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武痴

    夜凉如水,林峰突然回想起和秦书记的第一次谈话来。.

    “我是从外地空降过来的书记,王盼是本地一步步升上来的市长。虽然级别上我比他高半级,但他才是这座城市上的主人。常委会议上,我提的多项改革措施都被他否决。整座城市,无论是公检法还是各个文职部门都是他安插的人手。我想做点儿什么事,难如登天。就拿开发区拆迁这件事来说吧,他直接就调动了规划局,我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得到。还是找自己的心腹打听到些消息。我来的这两年虽然也努力想消弱他的努力,降低他的影响力,但是效果并不好。”

    “而且这还只是他明面上的势力。他还与本地多家黑帮关系密切,有利益往来关系。他过五十大寿时,黑白两道同桌而饮,这个城市的上层人物几乎都去了。”

    “我们有过很多争执,一直是我的忍让而保持着现在的面和心不和的局面。我在等待把他们连根拔起的机会,现在这个时候机会来了。”

    “但是现在并不是暴发冲突的时候,我手里握的牌还不够啊。”杨叔叔颓然地说道。刚才的精神劲少了大半。看来他也被这个下属伤透了脑筋。

    听了杨叔叔最后一句话,林峰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你想要什么牌?”

    杨叔叔盯着林峰看了一会儿,显然对他没有足够的信心。但还是在面前的白纸上唰唰地写了八个字。龙飞凤舞,力透纸背。

    “好。我给你。”林峰看完后把纸条撕成碎沫。

    “你给我?小伙子,我已经足够的高估你了,但我还是想不明白你凭什么能给我。”杨叔叔笑着摇摇头。“这种事很危险。你小心别把自己陷进去了。到了一定的位面,杀个把人并不需要流血。”

    “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帮我拿到进入这个层面的门票,我给你找底牌。”林峰眯着眼睛看着杨叔叔。

    “哈哈,这样表面上是我占了大便宜,可如果你给我开的是空头支票怎么办?”杨叔叔摇摇头。

    “秦叔叔真是谨慎地人呢。——凭这个如何?”林峰夹起笔盒里的一枝毛笔,随手一甩,笔尖直入墙壁。脱落地石灰沙沙落下。

    杨叔叔惊恐的睁大了眼睛,站起走到墙壁边摸了摸毛病,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峰,哈哈大笑起来。“好,成交。”

    林峰暗骂,这只老狐狸,明明找自己帮忙,要不然自己掏出点儿本钱,让他相信自己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怎么可能破坏现在的局面?”

    他这次招这么多大学生来就为开发区的事,怕是要有所动作了吧!可是林峰突然又有些担心起来,要是失败了呢?那么自己这伙人且不是要万劫不复。可是林峰转念一想,自己等人都是学生,又有那么多媒体的跟踪报道。王盼也不会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对付我们,秦和王的矛盾这个城市的上层都应该知道,要是王真的动用黑社会的力量来打压这些学生的话,或许能上为政治的层面。到时候这个老家伙反而有了反击王的把柄。

    林峰暗自决定,不管况如何,总之不能让任何一方占占到任何的便宜。

    夜凉如水,突然林峰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林峰知道是自己让办事的人回来了,果然从暗处走出一个如花似玉无限妖娆的男人。男人的五官长的极其精致,略显苍白的脸颊、长而窄的眉毛、薄软的嘴唇、俏的鼻子,甚至连喉结都不太明显。而穿的更是怪异之极,白色西装白色衬衣白色皮鞋白色袜子,甚至在这并不寒冷的秋天他的手上都戴着一双近乎透明的白色手

    男人用不含任何表的眼神扫了扫林峰之后,缓缓的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来,人已经安排好了。林峰向他点头表示感谢,可是,他却头也不回。良久却突然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我想和你打一场。”

    说完却是一脸期待的样子,林峰一怔,心里暗道,这个武痴还是这么好战,小时候就和自己打个不停,在什么里又苦练了这么久,看来今天晚上自己是睡不成觉了。

    下了天台,叫了一辆出租车,林峰和就向郊外疾驰而去。找了一个还算宽阔的地方,林峰叫司机停下,付了车钱,就大方司机离开了。司机如蒙大赦,快速的离开了,在他眼里,这两个人像是抢劫的。能早一分钟离开都好。

    司机刚走,一白衣的男子就发飙了。

    “砍你。”这句话就是男人进攻的信号,“你”字的余音才刚从嘴边脱离。人便已经飞奔起来。五米的距离,只需要03秒的时间便已经跨过,那一条白色人影在黑夜里如白色幽灵,一闪即过,转眼便出现在林峰面前,带着手的双手往林峰脑袋上的天合**抓去。如果那个地方被他抓住,全的血液立即停止流动,体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要钉要剐只看别人的心了。

    林峰冷笑一声,双手后撑车,双脚怡空跃起,向正高速向他扑来的白衣男人踢去,一寸长一份强,白衣男人脚步一凝停止了向前奔跑的姿势,超越物理贯地夺原地立定,双手化抓为扣。往林峰踢来的脚抓去。林峰两腿虚晃了两下。腰一用力,便把自己甩到车顶上站定。

    “死人妖,你还是这么不长进。”林风高高地站在车顶上,对着站在下面的白衣男人鄙视的摇了摇中指。

    “只是开始。”白衣男人右脚为锥稍一用力,人便弹跳而起,也借助车的力道做出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秋风扫落叶的旋风扫腿式,以车顶为辐面积,要把站在车顶上的林峰扫下来。

    林峰双膝微屈,然后体迅速拔高,躲过了白衣男人这一腿的攻击,下落地过程中又伸出右脚往刚刚完成一百八十度旋转的白衣人踢去。白衣男人体后侧。可他上的白色西装被劲风吹起,不能跟着体做出同样的反应。林峰一脚踢在了白衣男人的西装后摆上。

    白衣男人低头审视了一眼,看到白色的西装上有一个清晰的大脚印。刚才还是黑色的瞳孔瞬间血红,人也像头暴怒的狮子一样低吼起来。一把撕掉被林峰踢脏了的西装外,大吼着往林峰扑过去,一幅拼命地架势。

    这个男人有洁僻。林峰一直知道。

    外表斯文的白衣男人一旦狂暴起来竟然是如此的凶狠,拳头如狂风暴雨的往林峰砸去。一拳头快过一拳,一拳头重过一拳,林峰只有和他硬扛,连还招的机会都没有。没接几下,手臂便酸疼起来。体也被白衣男人的攻势所。步步后退。

    “***,你疯了?”林峰对着白衣男人吼道。

    “如果你就这点儿本事的话。那就让我杀了你。”白衣男人瞳孔的红色更加耀眼,人的攻势也更加猛烈。拳头和腿功的完美配合,一时让林峰疲于应付。体越退越疾,脚步已有些踉跄,一不小心就有摔倒的可能。

    “靠,你这个疯子。我才不和你硬拼呢。”林峰知道白衣男人的特点,他虽然外表柔弱的像个女人,可格狂暴起来十头牛也拉不住,而且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再加上他师父专门传授地“疯狂十三式”拳法,如果陷入与他硬拼的局面,不是被他打死就是被他累死。而林峰地优势在于法轻逸招工险诡异,让人防不胜防,当然,这样的功夫也偏向于柔,所以,硬拼的话他还不如白衣男人占优势。

    又一次接住了白衣男人的十三式连发拳头,趁他下一拔的攻击到来之前的短短空隙,一连退了四五步,与他稍微拉开些距离,稍一调息,然后主动发起了攻击。

    在师门的所有人中,林峰的速度是最快的。甚至连林峰的师父也自愧不如,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林峰快速的内到白衣男人的后,一把向他的脖子掐去,白衣男人听风辩位,想转反击已是不及,体只能前扑,而在前扑的过程中左腿后扫,阻止林峰进一步的攻击。一招被破,林峰又诡异地出现在白衣男子的前面。趁他的体还在前冲立未稳时,一把扣住白衣男人的手腕一个大力的过肩摔,白衣男人便被他远远的甩走了出去。

    林峰一刻未曾停歇,刚刚甩飞了白衣男人,自己的速度也启动了起来,跟着白衣男人飞起来的体向前奔跑,在白衣男人力衰快要下落的时候,提前预测好落点,一个助跑,体便飞跃而起,双脚像条长矛似的往白衣男人的脖子夹去。

    白衣男人人在空中,四周已无力可借,只能保持下落的姿势,在林峰跟着他奔跑的时候他已经知知道林峰要干什么了,等他体跃起双脚像个捏子似的来夹自己的脖子时,左手入怀,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一件白色物体飞快的往向这边撞过来的林峰飞去。

    “卑鄙。”林风暗恼,这王八蛋竟然连这玩意儿都用上了。体已经跃起,想要下垂已经不及,躲避更是不易,右手也轻轻的抖动了一下,手里也出现一道黝黑的光芒,直直的往向他飞来的物体撞去。

    “当。”两道物体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然后双双落地。此时,林峰和白衣男人的脚也才刚刚站稳在地面上。

    林峰捡起自己的兵器,再一次往白衣男人冲过去。当他把黑乌卡在那个男人的脖子上时,他已经高高的举起了双手,俊俏的脸孔微微笑笑:“我又输了。”

    “啪。”林风一巴掌煽在他的脑袋上,恨恨地说道:“***,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了,哪有这么容易?”

    “那要杀要剐随你便吧。”白衣男人伸手轻轻理顺被林峰打乱的长发,面无表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一个大学生的官场之始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