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波欲起(二)

    终南山,重阳宫,真常院内西厢房

    "赫格,为什么今天不把那小子给我废了?"阿术一脸铁青冲着正垂手立在自己前的壮汉吼着

    "回主人,那道人在小人要出手的之前就已经到了演武场,所以小人不敢轻举妄动"那被阿术称作"赫格"的汉子低声回答道

    "你说什么?苗道一在你出手之前就已经到了"阿术满脸狰狞之色

    "是的,那道人要比今手还算可以的少年还要早来一步"赫格垂首恭敬的说道

    "码的,苗道一老子早就觉着你跟那个卑的汉奴关系不正常(不要乱想),我说怎么每次那李志常老道士对那汉奴如此偏袒,原来是你在后面搞的鬼"此时阿术直恨得牙痒痒,如果现在苗道一在阿术面前恐怕抡刀就敢砍苗道一

    怒火中烧的阿术在屋子中央气的直转圈,慢慢的阿术转圈的步伐缓了下来,郁的眼神落在了赫格上,嘴角挂上诡异的笑容"苗道一,哼,敢跟我作对,老子不会放过你的,哼哼",如此冷笑让站在一旁的赫格不打了个冷战

    东厢房内

    "小虎子?怎么样,胳膊还疼么?"道明端着一碗药汤来到一个材消瘦的少年前.上躺着的人便是道明的同乡,这次冲突的直接引发人道号道清,小名小虎子.

    原来今午后,小虎子本想去演武场练练总也练不好的的魁星踢斗,来到演武场一招一式打着这全真教拳法,待练到魁星踢斗式时,右脚斜向右前方迈步,左手前肘向下假想格挡敌人打来的一拳,右手微抬护,左脚抬腿踢,便在此时体便保持不住平衡,咕噜噜摔倒在地.

    待小虎子从雪堆里爬起准备再练时,旁边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哼,也不知道是人蠢,还是智力有问题,如此简单一式魁星踢斗都练不好,真是废柴"

    小虎子扭头看去发声的人,脸上不由露出厌恶的表,微微冷哼一声骂了一句"狗腿子",扭头往回走.

    旁边那人许是耳力很好,在如此风雪交加的天气当中,距离三四丈愣是给他听见了,顿时脸上涨红,恼羞成怒飞便向小虎子扑去.

    各位看官到此就有疑问了,为什么此人是谁,而小虎子为何骂他狗腿子.前文说过,苗道一因为蒙古贵族子弟、辽国遗留富贵子弟、汉家富贵子弟以及汉家寒门子弟的住宿问题很是伤透了脑筋。后来发现汉家富贵子弟同蒙古贵族子弟相处异常的好,又看到辽国遗留子弟与汉家寒门子弟双方并不是多么敌对,灵光一闪便将蒙古贵族子弟和汉家富贵子弟分到了一起,另外两拨人分到了一起。那汉家富贵子弟成分复杂,要么是富甲一方的地主之子,要么就是汉人在蒙古为官的子弟,总之一句话那就是蒙古人是他们的主子。偏偏这些汉家子弟生活的环境影响了他们,自然对蒙古子弟分外的,整天跟在那群鞑子股后面大献殷勤,忙前忙后的伺候人家,那奴相就跟哈巴狗似的。小虎子不知道哈巴狗是什么,这么新鲜的名词是道明说的,小虎子曾问道明是什么意思,道明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就是狗腿子的意思”。从那以后,寒门子弟私下里就称富家子弟为狗腿子。

    今小虎子顺口说了出来,本来以为声音小那人听不到,结果不想那人却天生异禀耳力确实非凡,在如此风雪天气居然把小虎子的话听了个清楚,自然不可能饶了小虎子,所以才会张牙舞爪的扑向小虎子

    却说小虎子虽然功夫不算这些道字辈儿里排上号的,但是总是得道明指点,对付此人还是手到擒来。一招怀中抱月,本来是正面转御敌的招式,确被小虎子将侧重点偏向转躲过了那人的一扑,然后左脚一伸一勾,勾住那人一条腿便使那人摔了个狗吃屎

    要说此招本是无甚稀奇,但是用出来的效果确实非凡,只不过要是小虎子的资质断然想不出此招如此用法,却是又一次小虎子想趁道明不注意背后袭击,结果确实被道明用此招给躲了过去,也是狠狠地摔了个大跟头

    今小虎子用此招狠狠地教训了这个狗腿子心里那叫个爽啊,摆好姿势只待地上那可怜孩子不服气起来再来过一场,结果那小子也算是个人物,发现自己牙口不好,啃不动这个硬茬子,手脚并用的跑了。

    狠狠地鄙视了一番,然后甩甩道袖,心那叫个好啊,继续练功。这一练不要紧,小虎子光顾着得意了,谁想那狗腿子跑回去了跟他的主人蒙古贵族子弟一顿添油加醋的挑拨离间,激的其中一个脾气火爆的蒙古少年招呼一声,卷起道袖就往演武场奔去,后呼啦啦跟着一群人。谁想此举正好让对过的寒门子弟给看到了,紧着跟上了几个人去看看发生何事,结果不言而知,小虎子被那火爆蒙古少年打伤了胳膊,几个跟上去的寒门子弟硬是支持到了自己人的到来,随后双方大战起来。寒门子弟人少,切又顾忌着受伤的同伴,道元见此景转就去后山寻道明去了,这才发生了上文之事

    道明扶起小虎子,一边将汤药喂与其吃,一边安慰道:“得亏伤的不算太严重,不过毕竟伤到骨头了,养他个三五个月就好了”。

    旁边一人接着说道:“丫的,不行,这事咱不能就这么算了,道明,你说说看,咱们怎么找回场子?”听着这满口江湖口气的话语,道明揉了揉太阳颇为头痛的说道“道惠,你丫的能不能不要学老子说话”,不过想到这次事件估计确实不会像以前那样不了了之了,再想到今那个被阿术称作赫格的人,道明那两道浓眉便皱到了一起,说道“这事不止我们,阿术估计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第六章风波起(二)

    “这次估计不止我们,阿术估计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道明颇为头痛的说道。

    众人听到道明如此说道皆是不明所以,心想,以前不也是这样打架,打完之后双方平常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怎么这次搞的这么严肃

    看到众人不解的表,道明分析道:“今你们也看到了,那个被阿术叫做赫格的人,我估计不仅仅是阿术表哥的份。”

    “那他还有啥份”道惠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凑到道明跟前问道

    一巴掌把道惠的那张大脸拍到上,道明站起来一边踱着步子,一边说道:“今我攻击阿术那一拳可是用的是全力”

    看着众人一脸不解的样子,道明继续说道:“那一拳我自信就是打在大师兄的上他也不会有多好受,但是那人却轻易挡住了我的攻击,而且反弹之力居然将我的手给震麻了”

    “可是我不明白,那跟这件事了不了有什么关系?”道惠挠着自己那颗巨头问道

    “你笨呐,就是说以后咱们跟那群牲口打架,只有输的份儿了”旁边少年道士实在看不过眼了抢过话题说道

    看见大家一时气势低落,道明摇摇头说道:“好了,不用担心,咱们不是还有大师兄罩着么,凉他阿术也不敢翻上天去。咱们只要最近一段时间少跟他们发生冲突就行了,做事忍让一些,只要等到我将先天气功练到下一层,我就有把握跟那人打成平手”

    众人看到自信满满的道明,心中那股子低落感也不由减轻了许多。

    "他妈的有必要么,这又不是拍电影,这么狗血的剧都能让我碰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猪脚效应??"一边腹诽着,道明一边迈出门口向着后山走去...

    终南山后山...

    "我靠,不是吧?!真的假的?"道明一脸褶子冲着旁一袭蓝色道袍的道士说道,看那道人眉头轻蹙意识到自己说话方式惹那人不快急忙作揖道歉,又一脸"急色"的问道:"大师兄,你不是唬我的吧?那人真的不会武功,只是单纯的力气大?"

    原来那蓝袍道人正是暗中给道明等一干寒门子弟撑腰的苗道一.原来,每次发生此种突发事件之后,道明与苗道一都会悄悄来到后山碰一次头.只不过不同的是,以前是道明跟人家打完架之后或输或赢心有体会,便来此同苗道一切磋一番,一来可以验证自己心中所想,二来嘛可以跟苗道一增进增进感嘛(李道明一厢愿).苗道一每次跟道明切磋完了之后都会酷酷的简单的指点一下道明不足之处,说完就甩袖颇为飘逸的下山去也.不过今苗道一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跟道明说了一句话,这才引得道明把脸都拧成包子样了

    那话是"赫格并不会武功,只不过是天生神力而已"

    "擦,天生神力就把我苦练三年的内力压下去了,还只不过?而已?"道明一脸苦相的埋怨着苗道一说话轻巧,自己这些年别的功夫都放下不练,单单揪住内功的修炼不放,直道今年为了应付年底的大比武才不得不学了全真剑法,自己如此努力换来的就是被人家的天生神力给压下去了,想想就觉得泄气.

    听到道明跟苍蝇似的在自己耳边埋怨着,翻了翻白眼说道:"你知足吧,你才多大年纪,那赫格多大年纪,人家天生神力外加后天在军中历练,你能够在第一次交锋之中只吃第一点小亏,那证明你已经有相当不错的实力了."

    挥了挥手打断了还说话的道明:"好了,此乃小事,不足道也.再过两月就是我重阳宫每年一次的大比武了,好好练练你的剑法吧,别到时候给掌门师尊丢人"

    拱拱手算是打了个道揖,道明一瘸一拐的下山去了

    后苗道一酷酷的脸上不划过一丝微笑"臭小子,没伤也装受伤",说着右脚猛一踏地,脚下弹起十多颗石子,大袖一甩那十几颗石子带着呼啸声砸向道明,听到后有声音道明也顾不上装瘸子了拔腿就跑,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只留苗道一独自一人在山上,夜寂静着,一声叹息穿过,一阵自语紧随而过"额,这一式袖里乾坤还是不行啊,准头儿不但骗了,内力也跟不上..."

    重阳宫,常青院,常青真人屋内.

    "不知武师兄有无把握在这次大比武中获胜"一位穿深褐色道袍,面目清秀,上嘴唇留着一溜漂亮的小胡子的中年道士对着一旁摆弄着手中花盆的一位道士说道.

    一道浑厚的声音自那道人处传来"呵呵,张师弟说笑了,掌门天资卓越,门下弟子更是各个资质非凡,愚兄哪敢妄想这次比武之冠"

    看着"武师兄"悠然自得的摆弄着手中花盆,额,盆景听说是这么个称呼,那小胡子道士眼角抽了抽,心想"人家摆弄盆景是为了陶冶,而且都是白天阳光充足的时候修剪盆景,你大晚上的欣赏个啊"

    "嗯咳,师兄此言差矣,要不是当年因为那人犯上之举,这重阳掌教之位本应由师兄执掌,他李志常何德何能,只是仗着是长师伯的徒弟捡了漏子,这才当上了掌门.论武功,才智,他李志常哪比得上师兄你呢"那被称作张师弟的道士义愤填膺的说着

    那"武师兄"已然停下手中动作,抬头仰望着窗外的明月,良久叹了一口气说道:"张师弟,此事莫要再提,当年那人对我有恩我才随他做下那大逆不道之举.掌门师弟论才智,武功坐这掌门之位,我武志青也心服口服"

    闻此言那小胡子张师弟眼中露出鄙夷之色,不过确实一闪即过,未被那自称武志青的道士发现,赶忙拱手打道揖说道"师兄真乃正人之君子也,小弟自愧不如,但是..."

    "但是,"武志青打断小胡子道士的话说道:"不该是我的我不会去抢,但是该是我的我一定不会错过.这次比武之冠我是志在必得,进宫之机,我绝不会错过的",仿佛在验证自己的决心,武志青双手青筋猛显,本来一双色的手掌,突然变得红通通的,宛若被烧红了一般,那手中的的盆景确实在一瞬间化为齑粉

    见此状小胡子心中猛然一惊,心思急转"想不到此人已练成赤阳掌",心惊之余赶忙起拱手说道:"那小弟就做师兄的马前卒,为师兄扫平一切障碍,一举夺得此次比武之冠"

    "嗯,好,哈哈哈哈..."武志青得意的笑着

重要声明:小说《神雕里的小人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