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7

    秦彦辰一脸疲惫,眼底有我读不懂的绪,意味深长,复杂难辨。.

    我只觉头痛裂,靠在路边的墙壁上,浑不住瑟瑟颤抖。

    他远远跑来,一路溅起无数水花,在他裤脚晕开一圈圈浓致的痕迹。秦彦辰一向对穿着很是讲究,细微之处也往往是纤尘不染,我不由愣愣盯着那些污渍出神。

    直到他眉心微凸,不待我反应一把将我打横抱起。这么近的距离,我才看清他的歉疚和担忧,突然,我咧开嘴笑了笑居。

    伏在他厚实的膛上,鼻间传来属于他淡淡的花香,一如第一次撞到我时他俯的那个味道。我紧紧咬住嘴唇,手却死死拽着他的领角,终于忍不住有泪流出。

    我很想扯开嗓子大骂他一通,凭什么要这么闹着玩,凭什么要把我丢在路边让我淋雨回来,凭什么你总能这样高高在上……可是张了张口,喉咙竟干得似要裂开了般。

    我就像个不断滴水的洋娃娃,毛巾湿了一条又一条,彦辰帮我放好洗澡水,眉心锁起,声声催促我快去换衣服。

    这样狼狈焦急的他,跟之前的傲慢无礼,简直相距甚远。

    我回冲他笑,“彦辰,你也去换衣服吧……今天是我不好,那款手机,我很喜欢,谢谢你。”

    察觉到他子一震,我进了浴室赭。

    滚烫的气蒸腾了一浴室的薄雾,却依旧没有挥去我心底的寒意。心内不断涌出一股难以铭状的悲伤,生生压迫在口。走出浴室的时候我子一滑,便没了意识。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这一觉睡得分外久长,好像做了一场漫无边际的噩梦,一幕接着一幕。我强撑着子坐起,头撕裂般疼痛。

    间里入目都是大片的洁白。室内衣柜、沙发、茶几一应俱全,铺亦是十分柔软,如果不是边的输液瓶和室内消毒水的味道,我也难以相信,这里会是医院。

    护士停下本来掖脚的动作,礼貌地冲我打了招呼,“洛小姐,您可终于醒了。”

    洛小姐?我顿了顿,才恍悟过来,她是在叫我。

    昨天似乎下了一整夜的雨,四处都张扬着迷蒙的气息。我眯了眯眼眸,开始回忆起上次住进这里的光景,那时候,他们不还闹哄哄地叫我无名氏不是么?

    ————

    “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吃力地睁开眼,注视着这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他的眉眼隐在金框眼镜后,说不出的儒雅。

    视线左移,窗外玻璃上爬满水气,冬并不温暖的阳光,不可思议地穿透进来,洒满一地。

    我这是在哪里?

    太阳传来阵阵钝痛,我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这才发现左手竟包裹着厚厚一圈白纱绷带,似乎额头上也是,而双腿更是夸张地用三角巾吊了起来……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洛丽塔的恋爱假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