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破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蓝青红 书名:阿蒙的故事
    破镜的意义在于,人生已无需完整的呈现,灵魂离体而出追求自我。

    阿蒙最近也很烦恼,他的左颊被菱的刀带了一道长长的血痕,消毒清理干净贴上长长的白色绷带,伤口虽然不深,想象留下疤痕的模样难免让人忐忑。菱一脸无辜,阿蒙又不忍心去抱怨,整天呆在家里,晚上洗好澡,闷的时候才偶尔出去透透气。

    夏夜的公园寂静无声,连一声蝉鸣都未闻,阿蒙和菱手牵手走在公园的小道上,道旁绿草如茵,树木郁郁葱葱,留下斑驳影,抬头看夜空疏星郎月,安静的像一面镜子。

    阿蒙又想起了什么,手已下意识地摸一摸左脸,绷带还没有除下,伤口应该早已好了,菱抓起他的另一手道:“走累了么,去那边的长椅上歇一会把!”阿蒙吐了口气不置可否。

    公园僻静处,道旁的长椅上,安静地躺着几片叶子,阿蒙两人一来到,叶子竟慢慢抖动起来,一阵风凭空卷起呼啸而去,最后跌落在草丛暗处。阿蒙愣了下,菱还是拉着他坐下,她自己却笑嘻嘻地坐在阿蒙双腿上,放开他的双手,却搂着他的双肩,四下静悄悄无人就准备肆意温柔。阿蒙轻轻地握住她的双手,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问你个问题,你若这样被敌人抓住双手,你怎么去摆脱?”

    菱扑哧一笑,然后正经道:“为什么要摆脱,难道还要我用眼神去杀人么,不过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如果真到生死关头,还有什么还放不下?”说完眼神中竟然闪过一丝萧索,还是什么。

    阿蒙吻了菱一下,道:“走吧,我们回家去呢!”

    菱摇摇头,双手又搂住阿蒙脖子,闭着眼无所顾忌地吻起来,指甲深入阿蒙背中。

    阿蒙无可奈何,等她停歇了下来,推开她,道:“讲个故事给你听,要不要?”

    “鬼故事么?”菱抬头问道。

    阿蒙苦笑了下,道:“你们这些女人怎么都喜欢听鬼故事呢?”

    菱笑了笑道:“因为刺激,因为令人害怕,听多了就可以不用害怕了!”

    阿蒙道:“那——你怕死么?”

    菱道:“就像听鬼故事,开始会觉得害怕,总觉的有东西在跟着自己,再想一想,如果世间有死神的话,每年都会死那么多,他一个人又怎么管的过来,但是总有一天人都会死的,或迟或早也就没什么分别了,只要你活得开心,该追求的东西努力去追求,即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不要遗憾就好!”

    菱一口气说了那么多,阿蒙静静地听着,杀手本就是不择手段,颠覆生死,每个人本都有存活的权利,忽道:“那你喜欢我吗,为什么要和香争抢,你们不是朋友么?”

    菱皱了下眉道:“我当然喜欢你了,难道她能喜欢你,为什么我就不能,再说你能确定她又是喜欢你的吗?”

    阿蒙吸了一口气道:“当然不能,因为是我喜欢她!”

    菱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连呼吸也似乎停止,血色慢慢恢复,口中一字一字道:“你可知道,倘若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会怎么办吗?”她的手已伸向后。

    阿蒙双手已经从她后穿过,一把抄住她的手,皱着眉道:“现在你的双手已经被我牢牢控制,你准备怎么摆脱我呢?”

    菱终于忍不住笑道:“好吧,既然落在你的手上,就随你怎么处置了!”

    阿蒙握着她的双手,道:“那我们回去吧!”

    菱扬着头问道:“为什么你一定要回去呢?”说着又四下望了望,更无一人,只是似乎有些太安静了些。

    阿蒙笑道:“公园人多,却不会彼此打扰,那空着的长椅,是否有人,切莫被当成窃密者。”

    菱皱了皱眉头,道:“你说的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阿蒙躺在长椅上,手枕在后面,慢慢说道:“其实,这是一个鬼故事,清晨在公园的长椅上,找回遗失的钱包,只是钱包里的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撕成一半,只剩下她的笑脸。”

    菱目不转睛地盯着阿蒙,好像说的就是他自己的故事。

    阿蒙又道:“你——钱包里有照片么?”

    菱蓦地一惊,回过神来,慢慢道:“没有!”

    阿蒙吐了一口气道:“我钱包里曾经有一张照片,她的照片!”话未说完,菱已跳下来,从阿蒙口袋里翻出他的钱包打开,钱包里果然有半张她的照片,黑色略卷的长发,忧郁略带冷酷的笑。

    阿蒙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好几年前的照片了!”说完看了看菱的表,她的表有些怪异。

    照片也是一样,破碎的照片,谁也不属于谁,各有自己的风景。

    两人回到家,夜已经很深了,灯也没有开,进门各自准备睡觉,菱却跟着进了阿蒙的房间,阿蒙笑道:“怎么害怕了吗?”

    菱张开双手,搂住阿蒙的脖子,吃吃笑道:“我怎么会害怕呢,只是今晚我们的事还没有做完而已。”阿蒙哦了一声,菱又在阿蒙耳边轻轻道,“记得锁上门哦!”

    阿蒙把菱抱起放在上,转便是一记重拳,对着后安静的镜子,扑通一声,镜子散碎了一地,轻微的咔嚓的声响,菱呀地一声惊坐起,睁大眼睛望着阿蒙,阿蒙只是微笑了下,慢慢过去将们反锁。

    阿蒙对着还带碎片的镜框,一只手轻轻揭下绷带,昏暗中,辨不出是否留下了疤痕,只是他还是不是他,没有人知道。

    菱想要挣扎起来,却有些无力,阿蒙的吻,带着些许灼,故人的气息。

    没有人可以窥密。

    后记

    镜子也是一种**,决不容许出现他人。

    破镜,需要一种绝然的勇气,与面具势不两立,即使面对残缺的自己。

重要声明:小说《阿蒙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