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一失足

    林峰知道自己和那个美女老师的梁子是结下了,现在就是再怎么道歉也挽回不了了。.他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大,只是觉得让她当着全班人的面亲自己不好。林峰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偶尔也会占点儿口头便宜吃些美女豆腐这类所有男人都想干但大部份男人不敢干的事。但他会注意好分寸。和其它的女人一直保持着距离。别的女人退一步,他也许会往前进一步。但当别的女人进一步时,他可能反而会后退一步。玩玩暧昧便好,并没想过动真格的。小怡又不要他碰,现在的林峰,还是个处男——-

    林峰拒绝了和刘波**一起吃午餐,急着往师大赶去。林峰和小怡曾经有过约定。林峰去师大吃饭,要么,她来找林峰,在理工吃饭。林峰是个极其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怎会舍得让自己家的小美女跑路,当然是主动过去找她了。今天小怡没来昆工顶自己的课,林峰也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小妮子怕是生自己的气了吧!

    没想到走到师大门口却遇到了麻烦,他被人拦下来了。

    “先生,你没有学生证,不能进去。”穿着一迷彩服,满脸敦厚的年轻人拦着林峰说道。每个学校都会为一些家境贫寒的学生安排一些勤工俭学的工作,比如,到食堂帮忙、给学生当家教或者在门口当当保安之类的。看这个学生的穿衣打扮,很显然属于那一类。

    “学生证?我有份证行不行?”林峰有些郁闷。自己学校为何可以顺便进出,别的学校就不行了。

    “不行。除了教职工和本校学生。其它闲杂人等不许入内。你看那儿有牌子,上面写的很清楚。”这个学生模样的保安一丝不拘的执行自己的职责,一点儿通融都没有。

    “兄弟,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有事。我是来找人的。”林峰笑着恳求道。

    “不行。”保安站在通道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对于认真做事的人,林峰没理由动手。进不去,硬闯又不行,只好给小怡打了个电话让她出来去理工吃饭。反正两个学校就隔了条铁路。

    挂了电话,在外面转悠无聊的林峰对这个站在太阳下面一丝不拘执行任务的小保安产生了些兴趣,从门口的凉亭买了两瓶可乐,一瓶递给小保安,笑着说道:“兄弟,喝点儿水吧。站在外面多啊。干吗不到值班室里面坐着。”

    小保安连看都不看林峰一眼,直接拒绝了:“学校给我这个机会,我就得好好工作。我不能让你进去,我也不能喝你的水。”

    “我知道。我不进去了,这水是我买给你的,喝吧。天气这么冷。”林峰仍然坚持着把水递到小保安面前。

    “不行。我不能欠别人的人,我还不了。”小保安面无表的摇头。

    “一瓶水而已,算不上什么。”林峰笑着说道。

    “对你来说也许不觉得是什么,但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个人。我得想法设法才能还了。值班室有饮水机,谢谢你。”小保安终于肯看林峰一眼了,对着林峰咧嘴笑笑,露出一排整洁但明显有些焦黄的牙齿。

    “哈哈。好。我不勉强你了。哎,小保安,你叫什么名字?”林峰自己打开一罐水自己喝开了。他尊敬这样的人,但他自己做不来这样的人。

    “我叫张九鼎。”

    “张九鼎?九鼎?”

    “嗯。我妈正在地里摘九鼎时生下了我,我就叫张九鼎。”提起自己的母亲,小保安又咧开嘴笑了。

    “哈哈。名字不错。我叫林峰。以后大家交个朋友。”

    “嗯。可是——我还是不能让你进去。”小保安有些为难地说。

    “哈哈,我明白。我不进去。”林峰心里暗笑,这个张九鼎倒傻的可,以为自己和他拉关系就是为了进这道门。

    两人正在闲聊时,一辆银白色的宝马车在门口按喇叭。

    “张九鼎,你快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林峰提着可乐跑到学校大门的石阶上坐着,等着小怡出来。

    张九鼎并没有打开校门,跑到宝马车车窗边挥了挥手,等着车里面的人摇下车窗后,这才礼貌地说:“你好,请出示你的通行证。”

    “给我开门,少他妈废话。耽误时间。”车内戴着金丝眼镜穿着名贵西装的男人对着张九鼎吼道。

    “先生,你好,没有通行证我不能让你进去。”张九鼎固执地说。站在宝马车旁边等着车内的人出示通行证。

    “我不想和你废话,T给我开门。我来找你们周校长。”男人疲惫地揉了揉太阳**,压抑着自己的火气说道。

    “不行。”张九鼎摇摇头,面无表地对着车内的男人说道:“要不,你给周校长打个电话,让他在你办张通行证。”

    驾车的男人对着张九鼎冷笑两声,扯掉上的安全带,推开车门,站在张九鼎面前,一巴掌煽在他的脸上。“你个SB。知道我是谁吗?给我开门。”

    张九鼎的脸上多了一个鲜艳的手掌印,但表却没有丝毫变化,连用手摸一下儿都没有,仿佛刚才别人打的不是自己的脸,依然固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平淡地说:“你必须出示通行证,要不然我不能让你进去。”

    戴着眼镜的男人气乐了。“你小子倒有些意思。说好听点儿是认真,说难听点儿就是SB。我再说最后一遍,给我开门。要不然你给我从这所学校滚出去。”

    “在我还站在这儿以前,你想进去就一定得有通行证。”

    “去你——”男人再一次举起巴掌往张九鼎脸上煽去时,却怎么也拍不下去。

    “哎,打人的滋味是不是很爽?”林峰左手喝可乐,右手握着男人高举的人笑着问道。一幅欠扁的样子。

    “T是谁啊?少管闲事。滚。”男人使劲的想甩开林峰的手,试了几次却怎么也甩不开。“给我放手。要不然你也从这个学校里面给我滚出去。”

    “好吧,我放手。”林峰丢掉喝完的可乐空瓶,两只手直接把这个眼镜男举起来,狠狠地往宝马车前玻璃上砸去。

    “砰。”玻璃的破碎声以及男人的尖叫声。

    “啊,周皓,你怎么样?没事吧?流血了,要不要去医院?”从车里面跑出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着自己的男人额头和脸上都在流血,急的眼睛都出来了。“你个王八蛋,怎么可以打人?”

    “他那个王八蛋可以打人,我这个王八蛋就不能打了?”林峰瞥瞥嘴说道。捡起地上的另外一罐可乐,拉开灌了一口。唉,人一运动就想喝水。

    “他只是打一个保安—-”

    “保安不是人吗?我刚才都想揍他呢,都忍住了。我不打的人,别人也别想打。”

    眼睛男人呻吟着从车窗上爬起来,摸了摸额头上的血,又看了一眼砸破的车窗玻璃,怒火中烧,一巴掌煽在努力想搀扶自己的女人脸上。“T和他说那么多废话干吗?报警啊。”

    *************************************************************************。

    有些男人就是如此窝囊,当在外面受到欺辱时,总是把气撒在家里的老婆上。被老公煽了耳光的女人满脸羞愧,但还是从车里的包包里拿起电话报了警。

    林峰有些郁闷。的,又要进警察局了。干脆和医院挂号一样,办张警局年卡得了,省得出出进进的每次他们都问——-姓名?年龄?户口所在地?———太麻烦了。林峰都回答腻了。

    正在这时,小怡拉着晶晶跑出来了,两个女孩儿的小脸红扑扑的,脸上还抱着课本,看来两女是下课了直接从教学楼跑到这边来的,学校太大,教学楼离这儿有些距离,两人又跑的太急,额头上都有层细细的汗珠。

    小怡一看到林峰,便甜甜的笑了开来,充满了阳光味道,纯粹可的像个孩子——-嗯,就像旁边的晶晶。晶晶笑起来一脸童真,和孩子无疑。

    “峰哥哥,你等急了吧?”

    “不急。找点儿事做时间过的就很快了。”林峰温柔地擦拭干净小怡额头上的细细汗水。晶晶微微撅起了嘴巴,她额头上也有汗,可她的林峰哥哥却忽略了自己——-

    “咯咯,学校门口能找到什么事做啊?”小怡眼神瞟向大门左边的报亭上面,狡黠地笑着:“峰哥哥,你又跑去看人家的报纸却不掏钱买吧?”

    林峰脸色有些尴尬。还是小怡了解自己,这事儿他干了很多回了。每次等小怡时,都跑到附近的报纸亭看报纸,小怡一来,他拍拍**就走人,每次都气的老板想骂娘。

    “没有。”林峰指了指正瞪着这边满眼喷火狠不得过来咬两口的眼镜男夫妻俩:“有人欺负人,我又欺负了欺负人的人。”

    小怡出了校门便把眼神一直停留在了林峰上,她也曾瞄到过那辆破了玻璃的宝马车以及头破血流坐在车里包扎的车主,可是那完全不关她的事。现在被林峰一指,她的脸色瞬间变了:“峰哥哥,你又打架了?有没有受伤?”

    林峰握着小怡紧张地抓着他手臂地小手,心疼地说道:“小怡,我不是说过吗。是我揍人,不是我在挨揍。我没事。不要担心了。”

    “那咱赶紧走吧,呆会儿警察来了。”小怡拉着林峰就要走。

    “哈哈,不行。我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放心吧,我是清白的,当场给警察说清楚就没事了————那个———杨冰仙呢?给她打个电话,就说我们在学校门口等她一起吃饭。”

    张九鼎走到林峰面前,仍然是那幅面无表的样子,但林峰还是发现他埋藏在眼睛深处的感动:“林峰,你们走吧。这件事是因为我而起,应该由我承担。”

    林峰笑着拍拍张九鼎的肩膀:“哈哈,打人的又不是你,怎么能让你承担呢?没事,呆会儿警察来了说清楚便好。”

    “林峰,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担到自己上来。就算被开除也行。你是因为我才打人的,我不能让他们把你开除了”张九鼎看着林峰坚定地说。

    “靠,现在警察不还没来吗?咱们俩都在抢着召罪了。呆会儿可不能这样啊,打死也不要说是咱们主动动手的———就是那小子要进学校,你过去找他要通行证,他不仅不拿还动手煽了你一耳光,正好你脸上还要证据,记住,保护好你脸上的现场证据。别洗脸,也别用手摸脸。然后你和他理论,他又想动手———于是我见义勇为的出现了———-咱们是被动还手,在法律上是无罪的。把责任都推到那个王八蛋上就好了。”林峰不得不谆谆教导这个大脑不开窍的家伙。要不然警察一问,他就抢着把责任往自己上拉,那自己是坦白好还是狡辩好?

    警察没来,倒从学校里面跑出来一群高马大的男人。这些男人穿正式的保安制服,看起来像是学校保卫科的正式员工。后跟着一个穿西装,脸上长有大块大块的老人斑,两鬓发白的老人。

    老人还没走近,便大声吼道:“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在学校门口打闹成何体统?”

    “爸,就是他。别让他跑了。”眼镜男看到自己这边来人了,立即从宝马车里跳出来,指着林峰嚷道。刚才听那个女孩子劝林峰赶紧走,他便着急了。可这种人太蛮横了,他自己不敢出去阻拦,只能眼睛死死的盯着。现在自己这边的人多了,他说话也有底气了。

    “周皓,你没事吧?这样包扎怎么行呢?会发炎。快去医院清洗一下儿伤口,重新包扎。”老人看着儿子额头上的伤口以及从白纱带上渗出来的血水,心疼的不得了。

    “不行。我一定要亲眼看到他们进警局。”周皓捂着伤口说道。

    “爸,你一定得好好教育教育他们。太不像话了,说动手就动手,你看浩头上的伤——-车窗玻璃都砸碎了,多疼啊。”车里的女人站出来说道,把责任往林峰这边推。

    “你们是那个学校的?”老人转过头问林峰他们。

    “周校长,是这样的。我正在值勤的时候,这位先生———”

    张九鼎正想解释时,被周皓打断了话:“我爸问的是那混蛋,不是你——-看你穿着那土鳖样的衣服,我就知道你是这学校的了。”

    老人回头对着儿子皱了皱眉头,妈的,说自己设计的校服是土鳖,周校长差点不想管这不开眼的儿子,不过他也终究没说什么,回头看着林峰问道:“是你打人的?”

    “我是正当防卫。”林峰笑着说道。

    “正当防卫?他打过你?”

    “———我替别人防卫。他打了门口值勤的小保安。我看不过,就帮了一把。”

    “就帮了一把?然后他就头破血流?车窗玻璃都砸破了?”

    “确实是一把。只能怪你儿子不经摔。不经打,又喜欢惹事,活该倒霉的家伙。”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周皓指着林峰吼道。

    “你再敢用手指头指我,我非把你的手指头折断。”林峰笑眯眯的看着周皓说道。虽然一幅笑脸,可周皓心里就有些心虚,还是悄悄地放下了手。

    “小伙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不是什么事都要靠动手来解决,我们有执政机关,如果有什么委屈可以报警——-”老人看着林峰认真的教育道。

    “好了好了。凭你现在还没让那些保安把我抓起来还耐心的给我讲解这些三岁小孩儿都不信的东西,我尊敬地叫你一声——周校长。我只希望你明白,是你的儿子先动手,他打了别人,我看不过,便揍了他。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在法制社会,只有你们这群人有动手的权力,我们就活该应该挨揍了?当法律的天秤像你们倾斜的时候,我们报警有什么意义?”

    老人笑了笑,说道:“好小子,说的我都无言以对了。你的思想有些偏激,虽然国家法律有不健全的地方,但大的方面还是为民着想的。要多想想好的一面。好了,这件事我不追究了。打人终究是不对的,你向周皓道个谦,我再让他向他打的保安道个谦,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好吗?“

    “谢谢校长。我替林峰道歉吧。”小怡知道让林峰道歉,比杀了他还难。主动走到周皓面前,微微鞠躬,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代林峰向你道歉。祝你早康复。”

    周皓昂着头不理,他边的女人却动了,一巴掌煽在小怡脸上,冷哼道“我打了你,道个歉就算了,你同意吗?”

    清脆的掌声响起时,林峰愣了一下儿,然后疯了。他发过誓,不要让小怡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不受任何人的伤害。

    林峰往那个女人冲过去,前面的那些保安想要阻挡,他豪不客气的掐住脖子一拳头打晕过去,周皓想要阻挡,被他一脚从车前窗破碎的玻璃入口踹进了车里。

    那个打人的女人第一次看到这么凶狠的男人,目眦尽裂,长发飞扬,刚才还秀气俊俏笑起来邪邪的还有两个迷人的少年一瞬间成了地域使者,脸上的表挣拧恐怖,而他正站在自己面前,对着自己冷笑。

    她的腿在颤抖,然后蔓延到全,当她终于站不住了,要摔倒时,那个男人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从来不打女人,但前提是别伤害我的女人。”

    那个男人的手慢慢的增加力道,而手里提着的女人却在恐惧中渐渐迷失了意识。脸色发紫,眼睛也慢慢的合上。

    峰哥哥,快住手。住手啊——-”小怡拼命的撕扯林峰的手臂,想把他的手从那个女人的脖子上扯下来。可林峰像是疯了一样,满脸冷酷地掐着那个女人的脖子,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他发过誓,不再让小怡受到任何伤害。无论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峰哥哥,你快停手啊,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她打的一点儿都不疼——-你快放了她,她快要死了,你要坐牢啊,我不许你去坐牢——”小怡急的眼泪都出来了,用牙齿咬着林峰掐人的左手,腥红的血液进入嘴巴,仍然无法撼动林峰的手臂。

    其它围观的人也都跑过来拉人,想把周皓的老婆从林峰手里抢过来。无奈林峰的力道太大,使的力气太小,拉不动。使的力气大了,更是加速那个女人的死亡。

    “林峰哥哥,你快放手啊。你可以打她,但不可以杀人啊———”晶晶也在旁边急的团团转。在她单纯的心里,林峰哥哥是那个高价买去她的自行车而低价卖给她的男人,他是个好人。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整天笑眯眯的男人发起怒来是这么的恐怖。

    “砰”。小怡直直的跪了下去。

    “峰哥哥,我求你放了她。”

    林峰一看小怡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向自己下跪,心里更是暗恼。可小怡的请求不能不考虑,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确实不是明智的事,手上的力道不由得松了一松。

    那个女人脸色已经发紫,脖子上的青筋暴突了出来。本来已经逐渐失去了意识,突然间呼吸到了空气,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小怡看到林峰的表有些松动了,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再次求:“峰哥哥,她的死活与我无关,在我眼里,她的命并不值钱。可因为杀了她而让你赔命,我不愿意。”

    “好了小怡,快起来。要不然我生气了。我只是吓吓她,怎么可能杀人呢—————————————”林峰说着松开了那个女人的脖子,那个女人便直直的倒下去,旁边赶紧有人接住。要不然没掐死也砸死了。

    林峰一把拉起小怡,用手心擦拭干净她脸上的泪水,心疼地说:“以后不许再向任何人下跪,就算是我也不行。”

    “不。只是有必要,让我跪再久也值得。”小怡坚定地摇摇头。没有任何考虑的余地。

    那个女人倒在地上晕迷不醒,先有经验丰富的保安要周皓快帮她做人工呼吸,然后等她自己能呼吸后,一群人赶紧把她往学校不远的医院抬去。

    小怡看到那个女人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幸好没出人命。要不然峰哥哥坐牢,她非伤心死不可。

    “你——你怎么能这样?我刚刚还觉得你这年轻人不错,没想到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周校长指着林峰气的说不出话来。本来他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大家和和气气的就过去了。没想到后面的事会发展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周校长。我知道这样做可能你不会理解,我也不想过多的解释。但我问心无愧。如果谁再敢煽小怡一个耳光,我依然会这么做。对你的伤害,我很抱歉。”

    “哼。你这是蓄意谋杀,是犯罪。不再是普通的打架斗殴了年轻人。质不一样了。”

    “有什么后果我自然会承担。”林峰无所谓的耸耸肩。但心里却有些虚,但愿这次杨冰仙的关系能救得了自己。奇怪————————刚才还打电话让她出来吃饭,怎么还没来?

    林峰想着便四处周望,没想到说曹就到了。杨冰仙正满脸通红的往这边跑来。

    “林峰,是不是你又出什么事了?”杨冰仙来了第一句话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哈哈。真聪明。答对了。警察就要来了,你赶紧打电话啊。”林峰笑着拍马

    “我能不聪明吗?我对你的惹事能力是佩服的不能再佩服了。一看这众人围观的场面,便知道你是主角了。———等等,我先打个电话。”莫子怡没她好气地白了林峰一眼,拍拍小怡的肩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舅舅,我有个朋友出了点儿事——-很好的朋友。就是上次你帮忙救的那个林峰——-咯咯,是啊,他的惹事能力是强的,我刚才还在怪他呢。但这事也不能怪他,他也是见义勇为———哎呀,舅舅,我现在和你解释不清。我怎么知道见义勇为警察怎么会抓他———可能是勇为过度了吧?我不管,你赶紧给下面打声招呼。嗯,代我向子君表姐问好。好,舅舅再见。”

    杨冰仙挂了电话,转过头对林峰说道:“舅舅现在并不明白事质,虽然说是答应帮忙,但不会轻易出头。必须让他了解事的来龙去脉,而且你确实占理了,他才肯全力帮忙。你们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立即坐车赶过去给他解释一下儿。”

    小怡拉着杨冰仙把事的经过给讲了一遍,前面发生的事她也是一知半解,自然由林峰补充,林峰极尽巧舌之能事,把那个周皓说的禽兽不如如果自己不出手是不如禽兽,后面是由小怡自己解释,把自己去道歉被人煽了耳光,林峰生气——-就掐了那个女人的脖子一会儿——-那个女人本来是没事儿的,但是装着晕过去了———

    跟林峰在一起久了,小怡也学会了些狡辩地本事。

    杨冰仙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峰,笑着说道:“没想到你倒是个痴种子。看在你是为了小怡的份上,我自己跑一趟舅舅家吧。”

    说着向他们挥挥手,便拦了辆车去搬救兵去了。

    杨冰仙刚走,五华区派出所便来人了。在现场调查取证后,便带走了林峰。还邀请了周校长、另一个事件关键人物张九鼎,以及参与事件的保安及其它几个旁观者,一群人浩浩地到了警察局。小怡和晶晶也打车紧跟着过去了。在车上时,晶晶也从口袋里摸出自己小巧玲珑地手机打了个电话。

    所有人的证言和女受伤者脖子上的紫色淤痕以及上面林峰的手印都极其的对林峰不利,林峰以蓄意谋杀罪被关押,等待下一步的审理。

    而林峰不知道这一事件却惊动了一直留意其动向的赵式家族,他们终于等到了合适的出手机会。

    这一天,省城暗地里的斗争更加激烈。

    小怡、杨冰仙、晶晶以及从省城赶过来的方云、白冰、方馨凌,白开水等人围坐在装修豪华的房间里。方云、白冰、方馨凌,白开水是小怡打电话叫过来的,林峰走之前悄悄把电话递给她了,她很容易在上面找到了这些人的电话号码。凡是她觉得对林峰有帮助的人她都找来了,可心里仍然焦躁不安,害怕林峰出事。商量这种事,在学校是不可能的,在外面又很不方便,李璇便提议去自己家。

    “你说林峰这混蛋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进警局成了家常便饭?原来在明海就是如此,进进出出的,现在倒好,又犯下了这种事。一件比一件大。我当时就劝他,让他好好干些实事,明海的那摊子事还没解决——-”方云心里也有些烦躁。这个林峰啊,真是没法说。都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方云大哥,对不起,峰哥哥是因为我才和人打架的。现在你就别骂他了,赶紧想办法救他出来啊。”小怡苦着脸求道。

    “嗯,我骂几句就好,小怡你也别放在心上。只是这小子太不争气了,让我很生气。这次救他出来了,没准儿没几天他又进来了。——那个女人没什么事吧?有没有可能私了?多给些钱也没关系。”

    “应该不可能。对方的家境不错,而且那个女人的老公也被林峰打了,心里正恨林峰着呢,不会答应私了的。”杨冰仙摇了摇头。这种可能她们早就想过了,也去接触过受害者,可对方的态度很恶劣。

    “嗯。那事就有些难办了,那个被打的保安也是个关键人物,他现在在那儿?”

    “他现在在五华区分局里。”

    “林峰这件案子是有些棘手,但并不是说没有转机。而且,如果那个女人恢复好的话,最多也就是赔些经济损失费大不了林峰再在派出所里呆几天—-”

    “唉,峰哥哥要坐牢?”不等方云把话说明,小怡便有些着急地问。

    “放心吧。如果有关系,坐牢并不是一件坏事。而且到时候总能保出来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小怡有些坐立不安。

    “小怡,你别担心,应该没事的。你看这么多人赶来帮他,怎么可能有事?而且那个女人也没事啊,不会有什么大麻烦的。”杨冰仙拉着小怡在自己边坐下,细心地安慰着她。

    “是啊,怡姐姐,林峰哥哥不会有事的,他是个好人呢。”晶晶也在另外一边抱着小怡的胳膊,柔声安慰着。林峰出事后,她也不愿意回去上课,一直跟着几个女孩儿跑来跑去。

    “嗯。可是我们现在做些什么啊?要不然我会疯掉的。”小怡摇摇头。

    “走吧,五华分局有我朋友,我带你去见见林峰。”白冰站起来,面无表地说道。对于这个女孩儿,她从心眼儿里喜欢。不帮助她做些事,她都觉得有些心中有愧的感觉。

    “好啊。谢谢姐姐。”小怡开心的站起来。自从林峰进了派出所后,她就没有再见到他。自己要求见他,被派出所的人直接拒绝了。

    “我也要去。”

    “我也要去。”

    “我也去。可以吗?黄姐姐。”

    白冰、杨冰仙、晶晶三人也相继站起来,也要跟着一起去派出所。

    “无所谓。”白冰摇摇头,率先打开了房门。

    方云苦笑着摸摸鼻子:“看来我没有选择了。你说林峰那么讨厌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关心他呢?呆会儿见到他你们可不许向他报告,说我骂过他。那小子是个小心眼儿,记仇着呢。”

    “你好好帮峰哥哥,我就不说。要不然——我们要不要给峰哥哥带些吃的?他今天还没吃东西呢。”小怡心疼地问。

    “————”众人无语,这小妮子中林峰的毒太深了。

    —————————

    省城的城路一直是政府官员和富商巨贾的首先之地,不仅环境幽静自然,而且绿化设施和保安措施非常好。况且这座古城有不少闻名暇迩的古建筑也坐落在这里,又为这里增添了一些历史沧桑感和古韵。

    有钱难买一片瓦,而这整条街都是古董,更可见其珍重。而这长宁街一号就是省委书记赵成峰的府邸。

    屋子内,一个中年男人正在。中年男人五十多岁的年纪,前面有些秃顶,后面不多的几缕头发看来经过漂染,黑的发亮。国字脸,嘴唇稍厚,面相刚硬,可却给人柔的感觉。

    中年男人舒服地品了一口杯子里特贡的上等龙井茶,当温清醇地液体流进五脏六腑,男人才舒服的呻吟一声,这才看了站在面前的手下一眼:“怎么?有消息了?”

    “是的,书记。自从上次林峰在酒楼里闹事,五华分局把他的资料调过来后,我便一直让手下找人盯着他。他现在在省城成大上学,很普通的一个学生,平时也不见有什么惊人之处,可今天他却在师大学校门口当着很多人的面干了件大事——”王坤满脸兴奋地说道。他在林峰手里吃了不少亏,而且家里被这小子整得拿掉了一个市长,使得铁通一般的A市势力完全沦丧,上面的老爷子对自己等人可是极为不满。最近他们都过着战战兢兢的,韬光养晦,连客都不见,可现在终于机会来了。

    中年男人微微皱了皱眉头:“捡重要的说。”

    王坤这才发现一激动,就说了很多不沾边的话,这是叔叔那种政治人物最厌恶的一点儿,立即转入事件的核心点:“今天中午十二点半左右,林峰和师大校长周荣的儿子周皓发生冲突。一怒之下,竟然举起周皓往他的宝马车砸去——

    “等等。”中年男人挥手喊停了王坤的讲述,眼神不停的闪烁,眼睛里有压抑不住的怒气:“你是说——林峰举起了周皓砸向宝马车?”

    “是的。”王坤还没想明白为何刚才还让他抓住重点的舅舅现在又主动打断他的话题。

    “那个林峰有多高?多重?周皓呢?”

    “林峰只有一米七五左右,个头不高,偏瘦。估计还没六十五公斤。至于周皓——-他的高接近一米八,块头很壮实,大概有八十公斤左右。”王坤努力回忆着手下报给他的资料。

    “砰“。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茶壶和杯子受到震动塔塔的响着。

    “不到一米七五的瘦个子竟然能举起一米八的大块头,还能抛起来——这个林峰倒不简单。看来他学过功夫。那样的话,这么多重要资料的丢失就是这个林峰。自己大哥市长的位置被拿掉,完全就是这小子搞的鬼”中年男人越说越激动,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瓷茶杯上的盖子吵当地一声滚了下去,落在地面。王坤赶紧趴下来捡起,恭敬地放在桌子一角。站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喘。

    中年男人端起没盖的茶杯,长长的喝了一口茶后,才把心里的戾气给压制住。对着王坤挥挥手:“你继续说,他为何和那个林—-什么发生矛盾?结果怎么样了?“

    “疯狗派去盯梢的人只能远远的跟着,具体因为什么他也不清楚。只是在后面事结束后打听的,不知道准不准。他说是因为周皓打了一个保安,林峰打抱不平,又打了周皓,到最后惊动了周校长,他在里面做中间人要调停,只要林峰给他儿子道个谦就算了,没想到林峰不愿意,林峰的女朋友答应去替林峰道歉——-”说到小怡,王坤心里对林峰的恨也更加的强烈。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我得不到的女人,也不要别人得道。

    “林峰的女朋友又被周皓的老婆打了一巴掌,然后林峰火了,掐着周皓的老婆,一直到她窒息晕过去——”

    “死了吗?”听到这个消息,中年男人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些笑意。

    “没有。送进医院时还昏迷着,但抢救过来了。因为受到惊吓,现在神智不清,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王坤也有些遗憾,要是人死了多好啊。

    中年男人放下茶杯,站起子在客厅走了走,终于下定了决心:“没死的话就不好办啊。上次他都能请的动黄家那老不死的,这次那老头子再站出来说句话,又是无罪释放。最多罚些钱吃几天牢饭,有什么用?”

    “叔叔的意思是?”王坤强制的压抑住心里的兴奋,面色低沉地问。

    “那个女人要牺牲掉。”

    “可是——她已经没事了,就算死了,也属于医疗事故。和林峰没有什么关系吧?”王坤有些不明白叔叔话中的意思。

    “要看话怎么说了。她现在不是一直末恢复神智吗?也可能突然暴毙,受惊吓而死啊。当然,还是要冒一些险的。”

    “好的叔叔,我现在就去安排。”王坤说着就要出去。

    “回来。”中年男人摆摆手。“危险的事,自然不能牵扯到我们王家,让疯狗找人去做吧——-这件事完了之后,他也可以消失了。知道的事太多了,应该换枚棋子了。

    “好的。叔叔。”王坤满脸兴奋的出去了。一种小孩子突然可以参与大人之间游戏的兴奋。

    明天,等待林峰的将是更大的风暴。

    新书,期待你的支持,点击,收藏,推荐,谢谢惠顾。你的支持是我写作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