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离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蓝青红 书名:阿蒙的故事
    离开,总是逃避伤害的最直接的办法,有时,伤害成为一种借口。

    阿蒙回来的时候,菱已经不在了,房间的门开着,屋内收拾的很干净,有关她存在的痕迹,只留下一串钥匙,梳妆台上镜子上的笑脸,笑脸被擦去一角,她似乎不忍完全擦去,她离开的时候也应该是带着微笑。

    有些人喜欢不停地搬家,见到喜欢的地方就想停留下来,想也不多想,收拾行李便去了。有些人想离开,往往苦于找不到借口,因为心中并没有想要去的地方,一些莫名的不安成为最好的理由,却留下点东西纪念,证明离开时心还是不错。

    菱走了,她心中的不安,阿蒙应该可以明白,亲近的人无缘无故地离开自己,每一个人都会找一些理由安慰自己,甚至不惜设处地去想象。

    只剩阿蒙一个人了,没有房东,他便是房东,寂寞的房间,填不满心头的失落,徘徊于两个房间之中,灯一到傍晚就全部亮起,但是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同时睡两个房间,你知道隔壁的房间永远期待一个住客,阿蒙甚至想张榜贴广告,将其中一间租出去,期望搬进一个旅行闹的单租客。这周围的风景还不错,后面便是小山,商店,花市,便宜又好吃的排档也很多,阿蒙并不期望租客可以住很久,房东和租客的关系满足于一起去吃饭,一起去逛街的地步就可以,既不要太熟悉,又不完全陌生,陌生和熟悉之间那种零界的状态,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倒退或是前进,最好突然有一天就消失不见,阿蒙并不指望那一点房租,因为那房租他绝不可能开的太高,也不会便宜到白住,阿蒙喜欢那种状态,喜欢可以自由去寻找,可以随意离开的单的人,那种离开,既不会带来伤害,有一些小失落,却不会很难过,留下更多的是善意的猜想和祝福。

    不管怎么想,阿蒙还是放弃了出租房间的念想,菱的房间摆设还是和她离开时候一样,也许她有一天还会回来,哪怕是偷偷看一眼,哪怕是累了在上躺一会,总还是从前的感觉。

    时已入冬,虽然城市里还是闹的温暖,但是到了夜晚,竟然突然就清冷了起来,菱的上还是夏末时候叠的整整齐齐的薄被,阿蒙心中一动,马上便去超市买了一丝绒被铺上,将窗户闭上,窗帘拉上,灯全部打开,却绝不去开空调,那种自然的冷冷的感觉,才是体真正习惯接受的感觉。

    一切打理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阿蒙才发觉,自己的晚饭还没有吃,锁上门,去夜市的大排档吃一碗腾腾的牛面,慢慢地等候,慢慢地吃面,看着依旧闹的夜市,怀念着过去的一切一切,夜市中人来人往,真正坐下吃面的人却不多,阿蒙看着那些人来人往就如记忆中的倒影一片片翻过来,人已几乎停顿不动,眼睛里却也定格了个人影,不是记忆中,就在眼前,一个黑色裹的年轻女人,她也在吃面,不过目光却盯着阿蒙在笑,眼睛中流露出的那种笑,不经意间,你若只瞧了一眼,也很难体会那种妙处,而她本的确又是一个不丑的女人,不丑很多时候自然是很漂亮的意思,不过她的漂亮很大一部分又在眼睛上,阿蒙没敢仔细瞧下去,就算是对香,对菱,阿蒙也没有这么仔细瞧过,可是她眼睛里似乎并没有恼怒的意思,阿蒙又忍不住望去,阿蒙望着她,她的眼睛也就望着阿蒙,一切都很自然,当然也绝不可能再发生什么,他们不是朋友,更不是恋人,也许这次以后便再没有机会再遇到。

    阿蒙恍惚间,心头却一冷,感觉被人窥视一般,他这样盯着一个女人这么看,的确也是不应该,低头匆匆吃碗面,付完钱便准备离开,连瞧也不再瞧一眼,阿蒙似乎可以感觉那女人面色的变化,但是阿蒙还是准备走了。

    夜市的路很长,也终有尽头,冬天夜的世界即使再长,也有黎明的一刻,此刻夜市的路已经走到尽头,夜的时间还有很长,路虽到尽头,阿蒙却还在路上,路可以反复走,时间却一去不复返,那么离去的人呢?

    阿蒙并不习惯走回头的路,路一转,穿过几道街巷,已打算好去公园走走,阿蒙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公园,这个时候公园的人几乎没有,也许是怀念的力量,也许是期望可以遇见什么人,那一位年轻的女人?阿蒙笑了笑,不置可否,但是你永远不能小看信念的力量,你心里深处的期望的力量。

    公园里果然冷清的很,而且冷的很,阿蒙坐在公园的一张长椅上,想着什么,或者什么也没有想,等待着什么,或者什么也没有等待,在一切决而未决之间,阿蒙忽然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然后便是痛苦的呻吟声,再然后阿蒙便看见了那个眼睛会笑的女人,不过现在她的眼睛绝对笑不出来,她坐倒在地上,左臂上多了一把沾满血的小刀,刀上的血自然是她的血,她几乎要昏厥过去,幸而遇见了阿蒙。

    阿蒙的家离这里很近,这绝无其他的意思,阿蒙那里有止血的棉纱和药,而医院离这里很远,他并没有带手机,而刚刚打听到她,她的包刚被人夺走,自然也没有手机可以联系到医院,甚至这里可以遇到的路人也几乎没有。

    阿蒙只好将她带回了家,即使你在路上见到一只受伤的小猫小狗,也会将它带到家里不是吗?幸好她的伤口并不深,阿蒙的手法也很熟练,很快就完成了一切步骤,阿蒙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忘了问她,她的家住在哪里?自然也不会离公园很远,这本是人的弱点之一,现在阿蒙也绝不会蠢得再去问这个问题,因为她也并没有提出,阿蒙并没有去想她为什么没有提出回家,或者联系她的家人等等,因为她现在几乎就要睡着了,阿蒙不能让她就在沙发上睡着。

    菱的房间虽然有些冷冷的,但是还是很温暖,新铺的被褥,柔和的灯光,安顿她好后,阿蒙也准备去睡了,才发觉实在有些倦了,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夜的时间竟也剩的不多了,客厅里的灯并没有关,阿蒙猜想夜里还要起来,他并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隔壁,即使她只是一个受了伤的陌生人。

    阿蒙昏昏沉沉地睡去了,还没有入梦,忽听一声痛苦的呻吟,从隔壁传来,怕是她睡梦中转又碰到了伤口,阿蒙只好起来去看,客厅的灯很亮,阿蒙揉着眼睛下意识地看了一下,顺手就打开了房门,阿蒙看到了什么,只是沙发上那只带血的刀好像不见了。

    只听阿蒙啊地一声重重倒在地上,几乎在一瞬间,客厅那边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黑色的人影闯进来,像一只猎豹,阿蒙虽然倒下了,但是阿蒙似乎一点也没有受伤,他的一双眼睛充满了奇异的色彩,仿佛可以摄取人的灵魂,闯进来的人,是一只黑色的左轮手枪,在他的眼睛面前,那黑色的枪口似乎变得空洞起来,持枪的手忽然垂下。

    如果说刀有时比枪更快,阿蒙的确做到了这一点,他的刀已出手,闯进来的人虽敏捷的像猎豹,倒下的姿态却也笨拙,阿蒙轻轻一滚,抄住了落下的左轮,那左轮枪管上赫然有一朵梅花,竟像是用利刃雕上去的,栩栩如生。

    他既然是青梅,她只好是青桃了,他们两人一向形影不离,其实他们如果当真形影不离的话,也许倒下的就是阿蒙了。

    阿蒙并没有杀青桃,他并不像一个喜欢杀人的人,他根本也不是一个杀手,他也并没有想象中的清高,并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青桃带走了青梅,她的手臂虽然受伤了,但是抱起一个大男人,还是显得很轻松。

    更令阿蒙惊讶的是,她甚至并没有表现出一丝难过,她离去的时候还对阿蒙报之一笑,她的眼睛已经笑的很好看了,她当真笑起来的时候,确实没有几个男人能抵挡的住那种说不出的魅力,仅凭这一点,她足够有成为一个优秀杀手的资本,阿蒙也知道,香、菱她们所在的杀手组织并不是这个行业里最顶尖的杀手组织,她们的组织甚至一点名气也没有,组织也并不严密,可以用散漫来形容,相对一流的杀手组织来说。

    阿蒙忽然懂得了,她离开时候的笑,现在她已经没有羁绊了,她孤一人,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也不会有人知道,或者加入其他的杀手组织也未可,无论如何,杀手的行踪都是一个秘密,关系到他的生存,秘密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阿蒙意识到,自己也是该离去的时候了,躺在菱房间的上,上还带着青桃留下的一些余温,阿蒙终于忍不住阖上了眼睛睡去,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阿蒙做了个梦,开着车,黎明,一个人,在路上。

    后记

    寻找,也是一种离开,离开,却是一种机遇。

重要声明:小说《阿蒙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