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四章 她不是礼物(一)

    当冰潼发现自己对他有着一种不明显的期待,当她发现自己是那么在乎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她开始恐惧起来。没有人能了解她心里的恐惧及不安,没有人能帮她度过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没有,没有!



    梓朗不解地睇着她,难以理解她为何那么在意“缺陷”这个字眼。



    是,是人都会有缺陷,因为人是动物,为钱、为名、为权、为利、为、为了千千万万种理由,人会变成可怕、卑鄙的动物。



    人当然有缺陷,只有大孝轻重之分。



    “你很完美,”她幽幽地说道:“所以你根本不懂有缺陷是件多痛苦的事。”话落,她旋横越了人行道。



    他伫立在原地,两只眼睛眨也不眨地凝视着她的背影。当她纤细的影淹没在人潮中,他的心顿时也沉到了谷底。他完美?不,他绝不是个完美的人,有时他甚至很透了自己……



    ***



    七点钟,洛樊出现在咖啡店里,不知道冰潼今天休假的他,竟碰巧的选在这一天到咖啡店接冰潼回家。



    “黎先生?”安惠儿见他出现,有点讶异,“你来做什么?”



    “我接冰潼下班,她呢?”洛樊朝店里四下张望着。



    安惠儿微微蹙起眉头,笑问:“冰潼今天休假,你……不知道吗?”



    “呃?”洛樊一怔,“她没告诉我……”



    安惠儿嫣然一笑,“也许她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唷!”说着,她开始动手为他煮咖啡,“反正都来了,喝杯咖啡再走吧。”



    洛樊顿了一下,点头笑笑,“也好。”他脱下西装外,松松领带,悠闲地在柜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下。



    安惠儿娴熟而优雅地煮着咖啡,那动作温柔而轻缓。



    “对了,”洛樊不知突然想起什么,“刚才你为什么说冰潼也许是故意不告诉我的呢?”



    安惠儿睨他一记,淡淡地说道:“冰潼常常抱怨你跟她跟太紧,所以我想她可能是故意不告诉你,以方便她可以偷偷的一个人出去吧!”



    闻言后洛樊讶然,“冰潼是这么说的吗?”



    安惠儿点点头,“她都已经十八岁了,当然希望能拥有自己的时间及空间。”



    “是这样呀?”洛樊蹙着眉心,若有所思。



    “不过你还真是奇怪呢!”安惠儿觑着他一笑。



    洛樊挑挑眉头,“奇怪?怎么说?”



    “她已经那么大了,你这个做哥哥的为什么要那么粘着她?”这是安惠儿一直放在心里的疑问。



    第一眼见到洛樊时,她就对他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好感。虽然他们常常有机会在咖啡店里见面,但是她感觉得出来,他心里、眼里都只有冰潼,他根本看不见别人、也感觉不到别人对他的好。



    “我粘她?”对于安惠儿的结论洛樊觉得有些惊讶,不过也没否认,只是淡淡一笑。



    “难道不是吗?”安惠儿有点无奈地苦笑着。



    洛樊沉吟片刻,幽幽地说:“也许吧!毕竟我曾经差点儿就失去她……”



    闻言后安惠儿一怔,“这话怎么说?”



    “自从冰潼刚出生时她的心脏就先天不足,十二岁的时候动过一个大手术,那一次……我和我爸爸真的以为我们要失去她了……”说到这,洛樊的眼神有点迷蒙,像是掉进回忆的漩涡之中,顿了顿之后接着说道:“后来,她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挨过来后,我和爸爸就一直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她,就怕老天爷哪天不高兴,又想把她带走……”

重要声明:小说《冷少的双面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