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山中岁月遇高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凌虚散人 书名:谋士三国
    时光飞逝,在此山中我已隐居数岁,刘备已赴西川,事态正按着既定的轨道运行。我也逐渐忘却苦痛的回忆,适应了山中的寒暑,过着悠哉游哉的子。

    一,我穿越重峦叠嶂去一个险峻的山峰上去游览,青峰翠霭,雾叆盘旋,远望数峰迤逦,令人心旷神怡。行至半腰,路径已绝,我抓住葛藤继续向山顶爬去。天色微明,山色朦胧之间,有一股青烟在山顶随风起舞,同时有如天籁飞音一般,一曲古筝之妙音传入耳膜。我不由得停住攀援的步伐,侧耳倾听。

    听了一会,仙乐暂止。我又加快了攀登的速度,逐渐接近了山顶。山峰越来越陡,我却抑制不住想见见这位山中高士的愿望,不停地向上攀爬。

    终于,在太阳普照大地的时候我攀上了山顶,只见一人面临绝壁,边燃着檀香,手上弹着古筝,眼也未抬就对着我说道:“先生,鄙人见礼了!”

    我缓步走近,说道:“今能在高山峻岭之间,得遇高士,真乃生平之大幸也!”

    那先生却道:“你我隐居此间,是吾等之幸!可山外黎民惨绝人寰,乃社稷之大不幸也!今幸逢君,可得悠游卒岁,不亦乐乎!”

    我惊异道:“先生为何知我也在此山静修?”

    那先生不答,把手一招道:“过来,吾领你到此间一游!”

    我举步走近,那先生起挽我臂同行。他领我从另一侧下山,却发现山峰之下是一汪碧潭。山色青翠,水色潺潺,我不赋诗:“清溪澈底映碧潭,苍松立屹绝壁。独坐幽篁弹鸣琴,徵音飞旋绕流云。”

    那先生拊掌大笑道:“先生才气过人,今人相逢真天意也!”

    我谦逊道:“不足挂齿!只是偶有所感而已!”

    …………

    不觉天色暗沉,我告归,那先生留我道:“鄙庐虽破,足可蔽。明早上再去吧,你我掌灯夜谈如何?”

    我也为在山中遇一知音而兴奋不已,便慨然应

    “天下时势,明眼人一望即知,天下将三分矣!先生不图有为于当世,却隐居此间,究是为何?”那先生突然发问,我游兴尚浓,未想他如此一问,实在惶惑得紧。

    “刘豫州英姿盖世,西川必为其所得。先生蜗居此间,世事却又如此通达明了,真可佩服!”我不赞叹道。

    “老朽无望建功立业,方才隐居此地。看汝年貌,似大展鸿图之际,何以也求退步?”

    “世事纷乱,苟存于世,何望达乎?”我违心的说。

    “孟子云:‘穷则独善其,达则兼济天下。’君可投一名主,建不世之功业,为何要老死林泉呢?”

    “……”我沉默无语。

    “天下汹汹,乱世之中,庶民离乱,社稷动不安!大丈夫于乱世,不图有为,扭转乾坤,却效箕山之志、许由之愿,是何道理?!”

    “不瞒先生,在下就是刘豫州手下之郑仲成!”

    那先生听闻我自诉大名,惊讶不已:“怪不得君才气充溢,原来是江夏府君!在下无知,还望见谅!”

    我则摆摆手说:“好汉不提当年勇,我避居山隅,的确是有苦衷的!”言罢,我将我与孙尚香的故事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

    那先生听完,忙说:“府君不必惆怅,近闻刘豫州赴川,孙夫人不愿同行,已顺江归东吴矣!如若有误,愿斩吾头!”

    我欣喜若狂,“我怎么忘记了,刘备一走,就有赵子龙横江截阿斗的故事啊!”

    我拍拍脑袋,不顾尚在迷糊中的高士,向山下一溜烟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谋士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