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玄德屯兵驻江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凌虚散人 书名:谋士三国
    却说诸葛亮同鲁肃东行见孙权,我同刘备大军改道赴夏口,途中遇关羽水军及刘琦军,遂同至夏口屯兵,观望形势。

    曹军则直奔江陵,取得无数辎重粮草,略作休整,即望东扑来。

    我同刘备、张飞、赵云等大军入城,却有点近乡怯。因为我本是武汉人,武昌城乃东吴孙权所建,江夏则是武汉的古地名。虽是回归故里,只是境不同,年代相隔。想起遥隔两世的双亲,不潸然泪下。

    刘备见我有些异状,便出言相询:“仲成,怎么了?何事如此伤心?”

    我只好编了个理由:“元直兄半途而去,不能襄赞王业,主公落魄至此,能不令人伤心痛悼!”

    张飞在一旁,听得此言,勃然大怒道:“别哭哭啼啼的,男儿有泪不轻弹!诸葛先生此去东吴,定能联合孙权,共同抗曹!大势定会逆转,我们尚有可为!有什么可哭的!”

    我顿时止住悲声,痴痴地望着张飞,想不到张飞并不如演义里写得那样是一个毫无头脑的莽汉,说起道理来还蛮有见地的。

    刘备见我无头无脑的盯着张飞,连忙劝解道:“仲成休要听吾弟乱道。益德,不要无理,郑参军也是触景伤,不要责怪!”

    我连忙道:“张将军所言极是!某定会牢记张将军的金玉良言,不再悲泣!”

    …………

    数来,我都和张飞在军前谋划方略,积极备战,严防曹贼来攻。夜色渐深,我浑然不知什么时间,习惯的摸摸裤子,才发觉已然没有手机可看,无限懊丧!

    张飞倒是一拍脑门:“都什么时辰了?吾还在纠缠仲成,恕罪恕罪!天色已晚,不如到舍下,陪老张喝几杯!一醉解千愁啊!哈哈!”

    我一想也好,当下同意。遂同张飞直奔中郎将府邸,秉烛夜话。张飞府邸只有几名仆人照应,张飞家人俱已睡下。古时没有娱乐设施,所以人们都习惯早睡。

    我和张飞坐在凉亭喝酒赏雪,已至冬,树上挂满雪花,好不令人陶醉。我举目望星空,只见银河璀璨,繁星点点,不慨然:“想我初遇左将军,希望大展鸿图,创下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不想历史还是没有改变!”张飞愕然:“什么?历史还是没有改变?”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失言,忙说:“酒后失言!望张将军勿怪!”

    张飞怒目圆睁,“还叫我张将军,怎的和某如此生分!现在是在鄙舍,叫我益德兄好了,某比你虚长几岁,叫一声兄长,不为过吧!”

    我连忙起谢道:“不敢不敢!张将军!”张飞握住我的手道:“不必拘礼!乘此良夜,你们二人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我见张飞如此慷慨豪迈,也不管什么份了:“益德兄,请!”双手捧杯敬张飞一杯。

    张飞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此时也不知诸葛先生那边进行得怎样了?他如果也在这里,我们可以共叙幽!还有元直兄,只可惜曹贼掳获了他的娘亲,不然说什么我也要同他一醉方休!”

    我知张飞虽是粗人,但雅敬君子,十分感动。遂举杯仰脖一古脑灌下肚去,不料酒至猛,呛得我涕泪横流,好不狼狈!

    张飞见此,豪满怀的哈哈大笑:“仲成兄,等曹贼兵马到来,某还是要和他见个上下,看是我手中的蛇矛锋利,还是他的刀快!哈哈!”

    我见他心舒畅,遂道:“曹军已是强弩之末,千里奔袭,犯了兵家大忌!我相信,只要孔明借得孙权兵马共拒曹贼,不出数月,曹贼必败走,荆州之境尽入吾等彀中矣!”

    张飞闻听此言,更是酒入欢肠,“哈哈!果如仲成所言,到时我定要横扫曹军,力擒曹,立不世之功!”

重要声明:小说《谋士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