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午后的梦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蓝青红 书名:阿蒙的故事
    那件事就像一场梦,阿蒙几乎已经忘记了,他不能当作知道,香也不许他知道,所以阿蒙根本没有问。

    两人在一起工作本是一件很惬意的事,阿蒙忽然意识到,香不能再和他一起上夜班了,仅仅因为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不应该一直上夜班,人本来就不是一个夜生活的动物,这是阿蒙所能想出最好的理由。

    于是,香辞了工作,暂时只能呆在家里,阿蒙则继续在酒吧上班,仅仅因为上班的地方很近。

    于是,阿蒙现在是一个人,夜班,晚九朝五,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感觉难免有些迟钝,很多方面。

    每天早晨回来,楼梯口开门的时候,总莫名的犹豫,楼上楼下的脚步声,那些急着上班的人,碰见的大多数却是女人,化着妆。回来后,习惯看一眼墙上的时钟,你明明已经知道现在是几点,你看着时钟,最先注意到的永远是时针和分针,却不知道走在最前面的永远是秒针,人们永远也只关心时分。睡觉时,拉窗帘的时候,也会望一眼对面楼下坐着的一个老人,老人总是起得很早,所以老人时间利用的效率往往最高,可是又能说明什么呢。

    这一切又都能说明什么呢,如果香在,阿蒙可能会忽视这一切,边发生的一切,现在阿蒙又注意到了这一切,然后不知不觉想起了香,打一个电话给她,随便说一些,然后安心睡觉。

    阿蒙不知道香会不会离开他,只是应该知道香不会许他还待在她边,这不是与不的问题,却是人潜意识作出有利于自己的判断,与不,在生存面前,都会变得无足轻重,更不用说名利荣辱。

    从不曾见到一个乞丐将字放在嘴边,困窘落魄之人又有几人有“不食嗟来之食”的气概,而古往今来的痴种子,永远少不了富贵人家公子少爷的影子,就说梁山泊与祝英台,两人家境皆是富足,浪漫也有了基础,作者的想象和才华也才得以延续,也才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倘若两人家徒四壁,清贫如洗,连饭也揭不开锅,试问又有几人会关注他们的

    香自是很喜欢阿蒙,只是什么也不能说,这是她的秘密,如果她的秘密不是秘密,那么她也不会是她,会不会存在这个世上,也还是一个问题。

    阿蒙又回到一个人的时候,想象一切想象,孤单寂寞,彷徨恐惧,他一个人也无所谓,只是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知道有另一个人为他担心,他自是不希望香为他担心,因为他是一个男人。

    前不久,房东搬出去了,然后又搬进了一个人,是一个女人,二十左右的年轻女人,阿蒙星期六早晨回来的时候恰巧碰见,打了一个招呼。

    没有了房东在,感觉竟有些不一样,还是因为现在只剩他和那个女人?

    阿蒙星期六睡了一天,晚上起来,她在客厅看电视,打了一个招呼;阿蒙星期出去了一天,晚上回来,她也还在客厅看电视,不过这一次是她先打的招呼。

    星期一早上的时候,她还在,隔壁的房间她放的音乐,声音有些大,原来她不用上班,她却以为他上班去了,阿蒙躺在上笑了笑。

    午后三点多,她才房间出来,穿着睡衣拖鞋,双手正理着垂下的一头长发,然后就看到阿蒙在客厅看电视,没有打招呼,只是笑了笑。

    晚上阿蒙出去上班了,她却只当他出去了。

    直到有一天,阿蒙凌晨提前回来,开门,却听见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她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阿蒙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也忘了那时是怎么想的,只轻轻关了电视,却把她惊醒了。

    嘈杂中竟也蕴含着一种宁静,这又是怎样的宁静。

    她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阿蒙只好说,我下班提前回来了。

    她有些惊讶说,原来你上的是夜班啊!

    阿蒙说,嗯啊,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

    她笑了笑,说,睡了,晚安!

    阿蒙晚上睡不着,又不想打扰香,晚上静悄悄的,墙上的时钟看不见,却听得见秒针的声音,永远走在最前面的秒针,原来时间是这样慢慢流逝的。

    直到早晨,又听见门外楼梯的哒哒的声音,化着妆的女人,阿蒙吐了一口气,又蒙起了被子。醒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手机上几条香的短信。

    阿蒙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她又在客厅看电视,吃着一大包爆米花,她打了个招呼,阿蒙只好一起坐下看电视,顺便发消息给香,偶尔和她聊几句,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快八点了,电视已经换了好几个频道,一大包爆米花也早已吃完。

    她说,一会你就要上班去了吧,我叫了外卖一起吃吧!

    阿蒙没办法拒绝,电视还在继续,却各做自己的事

    常常不是电视无聊,而是看电视的人无聊,最后埋怨起这生活的无聊。

    工作依旧无聊,香说她找了份白天的工作,她原本不需要工作,阿蒙却没有多说,只是大概询问了下况。阿蒙心中却期盼着午后,尽管午后大多数时间,还是和香发着消息,偶尔看了眼电视,电视无聊的声音,竟成了一种掩护。

    一天午后,阿蒙先起来,看到客厅茶几上有一盒蛋糕,原来今天是她的生,生应该闹些,电视的声音终于成了主角。

    阿蒙没有问,有关她的事,晚饭吃好,却该是上班的时候,多说无用。

    早晨回来,悄悄地开门,悄悄地睡觉,一觉直睡到午后,像闹钟般准时,习惯。

    阿蒙却忘了一件事,有些人习惯,有些人习惯等待。

    有几次,看电视,她竟然睡着了,倒在他的肩头,阿蒙只好笑了笑,她累了,睡觉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睡觉最易成为习惯,瞌睡却是因为等待。

    午后,她倚在他的肩头睡觉,慢慢也成为一种习惯,电视的声音却像催眠曲,不动听却很有效。似乎只剩阿蒙一人,有时发一会消息,有时看一会电视,有时也会觉得困了,明明才醒来不久。

    她有她的房间,他也有他的房间,两人却在沙发上定时休眠。

    对于香,却是一种煎熬,午后,昏昏睡。

    沉沦午后的梦魇。

    后记

    习惯有一种可怕的力量,类似自动回复。

    习惯只不过是在期待和等待之间徘徊,如果你有一天绝望,你会发现所有的习惯都不存在,期待毫无希望,等待已到尽头。

重要声明:小说《阿蒙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