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序章

    医院手术室外,黎裕握着儿子黎洛樊的手,眼角垂着担忧而伤感的眼泪。



    还是高中生的洛樊强忍着泪水,声线哽咽地说:“爸爸,冰潼她……她会不会像妈妈那样离开我们?”



    “不,不会的……”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黎裕尽可能保持镇定,尽可能维持着他几乎要崩溃的心。



    洛樊低垂着头,喃喃自语着:“我不要冰潼死,她是……是妈妈留给我的礼物……”



    黎裕回微微蹙眉,回想起冰潼刚出生的那晚,妻敏慧就因为心脏病发而离世。



    当怀上冰潼的那一刻起,黎裕一直担心敏慧的况,他们已经有一个儿子了,没有再生一个的必要,就再三要求她把孩子做掉,而她却一直倔强的要把孩子生下来。



    敏慧告诉他说,她想生一个女儿,就算有一她不在人世了,黎裕就能看着女儿的脸庞想象她就在边,而那时洛樊才只有六七岁,也还是个需要母亲呵护的孩子。



    “洛樊,冰潼是妈妈送给你的礼物,你要好好惜她唷!”这句话是分娩后全虚弱的敏慧对洛樊说的最后一句话,直到她临终前她还是惦记着她那刚出生的女儿,而洛樊也一直没忘记。



    这些年来,父子俩把冰潼当成易碎的水晶娃娃一般的小心呵护着,就怕她有个闪失。



    然而,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却又发生了……长相和母亲十分神似的冰潼,居然和遗传了母亲的心脏病,在她十二岁的那天,病症凸显,为了能延长她那年轻的生命,父子俩选择让她进行手术,希望她能与死神搏斗。因为唯有那样,她才有活下去的机会。



    洛樊不懂,为什么年幼的她要遭遇到这样的不公平的事,她是母亲留给他的礼物,是上天给他们黎家的天使,但是上天却不给他们机会继续护她,为什么?



    他在心里呐喊着:妈妈,把冰潼留给我,我会一直护她、保护她的!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黎裕在心里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



    他紧紧地捏住洛樊的手臂,修长的指印被深深的覆在了洛樊白皙的手臂上,现在他是一个脆弱的父亲,可是他却是洛樊最大的精神支柱。在儿子面前,就算他心中再没底也不能有太大的动静,他怕痛哭失声的话所有人的心底防线都会跟着他一起崩溃。



    父子俩谁都不敢抬头去看手术房外的灯,谁都不敢也不愿去面对一分一秒流逝的时间。



    可就因为两人的害怕,谁也没注意在手术过程中手术灯有熄灭了几秒,也就在那几秒钟的时间里,一切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两个小时后,手术房的灯终于熄了,两名执刀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额头上覆满了汗珠,疲惫的摘下了口罩。



    闻声后洛樊先抬起头来,紧张的迎上前去,他看见了医生有些惨白的面庞,可嘴边却挂着如释重负和庆幸的微笑——



    然而,在把冰潼送去加护病房观察的时候,黎裕被主任医师给支走了,留下洛樊一人痴傻的看着钢化玻璃后那满插满管子的冰潼心疼不已。



    他不知道,重生后的冰潼不再是以前那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后会有一个又一个的噩梦缠绕着她,就算已经控制住病,那噩梦依旧会让她心力交瘁。

重要声明:小说《冷少的双面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