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挥五弦,目送归鸿的名士风流——嵇康的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凌虚散人 书名:谋士三国
    昔者三国之时,有隐居遁世、不愿闻达于诸侯者,如管宁、田畴、孙登、司马徽等辈,然世所痛惜者,嵇康为最……想当年嵇康行刑当,三千太学生请求司马昭赦免嵇康,并想请嵇叔夜做太学老师,可谓群激愤!可统治者最关心的是政权的稳固和利益,嵇康的超迈卓群、高蹈隐逸,统治者认为是一种不良的倾向,司马昭们需要的是愚民、顺民,而不是叛逆的隐士,嵇康的悲剧也就不可避免了。

    嵇康临死前,向其兄索琴弹奏了一曲《广陵散》,曲终人亡。在绝命之前,嵇康言:“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说完后,嵇康从容地就戮,时年四十。嵇康的千古风流不以他的生命终结而结束,司马昭们的丑恶相衬下的嵇康品的高洁,千古流传而不朽……

    嵇康字叔夜,谯国铚县(现安徽宿州境内)人。嵇康在正始末年与阮籍等竹林名士共倡玄学新风,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审贵而通物”。我最欣赏的是嵇康在《赠兄秀才从军》中的“手挥五弦,目送归鸿;俯仰自得,游心太玄”,那种隐逸旷达的人生境界,确非凡俗之人可以意会……

    嵇康可以鄙弃钟会之笼络,也可与举荐自己为官的山涛画地绝交,而他的非凡气度和人格魅力却是历久弥新、广为传颂。悠游卒岁的旷达,锻铁、抚琴、交游、坐而论道,这样的生活很让人羡慕。然而,送了嵇康命的那封与当局拒绝合作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中所言:越名教而任自由,非汤武而薄周孔。更是触怒了当局的敏感神经,这样的名士,他们是必除之而后快的。

    “至汲郡山中见孙登,康遂从之游……”嵇康曾从隐士孙登游,孙登默然以对,临行前说:“君烈而才隽,其能免乎!”后又从另一隐士王烈游,得到的评语是:“叔夜志趣非常而辄不遇,命也!”都是说嵇康才具过人而烈,这也是嵇康不容于当权者的原因,故而嵇康临死之际说:“昔惭下惠,今愧孙登!”嵇康的悲剧运命是统治者的无道和昏乱所致,并不是他的格缺陷,而耿介忠贞之士在政治黑暗的时代必然得不到统治者的原谅,这是不言而喻的。

    今天,嵇康的事迹广为传布。而在当时,竹林七贤的风采也是使人炫目不已。阮籍的穷途而哭,刘伶的放纵狂饮,阮咸的主婢同载,向秀的《庄子》译注……都是那么的引人入胜、心神向往。而这和正始时期的政治黑暗与恐怖的氛围有关,然山涛、阮籍、向秀终于仕官,是不得已,这就更让人觉得嵇康的精神力量之可贵!

    想罢这些,更让人对嵇叔夜的旷放隐逸的襟抱心向往之……是啊,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历史的履痕逐渐褪去光环,嵇康的人格和却永远让人记颂!赋新篇以纪,灿华夏增辉,我们应该永远铭记嵇康和竹林七贤,他们的风姿永远镌刻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挥去……

重要声明:小说《谋士三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