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黎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蓝青红 书名:阿蒙的故事
    所谓失眠,就是一只手搭着黎明。

    阿蒙失眠可谓常事,菱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一句,失眠的人会出现别人的梦里,那么阿蒙岂不是经常出现在别人的梦里,那么别人是谁呢?

    那么阿蒙梦里出现的人,岂不是也正在失眠中?那么如果两人同睡,没有失眠,岂不是不能互相梦到对方?

    菱并不肯和阿蒙睡在一起,她习惯一个反锁起房门,一个人睡,即使失眠,睡不着,也是一个人的事

    做杀手,难免会失眠,难免会出现别人的梦里,那些枪下的幸存者,只是梦中未必是清晰的影像,至于那些亡魂,信则有,不信则无,都逃不过黎明。

    菱说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适应,阿蒙知道适应什么,最近常常失眠而已,他也几乎就要相信菱说的那句话。

    阿蒙一个人睡,一个人失眠,一个人坐起呆呆望着窗户,窗帘已经拉上,一片漆黑,但是墙上的钟表他还可以辨别的出,只是他不愿去看,离黎明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如果香在的话,一定会坐起来陪他说说话,想到香,阿蒙不有些感叹,手机上想找人聊天,一片灰色头像,他的朋友本就不多。

    朋友,从没有听香说过她的朋友,菱也是,她们不需要朋友么?如果有人知道她们是杀手,避之还来不及,如何可以坐在一起吃饭聊天,谈笑风生,哪怕做最简单的朋友。人和人相遇,都是命运,至于能不能走到一起,谁又能预料?他愿意做香的朋友,也愿意做菱的朋友,哪怕只是一个寂寞时可以说话的人,自古真豪杰,尚可以和敌人同桌饮酒谈论,阿蒙不是豪杰,不过也不是她们的敌人,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阿蒙不是为没有朋友而烦恼,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有自己要追寻的东西,他还不是一个杀手,即使真的成为杀手,杀手本又能有什么追求?

    阿蒙不去想,又躺在上,他很想出去到房子不远处的后山上跑一圈,想在无人的旷野大声地喊,想在向阳的山坡看着夜色消褪,彤云渐来,黎明到来。黎明有多远,一到来便可以吞噬一整夜的黑暗,只有这时,沉睡的人才可以睁开眼,活在这美好光明的世界上。黑暗中的世界,只有活在夜当中的人才了解,黑暗有多长,只有失眠的人才可以看到,一只手搭着黎明。

    阿蒙轻轻走出门,想出去走一走,回头去看到菱的房间,昏暗中忽然发觉她的房门似乎没有关好,有些奇怪,应该绝无可能,卫生间的灯也暗着,阿蒙没有想太多,因为只要推开门就可以知道,但是他不知道进去的时候,会不会突然有一支枪对着自己,黑暗之中,亦或是一温柔的吻?

    阿蒙笑了笑,还是推门进去,因为他可以感觉的出,菱并不在,他进去一半因为好奇,剩下一半也被好奇心驱使。菱的房间似乎还要黑暗些,上整齐的被子,安静的梳妆台,冰凉光滑的地板,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刚和菱相识的时候,白天常常听到她大声开着音乐,白色T恤,简单地扎着头发,一个快乐的女孩,一到晚上她便将自己关在这黑暗的小天地里,阿蒙在上轻轻躺下,不打乱一切,闭着眼睛想象。

    阿蒙只躺了一会,便觉得不自在,这是菱隐藏自己的地方,一抬头便看见梳妆台上的自己,阿蒙眉头不由一皱,黑暗中却也看不清楚,不过好像阿蒙发觉镜子上有些线条,画着些什么东西。阿蒙刚想走去一些瞧瞧,忽听到大门锁开的声音,然后客厅灯亮的声音,菱的房间里顿时透进一片光亮来,阿蒙隐隐瞥见镜子上用彩笔画着一个笑脸,菱站在门口看着他,她的右臂垂下,手指尖还在滴着温的血,滴在冰凉而光滑的地板上。

    菱躺在阿蒙的怀里,脸色苍白如纸,阖着眼睛,细细的睫毛轻轻地颤动,阿蒙小心地包扎,她的伤口很深,索子弹并没有打中骨头,不然一条手臂可能就再难拿起枪了,阿蒙默默地做着该做的事

    药力渐渐起了效果,菱也安静地睡着,她的左手还自抓着阿蒙的衣角,她的枪安静地躺在一旁,她所能依靠的她自信地抓在手中。

    阿蒙并没有离去,只是关上门,静静地坐在边,等待着黎明。

    黎明前的最黑暗,阿蒙忽然转头对着黑暗中的镜子,做了一个笑脸,谁也没有看见。

    后记

    有一些人,只期望可以活着到黎明,不管用什么方法,然后才可以期待下一个不眠之夜。

    有一些人,走在黎明前面,向黑暗中伸出一只手。

重要声明:小说《阿蒙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