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在警局

    胡思乱想间,林峰被两名警察带进一间屋子,看摆设,应该是间刑讯室,其中一名警察示意林峰坐在屋正中的木椅上,木椅形状独特,跟平时常见的不一样,估计是专门用来犯人坐的,待林峰坐上去后,两名警察将椅扶把两边的木板一合,刚好将他体箍住,铐着的双手则放在木板上,除了体不能自由活动外,也不是很难受,两名警察检查了一下木椅,见没什么不正常的,于是转出了房间。。

    林峰心想,忙和了半天这俩警察还不是审问自己的,不就做了个按摩嘛,自己肯定是有问必答。况且,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林峰就不相信,真他妈的有不长眼的敢对自己下手。省委,省厅的那些哥们可都在上面罩着呢!

    事不大,林峰坐在这特制木椅上,平心静气的等着警察来问话,顺便打量了一下这间刑讯室,除了自己坐的这张椅子外,在正前方两米距离还一张办公桌,上面放了一台电脑,打印机,一盏台灯,桌后还有两张椅子,估计待会儿会有两人来审问自己,一个问话,另一个则作电脑记录,桌旁还有一立灯,有点像探照灯,估计夜审照犯人用的。

    林峰心想,还好现在是大清早,自己不用受到强光刺眼的罪。

    时间过得并不长,就听见门外的脚步声,走进两名警察,都穿着制服,其中一名算是老熟人了,见了两面,第一面是在按摩室里,第二面则是在梦里,加上这会儿,应该是第三面了,正是那被称作柳督察的美女警官,见她进来,林峰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兴奋。

    与警花一起进来的是一名男警察,年轻的,也就二十五、六岁左右,长得帅,手里还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子,一进来就将袋子里面的东西倒在桌上,除了衣裤鞋袜,还有钱包、香烟、打火机、手表、手机之类的小玩意儿,倒在桌上乒乓作响。

    妈的,轻点行不?不是你们的东西就一点都不心疼,靠!林峰心中暗骂,这些倒在桌上的东西不都是自己的吗。

    昨晚在洗浴中心被几名警察摁在上时,在手腕上寄存衣物的号牌就被弄丢了,以为丢失在按摩房,原来是被这些警察得到。

    男警察将林峰的东西扒拉到一边,将电脑启动,准备审讯记录,美女警花则一瞬不瞬盯着林峰,盯得林峰心里有点不爽,心理战吧,当警察的都这德行,先用自以为是的眼神死盯着你不放,一直盯得你心中发虚,然后再乘胜追击突击审问。

    靠!对付我这个**易未遂的人,有必要吗?林峰心里嘀咕,放肆的回敬着警花的眼神,面上努力作出满不在乎的表

    林峰昨晚在按摩室内一直没怎么仔细瞧着警花的面容,只是第一感觉很漂亮,要不然在梦里的面孔怎么会那么模糊,老是不能确定是她,这会儿面对面坐着,倒给林峰了仔细打量她的方便。

    漂亮,真漂亮,林峰心里由衷赞叹,显得干练的齐耳短发乌黑发亮,浓淡适宜的黛眉下一双秋水般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精致的小瑶鼻,还有那温润红唇,让人忍不住就想一亲芳泽,美女,一等一的美女。

    林峰的心跳有点加快,这警花长得如此漂亮勾魂,追求她的不少吧?嘿嘿,如果自己能泡到手就爽了?也不知道这妞有没男朋友?林峰眼中欣赏着她的绝世姿容,脑里开起了小差,浑然忘了自己还在审讯室,忘了面前的极品美女就是审问自己的警官。

    林峰盯着美女警花的目光变得柔和,变得含脉脉,但很遗憾,警花的漂亮双眼里却是一片冰冷,这会儿又闪现了一丝怒色,而且怒色越来越浓,就快爆发,当林峰反应过来警花的眼神不善时,耳里已经响起了一声怒哼,是男警察发出的。

    妈的,这俩警察八成把自己的含目光当成了色狼眼神,林峰心里觉得自己特冤,美女谁不想多盯着看?瞧两名警察这会儿的眼神,不会真把自己当色狼了吧?恨不得要将自己大卸八块似的。

    也难怪警花与那男警察发怒,谁叫自己有前科呢?林峰还没忘记自己是被扫黄扫进来的,于是赶紧将目光转开,面容开始一本正经,决定好好接受美女警官的询问,争取宽大处理。

    “姓名!”审问开始了,美女警花的声音很好听,清脆悦耳,唯一不足的就是太冰了点,没有亲和力,林峰品评着她的声音,忘了回答。

    “问你话呢,发什么愣?姓名!”警花的声音更冷。

    “林峰。”林峰回过神来,尽量将自己的声音变得老实。

    “年龄。”

    “23.....24岁。”林峰心中一动,突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到底是多少?什么22、23岁?再问你一遍,年龄!”警花的声音现在除了冰,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今天是6号吧?”林峰不答反问。

    “.....是.....问这个干什么?谁让你问话啦,年龄!”警花的声音明显有怒意,可能是刚刚不自觉回答了“是”的原因。

    “哎.....”林峰叹了口气:“23岁,今天刚满,今天是我生。”其实上这些这些都他们的林峰瞎编的,他就是出来找乐子的。

    男警察样怪气插口说道:“哎什么哎?要不给你做个寿?唱个生歌?老实回答问题!”

    我靠!林峰暗骂一句,觉得旁边做记录的衰哥警察说话真***损,从他这句话开始,林峰心里将这帅哥定位于衰哥一类。

    丫的没人,林峰很生气,但不怒视他,只是轻蔑的瞄了他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没素质,这是林峰的心里话,虽然林峰没有说出来,相信面前的两位警察能读懂他的意思,衰哥警察大怒,就待拍案而起,警花及时的阻止了他,可不是吗,哪有审问犯人的先冲动。

    “民族。”美女警花继续这枯燥的程序。

    “汉。”

    “家住哪里?”

    “A市学府路扑街8号。”林峰心里对这形式上询问有点无奈,答得很木然。

    “做什么工作?”

    “学生。”林峰苦笑了一下,妈的学生**,被抓了真实没面子。

    “结婚没有?”

    “没结。”林峰紧接着补了一句:“你看见有哪个还在上学就结婚的?”

    “没问你这个。”警花白了林峰一眼。

    这卫生眼让林峰心中一跳,连白眼都那么有味道,乖乖,我喜欢。

    “知道为什么请你进来吗?”

    美女就是美女,多客气,抓就抓嘛,还说请,林峰心中感叹。

    “不知道。”

    就算知道自己好意思说吗?总不成说自己正准备享受特殊服务的时候,就被请进来了吧,林峰心里有点尴尬。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林峰很肯定的回答她。

    “你好好想想,为什么请你进来?”警花漂亮的大眼紧盯着林峰的面部表,眼神犀利,也很迷人。

    林峰故作沉思状,半晌才摇了摇头:“真想不起来,要不给我支烟,提提神,或许就想起来了。”

    烟瘾来了,林峰想起以前看电视里审问犯人时,警察一般还是要满足这小小的要求,有这机会自己当然不会错过。

    警花瞪了林峰一眼,这一眼在林峰眼里就变成了风万种的嗔媚眼,让林峰的心又猛跳了一下,心想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她了?虽然这想法很不现实,但没办法,这妞长得实在招人。

    瞪眼归瞪眼,警花虽然不满林峰的态度,还是示意作记录的衰哥警察将桌上的烟拿了一支出来,衰哥警察心不甘不愿的将烟递给林峰,顺便给林峰点燃。

    伺候得不错,就是那眼神有种想吃人的感觉,够凶狠,林峰心中品评着衰哥警察的表

    林峰美美的吸了一口,连吐三个眼圈,一个一个,绚丽好看,和谐啊,这烟居然也拿回来了,昨晚被抓连单都没买,算算差不多得消费1000左右吧,那我不是赚了?不对,自己钱包里还有几万的现金,会不会给这些家伙给缴了,那样的话,可就太划不来了。那些钱可是林峰拼了命才拿回来的。他还准备留着给小怡买个礼物的,林峰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自己的女朋友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啧啧,林峰许久没去上课了,要是一去上课就把班花给泡了,那个美女老师还不气死。想起来,林峰就想笑。

    “想什么哪,烟也抽了,差不多了吧,说吧。”警花打断了林峰的胡思乱想,问得不温不火。

    林峰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对不起,我还是想不起来。”

    除了特殊服务,自己还能有什么事?这不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搞这么多花样干什么?林峰心里对警花有点不满。

    警花眼中闪过一丝愠怒:“林峰,你给我听好了,劝你最好合作点,别想耍什么花招,对你没好处的。”声音起码提高了八度,清脆悦耳,好听,就是比先前还冰冷。

    林峰心里觉得这警花好玩的,这不明显诈自己吗,一件小事非得琢磨出什么大事不可,你当我是猪啊。

    林峰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确实不知道,耸肩膀的动作林峰自认为还是有点潇洒,希望能给这美女警花留点印象,不过好象没有什么效果,警花的神色变得有点凶巴巴。

    哎,生气都怎么好看,看来自己真没救了,林峰心中微叹。

    “啪!”警花使劲拍了下桌子:“林峰!我告诉你,你的态度很有问题,是不是要给你提示一下!”警花的声音又高了两度,绪有点激动,

    但林峰一句都没听清楚,心里却心疼她白嫩的手那么用力的拍在硬桌上,不疼吗?肯定红了吧?

    “林峰!”

    “到!”神游太虚的林峰被这警花的咆哮声惊了一下,下意识的想站起立正回答,但箍住自己的木板让他回到了现实,心里不满的嘟囔着,妈的,一惊一乍的搞什么搞嘛。

    警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到林峰面前,一双白嫩的手撑住他面前的木板,漂亮的脸蛋近距离的对着林峰,天使般的美丽大眼睛紧盯着他,虽然眼神有点凶狠。

    林峰避开警花凶巴巴的眼神将注意力转移到她的上,雪白的制服,黑绒肩章上扛了三颗星,前挂着牌警号,01254,重案组高级督察,柳芊芊,知道了她的名儿,林峰心里有点兴奋,深吸了口气,鼻息间嗅到从她上散发出来的醉人芳香。

    “林峰,你小子不是头一回进这局子吧,回答得这么溜。”警花的语气不似先前那么激动,反而有点戏谑的意思。

    一股清香气扑面而来,林峰闻到了她口中的芬芳,天哪,林峰心里猛跳了一下,离得太近,林峰能清楚的看到她红唇里的编贝洁白无暇,整齐又好看。

    林峰微微抬了抬头,对了下她视自己的眼睛,黑眸子很清、很亮,这眼神盯得自己有点不自在,让他不敢多瞧。

    当林峰撤回眼神时,警花眼里闪过一丝得色。

    你赢了,林峰心里微叹,她八成认为自己是做贼心虚。

    “说吧,光**可不行,我等着你回答呢。”警花的声音真的有点得意。

    鼻息间又是一阵芬芳,林峰撤回的眼神没地看,正对着她鼓鼓的脯,小西领式的制服下,露出白皙滑嫩的脖颈,她撑着木板的体有点前倾,林峰眼神不由自主的往那v型衣领里窥去.....暗花黑色的罩,光瞧**就知道那半露的酥有多饱满,林峰快窒息了.....

    “你.....臭小子.....你狗眼往哪瞧.....”警花的声音略显一丝惊惶,林峰眼睛一花,警花的体后退了一大步,颜飞红霞,好美。

    哎,林峰心里又是叹息一声,自己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老是集中不了精神?这不是我的错吧?谁叫你们派这么个美女警官来审问我呢?这怪得了谁?

    “啪!”林峰的头重重的挨了一巴掌,下手够黑,只觉眼里星星乱闪,半天才恢复过来,妈的,是衰哥警察动的手。

    林峰勃然大怒:“靠!警告你啊,你再动老子一下试试?”

    衰哥警察显然不吃林峰这一,不屑道:“小子,横的啊,今天就动你了,我看你能嚣张到哪去。”说完又要动手。

    “够了!”美女警花及时出声阻止:“小马,你回来作记录。”警花叫回衰哥警察,自己却很随意的坐在那桌上,衰哥很不愿的回到电脑前,嘴里还骂骂咧咧。

    靠,你丫真敢再动老子一下,今儿非得让你满地找牙,就这破椅子就箍得住我吗?也不打听打听老子以前混哪的!林峰见那衰哥警察一脸的不甘心,心里鬼火乱冒。

    “林峰,你也别在这里耗时间了,该说的你最好老实交代清楚。”警花的声音打断了林峰的愤怒与不满。

    “好啊,你问吧,知道的我都说。”

    刚才衰哥警察那一下,将林峰的美女心摧毁得一干二净,自己也懒得再耗时间,这破地方那是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

    警花见林峰愿意配合,语气尽量显得平和:“很好,既然你想清楚了,我们也不必兜什么***,我问你答,听明白了吗。”

    林峰点了点头,很合作:“明白,你问吧。”

    “你跟三爷帮是什么关系?”

    “.....三爷帮?”这不沾边啊?林峰心中有点诧异。

    “不错,三爷帮,你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三爷帮。”警花的语气又开始不耐。

    林峰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瞒你说,我还真不知道什么三爷帮,从没听说过。”

    林峰的回答让警花极为不满:“林峰,你想顽抗到底是不是?”

    林峰感觉事好象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警官,这三爷帮是做什么的?”

    “林峰!你真要这样装蒜?”警花发怒了,白皙的俏脸蛋瞬间涨得通红。

    靠!这哪跟哪嘛,林峰越发觉得不对劲,赶紧解释着:“警官,我是真糊涂,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三爷帮白龙会?这根本不搭边嘛。”

    “弄错?你们今天聚会的窝点我们会弄错?我们重案组可不是盯你们一天两天了,别跟我装蒜,告诉你,不承认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警花根本不相信林峰的解释,一口气说个不停:“林峰,别说没给你机会,早点承认罪行,或许我们还可以向法官求,如果你一定要顽抗到底,那行,我们就这样耗着吧,等你想通了再说。”

    警花噼里啪啦说完,对着旁作记录的衰哥警察说道:“小马,我们走,就让他在这待着。”衰哥警察毫不犹豫的站起子,看来他是早就不耐烦了,警花一说走,他连瞧都不想瞧林峰一眼。

    见警花他们要走,林峰急忙说道:“慢,我有话说。”

    “哦.....说吧,早说不就成了吗。”警花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笑意。

    “.....你们到底要关我多久?”林峰心中隐觉事不对,捕捉到警花的狡黠笑意也懒得计较。

    警花好整以暇的说道:“这要看你表现了。”

    “不对,按规定不应该超过48小时,我没说错吧。”

    你当老子是法盲吗?林峰心里很是不满。自己可是有知识,有文化的大学生。

    “是吗?你还懂得不少嘛,不过.....你现在是重大嫌疑犯,可能得多待上一段时间。”

    林峰能听出她语气里面的不屑与得意。

    “有你们这样办案的吗?有没搞错?我要投诉!”林峰有点气急败坏,什么重大嫌疑犯?林峰心里中叫苦,我真他娘的冤,比窦娥还冤。

    “随便。”

    “我.....我要请律师。”

    “可以。”

    “我.....”林峰对警花无所谓的语气弄得有点沮丧,下面再也说不出来。

    “还有吗?没有你就待在这里慢慢想吧,等想通了我们再来,就这样吧。”警花说得好不随意,转就朝门外走去,真要把林峰扔在这里不管了。

    “别.....别走,我.....我说。”林峰沮丧到极点,遇这不讲理的主,林峰彻底败下阵来。

    “这就对了嘛,说吧,我听着哪。”警花得意的语气让林峰咬牙切齿。

    “小马,你继续做记录。”

    警花吩咐完小马准备好记录,接着对林峰说道:“说吧,时间有限,这是最后一次给你的机会。”

    “好.....我说.....但是你一定得听我把话说完,别急着走,我想你们真的弄错了,我真的特冤。”

    “你意思是我们冤枉你了?政策我想你是知道,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决不放过一个坏人,说吧,我倒要听听你怎么狡辩。”

    林峰彻底服了这美女警花,她好象认准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跟她简直没法沟通,还没开口就认定自己是狡辩,这不胡搅蛮缠嘛,林峰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林峰决定不再和她纠缠不清,当下竹筒倒豆子,从与朋友打牌结束到自己去“丽水金沙”泡澡开始,以及自己从来没做过什么“按摩”,纯属好奇才做的这个保健,特别强调了只做了一半就被警察抓了,然后就这么进了看守所.....

    林峰一口气将事经过说完,然后耸了耸肩说道:“其实这件事非常简单,说白了我不过就做了按摩,还只做了一半,不像你说的我是什么三爷帮成员,一点都不靠边。”

    “说完了吗?”

    “说完了。”

    “编,你就这么编吧,我告诉你林峰,就你这态度,我想没必要再跟你耗下去了,你好自为知吧。”警花的语气除了不耐,还有一丝鄙夷,认为林峰连故事也不会编,编出这么个**按摩未遂的故事。

    我靠,这丫头怎么愣不信自己的话呢?美女警花的美好形象瞬间在林峰心目中破灭,林峰心头一阵火起,遇上这么个一根筋的主,林峰一时怀疑她这高级督察是怎么混到手的。

    警花看样子已经对林峰失去了再审问下去的兴趣,招呼衰哥警察一声,就要离开这间审讯室,林峰快被这不讲理的警花气得快吐血,见她与那衰哥警察已经走到门边,大为愤怒。

    “站住!你们给我站住!”激愤之下,林峰的怒喉声震得审讯室的窗户都在响。

    警花与衰哥警察被林峰突然发出的愤怒喉声震住了,站在门边愣了一下,衰哥警察显然觉得被林峰这么一吼有点没面子,就要冲上前来。

    林峰瞧他有点变形的脸,八成是想对自己动武。

    林峰冷冷一笑盯着他,就等他近到前,了一肚子火正愁无处发泄呢,你丫自己找不痛快,别怪老子心很手辣,林峰决定豁出去了,心想横竖都被这俩臭警察冤枉,还不如来个痛快。

    “小马,别冲动!”警花看林峰的表冷静得有点异常,急忙出声阻止。

    衰哥警察显然很听那警花的话,立时止住了脚步,距离林峰三步远站定,凶狠的瞪了他一眼,那眼神的意思连白痴都瞧得出来,无非是算你运气好,要不然就让你好看之类的。

    林峰没理他的凶狠眼神,越过他的视线,冷冷的盯着站在他后的警花。

    警花漂亮的眼睛打量了林峰几眼,见林峰一瞬不瞬的死盯着她,一时间空气有点凝固,这沉闷的气氛可能有点让她不自在,秀眉微微蹙了蹙。

    “林峰,你还有什么好说。”警花率先打破沉闷,但语气依然冷冰。

    “没什么好说,我只是告诉你,最好查清楚我的事,别凭自己的想象断定我是什么三爷帮的人。”

    “我们警察做事,用不着你来教。”警花对林峰的语气有点恼怒。

    “嘿嘿,你想要我教还懒得教呢,就你?不够格。”林峰冷笑着回了她一句,心里突然对她泛起了一丝厌恶。

    “你.....林峰!别太狂了!你当我就不敢收拾你吗?”警花显然对林峰的嚣张语气给激怒了。

    衰哥警察见警花发怒,立马开始挣表现:“柳督察,这小子欠收拾,让我修理修理他,出了事我兜着。”说完还挽了挽衣袖,看样子是想大干一场。

    “别说没提醒你们,最好别动我,不然后果自负。”

    见这俩警察火气上来,林峰反而感觉有点轻松,说话的口气也悠哉起来,一点也没他们放在眼里,受这冤气已经够了,自己不想任人这么随意宰割。

    警花见林峰神态突然变得有恃无恐起来,先示意那衰哥警察不要妄动,接着又象先前那般盯着林峰打量,林峰没有避开的她的眼神,与她对视着,这会儿林峰发觉自己已经对她产生了免疫力,不像初见她进审讯室般的失魂落魄。

    美女?不过如此,林峰心里自嘲的嘀咕一句。

    时间不长,就那么十来秒钟的对视,警花已经平静下来,见林峰与她毫不避让的对眼,突然笑了笑,这一笑又让林峰对她本已厌恶的心,轻轻的,她实在长得太漂亮,美女的笑,还是让自己有点吃不消,林峰心下有点暗恨自己太没定力。

    “林峰,看来你后台不小嘛,居然敢这么跟警察说话。”不知道这警花想到哪去了,瞧她眼中闪过的一丝兴奋眼神,语气轻松,就象钓着一条大鱼。

    我靠,这丫头是不是属牛的?怎么老钻牛角尖啊?林峰简直有点哭笑不得,本来的愤怒心突然觉得有点荒唐,心想当真是怪事年年有,惟独今年多,都叫自己给碰上了。

    林峰摇了摇了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算了算了,我现在彻底对你们没什么语言,实在不想再交流下去,没劲,你们自己去查吧,把我的底细查个一清二楚,看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我拒绝再与你们纠缠,送我回号子里去,我累了。”

    说完这句林峰觉得浑无力,真有点累的感觉。

    “还有.....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两个,问题弄清楚了也不用再找我道歉,我们最好永远别见面。”

    补充完这句,林峰闭上双眼,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他实在不想再面对这缠夹不清的警花,更不用说那个有着暴力倾向的衰哥警察。

    “你.....”

    警花“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显然被林峰这么挤兑着给气得不轻,虽然林峰闭着眼,不过可以想象她的恼怒表,想象她气呼呼脯起伏的样子,林峰心中有了点报复的快感。

    过了半晌,耳边响起了走出审讯室的脚步声,警花与那衰哥手下走了,当林峰再次睁开眼时,最早带他到这审讯室的两名警察走了进来,并将桌上的衣服递给了林峰,但没有叫他马上穿上,林峰就这么铐着双手抱着衣服,又延着来时的路,回到了关押自己的小监号。

    回到小监号不久,就有干杂活的犯人搁着铁栏将午饭递了进来,伙食还真差,俩馒头,一碗清粥,还有一碟盐白菜。

    林峰瞧着面前的伙食,心里骂了一句,靠!当真是不要钱的饭,难怪监狱里的犯人一个个面带菜色,就吃这玩意儿,面色能好到哪去?

    胡乱将就着对付了一顿,吃了俩馒头下去精神颇好,躺在小铁上也睡不着,在这小监号甚为无聊,时间感觉过得好慢,失去自由的滋味确实不好过。

    林峰心想,就这么小半天都觉得难受,再多呆些子自己非得发疯不可。

    在小监号里躺下又起来,转两圈又躺下,就这么反反复复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峰终于感到了一丝困意。

    躺在小铁上正有点迷迷糊糊之时,刺耳的铁门拉开声响了起来。

    “林峰。”

    林峰睁开眼瞧着叫自己名字的人,是先前送林峰回这里的其中一名警察。

    “什么事?”林峰嘴里嘀咕着,不会又要审讯了吧。

    “你可以走了。”

    “走?走哪?”林峰精神一振,睡意全消。

    “还能走哪?回家呗,你没事了,已经查清楚你的问题,你可以回家了。”

    “哇.....哦!”林峰怪叫一声,兴奋得跳了起来,查清楚了?没事了?

    要不是警察给自己的印象实在太差,林峰真想给眼前的警察来个烈的拥抱。

    呵呵,林峰暗忖,要不是看着你个美女警察长得还可以,就凭你抓了A市地下势力的代言人,看你怎么下台。不过林峰清楚,肯定是上面的人给自己说了,要不然也没有这么快就能出去。

    一心要试试他们的诚意,看着他们表现还不错,就原谅他们了吧,可是一想到自己还有几万块钱被他们给拿了,林峰又一脸笑意的转过头了。

    柳督查、、、、、、、、、、、、、、、、、、、、、、、、、、、、、、、、、、。

    新书上传,期待你的支持。点击,收藏,推荐,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