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和乡长一级别 我和乡长一级别(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旷古一人 书名:腻歪
    我到党委办公室去请假,计划等云南歌迷见面会一结束,就启程去黑龙江接爷爷。



    团委书记樊小静正在办公室里跟党办主任发着牢,她声音尖尖的,说,党委书记问我咱们团委为什么不参加团中央举行的 “市五四红旗团委”的评选工作,书记真是的,什么也不知道,不是谁想参加就参加的,要求可严了,要准备好几车材料不说,还要有很多硬件要达标,然后按行业分口逐级上报,最关键的一环是团区委得推荐你,要不材料根本就到不了市里。



    我听她说着,感觉好像跟林绢绢到都市庄园大酒楼蹲点是一码子事。



    樊小静是程成成的同学,原是我们商场糖果组的营业员,樊小静能说会道,也敢说敢道,嘴比卖的糖果还蜜。节前领导们下商场慰问,白大燕一再嘱咐员工,说领导们走到柜台前的时候,一定要文明礼貌地打招呼,凡是受到领导表扬的员工还要给予奖励。结果员工还真不长脸,个个长了一脸抹不开的,见了领导恨不得钻柜台底下去,偶尔没躲开领导的,就看着领导吭哧憋嘟地傻笑,就连测谎仪眼睛的刘莲,见了领导也变成了散光加近视。



    后来劳动工资部主任跟我说,你们商场除了那个叫樊小静的,还真就是农村接班的那个刘什么莲的了,落落大方,目光有神。我心里想,那是因为她只看了你三秒钟,再盯你两秒钟试试?非把你魂儿钩到九霄云外去。



    那次刘莲钩的时间短,只把领导们从糕点柜台钓到了糖果组跟前,当时樊小静正在拼配礼品装,不知她是不知道领导要来慰问,还是她压根就一个领导都不认识,总之,当她突然发现有几个人向她这里走来的时候,她很自然,很大方,很得体地迎上去,把脸推出一片狗尾草,每支都摇摆,每支都带毛,她说,几位先生女士,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就在那一刻,商厦的高层领导和部室主任几乎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小姑娘。



    我记得后来商厦举办讲演比赛,她代表我们商场参赛,其实所有的稿件都不错,但只有樊小静的表演达到了声并茂的境地,打动了所有评委,结果捧着第一名的奖杯凯旋而归,后来工会和团委又分别派她代表商厦参加了区里的比赛,一举拿回了讲稿、表演、台风三个奖项的第一名,这在各层次评比中是极少有的况。



    回来不长时间,她被调到了团委,又不长时间,团委书记调任党办主任,她继任了团委书记。



    我后来我才听白大燕说,原来樊小静在商厦和区里参赛的讲演稿是程成成给她写的,但她从来没跟人说过,我曾经就表扬过她的稿子,她还谦虚地说,不行,我还得努力,给咱商场拿回多多的奖杯,脸皮真够厚的。



    党办主任对她说,要不你上团区委了解了解况,找段小英书记问问。樊小静说,段书记也调走了,现在团区委管这事儿的是个新上来的一个副书记,难进话的,前几天我找过她,你猜她怎么说?她说,荣誉是干出来的,不是找出来的,回去努力,以后争取。您瞧瞧,岁数不大多能打官腔,我还不知道是干出来的,干,不是也得会干吗?干,不是也得有人捧吗,听说对面那个都市庄园大酒楼已经被推荐到市里去了,就是这个副书记抓的点儿。



    我这回确认她说的的确是林绢绢。



    樊小静一眼看到了站在她后的我,眼睛睁得老大,双手握拳顶在下颚邪乎拉擦地叫道,主啊,这不杨经理吗!进来,快进来,想死了,想死了。



    不等我坐稳,她捙过一把椅子往上一骑,眼皮几乎夹到我耳垂儿说,经理,听说后天云南要来咱们多功能厅唱歌?



    我说,嗨,还不是为了还歌迷的愿。



    樊小静的眼皮继续追着我的耳垂说,杨经理,给弄几张票呗,我们同学都特喜欢云南。



    党办主任撇撇嘴说,云南有什么看头,长得齁难看的,尤其那头型,跟戳着几根鸡毛掸子似的。樊小静把嗓门调高了八度叫道,主任,看来您岁数是大了,可真没品味,那叫个知道吗?尤其那嘴,多感呀,吱吱。



    我想樊小静一定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云南,当然更不可能让他“喯儿”过,因为她好像并不知道云南的牙早就被烟熏成“核桃仁儿”了,嘴里散发着一股子浓重的羊圈味,这是我头天和他撞杯客时刚刚亲历的。



    我告诉樊小静,会场组织的事儿由白大燕负责,可以和她联系,同时我又告诉她,因为多功能厅比较小,歌迷们基本就挤满了,就连我们商场的无关人员都不准进入。最后我说,当然了,你是领导嘛,领导检查工作还是一定要去的,但最好就不要再带人了。



    我看到樊小静的表有点不高兴,但装作看不见,领导阶层嘛,希望的是八抬大轿地请,我这样的婉言谢绝,确实不够意思,但整个商厦的员工有近五千人,谁没几个三亲两好的,亲戚亲戚,朋友有朋友,想想谁不害怕?我真想把见面会安排到顺义的白薯地里去,想去多少人就去多少人。

重要声明:小说《腻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