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郑仲成凄然入蜀郡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凌虚散人 书名:谋士三国
    孙尚香一见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仲成,是你?!”

    我说:“正是在下。”

    孙尚香突然掩面而泣:“汝还来见吾作甚!”

    我也心如刀绞,“想当初,左将军和汝定亲,吾心中不乐,知孙将军之策万难更改,便隐居山林,了却残生。却不知,汝和刘将军断亲退还江东,吾这才下定决心前来找汝,切莫相误!”

    说完,我也是泣落满襟,不知所云。

    孙尚香泣道:“吾与汝缘分已结,汝速去!吾不想再见汝!”

    “却是为何?难道是天意么?”我早已是泣不成声。

    孙尚香忽然正色道:“汝现在是吾敌,休要再花言巧语,再不离去,莫怪吾不客气!”说完,一挥手,她连同手下的将士策马奔腾向前,刹那间,消失在茫茫野际之中。

    我暗自嗟叹,却又不想再入江东吴郡,只得掉转头向西走去。

    ……

    夜色苍茫,广袤大地我却无栖之处,我只好悲叹命运之不公,让我来到这乱世,经历这么多,真是悲喜莫辨,心中一时起意,作诗一首聊以自慰:

    皎皎明月悬天际,

    暗夜侵袭内心的孤寂。

    遥望星空,

    沉思的星辰飞越愁绪。

    高处危琼阁,

    奔腾不息的江河彻夜流淌。

    无尽的烦尤,

    占据清平寂定的心。

    只有深沉的秋水,

    凝视着远方的银河。

    群星璀璨,

    照亮澄静无痕的流年。

    当晚夜宿民家,心潮难平,不知将来何去何从。是夜无眠,早起之后,拜别老乡,便又匆匆踏上行程。

    思来想去,我还是准备入蜀去,益州现在较为安定,去那里安比较好。至于是否入仕刘备,这我早就无意与谋了。我还是做我的游散之人吧,三国历史不是人为可以改变的,而我也不愿再卷入三国的纷争。

    ……

    行了数月,已经接近巴东,战事已然一触即发,我最好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天色渐暮,我也露宿在一座破庙之中安。战乱频仍,人民流离失所,庙宇也荒废已久,寺外杂草丛生,四周清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

    我沉思良久,孙尚香对我不顾之原因,大概是因为当初嫁给刘备,而我又没出现,心中怨恨。其次,是担心我和她在一起,孙权会加害于我。

    唉,天道昭彰,我虽然辅佐过刘备,但我无心再供事于他,心如死灰,现在我只求老天爷让我能尽早回到我来的时候。

    ……

    辗转行了半年之后,我终于来到江州,进入城门,民风淳朴,令人焕然一新。我无意在街上久留,只想速行,到峨嵋山隐居度

    不一会,我便穿城而过,继续向西转进。

    数晓行夜宿之后,我已然抵达蜀郡。

    突然,后飞驰而过骠骑,似乎是向西北方向,奔驰而去,疾若闪电。

    我想,可能是汉中之役开始了吧。我也顾不得疲惫,转向西北方向而去,我想去助张飞一臂之力,但愿他能得胜归来。

    ……

    走了数,渐渐可以望见梓潼的城楼。

    张飞是我的好兄弟,我在三国的子里和他最为相契。不知道此战张飞军获胜没有,也不知道他吉凶如何?

    想到此,我又加快了行进的步伐。

    到了梓潼城下,听见从城内走出的百姓议论:“张将军真是有勇有谋啊!听说张将军在宕渠大败曹军,真长了我们的威风啊!”

    另一位说:“那还用说,你岂不知他初入西川时,计败严颜老将军,为刘将军横杀一条路,真是厉害呢!”

    听到这番议论,我这才转忧为喜。想不到,张飞果如历史所说,大败张合,看来汉中定是刘备的了。

    当下,我也不慌不忙,进城去找间客栈,住了下来,顺便探听前方战况。

    ……

    岁月如梭,时光似水。我在梓潼待了两个月,得知刘备打下汉中,曹退却的消息,喜不自胜。

    随即收拾行装,准备去峨嵋山归隐去讫。

    ……

    在去往峨嵋途中,我放掉一切苦闷和烦恼,游山玩水,安步当车,过往的陈年旧事只当从未发生过,随风飘逝。

    半月之后,我抵达了西川的腹地——成都。

    进得城去,成都街面景象一派繁荣,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给,心旷神怡,看得我满心欢喜。

重要声明:小说《谋士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