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竹林高士尽风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凌虚散人 书名:谋士三国
    嗣后数,天天和何晏、夏侯玄坐而论道,心境平和之中,心下隐忧。是啊,高平陵之变之后,与我屏息对谈的两位硕儒可能就要命丧黄泉,每念及此,心如刀绞又不好对人言。

    一午后,夏侯玄察觉到不对劲,“仲成兄,这几,每此时总见你郁郁寡欢,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直言相告?”

    我心中一凛,思索一番后,还是觉得不要改变历史进程的好。过去一番梦幻,就是我太想改变历史,到最后什么也没有改变。运命和史迹都是宿命里注定了的,人力不能挽回。沉吟良久,我才开言:“太初兄,此次叨扰尊府,心中时常不安,小子何德何能,岂敢久居此地,烦扰尊驾?我素知嵇中散为人飘逸洒脱,心甚向往之,不知太初兄可否引荐?”

    夏侯玄默思之后,捻须而笑,“汝是说嵇叔夜吧,他为人耿直孤傲,汝去拜访还是要谨慎行事,老夫可以替汝引见,至于叔夜是否待见兄台,老夫也不敢保证!不过,叔夜心地纯善,观汝也是清心寡、淡泊名利之人,吾想可能汝与叔夜如能相见,也是相得益彰、密吧!好,既如此,老夫便向叔夜引荐!”

    我心内感激不已,想到不久就不得复见夏侯太初,心中积压的痛楚再也抑止不住,俯地痛哭流涕不止……夏侯玄大愕,惊问,“仲成这是为何?何痛哭之甚也?”

    我一时哽咽难言,将手指沾上点酒在地上写了“谨防司马”四个字。夏侯玄看了,默然不应……

    …………

    时光如水,我到这个时代已有数月,夏侯玄见我去意已决,便不再强留,给了我一封书函,挥袖道别于邸外长街。我观此此景,心怀怅叹,口占一绝道:“云涌风生摧压城,乌啼枫晚挥袖别。悠悠千载离愁绪,簫剑烟雨慰平生。”夏侯玄伫立良久,怅然不已……

    拿了夏侯玄的“介绍信”,我加快脚步,向嵇康的府邸方向走去。到了门前,轻叩门环,我将名刺递于苍头。苍头进去了一会,回来复我,“中散大夫有请!”然后,我便紧随苍头之后,穿廊走阁,缓步当车,顺便欣赏一下三国时的园林风貌。嵇康的妻子是长乐亭公主曹璺,府邸却平实简约,虽然也是大气凛然,但格调还是显得高雅而不失幽静,相对于夏侯玄府邸,嵇康的府邸显得寒碜了些。但这正是我喜欢嵇康之处,不饰奢华,不慕高位,淡然处世,诗酒自娱,正是一代竹林高士的风范。

    良久,方至中庭,见中堂高悬“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水墨画,竖轴则撰写着“风霁月明敛神思,雾散云开澄灵”。初到此地,就让人觉得主人的气质文采的不凡,心中暗喜。苍头让我稍坐片刻,嵇康一会就到。我心想,就算有夏侯玄的引荐,嵇康还是这样,正说明了嵇康的高傲和清逸的格,不过也正是如此,我才这么喜欢他。所以我也不以为意,坐了大概半柱香的工夫(我来了这么久,还是搞不懂古人的记时方式,除了知道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外,其余都不知,真是汗颜!)嵇康才到。嵇康缓缓揖首,“不知是仲成兄,抱歉!适才正在写诗,苍头递来名帖和书信,方才知道汝是夏侯太初的坐上宾,实在惟恐怠慢了仲成兄,望勿见怪!”

    我知嵇康为人狷狂放达,没想到他因我是夏侯玄的坐上客而如此敬重,我亦不能慢了礼数:“岂敢!岂敢!某此行之目的,是想向嵇兄请教学问舛误,叨扰之处,还请见谅!”

    …………

    嵇康果然是精通老庄之学,玄谈论道我几乎次次都处下风,不过嵇康也常夸赞我才华横溢,我也暗暗窃喜。能够得到竹竹高士的指教和玄谈,我已经是感激莫名了!嵇康和我一连数交谈甚欢,嵇康与我密,在我的恳求之下,他答应明带我去见阮嗣宗。我心下欣喜非比寻常,这次三国之旅真是值得,不仅见到了夏侯玄、王弼,还见到了嵇康,现在嵇康还要带我去见阮籍,心中的喜悦之无须多言……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谋士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