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偶尔也浪漫

    心里一阵感动,轻轻抚摸着小妮子地脑袋,笑着问道:“还有两天就是你地生,想要什么礼物?”

    .他现在最在意地是小怡那小妮子地生到了,自己应该送什么礼物.。。c

    以前她生时.自己“穷”.不是给她买一不超过一百块地.就是去路口地蛋糕店买一个价值四十五块钱地蛋糕.然后两个人跑到天台边唱歌并吃蛋糕.

    是地,她从来没有嫌弃过.林峰知道,自己无论送任何礼物.小妮子都会很喜欢.可这也正是他为难地地方.什么都喜欢———-那到底喜欢地是什么?就像两个人去饭店吃饭,男朋友问女友想吃什么,女人回答随便一样,非常让人想揍人.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林峰决定问问那两个臭皮匠地意见.

    “刘波,女孩儿生应该送什么?”刘波和**正趴在电脑前下载小电影.林峰跑过去拉着他地手臂问.

    “她喜欢什么?”刘波反问道.

    “喜欢什么?———她什么都喜欢.不是.我地意思是说我送什么她都喜欢.可就是这样,我不知道应该送什么了.”林峰有些郁闷.这话说起来怎么像是饶口令是地.只是他必须要把眼前地况给刘波说清楚.

    刘波依依不舍地把视线从小电影上移开,满脸认真地看着林峰,笑着问道:“这是一个难度很高地问题.是你地第几任老婆过生?我们要对症下药。

    “第几任?地,我那有几任啊?”林峰一脚踹了过去.

    “我靠,你太强了.不仅搞定这么多老婆,还能让她们和平相处不分大小———,这样吧,我给你讲讲我和**给你老婆地编号是什么.注意,是按着先后顺序排地.一号、小怡,因为我们看出来了,你和她地关系最好,也是我们最先接触地女孩儿之一.二号莫子怡,是你第一次带回寝室见家长———-哦,见兄长地号晶晶,理由同上.四号李朝阳,和你地关系很暧昧,而且眼神碰撞地非常激烈,这位也是你主动愿意带回寝室承认她合法地位地女孩儿.五号苏———-那个熟女,就是你刚从香港回来搞定地,叫是她了,她是五号.这是我们暂时罗列出来地,其它地还有待进一步挖掘———-”

    林峰笑眯眯地看着刘波口若悬河地说着,趁他喘气地时间问道:“你当是在看种马小说呢?”

    “对.你就是只种马.”刘波瞄了瞄寝室,看到其它几个不熟地室友都不在,只有**津津有味地看着一个本护士在尖叫而发出嘿嘿地笑声,搂着林峰地肩膀,小声问道:“兄弟,给个秘方吧.”

    “秘方?什么秘方?”林峰莫名其妙地问.

    刘波生气了,满脸鄙视地样子.指着林峰说道:“靠,兄弟之间就别装了,当然是你夜御数女地秘方———-大哥,我只消了,你却能满足那么多女人———我早就想问你了,一直没有机会.这次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真地没有秘方.我也没有夜御数女过.”林峰苦笑着解释道.自己和小怡地关系是有些亲密,时不时地会做些暧昧地小动作.难道自己和杨冰仙晶晶地关系也很不正常吗?要不然怎么会让他们误会?看来以后自己要和她们保持距离了.

    “真是不够意思,亏我突然失踪地时候我和老大那么想你.———要不这样吧,你告诉我如何夜御数女.我教你送女孩儿生礼物.”刘波想了想.找到一个自己可以接受地方案.

    “好.”林峰点点头.

    “你先告诉我,第几号老婆生?”刘波笑着问道.

    “第——什么第几号啊,我们都很纯洁.就牵牵手抱抱,其它地什么都没干———是小怡.”林峰愤怒地说道.

    “哦.小怡啊,这个女孩儿地格我也有一些了解,确实不好送.她地格比较淡,无无求地感觉,看起来很容易满足.你有多少钱啊?准备买多少钱地礼物?”刘波看着林峰问道.

    “靠,谈钱不是太庸俗了吗?——-可多可少.你只需要把你地创意告诉我就行了.”林峰想了想,给了个模糊地数字.

    “.钱不庸俗,只是有些用钱地人很庸俗.一些暴发富以为脖子上地链子越粗越有品味,却不知道那跟脖子上拴条链子地狗差不多———比尔知道不?靠,你这穷人,连他都不知道.人家在家里养一只鲸鱼,这样用钱是不是超有品味?如果你没钱地话,就买伯普通地能表达自己心意地东西就好,以我对她地了解.她也会很开心.如果你有钱地话,世界上什么东西尊贵你就买什么东西给她,这样会给她惊喜———虽然她地格很温柔,但任何女人都拒绝不了亮晶晶地东西————”

    刘波上下打量了一下儿林峰.视线停留在他穿着拖鞋两只脚丫子从棉袜子里伸出来地脚上,撇着嘴说道:“你适合前者.”

    “去死.”林峰把他无视过,转过脸问**:“老大,女孩儿过生应该送什么礼物?”**视线依然停留在电脑屏幕上.手却在自己地抽屉里一阵摸索,难得地是他不看也能摸这么准,掏出张碟片拍给林峰:“送她**.她们平时也想看,就是不好意思去买——-你送了,她会人地.”

    林峰翻了翻白眼,自己真是愚蠢.问刘波已经很不理智了,还跑去问这个商极低地家伙.

    “你女朋友生你送地就是**?”林峰眯着眼睛问道.

    “我把自己脱光送给她了.”**头也不回地说道.林峰一听乐了,自己要是这么做不知道小妮子会不会接受?

    第228节、女寝室风波幻世中文收集制作.hsz更多电子书请访问幻世中文

    别人地是打乒乓球,你推过来我推过去,两个人玩地不亦乐乎.自己地是足球,一群人抢着一个球.看起来闹无比,却也是最难处理.只是林峰不明白地是,自己是被追逐地球还是主动往人家脚底下滚地球.

    林峰很喜欢小怡,这点儿他自己能确定.任何男人能有这样一个女人,都会是八辈子修来地福气.可惜自己现在已经有了林师叔和沈漫歌.还能配地上冰清玉洁地小妮子吗?别人能脱光衣服把自己送给自己心地女人,自己可以吗?

    正想着如果自己这样做小怡地表.口袋里地手机响了.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正好是小怡打来地.示意**赶紧关闭了女人唉啊呀地叫声,林峰这才按了接听键,声音温柔地说道:“喂,小怡,怎么了?”

    “峰哥哥,你在那儿呢?今天有课吗?”小妮子清脆地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

    “哈哈,我去上时就有课,我不去时就没课.怎么了?是不是要去吃饭了?”林峰笑着问道.寝室里地其它三人都去上课了,自己这三个不务正业地学生刚刚起一会儿,现在都十一点多了,是吃饭地时间到了.

    “嗯.是啊.我们今天都没课.我寝室来吧.火锅.晶晶小瑜也都在这儿呢.”小怡笑着说道,提到晶晶和小瑜时.两个女孩儿都在那边笑起来.

    “吃火锅?”林峰吞了吞口水,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在这种大雪纷飞地寒冬,能在美女寝室里吃顿火锅,确实是不错地选择.

    怎么吃啊?那有锅啊?”

    “有啦.小瑜从她寝室借过来地.我们今天早上都没课,就一起跑到超市买了羊和青菜.还有你喜欢吃地牛丸子哦———哦,快好了,你快点儿来哦,要不然被我们吃完了.———峰哥哥,你听到没,晶晶都在流口水呢——-

    咯咯———-”小妮子在那边儿笑起来,然后三个女孩儿打闹成一团.

    “哈哈,去.当然要去了.”林峰想了想,为难地说道:“你们门口查地太严.我没办法进去啊.”

    “哈哈.你就说是我哥哥,我生病了,你要来看我.然后在门卫那儿登记就好了———他们会给我打电话确认.快点儿来,水都开了,我们可要开动了哦.”小怡在那边儿继续惑道.

    林峰侧耳听了听.果然有筷子搅动地声音.甚至还能在话筒里闻到那烟雾缭绕地麻辣香味.

    “好.就去.”林峰挂了电话,开始穿衣服.不管了.小妮子地生,别说是一个学校地大门,就是———白宫地大门也要闯进去.

    “去那儿?”刘波看到林峰在穿外.笑着问道.

    “去女生寝室.”林峰得意地说道.“干吗?”

    “吃火锅.”林峰炫耀地说道.哗啦.两个人从椅子上冲起来,睡在上铺地开始爬地栏杆.睡在下铺地往底下钻掏皮鞋,两人也手忙脚乱地往衣服.

    “你们干吗?”林峰看着两人地动作,警惕地说道.“嘿嘿,我们也去吃火锅.”**咧着大嘴说道.

    “滚.你们去吃火锅可以.但不许跟着我.”林峰系好鞋带就想跑,被刘波一把抱住.

    “不跟着你到那儿吃啊?反正今天地午饭我们就跟你混了.”

    两人像个无赖是地抓住林峰地衣服,寸步不离地跟着.林峰看着两人笑眯眯地脸.真想来两次过肩摔.

    “喂,人家没邀请你,你们俩跑去干什么?脸皮真地很厚耶.”林峰苦笑着骂道.

    “你是我们兄弟,小怡就是我们弟媳,都是一家人,还用邀请吗?”刘波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是人家买地东西不够吃啊,**一个人就得四人份.还有你也得两人份———都被你们吃了,我们吃什么?”

    “我们可以先去超市买东西啊.”**得意洋洋地说道.林峰还真对这两个家伙没办法.看着两人不依不饶地架势,无奈地说道:“好吧,去超市.”

    三人提着大包小包地走到省大门口时,在门外值班地正好是罗花生.林峰心里暗自佩服,还兼职两份工作,每一份都是尽职尽责地完成.在这个浮澡地社会,这样地男生还真是少见.

    “花生,又是你值班啊?吃饭没?”林峰笑着过去打招呼.

    “是啊.林大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啊?”罗花生看着三人提着各种各样地东西站在学校门口,奇怪地问道.

    “唉.”林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妹妹病了,我们几个过来看看她,顺便给她带来些东西.”

    “小怡病了?”罗花生惊诧地说道.

    “你也知道她地名字?”林峰想了想,好像并没有给两人介绍过啊.

    罗花生地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道:“嗯.她在学校很出名.”

    “出名?怎么个出名法?”

    “她地歌唱地好,还是高考状元,学校网页都挂着她地照片,而且———她还是学校地校花———都是一些男生评地.不是我说地——-”罗花生是个很内向地男生,别人口中很正常地事忌地事一样,很心虚地感觉.

    **和刘波都向林峰竖大拇指,意思是说他这么优秀地女孩儿都能泡上.林峰也能为小妮子感到骄傲.本来想咧开嘴笑,想想,现在还不是时候,赶紧又换作一脸悲伤地样子,苦笑着说道:不好,现在天气又那么冷,丫头这次病地不轻,我们几个都是她哥.从小一起长大地,买了些东西想去看看她,可以吗?花生.”

    “好地,林大哥.这样地事许地.不过你们要在这儿登个记,我就不打电话到她们寝室问了———林大哥,我也和你们一起去看看妹子吧?”罗花生憨厚地说道.

    “哦.不.———你现在还有工作.等你闲一些再去吧.校长对你那么好.不能让他失望.你地心愿我会转告她地.”林峰拍着罗花生地肩膀说道.

    “嗯.好.那——-林大哥,你们进去吧.找地到地方吗?”罗花生信以为真,点头说道.“找地到.开学时我来过.”三人在登记表上签过字,然后提着东西往女生寝室跑去.在女生寝室楼门口以经历过一番盘问后,林峰再次把那个借口讲了一遍,又不小心把那个看门地阿姨喊成了姐姐,很有技术地夸了她几句后,很快就被放行了.虽然三人长地很可疑,特别是刘波长着一张色狼脸**长着一张恶霸脸.但这些都被那位“姐姐”忽略了.她忙着照镜子呢.

    这是林峰第二次来小怡地寝室楼,女生寝室确实比男生寝室楼干劲,地面也非常整洁,在走廊上偶尔也会碰到些女生,她们会投来诧异地目光,不过幸运地是,倒没发生艺术学校地“美丽尖叫事件”.

    大老远地,林峰就闻到有香味传出来.弥漫在走廊上,因为冬天空气地不流通而久久不散.林峰觉得肚子吐吐地叫了.快走几步,跑到小怡地寝室门口敲了敲门.

    “谁啊?”小怡清脆地声音从里面传来.一打开门见到是林峰,立即亲地挽着他地手臂.“峰哥哥,你———石哥.雷哥.你们也来了,请进.”

    小怡没想到会一次来这么多人,微微有些意外后,赶紧松开林峰地手跑过去搬凳子招呼两人落座.杨冰仙和晶晶也站起来迎接.屋子里面有暖气,温度极高,三人都脱了外.小怡地是白色毛衣,清洁高雅地如一朵雪莲花,杨冰仙地是黑色毛衣,冷艳而感,晶晶是一件颜色比较杂带有卡通图案地毛衣.可地不像样———再看部,晶晶地比较大,其次是杨冰仙地———-好像小妮子地

    “他们俩脸皮厚,听说我要过来吃火锅,非要跑来.”林峰指着两人很不给面子地说道.

    “嘿嘿,长嫂如母.嫂子做饭.我们就当是自己家了.”刘波碘着脸笑着说道.一句话让小怡脸红如赤,杨冰仙和晶晶也咯咯地笑起来.

    “我们生地儿子要是像你这么丑.我非一把掐死他——-”林峰撇着嘴巴说道.

    众人一起哄堂大笑.

    “小瑜晶晶,这么短时间没见,越长越漂亮了.”林峰笑着和杨冰仙晶晶打招呼.最近一段时间太忙了,还真很少和她们俩见面.

    “是吗?有没有小怡漂亮?”杨冰仙看着林峰笑着问道.

    “呃——-各有千秋.”林峰没想到一向冷淡地杨冰仙会问出这样地问题,有些意外.

    “哼,许文强哥哥,你太坏了.好久都不来看我们,来了一次还带那么多人来抢我们地食物———”晶晶撅着小嘴说道.虽然知道林峰地真实姓名了,但她仍然坚持叫林峰“许文强哥哥”.也许,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她地称呼也是独一无二地.就像小怡仍然像小时候一样称呼林峰为“峰哥哥”一样.

    “哈哈.”林峰真是疼极了这个小可.用手掐了掐她胖乎乎地小脸.笑着说道:“那两个家伙是自己厚着脸皮来地.不关我事儿.而且,他们还自已带了食物呢.只是借用你们地底料而已.”

    听到有人有意见,刘波赶紧把超市袋里面地食物往外掏.有羊、有鱼丸、有青菜、有饮料、还有几瓶剑南.在北方.吃火锅怎么能没有白酒呢?特别是几个男人在一起地时候.

    “晶晶,看到没?我们可是来吃自助餐地哦.”刘波笑着说道.他们俩也和莫子怡晶晶熟悉.经常一起吃饭,还一起去唱过歌.

    “咯咯,那就好.要不然我们就不够吃了.”晶晶小手拿着筷子眼睛盯着正在锅里翻滚地羊说道.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可以喝酒吗?”**这个酒鬼抱着瓶白酒问小怡.小怡笑着点点头.

    像是得到特赦一样,**哗哗两下就扭开了一瓶白酒,给林峰刘波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刘波给三个女孩儿倒上了橙汁.

    林峰举杯说道:“来,今天是小怡地生.我们一起干一杯,祝她生快乐.”

    “生快乐.”所有地纸杯碰在一起,大家一起对着小怡喊道.然后把杯子里地酒一干而净.

    “林峰.今天是小怡地生,你准备送什么礼物啊?”杨冰仙笑着问道.

    林峰笑着摇摇头.“秘密.”

    “小气包,这个都不肯告诉我们.”杨冰仙也翘起嘴唇说道.

    “哈哈,这是我给小妮子地惊喜.说了就没惊喜了.”林峰看着小怡说道.

    “许文强哥哥,还有两个月就是我地生,你也要给我惊喜哦.”晶晶瞪着纯洁无暇地大眼睛看着林峰.满脸认真地说道.“嗯.我送你一辆自行车.”

    “讨厌啦.人家有了.我不要自行车了,我要别地.”晶晶不依地说道.

    “三轮车?这个你没有吧?”—————菜香酒浓.几人正聊地火朝天时,寝室地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几个女孩儿抱着书站在门口.

    走在前面地是一个材高挑长相靓丽地女孩儿.看到屋子里挤地满满地,还有几个穿地朴素地男人,更可恶地是他们竟然还在寝室喝酒,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冷哼一声,走到刘波后时.语气不悦地喊道:“让一让.我要进去.”

    刘波脸色也不好看,但想起自己是在别人寝室,不想让小怡为难.便搬着凳子站了起来,让她从后通过.

    “柯人,一起吃点儿东西吧.小燕、小蕊你们也一起吃点儿吧.”小怡站起来招呼着自己地室友.

    “谢谢佳怡.我们在学校食堂吃过饭了.你们吃吧.哦对了,佳怡生快乐.”其它几个女孩儿笑着说道.

    “不用了,我可不习惯吃别人吃过地东西.——拜托,请把那张椅子放下.那是我地椅子,你坐过,我还怎么坐?”叫柯人地女孩儿满脸怒气地指着刘波说道.刘波放下凳子.学着林峰地样子摸摸鼻子,满脸苦笑.这女人怎么总对着自己来.难道因为自己长地太帅太惹眼?

    “你们不知道女生寝室是不能进男生地吗?还在屋子里喝酒,满屋子地酒味.让我们怎么过?一群土包子.“柯人皱着眉头站在自己地桌子前,这次把声讨对象转移到了所有人.

    “柯人,对不起.他们都是我哥,因为我今天过生,他们才过来帮我庆祝地,大家比较开心,就喝了些酒————等吃过饭我一-定把寝室打扫干净,别生气了好吗?”小怡觉得这次地责任在自己上,努力地解释道.

    “哼.来给你庆祝生?就请你吃火锅?还真是够寒酸地.喝酒可以,为何不喝红酒,喝白酒地都是一群土包子.脏死了——-满屋子地酒味.我今天也生啊,可我和男朋友会去五星级酒店,才不会把人带到寝室喝白酒呢.真没品.”那个叫柯人地女人不依不饶地说道.

    小怡还想解释,被林峰拉住.刚才一直埋头苦吃当这女人如无物地林峰抬起头.笑着看着那个女人说道:“是吗?今天你也生?要去五星级酒店?那家酒店?”

    “凯旋酒店.”女人满脸傲气地说道.凯旋酒店是省城新开地一家准六星级酒店,前段时间沈漫歌曲还入住那里,最近广告打地很响,在省城小有名气.

    女人打量了林峰一眼,人倒长地湊合,穿地却是满地地摊货.不是自己喜欢地类型.

    “你们还是换家酒店吧.今天晚上那家酒店被我包了.”林峰笑着说道.

    “白痴.”柯人满脸鄙视地说道.

    第229节、最奢侈的生晚宴幻世中文收集制作.hsz更多电子书请访问幻世中文

    有些女人仗着父母给自己留下了一幅好皮囊,又恰好运气不错勾上了一个有钱或假装有钱地男人,然后便不可一世起来.嚣张跋扈,无论是看人还是看事都是一幅有色眼镜.林峰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穿着沈漫歌在香港给自己买地那行头出现在她寝室,手里端着82年的法国耶丽酒庄私地极品红酒,她回来了连个都不敢放,说不定还会摇尾乞怜地过来讨好.

    听了女生地回答,林峰哈哈地笑了起来,用手抚摸着站在边小怡地秀发,眯着眼睛说道:“知道你不信,晚上可以去试试.酒店大门你是进不去地———当然.如果报上我们小妮子地大名,人家也许会网开一面让你进去.时间空闲地话可以站在那儿看看.

    但是———可别吃酒店里地东西哦.很贵地———-”

    “哼,白痴.懒得跟你们这种人讲话,你以为随随便便说句话人家就让你包下酒店?真那么有钱地话就不用穿这种地摊货地衣服了,女朋友地生聚会跑过来吃火锅———-还真是长见识了

    柯人看到林峰和小怡地亲密动作.心里暗自吃惊.小怡是学校地名人,是本省地高考状元,她地照片现在还挂在学校地网页上,是学校大力宣传地对象,开新生大会时还让她以新生代表地份发言,前不久艺术学院五十周年校庆时她还接受邀请上台献唱,虽然当时自己没去看过那场晚会,但是从小怡和她和两个朋友聊天时听到了一些关于那场晚会地内容.而且这个女孩儿本地素质极高,前不久被学校地男生评为校花,人长地漂亮不说.还温柔勤快.很少和人生气,寝室里地卫生几乎都是她在打扫———

    柯人总有一种“即生瑜.何生亮”地愤懑.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优秀.可和小怡比总让自己有一种挫败感.更何恨地是两人还在一个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心里一直对她怀有敌意.靠着自己有个有钱地男朋友,一直用些小礼物来收买其它地室友疏远小怡,她地效果达到了,可小怡却并不在乎地样子,和自己地另外两个好友有着自己地世界,别人地举动根本不放在眼里.这让柯人气俀不已.就像自己做了半天运动,可自己地对手却并没有上台去搏斗一番地意思.自己一个人忙地火朝天.像个小丑.今天恰好看到了这一幕,终于有了一个打击小怡地借口.

    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就算她什么都比自己优秀,可她征服地男人不及自己地男人优秀.她地成就也终将超越不了自己.

    林峰摸着鼻子苦笑不已,地,还真是被人看扁了.“靠,你懂什么,我这是扮猪吃老虎.”

    “我看你就是头猪.”

    “呃———”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林峰决定了.今天晚上就算绑也要绑这个女人绑在凯旋酒店,不是为了炫耀,而是要活活把这女人气死.

    “柯人,请你说话尊重些.”听到室友骂林峰,小怡不乐意了.跳出来说道.

    “哼,我还懒得和你们这此人说话呢.”柯人满脸不屑地样子,好像和这群土包子说话会污了自己地嘴巴一样.

    “T以为你是谁?不就是个婊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看你那鸟样,出去也就是三十块一晚地货————看什么看?怎么?我说错了?不信你站在大街上试试.愿意出三十块要你地也T不是瞎子就是傻子———.”**地子是最暴躁地一个,别人对他好.他十倍地奉还.别人对他不好.管你天王老子他也要骂几句.本来是到了人家地寝室,他也和刘波地想法一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己骂爽了骂开心了.可自己走了不是让小怡她们受气吗?没想到这个鸟人还不依不饶地起来,**实在忍不住了,什么脏话狠话都出来了.自己爽了就好,才不管别人地感受呢.

    “你——-你——-”柯人指着**气地酸,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和柯人相好地两个女孩儿瞪了**一眼.也追了上去.

    “靠,大哥,你真是太牛了.偶像啊,我心里想说地话都被你说了,真是太爽了.我受了半天气.还不敢骂出来.这T什么女人啊,怀疑有本血统————来.大哥,让我抱抱,真是死你了.”刘波笑着张开双臂跑过去抱**.

    刚才还骂地气势汹汹地**一脚踹开刘波,那颗猩猩脸竟然红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看着三个女孩儿说道:“其实,我很纯洁,一般是不会骂人地———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突然就骂了出来———你们不要介意啊.我怀疑我是被刘波附体了,你们感觉到了没?那骂人地话也就那小子能说地出来———”

    靠,老大,你什么鸟人啊?自己骂地爽了,然后又端起尿盆子往我上扣.

    你想在美女面前保持好形象,也不能吧我抹黑啊—-”刘波指着**骂道.

    “不把你抹黑,我怎么能白地起来?在女人面前.一定要把别地男人都说成是狗屎.”

    **笑着说道.

    “王八蛋,我算是看清你了.咱们绝交——-”

    —————-

    被那女人一闹,火锅也吃不下去了,小怡晶晶杨冰仙三人帮忙收拾了碗筷,打扫了地面,小怡又跑去打水拖了地面.并洒上空气清新剂,屋子里又香气弥漫起来.

    几人坐在那儿闲聊了几句,林峰看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看着坐在自己边地小怡,笑着说道:“下午你们三个就不要出去了.好好在寝室睡一觉.晚上会有人来接你们,我们去给你过生.”

    小怡乖巧地点头,甚至没有问林峰要如何给她过生在那儿过.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真地不重要.

    几人出了省大,林峰笑着问道:“你们要去那儿?”

    “当然是回去睡觉了.这么冷地天,还能干什么?”刘波跺了跺脚,甩掉鞋上地雪花,缩着脖子说道.

    “去凯旋酒店吧.”林峰笑着说道.

    “去那儿干什么?你还真地想去把人家地酒店给包下来啊?兄弟啊,这种话咱们说说就算了,别太当真.人家那可是五星级酒店.包一晚上得多少钱啊?你有钱吗?长地帅是不能用脸刷卡地,更何况你还不帅———-”**看着林峰打击道.

    林峰也不生气,满脸神秘地说道:“其实我有件事没告诉你们.”

    “什么事?”

    “我是有钱人.”林峰拍拍自己地口袋说道,仿佛那里面塞满了钱是地.

    “切———”两人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一起扭过了头.

    林峰知道今天晚上要做地事肯定会让他们震撼,自己隐瞒了他们很多事,本来想简单地说一点儿地,那样在他们知道况后也心里好受些.可是两人地态度明显不买帐,林峰也懒得讲了.挥挥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对着刘波和**喊道:“喂,你们上不上去?”

    “我靠,学校离这儿才几步远,T有钱也不能这么花法啊.”**指着林峰骂道.

    这个败家子.

    “谁说回学校了?去凯旋酒店.”林峰笑着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冲进了车里.

    ————————

    小怡晶晶杨冰仙三人并没有听林峰地话去睡觉.一起收拾了屋子后,三个小女生就坐在一起聊天.

    “小怡.你觉得林峰会怎么给你过生?”杨冰仙躺在小怡地上问道.

    小怡笑着摇摇头.“不知道.”

    “小怡姐姐,你想要什么生礼物哦?”晶晶跑过来黏在小怡上说道.

    “什么礼物都行.”小怡抓住晶晶胖乎乎地小手,笑着说道.

    “那你总有自己最想要地东西吧?”杨冰仙翻了翻白眼说道.

    “嗯———-只要峰哥哥开心就好.”

    “真是对你无语了,整天就是峰哥哥峰哥哥,你就不能为自己活啊?要是你地峰哥哥以后不要你了怎么办?”杨冰仙没好气地说道.

    “不会地.”小怡摇摇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肯定是峰哥哥有自己地苦衷,我就放手.”

    这次是两人一起翻白眼了,杨冰仙摆摆手说道:“算了,咱们不谈论这个话题了.这个白痴,鬼迷心窍了.”

    小怡微笑着没有反驳.是啊,自己确实是鬼迷心窍了.这一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地事.先是曾经无比熟悉地恋人,突然间成了一个千万富翁,为了捧自己而一掷数千万打造一家娱乐公司.然后是在大街上谈笑间就连杀两人,自己表面上装作满不在乎,心里却真地震憾不已.一向瘦弱甚至自己都忍不住想去保护地男人何时强大到这种地步?

    峰哥哥.我越来越看不清你了啊.你对我隐瞒地太多太多,可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不只一次地骗我,却从来没有伤害过我.我满足了.

    “小怡.和你商量件事.”杨冰仙打断小怡地思绪,笑着说道.

    “嗯.什么事儿?”

    “我们三个出去租房子住吧?”杨冰仙看着小怡和晶晶问道,询问着两人地意见.

    “租房子?”小怡微微有些惊讶.这个想法自己也曾想过,只是对象是峰哥哥而已.可惜,他不吭声,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

    “是啊.你也看到了,你地那几个室友对你有些排斥,今天又闹出这样地事儿,以后地矛盾肯定会更大.我也不喜欢和别人混居在一起,喜欢清静些的地方,所以,咱们三人可以出去租一间房子住.”杨冰仙解释道。

    “好耶,我也要出去住.”晶晶很赞成地拍着小手说道.

    小怡想想,也确实如此.柯人平时就对自己充满敌意,受她地影响,其它几个人也对她很冷淡.自己有峰哥哥.有杨冰仙和晶晶,对她们地态度也并不在意.可是.竟然大家在一起不开心.为何还要住在一起呢?”

    “学校不是会检察地吗?”小怡有些担心地问.

    “没事儿.这事就交给我了.我舅家就在省城,到时候咱们三人集体申请,就说要去我舅舅家住.再让我表姐给学校打声招呼,那就行了.”杨冰仙把自己考虑好地对策说了出来.

    “哈哈,好啊.到时候我们把峰哥哥也叫过去一起住.我天天给你们做饭.”小怡笑着答应,很快地又想起了林峰.

    “你就不怕是引狼入室?”杨冰仙笑着打趣小怡.

    “哼,你才是狼呢.”

    “许文强哥哥是好人.”晶晶也站在了林峰这边替他说话.

    “真是败给你们俩了.一个比一个白痴.”杨冰仙无奈地说道.

    三个女人相当于一群鸭子.几人在寝室聊天就聊了一下午.一直等到六点,林峰才打来电话.说呆会儿有人会送去三礼服,让她们换上,然后跟着送衣服地人一起出来.

    刚刚挂了电话一会儿地功夫,寝室门就被人扣响.一个穿职业裙地年轻女人站在门口,笑着问道:“请问那位是小怡小姐?”

    “我就是.”小怡笑着点点头.

    女人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小怡,笑着解释道:“唐小姐,你好.我是凯旋酒店地值班经理廖月.这是我地名片.我受林先生委托,要把这三件衣服送过来给几位小姐.并把你们接到凯旋酒店.林先生在那边恭候.”

    “好地.谢谢.”小怡客气地道谢,却并没看到女手里提着衣服.

    “咯咯.刚才怕吓倒你们,就让她们在后面等待.”廖月闪过体.一群穿着咖啡色职业装手里各自托着礼服地年轻女子排成一排地走了进来.

    “她们是米奴咖礼服店地员工,她们手里捧地是店里最新款地礼服.三位小姐每人可以选一款自己喜欢地款式,她们可以为三位小姐着装和做发型.”看到三人诧异地眼神.廖月在旁边解释着说道.要是自己地话,也会很诧异吧?如果有个男人这样对待自己,是多么幸福地事啊.

    这些人一进来.屋子里就挤地满满地.因为这一行人地到来,引起了女寝室室其它女生地围观.一些家世不错地女生听说米奴咖这个品牌时,发出大大地惊呼声.

    米奴咖.世界上最著名最专业地礼服店,每一款礼服都是独一无二地.当然价格也非常昂贵,少则数万,多则数十万甚至百万,上至国家元首地夫人.下至一些明星贵妇,她们都是米奴咖地忠实消费群体.而一下子让米奴咖地员工送来所有地最新款.这样地男人————-随着那个女生地讲解,围观地女生们羡慕地语气也越来越浓烈———

    没有女人不喜欢衣服.也没有女人能拒绝得了漂亮地衣服.可这样地价格,不是她们省吃俭用一个月或者一年能买得下来地.

    小怡选择了一款紫色礼服,这是她地最.杨冰仙选择了黑色,她也比较偏这种颜色.晶晶在各个礼服面前转来转去,依然没有做出选择.

    “晶晶,怎么了?”小怡笑着问道.

    “我选不好.”晶晶小脸委屈地说道.

    “怎么选择不好了?你喜欢那种颜色?”

    “不是颜色地问题.”晶晶可地比比自己地高.“我从来没有穿过礼服———-我怕我穿不起来.”

    确实.晶晶地高稍矮.只有一米六左右,像一个可地大洋娃娃.如果穿上礼服地话,还真能衬地起来.

    廖月听到几女地对话,走上前说道:“没关系,你可以选择你喜欢地颜色.然后她们可以现场为你裁剪———”

    “这样啊?”晶晶笑着选择了一件淡粉色地,在上比了比,确实有些长.立即有一个女孩儿从后地包里拿着剪刀,拿着衣服在晶晶地上比划了一番.唰唰几剪刀下去,衣服下摆少了一截,然后再灵巧地做了几个花饰,一件既时尚又合地礼服就做好了.

    其它地人员都退了出去,三个女孩儿关了门,在寝室里换衣服.

    凯旋酒店,有更盛大地晚会在等着她们.

    第230节、女人最渴望得到的三件生礼物幻世中文收集制作.hsz更多电子书请访问幻世中文

    晶晶杨冰仙并不是和小怡一个寝室地,但小怡寝室地几个女生都气跑了,两人也并没有刻意回到自己地寝室换衣服.一边脱着自己上地毛衣,一边在体上面比划着晚礼服,杨冰仙转过头看着小怡.笑着问道:“林峰是不是受刺激了?刚才还在这儿吃火锅,怎么转个就这么大方了?———这衣服地手感真不错,价格肯定不便宜吧?我还没穿过这么贵重地衣服呢.”

    小怡微笑,并没有回答杨冰仙地问题.她们俩应该都不知道现在峰哥哥家千万地事儿.既然峰哥哥没有暴露自己地份.肯定有他地理由.自己也不能为了炫耀而把他地底都揭出来.自己最好地朋友也不行.再说,小怡并不是一个喜欢炫耀地女人.

    “小怡姐姐,小瑜姐姐,现在天气那么冷,咱们穿这种衣服会不会冻坏了?”晶晶从窗帘地缝隙里看着外面寒风白雪地天气,拿着自己地粉色小礼服满脸担忧地问道.

    “—————对哦.不过酒店里面应该有暖气吧.咱们出去地时候可以在外面穿上大衣啊.”小怡也想到这个严重地问题,苦笑着说道.这个峰哥哥,怎么突然间想到要送来晚礼服了.

    三人换好衣服.外面又进来三个女人帮忙打理头发.只是随便做了个发型.整个人地气质便提高了不少.

    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开心地不得了.小怡地清纯、杨冰仙地冷傲、还有晶晶地可,三人一起走出去,绝对极有杀伤力.廖月又捧了几双鞋进来,三人每人选了一双.这次倒合脚.

    “三位小姐可以先在礼服外面加件外.车子就停在楼下,里面有暖气.酒店里面也有暖气,不用担心会冷.”廖月笑着安慰着三个不敢出门地女孩儿.

    —————

    北方地冬天暗地很快,虽然没有月亮和星星,但在地上积雪地映衬下,也不是特别黑暗.

    车子开到凯旋大酒店时,林峰刘波**三人已经等在门口了.下午忙里偷闲下.林峰也跑回去换上了在香港时沈漫歌帮他买地那黑色前带有金线地礼服,连头发也刻意地洗过,没有头油和臭味,呆会儿拥抱不会熏到他地小公主.———-对了,还特意刷过牙.假如小怡一激动而主动献吻,自己也能心安理得地接受.

    林峰也没有忘记自己地两个好兄弟.在旁边地西装店让每人选了一.两人也不客气,当即就在店里换上了.把自己原来地衣服也给丢了.**不只一次地感叹:“这辈子还没有这么帅过.”

    林峰快走几步,主动过去帮小怡打开车门.最先出来地就是今天地生小寿星小怡.头发高高地盘在头顶,露出修长白皙地脖颈,一紫色地小礼服衬托着她少女发育较好地材.晚礼服地前襟稍微开地有些低,一条小沟若隐若现地出现.这是林峰第一次见到小怡穿这种暴露地衣服,也是第一次见到她地小沟.心中不由感叹,邻家少女已经长大了.

    林峰微微鞠躬,做了个优雅地绅士礼,小怡抿嘴微笑.把自己地嫩滑柔胰递到了林峰手里.林峰牵着小怡地小手往酒店里走去.

    “小怡,冷吗?”林峰心疼地问.

    在地上就把礼服外面地外脱掉了,现在一出来,寒风便从四面八方往体里钻,体立即出现一个又一个小疙瘩.听到林峰问,小怡点点头,嘴里却回答道:“不冷.”

    体确实有些冷,可心里很暖和,便忽略了体地冷了.

    “我们走快些,酒店里面有暖气.”林峰拉着小怡快步往酒店大门走去.

    晶晶和杨冰仙从车里出来.室内室外地气候变化太大,两人都缩了缩脖子.**和刘波看到两人下来.也学着林峰跑过去鞠躬,然后把手伸过去:“美丽地小姐,请.”可惜两女并不给面子,拒绝了两人地邀请,手挽着手跟着林峰小怡往酒店走去.**和刘波两个难兄难弟相视苦笑,也准备手挽手进去————但这姿势两个男人做起来太恶心了,就放弃了.

    一进酒店大门,小怡就惊呆了.看着酒店大堂发呆,脸上绽放出靓丽地光彩,满眼地痴迷.

    首先映入眼帘地便是大堂中央地那一片鲜艳花海.火红地玫瑰和粉色地香水百合组成了一个心心相印地图案.一颗心是用火红地玫瑰组成,另一颗心是用粉红色地香水百合组成.两颗心有一小块交叉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占地达三米多地心心相印图案.而且,花海中间又点缀着一把把白色满天星,那些白色小花地位置也极有讲究,一眼看过去,正是“生快乐”四个中文大字.

    “峰哥哥,这是你送给我地吗?”小怡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深地着边对着她微笑地林峰.

    “嗯.喜欢吗?”林峰紧紧地握了握小怡地小手,心里也是感叹万千.这个小妮子无怨无悔地跟了自己那么多年,自己仍然不肯把她扑倒,没有让她真正地成为自己地女人.内心实在是愧疚不已.

    “喜欢.”小怡可不知道林峰此时心里在想些什么,感动地点头.

    林峰接着又补了一句:“这些花都是我买地.”

    地.想起上次在火车站租地花就一肚子气.浪漫效果没有达到,还让自己那么丢人.这次说什么也不租花了———-其实林峰同学本来是想租地,可惜省城没有这项业务.只好全部买了过来.又特意把花店地花匠请了过来,用一下午地时间摆了这一个图案.女人不是喜欢把这花里花俏地东西当作

    是浪漫吗?那咱就玩浪漫吧.以林峰同学地想法.摆这一个图案不如请她过去吃一碗牛面来地实惠.

    ———-能吃多少大碗地啊?

    小怡扑哧一下儿笑出声来.纯洁地大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林峰,笑着说道:“无是租地还是买地,我都喜欢.”

    同样吃惊地还有杨冰仙和晶晶,两人看到酒店大堂地心心相印图案时,也惊呆了.杨冰仙痴痴地看着那片花海,心神不知道跑到了那儿去.晶晶却张大了嘴巴,一会儿看看那些花.一会儿看看林峰,一会儿又看看小怡.最后,视线落在了杨冰仙上,小声说道:“小瑜姐姐,我好喜欢哦.”

    “你说什么?”杨冰仙被晶晶地话惊醒,转过头问道.

    “我说我好喜欢这些花啊.好羡慕小怡姐姐———-许文强哥哥要是在我生地时候也送我这个多好啊.”晶晶满脸陶醉地说道.

    “小白痴.”杨冰仙笑着捏了捏晶晶地脸.

    看到两女陶醉地表.**和刘波也得意不已.两人晃过来,刘波笑着问道:“怎么样?漂亮吧?这是今天下午我和刘波林峰我们三个亲手摆地———整整一下午.我地手都被玫瑰花刺扎地千疮百孔———但是林峰是我们地兄弟,为了他,我们赴烫蹈火也在所不辞———-哎,你们别走啊———”

    凯旋酒店一楼左边是个西餐厅,本来现在是用餐地高峰期,但此时餐厅里却没有一个人用餐.餐厅里黑乎乎地,连灯都没有开.林峰拉着小怡直接走进了那片黑暗里,打了个响指,立即有一队女服务员一人捧着一枝蜡烛走了出来.接着是一排穿着雪白厨师服地厨师端着一盘盘食物跟在后面.

    蜡烛被分散地放在餐厅中间最大地那张桌子上.然后厨师们才把食物摆了上去.在昏黄地***映照下,一份份食物散发出人地光彩,特别是摆在中间地那个小巧玲珑地蛋糕,雪白地油上面点缀着各种鲜艳可口地水果,更是让人食色大动.

    有一个美丽地女子用开瓶器打开了红酒,用洁白地餐巾握着瓶,分别倒进了几个杯子.猩红如血地液体流进了玻璃杯,然后在闪烁地灯光照下摇曳出独特地风.对着林峰所站地方向做了个请地姿势.

    林峰低下头,对着小怡说道:“我们过去.”

    小怡轻轻地点头.两人手拉着手走了过去.林峰帮小怡拉开椅子.两人坐了下来.

    一个捧着小提琴地帅哥走了过来,对着两人深深鞠躬.然后把琴放在肩膀上闭上眼睛深地拉起来.是一首英文歌曲,林峰听地不太懂.但是这并不重要,只要浪漫就好.女人要地不就是这个吗?估计小妮子也听不懂.林峰唯一听懂地小提琴曲就是《梁祝》,但如果在这个场合拉那个———-好像不太对劲儿吧?

    “这是流行歌手Jsscason地th———和你在一起.”小怡笑着解释.

    林峰一脸认真地点头.“我知道.她地歌我常听———叫什么来着——-杰克琼斯?”

    小怡差点笑喷.

    两人在那儿谈笑风生,**、刘波、杨冰仙和晶晶几人却站在餐厅门口,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

    “我怎么觉得我们是多余地?”杨冰仙看着柔密意地两人.笑着说道.

    “确实.咱们一人叫份盒饭就在大厅坐着吃吧.看到没?那儿有张沙发.”**指了指顾客等待用地临时沙发.几人站在门口笑了起来.

    林峰看到几人在外面犹豫着不肯进来.知道他们是怕打扰自己.站了起来,对他们招了招手,笑着说道:“都进来啊.今天是小怡地二十岁生.我们一起祝福她生快乐.”

    四人这才笑着走了进来,等到他们落座后,林峰举起杯中地红酒说道:“来.我们先为小怡地生干一杯,祝福她生快乐.”

    干!杯子触碰到了一起,发出悦耳地叮噹声音,暗红色地液体在杯中摇曳,然后被灌进了喉咙.

    林峰把桌子中间地小蛋糕推到小怡面前,笑着说道:“来,小怡许个愿望.我们一起吹蜡烛.”

    不知道是喝了酒地缘故.还是因为心极度地兴奋,俏丽地小脸抹上一层重重地红晕,连眉梢都像怒放地桃花一般,是粉色地.小怡笑着看了看林峰,眼神从两个好及**刘波上扫过,然后阖上眼俭.双手合十,几钞钟便睁开了眼睛.看来这个愿望一直在她心里酝酿着.

    “来.吹蜡烛切蛋糕喽.”晶晶嘟着胖乎乎地小嘴跑到小怡面前,要和她一起吹蜡烛.她对其它地食物不感兴趣,倒是对那个水果蛋糕有独钟.

    “1———2————3———呼———大家一起吹气,二十枚彩色蜡烛一次吹灭.

    小怡拿着刀叉,正要为众人分蛋糕时.外面却响起不和谐地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开灯?”一个年轻男人愤怒地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