这里,童虎的拳头狠狠的攥了起来。眸子里也闪着点点的晶莹。

    “我相信你,你能站起来。”

    童虎眼神坚定的望着那个体单薄的少年,心中的信念从没有改变过。

    “对了,叶子,后天就是门派里的测试大会。听说掌教要再次单独为你测一次体质,或许这也是转机!”童虎看了看何叶的面色,神色有些兴奋的道

    “转机?”

    何叶看了看甄老暗淡的眸子,自嘲的笑了笑,小的双臂支撑起伤痕累累的躯,缓缓往洞外走去。

    洞天门!

    这是何叶所居住的地方。用另外的说法,他是洞天门中的一个弟子。从记事起,他就一直和甄老居住在这里,而这个里的规则,他早已完全的明了、说白了,就是弱强食。

    这是一个修真的世界。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兀来到这个世界,但他并没有吃惊,相反,还隐隐为自己来到这里而感到兴奋,他也想向某个书本中主人公一样,笑傲天下。然而,好梦不长、在修真的路途上,他遇到了这一辈子都无法解决的问题。

    先天体质的缺陷!

    修真大陆有着独特的修炼法则,五行俱全!

    换句话说,必须要做到体内五行俱全的人才有机会进行修炼!金木水火土,缺一不可。然而这一点,却是何叶这一辈子都无法改变的。他知道,自己五行缺火!

    “混蛋老天,你让老子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消遣我的?”

    作为一个穿越者,何叶早已知道自己体的况,甚至他从自己的八字中早已经推算出了结果,因为他记得,他在周易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

    如果说掌教们的测试是错误的话,那么他自己的测试呢?

    看着自己脚下的那几堆乱石,何叶无论怎么调动自己体内的能量,也根本无法引起先天八卦的共鸣。而离火之位上,更是犹如一潭死水般,沉寂不动!

    “混蛋!”

    怒骂了一句,这才极为无奈的平息下自己体内的火气,眼神愣愣的望着远方。

    夜幕迟迟的降临,昏暗的天际散发着淡淡的殷红之色。不知在何时,甄老已经出现在何叶的后,略显佝偻的躯望着那个坚强而又惨遭命运遭弄的孩子,曾几何时,眼前的少年曾经被誉为洞天门数百年来最具天赋的人!

    “小叶子…掌教说让你后天也去参加门派的测试大会。这也许是个机会。如果……”

    “如果还是如同以前那般,是不是我连洞天门都呆不下去了。”

    夜空下,何叶明亮的眸子望着那个湛蓝色的星球,轻声呢喃道“甄老,何叶从小被你抚养成人,养育大恩,终生难忘,即便我是你的亲生儿子,相信掌教也不许一个修真废人呆在这里。到时候如果真的如此,我会离开,不会牵扯到你。”

    “这……这些你都知道了?”

    何叶缓缓转过,眼神柔和的望着这个双鬓斑白的老者,淡淡的道“其实我早已知道,这次测试只不过是个引子而已。”

    看着影婆娑的少年,甄老的双拳紧紧的握着,指甲深深的扎进皮,丝丝的鲜血顺着手指低落而下。

    “我不会让他们赶你走,要走,我老头子也陪着!我倒要看看洞天门的掌教是否真的会如此。”语毕,昏花的老眼望着远处的天际,轻轻呢喃着:或许该让小叶子去那里了。那个我捡到他的地方

    第二章修真大陆

    修真大陆极为辽阔,到底有多大,到现在为止恐怕没人能够说的明白,据典籍记载,在这片大陆中,拥有者数之不尽的门派与族群,甚至一个个国度之间都无法衡量自己的土地面积,即便是一个修为高深的修真者,想要围着一个小国度跑一圈,估计也得一个多月的时间。、、更何况,这片大陆历史悠久,国度只不过是一个小玩意,真正的霸主依旧是门派和族群!

    洞天门就是这样的一个小门派。

    它仅仅只能算是一个渺小的弹丸之地而已。在这片大陆上,根本可有可无,但是,就这样的一个小门派,却管理着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名声在这片区域里也算是小有所成。

    虽说修真大陆广大无边,但依旧被划分出一些区域。这也好让很多的修真者选择自己喜欢的场所来修炼。

    整个大陆分为四大部分。以东西南北四方位为基准!大陆东的极致地域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海洋。那里,据说有着一些特殊的修真者—鱼人。由于环境的原因,大陆的修真者喜欢称他们的东部海域,大陆以西的地域是一片广阔的沙漠,常年遭受阳光的暴晒,不过那里的修真者大多数是一些魔兽,听说古老的蝎族与蛇族都会出现在那一片地域。而大陆以北的极致极少有典籍记载。只是传闻上说,那里是修真者的地,由于常年遭受冰雪的侵袭,那里早已经是冰的海洋,而且还孕育出一些实力极为恐怖的冰兽。有着冰之绝地的响亮名声。

    至于大陆的南部,自然就是人类的国度了。这里一年四季如。草木茂盛。是理想的修炼场域。而何叶就在整个修真大陆的南部。

    在修真大陆上,能成为一个修士,都是每个人的梦想。但是上天并不能把所有的恩泽赐予每一个人。所以,在这片修真大陆上,有着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凡是体内五行之气不全的人,都是修真废人!

    金木水火土是五行之气!它所包含的意义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但是只要是修士都知道。它是修真的源泉,也是力量的来源。

    “五行之气?”

    何叶轻轻的呢喃着,脑袋里不断的回忆着自己体内能量运转的路线。每当自己把能量运转至心脏的位置之时,体内能量总是会出现暴动,不受控制的感觉,虽说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强烈,但他依旧能够感觉到。

    “难道这就是缺少五行火气的缘故?”

    “肺属金,肝属木,脾属土,肾属水,心属火。每一个器官都代表着一种气,同样,这些器官也都是气的源泉。缺少气并不一定就代表着这些器官不为生命而运作,只是先天的因素导致某一种或者几种器官根本无法产生气,从而导致气与气之间根本无法形成一个大型的周天循环。”

    何叶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口位置,虽然能感觉到心脏强有力的跳动,但他知道,自己的心脏无法孕育出五行火气!

    然而,先天的五行之气缺乏根本就没有办法来拟补,这一点几乎是所有修真大陆的人都知道,哪怕是一些极为强横的修士,对此也毫无办法。

    在一些家族或者强者的后代中,不免也出现过这样的状况,但是毫无疑问,结果是悲剧的。先天体质的缺乏让他们永远成为了修真废人。

    “我就不信了!”

    何叶气愤的盘坐起子,小手掐着简单的法诀,闭上双目,心沉寂于体内,调动着体内的微薄能量,想要打破那条亘古的法则!

    随着能量的运转,何叶衣衫之上泛起了点点荧光,短时间内,白色、青色、黑色、黄色四种颜色不断的从他的体上冒起,随后缓缓的缭绕在他的体周围,慢慢循环着。然而。唯有心脏处却是犹如一潭死水般,根本没有半点的波澜!

    何叶的实力已经处在煅体九重天的巅峰之境,仅差最后一步就可以达到凝气的境界,然而,这一步已经困扰了他六年了!

    所谓凝气就是要把五行之气化为一体,把金木水火土的元气强行拧和,最后化为一股融合的气息,沉寂于自己的丹田位置!这就是凝气。

    修炼中的何叶自然明白此时的况,心神看着体周围的点点荧光,缺少的仅仅是那一点点殷红!

    “火来!”

    心神大喝一声,所有的能量完全灌注到心脏之处,想借此来激发火源气。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迟,不但火源气没有凝出,脸上已经变得涨红,心脏被能量强横的挤压,跳动的速度已经超出了常理。

    “哇!”

    一口逆血终于再也忍不住的从口中喷出。

    殷红的血液缓缓的从嘴角滑落,何叶目光呆滞的望着前的鲜血,眼神充满了涣散之意。心中的那份压抑与屈辱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当年洞天门的奇才!如今洞天门的废人!这一憋就是六年之久!

    ——

    一夜,悄然而过!

    看着缓缓明亮的天际,何叶仿佛没有觉察到时间的流逝。直到甄老呼唤他,这才想起今天可是洞天门测试大会。也许也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当老子还真乐意在这个小小的洞天门待下去?”何叶轻轻的掀了掀嘴角,自嘲的一笑,这才整理下略显褶皱的衣衫跟随着甄老而去。

    洞天门的测试大会按照常规应该是每三年便会举行一次,这其中的利害就是看看门派中的弟子实力增长程度,顺便发现一下是不是有天赋极佳的弟子凭空出世,毕竟这样的人才才是一个门派得以延续的源泉。

    一路随着甄老走向广场,其中也是遇到了不少的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一些修真弟子,由于六年前的遭遇,何叶已经极少出去和外人接触,即便是如此,何叶的名字与相貌早已经被他们记住,每当路遇一些门派弟子的时候,不乏有一些人指着何叶小声的讨论着,甚至还能听到一道道刺耳的讽刺。

    对于此,何叶表现出了相当的镇定,仿佛没有看到听到一般,本来打算安慰小家伙的甄老也为此惊异。

    “难道一夜之间叶儿已经看开了?”

    随着心中的私念,两人已经来到了测试广场的边缘地遇。

    “哟,这不是咱们洞天门的奇才嘛,真不知道这次测试你的实力会不会吃惊的让我们笑掉大牙。”

    正在何叶寻找位置之时,一道极为刺耳且带着嘲笑意味的声音响起在耳旁。

    闻言,何叶微微一愣,旋即眼神漠然的顺着来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公子服的少年正拿着一把折扇低头冷笑,不时之间,引动着周围的人一起哄笑。

    “嘿,这就是何叶,听说他以前是我们洞天门的奇才啊。”

    “的确,七岁开始修炼,不到十岁已经达到了煅体九重天的巅峰之境,距离凝气仅差一步之遥。当时都惊动了掌教,被誉为数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奇士”

    “嘿嘿,在怎么说都是个修真废人,体内五行之气不全,再高的天赋也变成了无用。”

    “现在可是我们洞天门的耻辱!”

    “……”

    听着嘈杂的议论声,何叶的面色并未有任何的变化,轻轻一笑,仿佛感觉不到众人的目光一般,寻了角落里的一个位置,安然的站在那里。

    谭山眼见何叶那种风轻云淡的样子,心里没来由的一愣,冷笑一声,缓缓往他的旁走去。

    对于谭山,很多人都听说过他的霸道,仗着自己不错的修为,一直在洞天门中横行霸道,虽是如此,但没人敢招惹他,因为在他的后,还有一个谭林!一个足可以让整个洞天门而颤抖的元老!

    眼见谭山要找何叶的麻烦,众人很自觉地给他让开一条道路。同时也看看当年那个洞天门的奇才到底怎么来应付。

    “谭山,你可别太过分了!”

    童虎从人群中走出,眸子带着烈火般的扫视了一眼围观的人群,最后把目光紧紧的盯在谭山的上,那架势仿佛在告诉他,如果你敢动何叶一下,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

    “童虎!你这是自找麻烦,凭你那凝气两重天的实力还不够资格。”

    谭山扫视了一眼童虎的气息,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异,虽说后者的实力根本比不上他,但是童虎这两年来的成长速度的确超乎了他的预料,而且童虎与何叶关系极好,隐隐之间,他已经把童虎也列入了敌人的行列。

    虽是这么说,谭山并没有对何叶动手,冷冷的目光扫视了两人一眼,冷笑道“希望一会在比试场上,你们两个人能多坚持一会,我好久没有常常打人沙包的味道了!”

重要声明:小说《修真密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