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让自己心疼的女子

    又百无聊赖的呆了几天,叫白开水搜集了所要对付的几个人的资料之后,就开始准备要用的家伙。。让林峰感到诧异的是,白开水这个小子平时看起来只会打架的样子,可是办起事来却是毫不含糊的,没几天,做间谍用的设备几乎都齐了,什么手表式微音器这一伪装的手表有一个微音器,与隐藏在使用者衣服中的磁带录音机相连。戳胎器及破坏者和特工人员用戳胎器的交通工具,克格勃监视照相机此照相机可藏于手中,或绑于上。通过按压传动杆进行工作破坏敌人暗杀装备这设备藏在假香烟盒里,它出的毒液能在受害者脸上气化成致命的氢化物气体,几秒钟内便可致死。就连很难搞到手的武器和装备都一应俱全。

    林峰不得不佩服起这个闷男起来,妈的才来几天就把这个城市搞得这么熟,连地下黑市都能找得到,的确是人才的。林峰暗自感谢老爷子给自己配了个好的保镖。

    拿起白开水给的枪,拉上膛看看,觉得好用之后,就满意的收下了,不过当白开水递个手雷过来的时候,林峰一阵鄙视,妈的老子是个大学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别给老子搞得像个恐怖分子似的。

    又等了一天,终于得到了上面的命令,可和审计的人一起过去开始测量了之后,林峰却感到遗憾了,自己这边的场面这么大,有审计的,公安的、、、、、,总之很多人,甚至林峰还差点让杨书记把特警也开过来了,都说这里是省里的高层和富二代积聚的地方,林峰感觉肯定会受到什么刁难,甚至会有不开眼的公子哥来撞撞自己的枪口,那样的话,自己正好为光大的人民和纳税的白领出出气,可是可所到之处,人家却是大大方方的开着门让自己量,怎么量就怎么量,怎么审计就怎么审计,量多量少概然不管。这让他这个想为人民服务的优秀青年很是不爽。

    不过,测量归测量,任务照样要做,登堂入室,偷鸡摸狗的事照做不误,就这样,靠着白开水的装备,他们还真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什么局长的大达几十个G的**记和录像,艳照,什么贪污受贿,私下交易,市长公子**未成年少女的证据还真是不少,林峰知道这些在官场上混的人个个都留有一手,一旦上面的人准备对自己下手的时候,他们拿出这些证据来拖上面一把,说是这些事全是某某领导指示。或者说是迫的,他们这样倒打一耙,还可以专座污点证人,最多就是开除公职。定不了大罪。由于杨书记准备整顿这一片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有人倒是想把犯罪证据转出去,可是受到白开水和林峰手下的几次狙击之后,便没有了动静。不过林峰自忖,凭今天收到的这些证据加上白开水他们狙击到的,也足够把姓王的搬下台了。那自己也便能顺利的拿下进入这个城市上层的门票。以后如何把握也就还得靠自己。

    把这些证据都收好之后,林峰就托公安把张明亮他们那伙人给送走。

    林峰知道。这个王市长肯定不会轻易的让自己把这些资料给拿上去,那么自己就面对着巨大的危险,如果和张明亮他们一起的话,说不定还会连累到他们,他们和自己出来一场,总是要保证他们的安全才是。

    送走了张明亮他们之后,林峰便拿出小怡送自己的那部电话来,拨了一个号码之后,很快从路的拐角出出来了一张车,而开车的正是自己的搭档白开水。

    “白开水,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回去”林峰的话简洁明了,而白开水的脸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油门一踩,那辆线条流畅的宝马7系列就飞快的向外冲去。

    宝马车刚开出去几百米。林峰一下子打开车门便冲了出去,而此时的他明显的看到,有二辆奔驰从一个极其隐秘的车库里开了出来,跟上了前面的车。

    看着这两辆车远去,林峰突然露出那让人心寒的冷笑,只见他向车离去的地方挥了挥手挥了挥手,便向路的另一边走去,而那里正有一辆捷达静静的停在那里,车里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又百无聊赖的呆了几天,叫白开水搜集了所要对付的几个人的资料之后,就开始准备要用的家伙。让林峰感到诧异的是,白开水这个小子平时看起来只会打架的样子,可是办起事来却是毫不含糊的,没几天,做间谍用的设备几乎都齐了,什么手表式微音器这一伪装的手表有一个微音器,与隐藏在使用者衣服中的磁带录音机相连。戳胎器及破坏者和特工人员用戳胎器的交通工具,克格勃监视照相机此照相机可藏于手中,或绑于上。通过按压传动杆进行工作破坏敌人暗杀装备这设备藏在假香烟盒里,它出的毒液能在受害者脸上气化成致命的氢化物气体,几秒钟内便可致死。就连很难搞到手的武器和装备都一应俱全。

    林峰不得不佩服起这个闷男起来,妈的才来几天就把这个城市搞得这么熟,连地下黑市都能找得到,的确是人才的。林峰暗自感谢老爷子给自己配了个好的保镖。

    拿起白开水给的枪,拉上膛看看,觉得好用之后,就满意的收下了,不过当白开水递个手雷过来的时候,林峰一阵鄙视,妈的老子是个大学生,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别给老子搞得像个恐怖分子似的。

    又等了一天,终于得到了上面的命令,可和审计的人一起过去开始测量了之后,林峰却感到遗憾了,自己这边的场面这么大,有审计的,公安的、、、、、,总之很多人,甚至林峰还差点让杨书记把特警也开过来了,都说这里是省里的高层和富二代积聚的地方,林峰感觉肯定会受到什么刁难,甚至会有不开眼的公子哥来撞撞自己的枪口,那样的话,自己正好为光大的人民和纳税的白领出出气,可是可所到之处,人家却是大大方方的开着门让自己量,怎么量就怎么量,怎么审计就怎么审计,量多量少概然不管。这让他这个想为人民服务的优秀青年很是不爽。

    不过,测量归测量,任务照样要做,登堂入室,偷鸡摸狗的事照做不误,就这样,靠着白开水的装备,他们还真找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什么局长的大达几十个G的**记和录像,艳照,什么贪污受贿,私下交易,市长公子**未成年少女的证据还真是不少,林峰知道这些在官场上混的人个个都留有一手,一旦上面的人准备对自己下手的时候,他们拿出这些证据来拖上面一把,说是这些事全是某某领导指示。或者说是迫的,他们这样倒打一耙,还可以专座污点证人,最多就是开除公职。定不了大罪。由于杨书记准备整顿这一片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有人倒是想把犯罪证据转出去,可是受到白开水和林峰手下的几次狙击之后,便没有了动静。不过林峰自忖,凭今天收到的这些证据加上白开水他们狙击到的,也足够把姓王的搬下台了。那自己也便能顺利的拿下进入这个城市上层的门票。以后如何把握也就还得靠自己。

    把这些证据都收好之后,林峰就托公安把张明亮他们那伙人给送走。

    林峰知道。这个王市长肯定不会轻易的让自己把这些资料给拿上去,那么自己就面对着巨大的危险,如果和张明亮他们一起的话,说不定还会连累到他们,他们和自己出来一场,总是要保证他们的安全才是。

    送走了张明亮他们之后,林峰便拿出小怡送自己的那部电话来,拨了一个号码之后,很快从路的拐角出出来了一张车,而开车的正是自己的搭档白开水。

    “白开水,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回去”林峰的话简洁明了,而白开水的脸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油门一踩,那辆线条流畅的宝马7系列就飞快的向外冲去。

    宝马车刚开出去几百米。林峰一下子打开车门便冲了出去,而此时的他明显的看到,有二辆奔驰从一个极其隐秘的车库里开了出来,跟上了前面的车。

    看着这两辆车远去,林峰突然露出那让人心寒的冷笑,只见他向车离去的地方挥了挥手挥了挥手,便向路的另一边走去,而那里正有一辆捷达静静的停在那里,车里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个白衣飘飘含嗔宜笑飘渺若神地女子坐在驾驶位上,脸却如寒冰般的冷,冷得让人心颤。女人一如窗外明月般地白衣,秀美的瓜子脸没有一丝瑕疵,脚下一双绣花布鞋,体态婀娜多姿,人才俊俏风流,就像从墙上壁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样,正是师门派出来帮林峰的方馨凌。看着方馨凌一脸的寒冰,林峰突然觉得酸酸的。思绪却飘过了千山万水,达到了遥远的地方。万劫门虽然家大业大,在外面有不少产业。但是处于深山处地那个秘密老宅却除了最嫡系地弟子外,很少为人所知。那儿像是一个世外桃源般,阻挡了世俗的一切,为一代代万劫门的年轻俊杰留下了单调却十分快乐地童年。所以,在历任从万劫门老宅走出去独挡一面的男人都将这儿视为精神地,不容许任何人玷污或者破坏。

    万劫门前门是山,后面也是山,处在两座大山地夹角处,左边是一片原始密林,里面机关重重,如果没有万劫门弟子带路,误入其中定会死于非命。只有右边是一片开阔地,哪儿也是林峰他们小时候的乐土之一。

    万劫门更确切地说是个杀手和谍报组织,不像其它地杀手组织那般让人泯灭人冷酷无不认,只教会杀人和谍报的技巧,但是却不可能年轻地弟子提供玩具。练功之余想玩些什么东西,那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除了上山捉鸟下水摸鱼之外,林峰和方馨凌他们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放风筝。因为这是最容易做的一件玩具,而且,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这个——看看,林峰同学小时候的观察能力就强的惊人。

    风筝不可能要出去买,想玩的话要自己做。出门不远处就有片野竹林,绣子倒不缺,门里有纸张,两样最重要的原料有了,倒还真难不倒他们了。

    那是一年的天,万物复苏,青山绿水掩盖下的万劫门也显地生机勃勃。万劫门右边在冬天时荒芜一片的大砰在天来了之后,长嫩绿地草苗和五颜六色的小花。这个时候,是放风筝的季节。

    林峰带上自己地娘子军团,先去野竹林选择了一根韧最好的竹杆,然后又取了几张白纸,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忙活了。林峰负责骨架。方馨凌林照云小牛牛她们负责彩绘和给林峰打下手。至于放线则是林淡妆送给林峰的,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找出来地。

    万劫门的女孩子不仅仅人长的漂亮,气质绝佳。而且心灵手巧。在林峰用刀子将竹竿削成细条,搭好风筝地骨架后,女孩子们已经用颜料在白纸上画了一只五颜六色翩翩起舞地大蝴蝶。

    “真漂亮。谁画地?”林峰捧着那张画不释手,笑着问道。

    “当然是馨凌画的了——我们可不会画画——”小牛牛笑嬉嬉地说道。那个时候其它的女孩子还是平,连小可都不用穿,小牛牛已经偷偷请林淡妆给买内衣了。

    “馨凌真厉害——”林峰看向微笑着站在旁边有些羞涩地方馨凌,夸奖道。

    “哇,馨凌妹妹害羞了——害什么羞嘛。林峰夸你又不是外人。反正你们都是一家人——”小牛牛叫嚷着说道。那时候,林峰和方馨凌地关系非常好,两人是同时入门,在林峰主动地搭讪几句后。方馨凌就接受了那时并不是太坏的林峰,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当然。那个时候的方馨凌也不似现在这般半天不说一句话。而且还相当地健谈。因此,同门的师兄妹总是喜欢开两人的玩笑,甚至连林淡妆也经常逗林峰问‘你地小老婆呢?’。

    两人也习惯了这种程度地玩笑。倒不会往心里去。林峰将那张画有蝴蝶地纸张用稀饭熬成的浆糊粘在竹竿上,然后由方馨凌出手剪掉多余出来的纸边,林照云取过来她用长条纸做出来的两条蝴蝶尾巴,然后,一只漂亮地蝴蝶风筝就做成了。

    万劫门虽然家大业大,在外面有不少产业。但是处于深山处地那个秘密老宅却除了最嫡系地弟子外,很少为人所知。那儿像是一个世外桃源般,阻挡了世俗的一切,为一代代万劫门的年轻俊杰留下了单调却十分快乐地童年。所以,在历任从万劫门老宅走出去独挡一面的男人都将这儿视为精神地,不容许任何人玷污或者破坏。

    万劫门前门是山,后面也是山,处在两座大山地夹角处,左边是一片原始密林,里面机关重重,如果没有万劫门弟子带路,误入其中定会死于非命。只有右边是一片开阔地,哪儿也是林枫他们小时候的乐土之一。

    万劫门更确切地说是个杀手和谍报组织,不像其它地杀手组织那般让人泯灭人冷酷无不认,只教会杀人和谍报的技巧,但是却不可能年轻地弟子提供玩具。练功之余想玩些什么东西,那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除了上山捉鸟下水摸鱼之外,林枫和方馨凌他们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放风筝。因为这是最容易做的一件玩具,而且,女孩子好像都喜欢这个——看看,林枫同学小时候的观察能力就强的惊人。

    风筝不可能要出去买,想玩的话要自己做。出门不远处就有片野竹林,绣子倒不缺,门里有纸张,两样最重要的原料有了,倒还真难不倒他们了。

    那是一年的天,万物复苏,青山绿水掩盖下的万劫门也显地生机勃勃。万劫门右边在冬天时荒芜一片的大砰在天来了之后,长嫩绿地草苗和五颜六色的小花。这个时候,是放风筝的季节。

    林枫带上自己要好的几个女孩子,先去野竹林选择了一根韧最好的竹杆,然后又取了几张白纸,一个男人和一群女人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忙活了。林枫负责骨架。方馨凌林照云小牛牛她们负责彩绘和给林枫打下手。至于放线则是林淡妆送给林枫的,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找出来地。

    万劫门的女孩子不仅仅人长的漂亮,气质绝佳。而且心灵手巧。在林枫用刀子将竹竿削成细条,搭好风筝地骨架后,女孩子们已经用颜料在白纸上画了一只五颜六色翩翩起舞地大蝴蝶。

    “真漂亮。谁画地?”林枫捧着那张画不释手,笑着问道。

    “当然是馨凌画的了——我们可不会画画——”小牛牛笑嬉嬉地说道。那个时候其它的女孩子还是平,连小可都不用穿,小牛牛已经偷偷请林淡妆给买内衣了。

    “馨凌真厉害——”林枫看向微笑着站在旁边有些羞涩地方馨凌,夸奖道。

    “哇,馨凌妹妹害羞了——害什么羞嘛。林枫夸你又不是外人。反正你们都是一家人——”小牛牛叫嚷着说道。那时候,林枫和方馨凌地关系非常好,两人是同时入门,在林枫主动地搭讪几句后。方馨凌就接受了那时并不是太坏的林枫,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当然。那个时候的方馨凌也不似现在这般半天不说一句话。而且还相当地健谈。因此,同门的师兄妹总是喜欢开两人的玩笑,甚至连林淡妆也经常逗林枫问‘你地小老婆呢?’。

    两人也习惯了这种程度地玩笑。倒不会往心里去。林枫将那张画有蝴蝶地纸张用稀饭熬成的浆糊粘在竹竿上,然后由方馨凌出手剪掉多余出来的纸边,林照云取过来她用长条纸做出来的两条蝴蝶尾巴,然后,一只漂亮地蝴蝶风筝就做成了。

    那只风筝连续十几天成了大家地争抢品,直到每一个人都试放过而且快放腻了的时候。才被方馨凌珍而藏之地收了起来。这也是他们在师门里面地最后一次放风筝,随着年龄地增长,所要学地东西越来越多,师父对他们地管教也越来越严格,直到林枫突然消失,一去杳无音信多年——

    方馨凌仍然没能从自己的世界中出来。双眼茫然地盯着那山东男手里抓的蝴蝶风筝。林枫不知道这只风筝对方馨凌来说有什么意义,童年时地一段美好回忆?两人关系地一种见证?或者说,两人感地分水岭?

    自从师门里来了一个大人物之后,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被送走了,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莫名其妙,问老头子他也不愿说,看来这个师妹是误会自己了。

    不过自己又能如何?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算算时间,白开水那边也该开始了,那样的话,自己也该离去了才是。坐在萦绕着体香的师妹旁边,林峰突然有一亲芳泽的冲动。可是看到方馨凌那杀人般的眼神,林峰马上就住手了。

    以他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如果自己再放肆的话,这个女人绝对会提刀来砍自己。

    无奈的收起自己的色心来,林峰一挥手,方馨凌油门一踩,捷达便风一样的飞了出去。

    PS:新书上传,期待你的支持,点击收藏,推荐,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