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清理

    即是小乔对自己使用了女人最为厉害的武器,林峰也不会答应这个用自己的体作为交换来换取自己为她报仇的条件。。c

    人本就是自己的人杀的,让自己怎么去为她报仇,有的人做的那个程度本来就该死了,因为他知道的事太多,如果任由他在法庭上去“乱说一气”,那A市且不会是一片混乱。

    拿掉了一个市长本来就是大事,所有人都战战兢兢,要是再把他们推上法庭,那A市倒是真的乱了。

    所以,凡是适可而止,树倒猢狲散,王盼这棵大树倒了,那他下面的人在没有新的人介入之前,那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现在以杨派的实力,整个省城,有如铁桶一般。林峰知道,即是自己不动手,这个三爷照样要死,他们也只不过是借了自己的手,而自己也只不过是为了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

    独自找了间靠近王大彪的咖啡店,桌上的蓝山再次喝完,可还是没有等到王大彪的行踪。林峰准备再次招手续杯时,侍者却很适时的端来一杯咖啡放在林峰面前,时机把握的极好,而且咖啡正是林峰刚才连喝两杯的蓝山。

    林峰疑惑地抬头,穿黑色装的女服务员眼神暧昧地从托盘下面取了一张便签递给林峰,上面是一行娟秀小字:“你喝咖啡的样子落莫而哀伤,不要因为俗事紧锁着眉头,生活中还有许多值得期待的事。”

    紧锁眉头?林峰不自地摸摸自己的脸,可能是刚才为小乔的表现烦恼了吧,一个女孩能用自己的体来和你交易,那是真的急了,虽然林峰也知道有些女孩的体并不值刘,甚至于一叠钞票就能招来一大把,可是自己也是个受到高等教育的学生,有些事还是有些下不了手啊!

    “扑哧------”

    有人轻声地笑起来,林峰转过脸去,便看到对面有两个女孩儿正向这边看过来。一个头发烫成波浪型的漂亮女孩儿,正掩嘴笑,可能是被刚才林峰无意识的表逗乐。另外一个女孩儿长发如清汤挂面般地披散在肩上,和唐果一样,也漂染成酒红色,给人乖巧时尚的感觉。她也正偷眼看向林峰,只是脸上有一抹红晕,不及边的女孩儿放得开。

    两女都穿着浅白色的职业装,里面是小翻领的白色衬衣,腿上裹着色的丝袜,一办公室OL装扮。这一块属于A市的王融区,外企和大型商业公司也多,可能两人隶属于哪一家公司,闲暇之余出来消遣。

    她们想泡我?这是林峰心里的第一个念头。

    确实,林峰突然间换了一高档衣服装,再配上那清逸地面孔,确实很有杀伤力。而且,由于杀伐的缘故,他的上总是索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邪恶气质。这种东西不经意间流露,对女人来说便说毒药。

    艳遇,在林峰刚刚接管了A市地下势力的第一天里就有了艳遇,这让一向自信心膨胀的他都有些诧异。可能是刚才自己坐在窗边眼神专注地盯着窗外,让他们以为自己是个做事很认真的男人吧。

    有句话不是说么,认真的男人最帅。

    既然刚才已经装深沉,那就索装到底吧。林峰很努力地去想雨果的诗或者黑格尔的哲学,想找出一句能和此时景相搭配的回复过去。

    还没有结果的时候,对面的敖鹰大厦车库驶出一辆黑色奥迪,然后是第二辆黑色奔驰,那前面A111666的特别牌照让林峰心头一喜,猎物终于出现了。

    林峰取过笑,在便签上唰唰地写了‘有缘再见‘四个字,然后示意侍者送给那两个女人,自己结了自己的和她们那桌的帜后,便匆匆离开。

    “喂,他什么意思嘛?本小姐欣赏他是他的福气,竟然跟见到恐龙似地逃跑-------我难道表现的很明显么?”后传来女孩儿愤怒的声音,只是现在林峰已经没有心去搭理了。

    招了辆出租车,示意司机跟着前面王大彪的车队。这人倒是谨慎,平时得罪了不少人,出门也是小心翼翼。前后各有一辆奥迪护航,一般人还真动不了他。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爷们,长的胡子拉碴五大三粗的,可胆子却非常小。本来他听说林峰让他跟着前面那几辆车,他就打了退堂鼓。不用猜也知道前面那几辆车非富即贵,那样的人物是自己能惹的起的?如果被他们发现了,被打一顿还是轻的,车要是被砸了,可如何向公司交代?

    林峰不待他开口,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刘放在方向盘上。“远远的跟着就行,不会有危险。”

    司机看了看那叠刘,咽了咽口水,终究没有说出赶林峰下车的话。

    王大彪正闭上眼睛躺在柔软地靠椅上,脑海里却很不平静。集团的三爷突然间死了,而据说政府的人还派人过去接管了。王大彪知道,虽然自己很多年前就出来干了,可是仍然和集团脱不了干系。

    王大彪清楚,自己的厄运也快来了。

    *************************************

    突然,坐在副驾驶室的刘秘书电话响了。刘秘书不动声色地接了电话后,转过头对王大彪说道:“老板,后面的弟兄发现有人跟踪。”

    王大彪一愣,沉着脸说道:“让他们不要打草惊蛇,暂时不去见客人了。去丽水。”

    “是。老板。”刘秘书面无表地答道,又拨通了后面保镖的电话。

    等到王大彪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进丽水俱乐部时,林峰乘坐的出租车才不慌不忙地开到丽水门口。林峰抬眼看着俱乐部门口那古色古香的招牌,却没有立即下车的意思。

    “这-----都是我的了?”出租车司机碘着脸问道,指着方向盘中间的那叠刘的手指微微抖动着。满脸红光,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激动。

    “是的。”林峰点头,心里却在盘算如何进去。他知道,一般的俱乐部都是需要会员卡的。不知道这家是不是如此。

    “有没有听说过丽水年华的况?”林峰转过脸问满脸兴奋正忙着数刘的司机。

    “不知道。我只知道A市俱乐部,丽江俱乐部。这种小俱乐部没听说过。”司机一趟活就收到这么大笔刘,心里高兴,回答林峰的问题时也格外的激动。

    林峰有些失望,本来以为A市城的出租车司机见多识广会知道些况,没想到从他嘴里什么都问不出。

    林峰大摇大摆地走到门口,门口的迎宾微笑着鞠躬,却没有查问证件。

    就这么进来了?自己想好的借口都用不上?林峰一边朝里走一边疑惑。

    现在是白天,出进俱乐部的人很少。下面是个酒吧,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小声交谈着,不时有笑声传过来。大庭有两部电梯,林峰正在思考如何打探到王大彪去哪儿了时,电梯门‘叮当’地响起来,电梯门打开,两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一脸冷笑地看着林峰。

    林峰警惕地用眼睛余光扫了眼周围,没有出现被包围的况。这才抬眼看着那两个站在电梯里却不肯走出来的大汉。他认识这两个人,是王大彪的保镖,刚才和王大彪一起进来的。

    “要找王总?”留着小胡子短发根根竖起看起来很精神的那个男人问道。

    林峰知道,这个时候否定已经没有什么意义。干脆坦白地说道:“有笔生意要和王总谈。”

    “谈生意?请吧,王总让我们带你过去。”小胡子让开一步,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林峰点点头,往电梯里面走去。右脚刚刚跨进去,变故突生,两个男人闪电般出手,一左一右地扣住林峰的肩膀,然后将他的双手向后扳去,将他的体往下按。

    一击得中,两人微微诧异,没想到这小子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本来以为他一个人敢跑来跟踪,肯定是个高手呢,没想到这么不经打。

    “没必要这样吧?”林峰也不反抗,脸色平静地说道。

    林峰的反应让两人有些意外,都被自己制服了,竟然还能保持这般平静。难道真是来找王总谈生意的不成?

    “少废话。我们王总让把你带过去。”小胡子呵斥了一声,按了楼层号码,电梯缓缓向上开去。

    叮当!

    又是一声脆响,电梯门向两边分开。林峰被两人架着出来,然后走向铺着地摊的走廊,两边是有着编号的房间。林峰抬头瞅了一眼,房间编号的数字是‘9’,那么他们现在是在三楼,这更让林峰安心了。以他的手,从三楼跳下去倒不会有什么损伤。

    三人在‘999’房间门口停了下来,小胡子伸手有节奏地叩了两下门,没有人应答,房门却一下子被拉开。

    “进去。”小胡子推了林峰一把,两人架着他进了屋。门再次被合上,两个黑衣大汉守在门口,王大彪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手里端着杯红酒,一脸笑意地看着林峰。

    “老板,人带来了。”小胡子恭敬地禀报,心里却是暗暗叹息,恐怕今天手里又要见血了。每次老板用这种眼神打量的人,那个人不是缺胳膊少腿打个半死,就是死的不能再死。

    “虽然我外表很斯文,但我的脾气很不好。你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谁派你来的?”王大彪轻轻地抿了口红酒,微笑着等待林峰的答案。只是心里却是暗自警惕。

    这个被抓的年轻人陷重围,这个时候竟然还能保持冷静。这种心就极其难得。而且,能拥有这般心的人,智商肯定非常高。一个高智商的人会那么容易的将自己陷险地?

    他必定有所倚仗。王大彪在心里暗暗想道。从看到林峰的第一眼起,他就将林峰视为和自己的同类人。如果自己处于林峰现在的险境,恐怕自己的表现也不一定能比他更好。

    “我自己要来的。”林峰平静地答道。

    说自己要来的,但对方肯定不会相信。果然,小胡子一拳就肘子击在他后背上,骂骂咧咧地说道:“你*妈的,给我老实交代。我们老板可没时间浪费在你上。”

    林峰倒吸一口凉气,等到后背上的疼痛感消失的差不多时候,这才抬起头看着王大彪,笑着说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客人?”王大彪看到林峰的表现后,内心更加的小心了,表面上却十分的平静。“我不觉得有你这么个朋友。不过------你的表现倒是让我有些欣赏了。今天破例,说说你跟踪我的理由。”

    林峰撇了眼后的两人,说道:“我不习惯低着头和人说话。”

    王大彪一愣,没想到这家伙还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敢在这种况下说这种话,冷笑着说道:“可我喜欢别人用这种姿态和我说话。”

    “那我们俩有一个人要失望了。”

    “这个人肯定是你。我不喜欢失望的感觉。”王大彪说话的同时,对着小胡子打了个眼色,他是个聪明的人,更是个谨慎的人,他要把一切危险都扼杀在摇篮里。

    先把他打个半死,再谈的话或许就轻松的多了。

    胡子会意,又一肘子击向林峰的脑袋。旁边的伙伴也很配合地使劲掰着林峰的手臂,防止他反抗。

    可小胡子这一拳仍然落空了,林峰的脑袋没有向左偏,也没有向右偏,而是顺着两人的力道向下拉扯。在小胡子和他同伴两人的体被这力道拽的失去平衡时,林峰突然双脚后踢,正好击中两人的腹部。

    砰----砰-----

    两人的体双双向后退去,然后站立不稳踉跄倒地,而林峰一个鲤鱼打站了起来,一脸笑意地看着王大彪。

    “我也不喜欢失望的感觉。”林峰说。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难知如;不动如山,动如雷霆。这句话是老头子在林峰出门时送给他的,是对林峰的要求,也是林峰给别人的感觉。

    林峰的外表形象很具备欺骗,长相清秀,体格不算瘦,但绝对没有蕴涵了超多爆发力的结实肌。与其说是个怀绝技的武者,倒不如说其是青楼头牌更让人接受一些。

    出乎意料的是,只是一瞬间,便挣脱了王大彪保镖的控制,将两人给摔了出去。

    王大彪听到林峰用自己的话来反驳自己,眉头皱了皱,心里却反而有一点儿骄傲感。自己又一次猜中了他的底牌,知道这个家伙不简单,希望拉下来他也不会让自己太失望。

    王大彪挥挥手,说道:“打死。”既然是政府方面派来的人,那自己就用不着客气。王大彪这些年也暗中吸纳了不少好手,他又自信在政府对自己动手之前,自己能够在这些人的保护之下安然的离去。

    他是个聪明人,他不会给自己陷入危险境地的机会。也正是靠着这种行事利索狠辣的作风,他的对手都死了,而他还活着,而且,还活的很好。

    除掉那两个被林峰踹倒在地上闷哼的家伙,屋子里面还有四个保镖和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看起来像是个秘书一样的角色。从林峰进屋,都没有说过话,只是安静地站在角落,但林峰却感觉自己被一条冷地蛇给盯住了。

    能被王大彪聘请为保镖的人,手都相当不错。在林峰一进门后,他们就有意无意地将他包围了起来,现在得到老板明确的命令,便前二后二呈‘品‘字型向林峰攻过去。

    林峰心里冷笑,傻瓜才给你们包围的机会。在别人向他靠近的时候,他也没有坐以待毙,没有回阻挡后面的攻击,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前面两人冲过去。与其被四个人围攻,还不如先快速解决两个让他们无法形成包围圈。

    面前的两人表错愕,没想到林峰会做出这样的反应。双方都在向冲,体也瞬间接近。一人拳头从左侧击向林峰的太阳**,另外一人化拳为掌从右侧砍向林峰的脖颈动脉。

    “两人的临战经验不错,配合也算默契。但仅此而已。”这是林峰对他们的评价。

    没有闪避,双手前伸,一左一右如猴子捞月般扣住两人的手腕,大拇指快速找**,一瞬间,就扣中了两人手臂上大陵**。两人的体瞬间僵硬,再也动弹不得。懂得中医的人,又怎么不会认**打**?

    林峰闪电松手,又闪电般出手。松开两人的手腕,在他们血液凝固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动作的时候,双拳齐出,两人便成了熊猫眼。

    击倒了前面两人,林峰也不敢有丝毫耽搁,体仍然采取前冲的姿势,致使后面两人的第一波攻击落空。林峰反手一拳,正好砸在那个脸上没有什么的保镖鼻粱上。

    咔啪!

    清脆的鼻粱断裂声响起,让其它人听的毛骨耸然。

    站在墙角的秘书一直在留意林峰的动作,眼见这四个保镖无法阻挡林峰后,便用征询地眼神投向坐在沙发上一脸沉地老板王大彪。王大彪对着他点点头,他便悄悄地将手伸进口袋。

    林峰的心理感应非常灵敏,虽然在和那两个废材交手,但仍然清晰地感觉到危险。而且这危险正来自于那个自己一直小心提防的年轻秘书上。

    在林峰一脚蹋飞四人当中手最好的那个保镖时,危机将至,一颗银色的子弹呼啸而来,目标正是林峰的脑袋。

    在黑暗中蛰伏,一击必中。这是蛇的天。而那个男人正如这种险的动物一般,只是一出手就想结束林峰的生命。

    林峰并不确定王大彪就绑架唐果的凶手,这次来也只是调查而已。所以,虽然和他们起了冲突,但是在搏斗时,也没有下死手。都只是打了个半死不活体无法动弹而已。

    可是现在他们动枪,那就另当别论了。

    林峰不是超人,没有能单手抓住子弹或者用嘴接子弹的能力。但是因为提前的预知,甚至能感觉的到那子弹运动的轨迹,所以躲闪起来就不是那么艰难了。只是需要有高强度的速度来配合而已。

    砰!

    子弹击中门板,传出物体被那瞬间的钻力爆破的声音。林峰已经扑到了地上。

    那个戴眼镜的秘书见到林峰能躲开自己的袭击,脸上的表没有任何变化。手里举着一把穿透力强的小口径手机黑色9,追寻着林峰的体又一次扣动了扳机。

    这一次是两连发,不仅朝着林峰刚才躺的位置开了一枪,甚至还提前预测了林峰将要闪避的方向,两颗子弹形成一个夹角,将林峰给封死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里。

    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一手。要是一般人的话,还真被他神乎其技的枪法和冷静的判断能力给干掉了,但自己不会。

    前扑的路线被封死,后退的路线有正要飞速而致的子弹,林峰却是不慌不忙,体微微侧,两颗子弹擦着衣服飞过。

    秘书平静的脸上也出现了诧异的表,再次举枪想再开一枪时,林峰对着他森然冷笑,露出八颗看起来还算洁白的牙齿,然后手上突然间丢出一件白色物体向他砸过去。

    啊-------

    秘书手上的9脱落,捂着眼睛蹲在地上,凄凉地惨叫声不绝于耳,手缝里面渗出鲜红的血液,甚至连屋子里都有了一股腥臭的血腥味。

    “很讨厌你那双眼睛。”林峰笑着说道。

    走过去,将秘书丢落在地上的手枪踢到一边,转过看着王大彪,笑着说道:“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吧。”

    看着林峰玩味的笑脸,王大彪突然间有些手足无措。这是第二个人让他体会到这种感觉。

    虽然王大彪表面上还能强制保持着镇定,心里却有些慌了。还没看清楚这个家伙出手,刘秘书就捂着眼睛蹲下了。他用的是什么武器?

    林峰大摇大摆的走到角落的酒柜前,取了个杯子,自己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抿了一口后,说道:“这酒不错。“

    王大彪心里直滴血,他当然知道这酒不错。这是他在黑市买到的法国酿酒世家路易家族的珍藏品,一瓶酒花了他二十七万美王。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喝,这小子倒是不客气。

    “你想找我谈什么?”王大彪压抑住自己的怒气,对着林峰举杯。真正的大丈夫是能屈能伸的,留得青山在,以后才有复仇的机会。

    “我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林峰同样对着王大彪举杯,啜饮一小口,让液体在舌尖溶动,感觉其味道。虽然处于敌对的立场,他也有些欣赏这个对手了。临危不乱,能屈能伸,懂得审时度势,这样的男人方能成大事。

    新书上传,期待你的支持,点击,收藏,推荐,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