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少年得志 018市长亲信2

    城海县离石默市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公路不太好,因此他们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城海县的地界上。城海县的处级干部都在此停车静候多时了。



    见到程自清的车单枪匹马的开来,大家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程自清何时这样低调过?自从他当上石默市的市长以来,每次下基层,都是前呼后拥,车队浩,前后皆有警车开道和压阵,每到一处,都尽显市长的威严。



    但不容大家多想,见到市长的车子,都恭敬的站了起来,排队等候程自清的发落。



    张峥见到城海县的车,不等程自清发话,早已把车停在了路边。



    程自清从车窗看到了城海县的县长刘国涛和县委副书记张自成等立在路边,他也没下车,只让刘新明下了车,和他们握过手,寒喧了几句,就让他们上车开始向县城进发。



    城海县自带了警车,在前面开道,后面的车队缓缓跟随。周之默看着这些排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些兴奋。也许是男人心底的那丝虚荣在舞动吧,要不就是他对未来的期许突然之间变得那样理想而美好了,他觉得自己前面呈现的就是一条阳光大道,而他该做的,就是及时的去抓住这个机会。



    尽管以前和李紫音谈过恋,可是这城海县他还是第一次来,也许是因为了李紫音的缘故吧,他竟然觉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那么令人亲切,每一处都是迷人的风景,那样令人沉醉。特别是像他这样具有诗人气质的男人来说,对于乡村这样诗画意的自然景观,心底能发出的感概就更深了。



    程自清却不经意的冒出了一句话来:“觉得这城海县怎么样啊?”



    这话也没个头绪,也没指明问的是谁,周之默却脱口而出:“风景真是太美了。”



    程自清没答,刘新明也没接他的话,只是说道:“市长,您是问我吗?”



    程自清点了点头:“嗯,就是问你。”



    刘新明严肃的答道:“谨听市长的安排。”



    程自清就闭上眼睛,不出声了。



    周之默没听明白他们之间的对话,直到三个月后,刘新明到城海县当了代理县长,他才明白过来。而此刻,他只是在心底里为自己的冒失自责不已,悄悄告诉自己切不可多言,以免再闹笑话。



    话说这刘新明,在市政府办干了五年有余,从一名普通的秘书干到秘书处的副处长,一直都是跟随在常务副市长由宇明的边,他的进步也是外人能够看得见的,一年一个样,真可谓了芝麻开花节节高。程自清就任市长一职之后,他在省委组织部当副部长的舅舅就推荐他到程自清边来了,刚来没多久就一直争取要到基层去锻炼,话说得漂亮,但明眼人眼里一看就知道,他的野心不小,不走出这政府办,他就一辈子是伺候领导的料,级别升得再高,能到个秘书长也就到头,还是伺候领导的料嘛,就像元秘书长,名义上是副厅级干部了,可还不是在程自清面前点头哈腰的吗?政府办的人,他们对于政府部门的权术早已了然于,再到基层去当个主要领导,那前程就不可限量了。



    刘新明在程自清边工作的时间不长,他提出要走,程自清也知道他是省里有人,自己也就顺水推舟,准备把他放到城海县当县长,此行便是想带他前来熟悉一下况的。而周之默那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也就此得解了,只是周之默被蒙其中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争议厅长的官场涤荡:亲疏之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