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梦的使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蓝青红 书名:阿蒙的故事
    **是你的,吸引却来自未知的事物。梦是你的,却带你去了别处。

    阿蒙晚上下班回去,几乎倒头就睡,连饭也忘了吃,他不想吃,只是有些困乏。

    凌晨的时候,阿蒙却不知不觉醒了,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遇见了一位红衣女郎,他依稀记得她的脸,眉目姣好,果然很美,却有些似曾相识,阿蒙努力地想着,突然觉得肚子很饿,这不是在梦里吗?当然是在梦里,阿蒙意识到的时候已经醒了,脑中的幻想消失,睁开眼一片漆黑,下坚硬的木板

    梦,你可以选择,只是无法控制延续,因为体可以让你醒来。

    阿蒙悻悻地起来,他的确很饿,烧点水,泡了桶面吃下去,又蜷缩在上,被子蒙过头,闭上眼睛。

    第二天,阿蒙起了晚了,几乎要迟到,平常他一向很早就起来,吃好早饭,在屋子里做一些零碎的事,踏着点儿出门,他绝不会太早到公司,更不可能迟到,中规中矩地做着他的职员。这一次他也有些纳闷,后半夜他什么梦也没做,或者做了什么梦也全记不得了。

    阿蒙之前有一段时间经常失眠,现在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尽管有一些无聊乏味,为了生活,为了工作,他现在都需要有一个很好的睡眠,做不做梦也无所谓。

    梦,本是虚幻的,你也可以控制自己的梦,做自己喜欢的梦,梦见自己想见的人,说一些藏在心底的话,即使是陌生人也无所谓。

    阿蒙对梦中那一位红衣女郎很有兴趣,因为她经常出现在他的梦里,这本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梦,唯一困扰他的是,他现在早上起总会晚了,他现在还没有准备好找一个女朋友,要找一个女朋友,首先要保证他的工作,他不能因为迟到而丢掉他的工作,他终不能和梦中的人一直纠缠,说着没完没了的话,他必须要早一些起来,为此他下班一回家草草吃好饭就睡,却仍不能解决,他渐渐发现他又回到了从前,他又有些失眠了。

    后半夜,阿蒙总是无缘无故地醒了,然后再也睡不着,很饿,忙着找东西吃,为此他买了一大堆零食放在边,吃饱了仍然睡不着。

    但是,阿蒙早上决不能再迟到了,老板也绝不会容忍他再迟到,他只有早一点睡,因为他现在失眠了,后半夜仿佛已不是他所能控制的的时间,他只想好好睡一会,做一会梦,他的要求又变得像从前一样微小,却比从前更痛苦了。

    阿蒙只能睡一会,连梦也变得越来越少,到了后半夜他醒了,却不知道如何打发,他几乎要疯了,还好周五周六两晚,他可以尽地做他想做的梦,他一天可以睡十六个小时以上,他需要睡眠。余下的时间,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着呆,想着未完的梦,想着脑中冒出的奇怪的问题。

    每一次梦见那位红衣女郎,阿蒙总能睡的很好,她仿佛就在自己家中,她看着阿蒙,阿蒙看着她时,却会觉得一阵困乏,甚至有些模糊,阿蒙突然想了解那位红衣女郎,了解自己的梦,他试着说着些无聊的话题,开始会觉得很难,不时会卡住,不知道说什么,后来便有些没完没了了,阿蒙讨厌那些无聊的话题,他却常听公司里的人在休息间歇兴高采烈地谈论着。

    终于有一天,阿蒙想好好睡一觉,因为他彻底失眠了,他辞职了。

    阿蒙躺在上,望着空白的天花板,想着为什么,现在不用预约着时间,他只想弄明白,偏偏却睡着了。

    阿蒙又梦见了那位红衣女郎,他应该可以想的到,这一次他置于一个很大的房子,里面很嘈杂,有很多人,个个衣着鲜艳,喝着酒唱着歌,忽明忽暗的绚丽灯光让阿蒙一阵头晕,这似乎是一个酒吧,而阿蒙坐在一个角落里,一动不动。阿蒙从没有去过酒吧,那是一个任何事都可以发生的地方,只要你想,阿蒙想过,现在却有些畏惧,他看到了她。

    她一红裙,端着一个高脚酒杯,慢慢走向阿蒙,坐在阿蒙旁边,阿蒙一动不动。她一只手轻轻搭在阿蒙颈上,在耳边软软地吐着香气,混和着红酒的味道,她在勾引阿蒙,阿蒙依旧一动不动,只不过因为她长的很像一个人。

    她的模样,阿蒙还记得很清楚,她嗜红色,每一件红色的东西,就像自己的生命,她几乎整天都穿着红裙,却很难见到她笑,她心中总藏着许多不开心的事,阿蒙隐约也知道一些,但是那时她还小,阿蒙也很小,他所能为她做的事也很少,可是他们算是很好的朋友,虽然他们之间很少说话,所以现在她不应这样对他。

    阿蒙轻轻推开她,她似乎醉了,躺在阿蒙怀里,手中空酒杯滑落到沙发上,阿蒙无可奈何,只好看着她,看她的模样,看她的眼睛,阿蒙虽知道自己在梦中,却想弄明白梦中的她,是不是以前的她,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她还是很忧郁,醉了也好,醉了也像在梦中,她低着头半睁着眼睛一路摸索着阿蒙的手,摊开,然后仔细地看着,阿蒙倒吸了一口气,他的左掌心赫然有一颗浅红的痣,而她竟然知道。

    她本来也就知道,这也本是她一直所追寻的,阿蒙还记得她曾经半开玩笑道,“这是我上辈子留在你掌心的眼泪,总有一天我会从你那取回,除非哈哈不说了”,阿蒙愣了愣,不由低头也看了看,手中那颗浅红的痣还在,阿蒙希望她来取走,他也没有什么可以留给她的了。她死了,出了车祸,阿蒙还记得那天她的样子,她回头那忧郁而又有些落寞的笑,似乎还夹着些乐观,悲伤的人本就是这样,一边乐观着,一边继续等待着命运的安排,一直悲伤下去。

    她那一天穿的是黑色绣红蝴蝶的长裙,并没有穿红裙子,她也并不总是穿红裙,尤其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大概也希望可以不一样,与他的想象之中,为了他,她也可以改变一切。她的梦,阿蒙没有去想过,也许只剩他,或者他掌心的那颗痣,此后再无瓜葛。阿蒙不愿意,却不能抉择,这是他们共同的梦,也只能由他们共同抉择,何必再分是谁的梦。

    这是一个梦境,属于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梦境,也是他心中一直被压抑的,阿蒙看着她,突然有些醒悟,迟了也无奈。阿蒙搂着她,抚着她的秀发,感受着,心中努力地记住。阿蒙知道,梦中的事终究会忘记,除非你醒来,阿蒙不愿醒来。

    梦境转换,阿蒙终究还是忘记发生了什么,他发觉自己躺在一张上,却还是在梦中,白色的单,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子,她穿着红色的连衣裙立在窗户旁,背着他,窗外,透进来些白色的光线,只有她仍旧一抹红色。阿蒙呆呆地看着,竟有些失魂,他也许知道发生了什么。

    往后阿蒙依旧很想念她,在那片梦境中,她只现了一会,又消逝了,阿蒙无能为力,直到有一天,阿蒙发现,左掌心的痣消失了。阿蒙如何也不能相信,梦中常常醒来,看着自己的掌心,终于又失眠了,彻夜失眠。阿蒙苦笑,也无奈,他却找了一份新工作,在一间酒吧,上夜班。

    这生活,竟也如梦一般。阿蒙第一天上班,就遇见了她,她也是他的上司,她向他挥手,阿蒙突然觉得有些恍惚,她的左手正有一颗浅红的痣,阿蒙想醒来,却不能。

    梦,得到的同时,也意味着失去。

    后记

    也许,有一天,你会梦到一个陌生人,她隐隐有你失去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阿蒙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