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二

    之前说过南宫飞露出了坏笑,于是决定要玩弄一下这个小花痴。

    南宫飞从衣服兜里把烟拿了出来,抽出一只,叼在了嘴上,然后去摸打火机。

    “恩??忘记带打火机了!!”南宫飞自言自语中,随即,朝小花痴走去。

    “嗨!美女,有火吗?借个用用”

    “有,有“小花痴急忙答到。她边那个带眼镜的女生,脑袋蹦出来了3个惊叹号,心想:你Tm都不抽烟,哪来的火,我!?!~?!?~~$%%($#@!~!!@#$%^&你的。

    南宫飞见小花痴回答的比较快,便说到“那借来用下”“哦....“小花痴开始到处乱摸找打火机。但是,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南宫飞那张充满电的微笑着的脸。

    “啊....这个.....那个.....我.....我忘记.....我不会抽烟了...”

    花痴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尴尬ING......)

    “不抽烟你说你有打火机?”

    南宫飞皱了皱眉,苦笑道。但是谁又知道南宫飞这时候心中早已经乐开了花,没想到歪打正着,小花痴不抽烟根本不在计划内,哈哈!算她倒霉!

    花痴一看,尴尬的场面使她下不来台,赶紧看了下周围谁在抽烟。急之下,转间看到后有个小四眼桌上放着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于是伸手就拿了过来。四眼看到有人抢自己东西,站起来就要抢。结果一看是小花痴,似乎又有所顾虑坐下了。(这是为什么呢??..一会告诉你...^_^)

    花痴拿过打火机,啪啪的打了N下才打着,可是不巧,火苗呼的一下喷出来好长,南宫飞反映还真及时,一闪,就躲开了这“燃眉之火”。

    小花痴一见差点烧到自己心中的王子,梦中的人,吓坏了,一时惊慌失措,变的手忙脚乱,又拿打火机又拿纸巾要给南宫飞擦。

    在场的人几乎都把嘴里的东西笑喷了出来,可是喷归喷,又都不敢笑出声来。

    因为..........

    这里简介绍下这姐妹两吧:

    姐姐:

    带眼睛的那个;

    姓名:宝宝

    生:1989年7月15

    高:168cm

    体重:49KG

    材绝对一流,但是格沉稳,智商过人,喜欢和人玩头脑战,轻易不出手,被人称为白玫瑰。

    妹妹:

    姓名:贝贝

    生:1989年10月1

    高:174cm

    体重:59KG

    材也可以算是魔鬼材了,比姐姐材还要好,格是典型的花痴型,看到帅哥不会走路的那种,喜欢和别人玩真人PK,有暴力倾向,属于大无脑的那种,被人称为黑玫瑰。

    由于二人的格正好互补,所以在一起很玩的来,家庭背景也都算是不相上下的牛X。二人的的父亲,有钱、有权、有人,导致二人在认识到现在办什么事所向披靡,一般人也惹不起她们姐妹俩。当然,南宫飞也有所耳闻。

    南宫飞自己接过了打火机,点着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问道:“妹子,玩什么游戏啊,带我一起玩吧??“

    “我?嘿嘿,不知道,啥都玩,你都玩啥?”花痴玫瑰答到。

    “我?我也不会啥,就会不几个,玩的还不怎么样……“

    “那你说说看,你会啥,我看我会不”

    “我啊!就会跑跑卡丁车啦,QQ音速啦,劲乐团啦,劲舞团啦,QQ飞车了,泡泡堂啦……”

    “等等……你直接说你不会什么吧”花痴玫瑰打断了南宫飞的话问道。

    “我……我不会……不会……“南宫飞一时还真回答不出来不会什么游戏。

    “你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会什么,这样吧,你QQ多少,我加你“花痴玫瑰是想尽任何办法都要得到南宫飞的联系方式,哪怕只是QQ也好啊。

    “你加我Q吧,*******(此处省略)我叫南宫不落”

    (额,貌似是什么游戏里的音乐

    --!)

    “南宫……不落……好耳熟……”花痴玫瑰好象在思考什么……

    “啊!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录过几个游戏视频?超变态的那种,那人是你不?”

    “呃……好象是录过那几个垃圾视频……”南宫飞其实早就忘了是什么时候录的了。

    “啊!!!”花痴玫瑰到抽了一口冷气,“还垃圾啊,妈妈啊,我这辈子要有那成绩我就烧香拜佛了,我的姐妹们看了你的视频后说都要以相许呢……”

    “不过~我不会!”花痴玫瑰既然滴滴的后补出了这句。

    南宫飞皱起了眉头,因为南宫飞最讨厌这种慕虚荣的女人。

    “我说妹妹,咱认识了10几年了,第一次见你撒啊……哈哈哈哈”白玫瑰还露出了一副不正经的坏笑。

    “哇……哇……我要吐了!!”白玫瑰彻底要崩溃了,既然还在装吐。

    “去去去!什么和什么啊!!!”花痴玫瑰的脸又红又烫,估计这时候打个鸡蛋上去都能烤熟。

    “好了,你加我吧,我去我包间了,有什么事咱们QQ聊吧……”南宫飞向自己的包间走去。临走还冲花痴玫瑰微微一笑,抛了个眉眼。

    这一笑把花痴玫瑰可彻底电到了,晕头转向的,找不到北了。

    南宫飞来到了包间门口,推门进去,一开灯……

    “……………………”南宫飞一下就呆住了。

    南宫飞推门进了包间后,惊呆了。

    因为,设计的太夸张了!

    墙用的是白桦树的墙纸,电脑桌是竹子做的,电脑还是以前的电脑,一进门就正对着电脑,右变是冰箱,里面放的依旧是南宫飞喜欢的东西,不过啤酒被换成了饮料(貌似有规定说网吧不得卖酒?)。进门左边是一道水泥拉毛墙,还镶嵌这大小不等的鹅卵石。上面还镶着一个玻璃柜子..里面放的都是南宫飞比赛得的一些奖品了、奖杯了、奖状了,还有获奖时的照片,摆了满满一柜子。墙最左边还有个小门,是塑推拉门,外面被也被竹子包着,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往右一拉,拉开了门,进去看到一个大电视机,右边是,搞的和卧室满像的,估计显示器就是这么设计的,为了南宫飞泡妞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此观点为个人猜测)。

    还有个大窗户是斜最着小门,窗户朝南,虽然空间不大,但是设计的很合理,没有浪费。“哇靠,怎么搞的我要在这过子似的”南宫飞苦笑着喃喃自语。其实他很喜欢这种类型的装修,就是感觉有点铺张浪费,于是呼转头就要去找显示器。

    结果一转头的工夫,显示器正好近来。

    “怎么样?还满意吗?”显示器问到

    “这可是为你专门设计的”

    “满意是很满意,但是这要花很多钱啊!”南宫飞在所有人眼里只是个月工资几千块的工薪阶层。

    “好了,以后这包间别给我专用了,有人要就叫他们用吧“南宫飞很不好意思人家这么对他,这会使他非常之不舒服。

    “诶?那怎么可以,这是专门给你准备的,哪能别人说用就用”显示器一脸严肃的说。

    “要么这样,装修多少钱。我出了”说着南宫飞把拿出信用卡就甩给了显示器。

    显示器一把就把卡甩了回去,“死一边去,我还在乎你这点钱?在说当出要不是你给我解围,我这不早叫人砸了好几次了。你还跟我客气啥”。

    “那我出一半吧”南宫飞实在感觉过意不去。

    “你!“显示器有点不耐烦了,“好,你不是要出钱吗,那我花了500快,你出一半,给我250吧”。说着..显示器既然上来抢南宫飞的钱包了,

    南宫飞还没反映过来,见显示器上来用抢的,急忙躲闪。

    二人这就打闹在了一起,闹着闹着,显示器老婆闻声走了近来。

    “我当是谁呢,和我老公闹的这么夸张,原来是电源回来了啊”。

    “啊,是啊嫂子”南宫飞停止了打闹。

    显示器媳妇:

    绰号:数据线;材好;又什么都知道,所以给起了这么个绰号;

    数据线比显示器生大两个月,而且比显示器高大半头,二人挎着胳膊走在一起,感觉像是有钱老板带个小二,“你还不走啊,我都困死了,明儿个还有事呢你不知道,啊……”数据线打着哈欠道。

    “啊,对了,电源,你这几天有事没?过来给我盯几天网吧,我和你嫂子回趟家,这一直就想回家,就是网吧这边太忙了,放不开手,正好你回来了,来帮我盯几天,我还放心点”显示器无奈的说。

    “呃,那好吧,没什么大事,你信的过我我就帮你看呗,出了差错别找我哦,丑话说在前面”南宫飞打着哈哈。

    南宫飞其实很不愿意干这事,可是出于二人的交,又没办法拒绝,就勉强应了下来。

    “那好吧,明天你就正式上班吧,工资没有,吃喝管够,有喜欢的小妞,你也可以……哎哟!!!”显示器一脸Y笑的说。话还没说完数据线迎头就是一巴掌“好事你不行,这事你一个顶俩,欠揍!!!”

    显示器无奈的捂着脑袋...

    数据线哈气连天的道“走了走了,回家了,那就这样吧,电源,你现在就开始帮我们照顾网吧吧,我们也不和服务员他们说了,电脑出问题你找技术主管,没钱就去吧台拿,我会给吧台留下话”。

    说着就拎起显示器的耳朵往外拽,“哎哟!哎哟!!轻点,疼啊”显示器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南宫飞,就跟灰溜溜的跟着媳妇走了。

    南宫飞见显示器这么怕媳妇,还被媳妇修理成这样,简直都乐疯了。

    “算了,他怕他的媳妇,我打我的游戏……”说着,南宫飞打开电脑开始了自己的游戏之旅。

重要声明:小说《哭泣的杀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