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美人恩重

    有位前辈告诉我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c”

    又有前辈教育我们“勿以恶小而不为。”

    还有前辈教育我们“无论多么漂亮的女人趴在地上也是会着凉的。”

    还有前辈——靠,小怡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她是禽兽,不救她禽兽不如。

    林峰在门口稍微犹豫,勇敢的开始扣门。“小怡,小怡。”

    他总不能一下子就开门进去,虽说这小妮子是自己的女朋友,可她是那种相当传统的女孩子,小怡这妮子的格易羞、倔强,现在光着子滑倒在地上,肯定不会出声应他,自己总不能跑过去一把拉开沐浴间的门,大笑两声说“哈哈,小怡,你出来吧,我知道你藏在洗手间—-哈哈哈—-”

    小怡非拿刀砍了他不可。

    看来今天还得先问问小怡的意思,那才能进去了,边问,林峰边。一把抓住沐浴间的门,逆时针旋转。发现打不开。门从里面锁住了。失算了。林峰拍拍自己的脑袋。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串,用小刀的尖角插进去一扭,“呯”一声,门开了。哼,一道门而已,怎么能难倒我这开锁行家?

    还没反应过来,林峰已然站在自己的面前了,小怡现在那是又羞有喜,羞得是自己的这幅样子被自己的峰哥哥看到了,喜的是好几天不见,她的峰哥哥又回来了。

    “哎呀,急死我了—-急死我了—-”林峰捂着肚子装作内急的样子推开了沐浴间的门。

    “啊—-”林峰看着坐在沐浴间地上抹眼泪的小怡尖叫出声“你怎么穿衣服——坐在这儿?”

    “峰哥哥,我摔倒了。”小怡可怜兮兮的看着林峰。满脸泪痕。

    “我知道——我是说我看到你的腿就知道你摔倒了。可是——”林峰明明记得她摔倒前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呢,可是现在上已经多了紫色轻纱睡衣。

    “可是你为什么不找人帮忙呢?”

    -不太方便。”况且我手机也没带,子君和小瑜他们都回去了,小怡羞涩的低下头。脸蛋通红,连脖子都迅速的抹上一层粉红色彩。

    “没事吧?来,让我看看。”林峰当然知道他说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蹲下子,抬起小怡的腿,膝盖上磨破了些皮,有着深紫色的淤痕。心疼地问“痛吗?”

    “痛。”小怡乖乖的点点头。

    “能活动吗?”

    “不能——能。我刚才站起来穿睡衣了。不过好疼。”小怡说话时试着动了动腿,疼的眉头紧皱。

    “别动。我先把你抱进房间,然后给你擦些药。没事,很快就好了。”看到小怡微微点头后,林峰把小怡抱起来往她的卧室走去。

    两人虽然同居了好长一段时间了,可这也是小怡坚持要给自己补课才租的房子,另一个原因则是自己动手打了寝室一欠揍的王八蛋,晚上睡觉的时候两人都要在的中间放一碗水,典型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可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事也只不过是想想而已,这小妮子晚上不管再玩,保准要回学校,这样的亲密接触还是第一次。正值夏天,小怡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林峰一抱之下,能清晰的感觉到她体肌肤的嫩滑。

    更让林峰兴奋的是,小怡可能太过慌张的缘故,里面竟然没来得及穿内裤和内衣。林峰托着小怡的**,体内的火犹如烧开的钢水一样沸腾起来,那还称不上感的两块嫩不只一次让他撞在门板上。

    “这不是**—这不是**——”林峰在心中默念这五字清心咒,强制约束住自己那只想继续探索下去的右手。

    小怡躺在林峰怀里,闻着他上散发出来的汗臭味,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及呼吸声,也感觉出些异样。头再也不敢抬起来看林峰的脸,白皙的后颈红的像血。

    小怡不敢抬头,倒便宜了林峰。稍微把脑袋往后仰了仰,顺着睡衣的领口看瞄下去,若隐若现的——唉,几天不见,小妮子的部看上去饱满了许多。

    自从租了这间房子之后,每次回来林峰都感觉很温馨。屋子收拾的很整洁干净,还有淡淡的馨香味。带着卡通图案的窗帘、被子、枕头,头挂着风铃和小饰物——-每当看到这些东西时,林峰的心境就会平和下来。那记忆深处的所有苦难、哀伤以及所有的暗面都能一扫而光。切切实实,这有点像家的味道了。

    林峰把小怡放在上坐着,蹲下子轻轻按摩她的伤口。待到淤血渐渐散了之后,从口袋里掏出药水和棉球擦拭。

    “峰哥哥——”

    “嗯。”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哈哈,我怎么会知道呢?碰巧而已。”

    “那你怎么就碰巧来了?”

    “我在外面的时候找人算了一卦,说是今天的这个时候我们家的小怡会摔倒在厕所里,所以我就赶过来了。”

    林峰敷衍道。

    哦,有这么算得准吗?峰哥哥改天也带我去算上一卦啊,我也看看我的峰哥哥什么时候会骗下怡。

    “呃,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流下。“唉呀,今年的夏天真是啊。—小怡,已经帮你擦好药了,你躺下好好休息,我肚子疼,得去蹲厕所了。”林峰拔腿就跑。

    “峰哥哥,洗澡间上面那个孔不是你挖的吧?”

    “哐”林峰又一次撞到门板上了。

    *****************************************************************************

    上条蓝色条纹的沙滩短裤,伸展了下腰肢,甩了甩酸疼的右手后,开始敏捷的整理屋子。地上废弃的卫生纸被他一把抓起丢进垃圾桶里,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几张碟片,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暗叹了一句“红颜薄命”,顺手就把那个两年拍了几百部电影的本高产女星塞进了底下——-有种艺术只有在黑暗里才能更大地发挥它的价值。现在小怡要来了,这些可不能让她给看见了,还是让它自由的消失吧!

    “咚咚”。敲门声再次响起。声音依旧温柔,不急不躁。就如敲门的主人一样吧。想起那个可的女子,林峰俊俏的嘴角扯开一条迷人的弧度。

    “来了。”林峰一把拉开房门。“进来吧。”

    “啊——”门外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林峰习以为常地揉了揉耳朵,撇着嘴埋怨“好了,小怡。你怎么每次都这样大呼小叫?”

    女孩儿瞄了眼林峰**着上体,红着脸不满地嗔道“还怪我呢。那你为什么每次衣服都不穿就开门?”

    林峰的材很匀称,不胖,也没有健模特那种熟牛似的肌,皮肤非常细腻,没有一丝瑕毗。甚至连蚊虫叮咬过的红点都找不到。在晕黄灯光的照耀下略显苍白,却增加了一份惹人怜的特质。他穿上衣服时,很多人以为他是女生。楼下的大妈们经常指着他的后背叹气“这闺女长的真俊,就是命不好。唉—-”

    想到这儿,女孩儿心里也微微叹了口气。心里漾起大片大片的柔

    “我不是怕你等急了嘛。那么久了也该习惯了。———怎么?放学了?”林峰本来想回答,我看你那么久,让你看看我也是应该的。终究不敢说出来。自顾自的回屋,从阳台衣架上取下晾干的牛仔裤,当着女孩儿的面上。

    林峰今天又没去上课,峰哥哥,今天老师讲了许多东西了,待会儿做完饭,我给你讲讲,听着小怡要为自己讲课,林峰大颗大颗的汗珠就掉了下来。

    新书上传,期待你的支持。点击,收藏,推荐,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