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烟与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蓝青红 书名:阿蒙的故事
    烟与火,一个是解脱,一个是执着。

    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抽烟?

    有些人因为惆怅寂寞因为痛苦绝望,有些人因为看到那些惆怅寂寞那些痛苦绝望,而有些人则是因为有了一个打火机。

    香应该也有个打火机,隐藏的很好,就像他自己,阿蒙藏的也很好,如果有人递给他一支烟,他说不定也会收下,找一个人的地方。

    香有一个打火机,她自己的烟?

    阿蒙周末一个人躺在上,望着天花板出神,手里抚摸着那个精致小巧有些陈旧的打火机。香不在,回家去了,阿蒙不能陪她一起,即使再闲再空。

    午后,这是阿蒙一个人的空闲时间,他在想,香空闲的时候会不会也拿出她的打火机把玩,或者点上一支烟,香的上没有烟,他们拥抱亲近的时候,阿蒙早已知道,她的烟在家,或者在某人上,所以她要回去,不是吗?

    阿蒙想到这里突然想打电话给香,问她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事?在以前阿蒙是绝不会主动做这些事的,他本不喜欢去了解别人,他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因为好奇?因为莫名的嫉妒还是对她一无所知,生来的占有**?

    阿蒙还是拨通了电话,他不喜欢从通讯录去找,他记得她的号码,仿佛就像烙在他的脑子,手指下意识地在拨,然后等着电话的回音。

    电话等待的铃声已换成他最的那首歌曲,阿蒙静静地听完,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昭示呢?

    不管她在还是不在,她都可以证明她是他的!

    周末过完,她就会回来!

    阿蒙只能等待被选择!

    阿蒙突然理解了自己的那种冲动,不是好奇,不是嫉妒不是占有,而是不愿被选择,这本是人类生存的动力之一。

    阿蒙觉得现在最需要做的事,只不过是好好睡一觉,在这之前洗个冷水澡。

    秋夜,路灯洒落一地,行人萧条。

    香留给他的地址,城市中心的一个豪华的小区,门卫态度骄矜,阿蒙根本没有机会进去,当然阿蒙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阿蒙打了个哈欠,整理下他的黑色披风,他双手抄在口袋里,低着头慢慢离去,像一只路过的猫,寻找着休憩的地方。

    最繁华的地带,埋葬着最萧条的寂寞。

    阿蒙穿过一段长长的地下铁,弥漫着黑色的意味的地下铁,就这样到了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带,霓虹灯景,喧嚣拥挤的马路,车内探出来的人头,夹着烟的两三根手指。

    阿蒙只瞥了一眼,就走进了一家酒吧,这里酒吧很多,但这家无疑是最大最豪华的。

    阿蒙已经来了一个多小时了,姿势却还保持着刚坐下时候的样子,中间喝了两口拿铁,他本应该点上一支烟的。

    可是莫以为烟能掩护自己,遮住了别人,也正好隔绝了自己,阿蒙从一开始就了解到这一点,他抽烟只不过为了了解他人,阿蒙上并没有烟,但是他知道,烟的主人是从不会吝啬烟盒里的烟的,即使是最窘迫的烟鬼,他们原本就渴望被了解,即使是最孤僻的抽烟者。

    除非手中的烟,传达了更多的意思,暗示即是秘密。如果你懂,你接受,就会本能地接过去,然后拿出你的打火机靠近点上,亦或是别人亲自为你点上,其他便是拒绝,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察觉,也没有人会去勉强你。

    她进来的时候,凌晨四点十分,他进来坐到她对面的时候,凌晨十五分,先点上一支烟,才慢慢摘下黑色的墨镜,任烟雾在桌前堆积,但是一支烟无论如何只能掩护他一个人而已,她只是在听,那个男人在说,她在听,阿蒙听不见,静静地看着她,看她的眼睛,她的表,她的手指动作。

    凌晨四点半的时候,那个男人离座而去,烟雾被风带起,他的墨镜又带起来了,那副墨镜仿佛和他的轮廓分明的脸已融为一体,从容走过阿蒙的旁,神秘,像个小说中一样可以辨别得出的杀手。

    十分钟后,她才慢慢起,她的动作从开始到现在几乎也没有变过,连表也是一样,就像阿蒙一样,只不过手指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烟。

    香离开了酒吧,繁华的街角转几个圈,就突然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黑暗的地下铁,香慢慢地走着,嗅着那一片黑暗的味道,地下铁里幽暗出来的冰冷的目光,乞讨者扭动的上肢,路还未走到尽头,香突然停下来了,长长地吐了气,烟已在唇上,手熟练地摸出一个精致小巧有些陈旧的打火机。

    香微微低下头,慢慢靠近火光,火光闪烁,幻化冰冷的烟火,在这黑暗的地下铁里,香突然感觉到什么,时唇上的烟已被人轻轻夺走,目光闪烁,化作一丝惊异,烟已在另一人的唇上,一个冰冷的男人,黑色的披风,却没有带帽子,本应该带一顶黑色的帽子,俊朗的脸,却像猫一样的男子,看他的手中,一个精致小巧有些陈旧的打火机,像是女人用的东西,香竟然笑了,笑的很开心,很温暖。

    阿蒙也在笑,烟点着,慢慢燃烧着烟上的一行小字,低头点烟的那一瞬,他已瞧清楚,在黑暗的地下铁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仿佛天生就有这种能力,他也乐于接受,因为他不能拒绝。

    那一行字,只不过是一个人名,一个期。

    下一个周末。

    那么这个周末呢?

    阿蒙有些倦了,有时,他宁愿自己还没有醒来,从睡下的那一刻开始,现在他还不能确定,这是否还在梦中。

    烟,已快燃尽,阵阵灼感袭来。

    阿蒙吸了最后一口,藏在口,然后吻上香的唇,告诉她很喜欢她的烟的味道。

    后记

    烟与火,都只不过是一场暗示,谁管你感受到的是萧条厌倦,亦或是温暖。

重要声明:小说《阿蒙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