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星期五的故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蓝青红 书名:阿蒙的故事
    天善物,藏志于诗,藏于词,藏于歌,藏忧于梦,藏梦于心。

    恨常忧,藏于梦,梦在心,昼谓之心魔,夜困于梦魇。

    你所厌恶的事,必藏有一段梦魇。

    阿蒙七点下班,乘770路,四十九分钟,他一向讨厌坐公交,他并不否认自己有一些晕车,但这也许是遗传他的妈妈?

    上车的那一站是底站,晚上等着上车的人很多,阿蒙总能停在人群中合适的位置。他讨厌坐车,更讨厌挤车,他夹在人群中却一点不像挤车的样子,也许是他的物理学的很好,很容易判断出停车的位置,亦或是直觉,车一停,两边的人便蜂拥而来,阿蒙的手臂很有力量,扶住车门别人也休想挤他而去。

    阿蒙喜欢坐车后门对面那一排单排座位,因为那样一开门便可以下去,他实在讨厌坐公交,可恨住的地方偏远,来回也只有那一班公交。他只恨没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赚更多的钱,最好不用去工作或者可以在家里工作,他也知道这暂时还只是个幻想。

    上车后,把背包放在腿上,低着头,双手支在腿上捂着额,闭着眼睛,那样可以减轻心中的痛苦,一点经验而已。

    车子启动,车内一阵前后晃动,阿蒙几作呕,还有到站停车时也会如此,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

    车子启动后,车内人也一阵晃动,脚下各种声音,阿蒙总感觉有一种皮靴声特别清晰,年轻女人穿的那一种皮靴,阿蒙忍不住想抬起头看一看,车厢里并没有什么年轻的女人,正有些疑惑,忽听有人起来让座,阿蒙才注意到有一位老人,抬起头却只能看到她的一头白发,卷卷的,垂至肩上,就像女孩子梳的那样。

    阿蒙又低下头,昏沉沉想睡去,还有很长时间才到站呢,途中还会有很多人上车,精神矍铄的退休老人,抱着小孩的妇女,还要让座,倒不如睡一觉,他讨厌坐公交,甚至也讨厌了在公交上让座,他只想捂着头睡上一觉。

    说快也快,就像做一个梦一样,阿蒙到站时,那位老人早已下车了,阿蒙下车甚至没觉得什么不适,抚着口夹在人群中下车去了。

    接连好几天晚,阿蒙都没有再见到那一位老人,阿蒙有些后悔,这几天上车还没坐几站便将座位让与别人,一路难受也只好忍着。

    又到周五,想想明天终于可以休息了,阿蒙兴致很好,几乎第一个挤上车,又奔向了老位子,回复以前的样子,低着头昏昏沉睡去,不再费精神在那件事了。车子一阵晃动,几声急促的皮靴声,惊醒了阿蒙,阿蒙抬头向前望去,是那位老人,又有人起让座,巧的是她的座位也没有变,就像自己的一样,不过依旧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阿蒙心中不由有些困惑,才想起上一次也是星期五,是不是只有等下一个星期五,才能再看见她?阿蒙又低下头,不过却怎么也睡不着,心中忽生出诸多烦恼,周末做什么呢,是休息,还是准备再去找一份兼职?是让自己过的再好一些,还是将就着下去呢?

    阿蒙本也有自己的理想,而现在阿蒙最大的理想就是可以无忧无虑地睡上一觉,怎么样也无所谓了。

    一切羡慕,一切好奇都与他无关,但即使是睡觉,谁又能预料梦里不会遇到,梦里的羡慕和好奇你根本无法控制,你会一直跟着走下去,不顾一切,梦里的危险似乎也可以抛到脑后,因为你会醒来,也知道醒来那也只是一个梦,危险并不真正存在,所以梦里才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走下去吗?

    那现实生活中呢,你会为了那些羡慕和好奇,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吗?

    梦,终会醒来,公车,也终会到站,你也终究会下车,你会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现实也终如梦一般。

    不过不必担心,不管怎么样,那也是阿蒙的路,我们讲的就是阿蒙的故事。

    阿蒙终于决定这个星期好好休息,不过一个人租一间房子,最好的休息也只有睡觉了,他不想出去,早晨起来胡乱吃一点,躺在上又睡了起来,午饭也省下了,直到快傍晚才出去吃点东西,这一觉睡得他很累,因为这一觉阿蒙什么梦也没做,什么梦也做不了,起来脑中空的,仿佛被清空了记忆。

    阿蒙才知道,有梦可做也是一种幸福,就像有路可走才能走下去,就这么简单。

    以后的事,便是等下一个星期五,很简单,一如往常,他几乎忘了,他来这个城市本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现在看来似乎失败了,他每天还要坐公交,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坐过公交,在到这个城市之前。

    星期五,也许是一周中最惬意也是过的最快的一天,时间不觉又到了下班的时间,有些东西,比如时间,只要你不去想,就会过的很快很快,又如痛苦的回忆。

    回忆,最怕好奇,有些美好勾起回忆,往往因为羡慕,似曾相识,谁预料痛苦随之而来,明知道那一场美好过后就是痛苦的梦魇。

    阿蒙收拾东西走下楼去,走向不远的公交站台,七点,天已有些黑了,借着路灯,阿蒙仔细观察着等车的人们,里面并没有阿蒙所见的那一位老人,阿蒙有些失望,竟忘了去站好位置,车子来了,只好慌着跟着人群挤着上车,阿蒙脑中忽闪过一念,没想到今天也会像那些人为了有时并一定属于自己的位置努力争抢着,但是你不争抢就永远没有位置,就像有些梦,你不做就会无梦可做,有些路,你不走就会无路可走。

    阿蒙从没有想过没有位置会如何,不管如何,这一次他虽慢了些,却还有一个位置空了,靠前排,那是属于那个老人的位置?命运使然,阿蒙愣了愣,还是坐了下去,低着头,睁着眼睛,也不去瞧他曾经努力去抢的位置,现在又是谁坐在上面?

    一个人不可能有两个座位,也不可能为某些人预留着位子,每个人在心里都已做好准备,随时让出自己的位子,为合适的人,机会也只有一次,选择也只有一次。

    车子很快启动,阿蒙努力忍着心中的翻腾,他果然又听到了那几声皮鞋声,竟比以前还要急促,像是在催促自己。不用催促,阿蒙低着头,已经看的很清楚了,那是一双艳红色的皮鞋,竟像是小女孩穿的那种,垂下的黑色长裙上还绣着蝴蝶,阿蒙甚至还闻到一阵淡淡的栀子花香,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阿蒙讨厌坐公交,从小时候就讨厌,他的记忆谁将它唤醒?

    上小学的时候,在星期五放学的晚上,常有一个女孩等他,和他一起坐公交回家,她穿的很漂亮,黑色绣蝴蝶的长裙,淡淡的栀子花香,一双红色皮靴。那时阿蒙也说不清喜不喜欢她,他几乎忘了自己根本不认识她,却像从来就认识一般,因为他们在同一条路上?只是每次他都急着挤着上车坐好,等她上车来,只是那时他旁的另一个座位早已有人了。

    一个人不可能有两个位置,阿蒙也不可能为她预留着位置,每个人在心里都已做好准备,随时让出自己的位子,为合适的人,机会也只有一次,选择也只有一次,阿蒙却希望她也可以像他一样努力,至少每个人都有一次选择的机会。

    可是她连站在他旁的机会也没有。车里站着的人很多,他坐在位置上看不到她,她能看到的也只有他的背影。

    不争抢永远没有机会,不是吗?她从没有挤过公交车,她的家离学校很近,根本不需要坐车,她最后还要一个人坐车回去,因为星期五晚一点回去家人也不会太在意。

    忽然有一天,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听她们班上的同学说,她回去的时候出了车祸,在星期五的晚上。

    有些东西,比如时间,有时却会因人变的很慢很慢,同样是在等待。

    阿蒙心中忽然一阵作呕,他旁边座位上的一个小男孩却先他起让座,还显得很高兴,阿蒙一点机会也没有,那个男孩的年纪正如阿蒙小时候一般。

    也许当初,阿蒙抢位子只为能让与她。

    后记

    握着机会却仍错过,最终发现选择并不只在你手中,有时人生倒不如没有选择来的好!

    你的路上从来只有你一个人,如果你想让她与你一道,请必要的时候拉她一把,即使最后没有座位选择,一路上只能站着,但是你的手不是已经握着你想要一起的人吗!

    犹豫的人最可悲,因为他握着选择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机会。

    你不能跳过星期五,因为之后才是周末。回忆,你不能跳过读取美好的部分,因为痛苦的回忆离你最近。

    过去的皆成回忆,能看见的回忆已不是回忆,你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所以没有人相信,便不存在了?它却仍困扰着你,影响着你,改变着你。忽然有一天,在大街上听人说,你看,路边的那条狗跑的好快!你心里想,那明明是一只猫。

重要声明:小说《阿蒙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