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凄然修道神黯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凌虚散人 书名:谋士三国
    我经此一劫,对尘世已然了无眷恋。在成都我盘桓了三,一来欣赏欣赏成都的繁荣,二来打听一下入峨嵋山的道路,准备一些干粮和酒。最近我的酒量大长,心跌落谷底的我,整借酒浇愁。

    三后的清晨,天色蒙蒙亮,一大早我就起了。悄然离开了成都,沿近道向峨嵋山行进。不时有兵卒从我边经过,可能是汉中之役打得很激烈。我已经无心关注汉中战局,我现在惟一所思所想,就是到峨嵋山潜心修行、隐逸幽居,忘掉无尽的烦尤。

    傍晚时分,我到达了峨嵋山附近的山脚,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万籁俱寂。此时,我又涌上一股伤感,遂吟诗一首:

    夜深空寂望皓月,

    风清气幽。

    神思黯然伤

    抚膝长叹。

    忧思难

    天涯路旷远。

    淡然凝魄,

    回首往昔多少事?

    悲凄游魂,

    斯人不再。

    梦萦流年何堪?

    逝水映弦月……

    刚念到这,突然后面传来一声“好!”我一惊,不觉回头一望。只见一鹤发童颜的老者,白衣舒袖,站在我的后,高声说道:“呵呵!先生好雅兴!值此清夜,月明星稀,先生感喟何事?怎么吟如此悲切之诗?”

    我见是老者,便尊称一句:“老丈,相逢不如偶遇,今得见尊颜,敢问有何见教?”

    老者清清嗓子:“先生为何如此伤怀呢?是有何心事未解?”

    我黯然道:“老丈所言极是,的确是因为一段逝去的感而伤怀!”

    那老者突然转消逝不见,只听余音绕梁:“先生不必伤怀,既已看透尘世,何不就此修行?老丈非老丈,乃是天界神明,今见汝得悟至道,特来点化于汝!”

    我惊喜道:“仙师何在?”

    那老者突然现道:“汝已窥仙机,神明就在汝心间!还有何烦尤?”

    我向老者作楫道:“后辈愿随仙师游!”

    那老者道:“我就是天师张道陵,今天你就入我门‘天师道’了!呵呵!”

    …………

    年深久,不觉三年时光如流水般逝去。我也随张天师修行三载,某,张天师对我道:“汝认为仙术精进如何?”

    我深深一揖道:“徒道已然进境极佳,可谓融会贯通了!”

    张天师呵呵一笑:“天道循环,三国鼎立。现在汉朝正处危急存亡之秋,然天道不早灭汉,汝去拯救众生于水火吧!”

    “徒道领命!”

    …………

    两天后,我下得山去。因为已经成仙了道,所以我已能白昼飞升。半之内,我便到达成都境内。我找了一僻静去处,降下形,变了一道士装扮,直入城门而去。

    此时,刘备已做了汉中王。我虽是旧人,但多年未见,也不能硬闯。我顶着算卦的幡走进城门,口中还神神叨叨的念:“代汉者,当涂高。周而复,三国鼎。神龙现,当太平!”

    走了不久,许多人都围着我看闹,还有不少小孩跟在我后面跟着我念。我不动声色,继续念叨。

    不久,一个人在我后面高叫:“那不是仲成兄么?”

    我转一看,不是赵子龙又是谁?此时的赵云,紫金披挂好不威风。

    我应声道:“吾是来辅佐刘皇叔的,快带我去见汉中王!”

    赵云躬揖道:“在下正是奉军师将军请先生入朝拜谒汉中王!”

    我欣喜道:“前边带路!”

    …………

    入得王宫,看得大威武壮观,心中暗喜!

    进得正,抬头望见文武百官正在拜谒刘备,只听得以上喊:“传郑仲成上参见汉中王!”

    我急趋步入内,深深一揖道:“仲成揖手了!”随即将道士装扮变成了一白色仙衣,那刘备惊得目瞪口呆:“仲成,你!难道你得道成仙了!?”

    …………

    经过短短的对视之后,刘备恢复了坐姿。我也隐去光环,对刘备道:“而今天下三分,三足鼎立之形已然初显。然天道循环,代汉者,当涂高也!望汉中王早作准备!”

重要声明:小说《谋士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