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林峰的幸福

    丽水金沙会所,与高原明珠会所、银行家俱乐部、军人会所并列A市四大顶级会所之一,能出入丽水金沙会所无不是A市最耀眼的富绅名流。。c

    警花白冰看来是丽水金沙会所的常客,林峰知道,她们这个层面的人,常出入这里也不奇怪,以林峰的观察,这个女人似乎还有着什么深厚的背景,林峰决定,回去之后叫小师妹方馨凌去查查。

    方云开的捷达车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门进入,捷达径直开进了地下车场,不待林峰等人下车,就有4名西装保镖已提前从奔驰下车,快速分立在捷达左右两侧,眼神机警、一脸的酷样。

    既然是高级会所,一般配有安保人员,且有监控系统,不存在什么安全问题,瞧这些保镖如此敬业,林峰心里有了丝亲切感。当老大好几天了,终于受到了作为老大的待遇。林峰心里美滋滋的。

    进入地下停车场内的电梯,到了4楼,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就听到舒缓的音乐,出电梯,眼前是金碧辉煌的大厅,脚下踩着的则是厚实舒软的大红地毯。

    “欢迎光临!”电梯门口4名穿旗袍的侍女鞠躬致礼。

    林峰的眼神习惯的朝那几名侍女扫描了几眼,特别是高耸的脯,浑圆的**,以及旗袍开衩处所露的丝袜美腿,材不错!养眼!

    也许这里的名人实在是太多,一名相貌秀丽的女领班瞧着警花白冰的眼神只是稍许的有了丝异彩,跟着还是很平静、很有礼貌的在前面引路。

    进了一条装饰华丽的走廊,走廊尽头,一间落地式玻璃镶就的西餐厅映入眼帘。4名保镖到了餐厅门口就不再跟进,而是进了餐厅一侧的休息室。

    宽敞的餐厅内音乐舒缓悠扬、大厅顶端悬挂的水晶吊灯散发出晶莹柔和的光芒,整个餐厅装饰华丽、奢侈,还透着一丝典雅。

    此刻餐厅内有不少客人就餐,却听不见什么喧哗之声,瞧这些客人一个个衣冠楚楚,极富教养的矜持样,就知道这些客人都属于精英阶层。

    警花白冰显然预定了座位,也许是政府方面事先安排的,位置不错,紧邻明亮的落地式窗边,透过落地式玻窗能瞧到楼外大片茵茵绿草地、以及绚丽的五彩喷泉。

    林峰到了这种相当高级的场所,并没表现出什么局促感,待警花白冰与方云落座后,他也大大方方的坐在她们对面,餐桌是长方形的,铺就着雪白的餐布,沙发极其的舒软,靠坐在上面如在云端。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极富磁的男中音:“白小姐!是你?”

    林峰朝声音处瞥了眼,见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在不远的一林桌前站起来。那名男子年约30许,一头黑发油光水滑,剑眉、星目、鼻直、口方,瞧上去帅气潇洒,气宇不凡。

    当警花白冰瞧到那名男子时,黛眉微微一蹙,但很快,她那林美丽至极的脸蛋浮现出动人的浅笑。

    “哦,是苟先生啊,你好。”警花白冰盈盈站起来,向那名已走近的男子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好好,白小姐,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西装男子面带灿烂笑容,跟着又向方云打了声招呼,当他瞧到很舒服的靠坐在沙发上的林峰时,礼貌的对着林峰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警花白冰似乎不想跟这位苟先生打交道一般,招呼了一声后,就不再吭声,只是苟先生不离开,出于礼貌,她也不好就坐。

    但苟先生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面带很亲和的微笑对着警花白冰道:“白小姐,我正好想找你谈点事,既然碰上了,相请不如偶遇,这餐我做东。”

    警花白冰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轻声道:“苟先生,有事改天再谈好吗?我这儿还有朋友呢。”

    “朋友?这位是......”苟先生下意识的瞥了林峰一眼,普通的一个年轻人。

    “哦,我一个久未见面的朋友。”警花白冰语气轻描淡写,似乎没想将林峰介绍给苟先生。

    “鄙人姓苟,苟友。”苟友笑吟吟的伸出手,很友好的道:“认识你很高兴。”

    警花白冰不介绍,但对方举止有礼,态度友好,林峰也只得站起,伸手向他握去:“你好,我姓林,林峰。”

    苟友很的对警花白冰道:“白小姐,正好你朋友也在,都不是什么外人,就换我那桌去吧,一起共进晚餐如何?”

    警花白冰黛眉微蹙,正待拒绝,林峰却很为警花白冰着想,忙道:“苟先生就不必客气了,你跟白小姐有事谈,我就不打扰了。”

    跟着,林峰又对警花白冰道:“白小姐,有事你忙,不用管我。”

    警花白冰瞧着林峰一幅很为他人着想的神,心里又好笑又好气,傻小子,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与此同时,林峰感觉到脚背被谁碰了一下。

    那只脚是从桌下伸过来的,不用说,碰自己的方云,林峰瞥到她正没好气的盯着自己,心里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说错话了吗?

    苟友似乎并没注意到三人的表有什么没对,不过林峰先前那话正合他意,赶紧接过话茬,面带笑意的对着警花白冰道:“白小姐,你看,你朋友不好打扰咱们谈事,那咱们过去坐吧,就一会儿,我真的有点急事想跟你谈,还请白小姐赏光。”

    自始自终,苟友都是一幅谦谦君子的神,温白尔雅,极其的绅士。

    警花白冰无奈,只得轻声道:“苟先生,你先过去吧,我随后就过来。”

    苟友见警花白冰答应,眼里抹过一丝异彩,跟着很有礼貌的向方云与林峰告了声退,这才离开餐桌。

    苟友前脚一走,警花白冰那林美丽可人的脸蛋瞬时拉了下来,对着林峰小声嗔道:“喂,你不说话不行啊?我躲都躲不赢,你还赶巴着让我过去,我跟那姓苟的有什么好谈的嘛。”

    警花白冰瞧着林峰的那双美眸里白多黑少,全然没有先前那矜持的淑女样儿。

    林峰意识到自己似乎多了嘴,忙道:“白小姐,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听苟先生说什么都不是外人,我还以为你们是很熟的朋友呢,所以.......”

    “所以什么?你这傻小子,那家伙是换着花样的近乎,他说什么你都信啊!”警花白冰温润的柔唇撅得老高。

    貌似自己真的是说错话了,瞧着警花白冰不愉的样儿,林峰微微有些尴尬,看来,自己刚刚上位,还是习惯不了这种社交场合啊。

    这时,一直稳坐在沙发上的方云插口道:“算了算了,冰冰,既然苟友说有事跟你谈,你还过去跟听他到底要谈什么?毕竟都是这个层面的人,别把关系搞得太僵。

    警花白冰心知不敷衍一下不行,微微叹了口气,对着林峰道:“林峰,我现在没法陪你一起用餐了,你跟方云自便吧.......”

    瞧着警花白冰离去的优雅背影,林峰心里微微有些尴尬,收回目光面向方云时,忍不住问道:“方云,那苟先生是做什么的?瞧着跟你们熟的样子。”

    “问那么多干嘛?用餐吧。”方云没好气的说道,跟着,向早就候在一侧的旗袍侍女招了招手。

    白冰走了,林峰因为可以和这个和自己一起行动的特警队长聊聊小电影,聊聊制服惑什么的,且不知道这小子全然不理自己。妈的,搞得林峰同学郁闷的。早知道,林峰就下载一部湾噶大哥的上层门票过来的!那小子写的书他妈太**,看得人了一次又一次,多看几遍的话,真的会精尽人亡。

    餐厅里只供应西餐,林峰先被警花白冰埋怨,后被方云挤兑,哪还有什么胃口,只简单的点了份牛排,酒水也免了,此刻他就一个心思,将就着对付一顿,完了赶紧走人罢。

    林峰对西餐餐具用起来娴熟,只是吃相不大斯白,刀叉在盘子里一阵切划,在很短的时间里,本就不大的一块牛排就干进了胃。而方云却很斯白的细嚼慢咽,时不时的还小饮一口果汁,看得林峰一怔一怔的,妈的,哪有男人这样吃饭的。这方云他妈的看起来就是个娘们。

    餐厅内烟,习惯享受餐后神仙烟的林峰等着难受,向方云说过这后,林峰就出去了。

    餐厅外没有阳台,吸烟看来得到洗手间区域去。去卫生间的路上,林峰瞥了眼警花白冰与苟友那一桌,见苟友正一脸殷勤的跟警花白冰说着什么?警花白冰面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很淑女,很安静的倾听着,桌上精美的菜肴却没动。

    穿过两侧全是包间的走廊,到了尽头就是洗手间。

    林峰点了支烟,悠闲的靠在洗手台旁,随着淡淡烟雾缭绕,不一刻,一支烟就快燃到尽头。

    差不多该离开了吧?林峰微微呼了口气。

    今儿温泉泡了,浑上下焕然一新,再加上警花白冰请了晚餐,相信她心里不会再觉得欠自己什么,算是人两清。

    只是在林峰心里,警花白冰非凡的美貌令他多少有些想入非非,从内心深处来讲,他很愿意跟警花白冰多待一会儿,不过林峰还是有自知自明,像警花白冰这种富家千金,真跟自己来点电什么的,实在是很不现实,不如打消这个念头。更何况先前自己的多嘴令白大美女心有怨念,况且白道地下势力,自来水火两不相容,林峰还是准备把自己的荒谬想法扼杀在摇篮里。况且自己有小怡一人足矣。

    将手中燃尽的烟头扔进了一侧的垃圾筒,林峰朝餐厅内走去。

    刚步到走廊出口,突然,眼前闪出了个影,一阵香风扑鼻间,那影竟然硬生生的朝自己撞来。

    林峰反应极其快,微一侧,眼神过处,恍惚是个材姣好的女郎,只听女郎一声呼,两人擦相让的一瞬,双手下意识的朝上一扬,林峰只觉眼前一黑,一圆不隆冬的物体劈头盖脸的迎面而来。

    林峰想也不想的伸手一挡,力道颇大,伴随着一声呼,只听“啪”的一声,那圆不隆冬的物体顿时反扣在女郎的面上,四分五裂,飞溅出不少红白粘腻之物,要不是林峰动作灵活的猛退两步,自己上也遭殃了。

    这时,林峰总算瞧清楚扣了女郎满头满脸的是什么玩意儿,蛋糕,还是生蛋糕。

    油的香气充斥在走廊入口,那名女郎呆若木鸡的呆立当场,林峰手上的力道不弱,这一下猛扣,女郎似乎被扣懵了。更滑稽的是,女郎头上、面上全是五颜六色的油,浆糊糊的一大团,面目全非不说,哪还瞧得到她现在的表

    眼前的女郎穿着颇为时髦,浅绿色连衣裙包裹住她曼妙的躯,裙摆下,那线条优美、浑圆的小腿裹着薄薄的色丝袜,脚下是一双款式精致的浅绿色露趾高跟凉鞋,晃眼瞧去,这满脸都是油的女郎时尚而又感,应该是个颇为美的年轻女,这下可好,这黏糊糊的油弄得她满头满脸,狼狈不堪,林峰可以想象到眼前这女郎会有多恼怒。

    “哦,对不起,对不起.......”虽然错不在己,林峰还是表现出应有的风度,赶紧连声道歉。

    林峰的道歉立马引起了呆在当场的女郎的反应,女郎的反应很激烈。

    “你这个混蛋!”随着女郎的声怒骂,她的脚下猛的抬起,腿抬得很高,高得来裙摆高掀,露出了**,以及**下那一抹粉红。

    “嗨咿!”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喝,眼前的艳丽光瞬时转换成一道腿影,猛而快!她快!林峰的动作也不慢,几乎就在她高跟鞋尖映入他眼帘的同时出手。

    女郎的体瞬时定格,林峰子微侧前倾,手牢牢的扣住了她的脚踝,手中能感觉到她脚踝丝袜包裹的丝滑同时,还能感觉到她这飞起一脚的力度,林峰心里暗暗讶异,这娘们儿练过跆拳道!

    此刻,女郎定格的姿势不雅到极致,那掀起的裙摆下美腿大露,一直露到腿根,色**下的粉红小内裤很显眼的呈现在这个该死的混蛋眼前。

    林峰瞧到了,瞧到了那一抹惑至极的粉红蕾丝,很近,很清晰,是男人瞧到这大好光都会眼神发直。林峰也不例外,此刻,他能感觉到手心温润的丝滑,那眼神更是不受控制的在那抹色处足足的停留了1秒,好透明!

    “你混蛋!还不放了我!”女郎声音愤恨不已,还带着一丝哭腔。

    女郎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光大露,又窘又怒。她想收脚,但脚踝却被那可恶的手牢牢控制住,收不回不说,稍微一动,她的体就会失去平衡。

    “我可以放你,但你不能再对我动手动脚!”

    林峰不想再出手,所以,她不明确答应,他就牢牢的捉住她的足踝不放,顺便还可以偷空多瞅瞅那抹勾人至极的色。

    “你这混蛋,流氓!快放了我!”女郎满面都是油,但感觉得到她此刻有些抓狂。

    “你还没答应我!”林峰的语气平静,他很理解女郎在气头上,既然道歉没用,他也不想受伤,所以,他依然稳稳的拿住她的足踝。

    “我,我答应!你快放了我!”女郎此刻心里又气又慌,虽然她面上全是油,但眼睛处露出的些许缝隙还是能瞧见不远处有男侍者正快步朝这边走来,被这臭流氓窥见自己裙内色已经令她羞恼不堪,她可不想再让第二个男人瞧见,何况,过来的不止一个男侍者。

    林峰松开了手,时间刚刚好,女郎光隐没在裙内的同时,三名男侍者也到了近前。

    “请问,二位怎么出什么事了?”一名男侍者有礼貌的问了声,眼睛却盯着林峰,眼神犀利,另外两名侍者动作很巧妙的将女郎隔在了后。

    嗬!这家会所的侍者看来肩负保安职责,沉着、冷静,有礼有节,站位也颇为专业,素质不低。

    林峰不想多事,忙道:“误会,完全是误会,刚才她撞了我。”

    “混蛋!是你撞了我!”女郎大怒,自己已经够倒霉了,这该死的臭流氓竟然还将责任推到自己上。

    “哦,我走得很慢很慢,你却冲得很快很快,所以,是你撞了我,这点请你不要搞错了,再说,错在你先,却是我先向你道的歉。”林峰语气说得很慢,事很清楚,说的也是事实。

    林峰所说的事实只会引起女郎更大的愤怒,怒道:“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撞了我还有理了,你以为你道歉就算了,本小姐不接受!”女郎面上全是蛋糕油,那满脸黏糊糊的样儿,说不出的狰狞难看。

    “那你想怎么样?先不说谁撞谁,这不过是小小的意外而已,大不了我陪你个蛋糕,再将你的裙子送干洗店洗洗,再说了,我不是已经道歉了吗?”

    一点小事还不依不饶了,这个女人忒强悍了点罢?林峰心里有些不爽了,何况,这个泼妇般的女人一脸油的邋遢样实在是令他不敢恭维。

    “谁稀罕你陪了!我!我跟你没完!”女郎气得浑发颤,咬牙切齿的,要不是两名侍者死死卡住她的位,她铁定冲上前狠狠的咬他一口。

    女郎的彪悍对林峰来说纯属是毫无意义的撒泼,再纠缠下去实在是没什么意思,林峰很无奈的瞧着那盯着自己的侍者,道:“我看她洗洗也就没事了,麻烦你们拉住她,我可不想跟她在这里大吵大闹的,以免影响这餐厅里的良好气氛。”说着,林峰将兜里的钱全掏了出来,也就几十元,皱巴巴的一把塞在侍者手里,道:“这是赔蛋糕的钱,我上就这么多了。”说罢,瞧也不瞧那名愤怒不已的女郎,出了走廊。

    “你们放开我!我不要放过那个混蛋!”后传来女郎愤怒不已的声音。

    “.......沈小姐,请消消火,您还是先洗洗吧.......”侍者低声劝着。

    后又是一阵拉拉扯扯的动静,以及女郎的咒骂,看来那女郎还不依不饶的,林峰心里一阵没好气,摇了摇头,心道:是我的错吗?不是吧?

    回到餐桌途中,林峰瞥了眼警花白冰那一桌,此刻,苟友还在滔滔不绝的跟她说着什么?警花白冰依然是面带浅笑,一幅很安静,很矜持的淑女样儿,看似专注的倾听,但林峰还是感觉到她有些心不在焉。

    回头再瞧走廊口,那名女郎已经不在那里,估计是去清洗面上的油,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可不想那名女郎清洗完了再找自己麻烦。

    赶紧回到到餐桌旁,此刻方云已经用晚餐,正小饮着着餐后红茶,瞧他回来,方云放下了茶杯。

    宴会还在迟迟不开的样子,我们的林峰同学这会儿突然想起了他的小怡,这会儿小怡也该回到自己租的小屋了吧。她是否准备好给自己补课资料了呢?

    平时听着这小妮子给自己讲课都感到很烦,可是现在林峰却是真的想听听小妮子给自己讲讲课,在自己想睡觉的时候敲敲自己的脑袋,林峰知道这是幸福。

    此时的林峰突然想抓住自己和小怡的点点幸福来,一想到小怡,这个男人的心里就满满的。

    新书上传,期待你的支持。点击,收藏,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